“莫须有”和“夺门”

宋朝大将岳飞因为完全不领会领导的意图,一根筋的要“收复失地,迎回二圣”,弄得宋高宗皇帝赵构先生哑巴吃黄连般有苦说不出的不爽,终于很生气了,后果也就很严重了,岳飞被以“莫须有”的罪名下狱。大将韩世忠愤愤不平,就去问当朝丞相秦桧“岳飞何罪”,秦桧说:岳飞的儿子岳云和大将张宪的通信有谋反的内容,虽然没有搜到实物证据,恐怕也是‘莫须有’的事情了。韩世忠忿然说道:‘莫须有’三字,怎么能让天下人信服?丞相要谨慎处理此事。


因为文言文多歧义的缘故,历来对“莫须有”一词都有不同的解释,但大多倾向于“可能有”或是“也许有”的意思。袁腾飞老师在《两宋风云》中解释“莫须有”三字时认为:当时秦桧并不是唯唯诺诺诚惶诚恐小心翼翼地回答‘也许有吧’,而是大尾巴洋洋颐指气使志得意满的反问:难道没有吗?这是因为:一来宋朝一直执行的是“重文轻武”的基本国策,武将在文臣面前总是低人一等。秦桧身为丞相,已经位极人臣,是文臣中的极品,韩世忠在他面前只有低三下四的份,秦桧是绝对不会对韩世忠有一丝一毫的惧怕;二来秦桧这会其实已经知道完全掌握了赵构的心思。赵构即位以来一直被金兵穷追猛打的居无定所四处漂泊,惊吓过度甚至连生儿育女的能力都整没有了,通过这段惨痛的经历,他对大宋军队的战斗力是一码不相信的,对收复失地直捣黄龙的基本看法也就和委员长在台湾高喊的反攻大陆一样样的,那就是个口号。赵构先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在人间天堂的杭州过几天不再不知今宵酒醒何处的朝不保夕的日子,能临安下来舒心几天。对于软硬不吃一心主战而且还时时要迎回二圣(他们回来了,我赵构先生往哪摆了)的岳飞他真是恼火透了,早就有杀他的心了。所以秦桧很是有恃无恐的。


后来的事就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了:对南宋王朝忠心耿耿、为南宋王朝的建立和稳定立下了大功的岳飞父子冤死风波亭。


有一个问题是:赵构的徽钦二帝回来会威胁到自己的皇位担忧是不是真实的存在?300多年后的大明王朝发生的事似乎是给出了一个答案。


明朝第六个皇帝明英宗朱祁镇被宦官王振忽悠着御驾亲征去打瓦刺,结果土木堡一战四十万大军全军覆没,连皇帝本人也成了瓦刺的俘虏,史称“土木之变”。


大明王朝军队精锐尽失、皇帝被俘、瓦刺大军耀武扬威的直逼京城北京,那情形,真有点像是要重新上演明朝版的“靖康之变”了。


这时候,英雄出现了,兵部尚书于谦几乎是凭自己一己之力,挽狂澜于即倒,带领各路勤王军队和京城军民打赢了北京保卫战,保住了大明王朝的锦绣江山,避免了又一次南北朝的出现。


明英宗的弟弟郕王朱祁钰当了皇帝,就是明景帝。就和现在俗话说的一样:为人别做官,做官都一般。多少品学兼优的才俊之士,一踏进官场就立马变得面目全非的看不清楚了,以至于易中天先生都十分感慨的说道:不弱智怎么能当领导。权力其实就是一剂使人上瘾、让人疯狂的毒药。明景帝当了几天皇帝后,感觉是很爽很爽、相当的不错了,于是也和赵构先生一样,不想让他哥哥回来了。


可是瓦刺人却比金人实在,一看明朝有了新皇帝,明英宗虽是“奇货”但也不“可居”,一点点利用的价值都没有了,每天还得好吃好喝的供着,实在郁闷,就对明朝说:你们把明英宗领回去吧,他又当不了我们的皇帝,在我们这真的很没用。


后来在几个好事的大臣极力忽悠下,虽然明景帝心里真的不愿意,但大面子上还是不敢太过分,所以也就很无奈的让明英宗回来做了太上皇。


明景帝上台后不久就废了英宗的太子,把自己还是婴儿的儿子立为了皇太子。可那孩子命薄,没多久就夭折了。景帝倒也没怎么在意,反正还年富力强,儿子总是可以生出来的。


不知是不是因为太想得到儿子而房事过度,也许还因为有个太上皇哥哥老在心头压着造成心情抑郁,明景帝的身体很不好,三十来岁就病入膏肓了。


景泰(明景帝年号,景泰蓝大家都知道的,就是明景帝手上的事)八年的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无良大将石亨、无耻文臣徐有贞、龌龊太监曹吉祥趁着明景帝病得要死的机会,攻破南宫门,奉英宗升奉天殿复辟,重新做了皇帝,史称“夺门之变”。景帝听到英宗复辟的消息,连说几个“好”字,就一命归天了(也有说法是英宗使人害死的)。


每一次宫廷政变的发生,总会是一次权力重新分配的过程,总会有人鸡犬升天,有人人头落地。石亨、徐有贞、曹吉祥三位新近得宠的从龙之臣不谋而合的一致要求:杀掉于谦。罪名是谋反。英宗还不太糊涂,说:于谦是忠臣,而且为江山社稷立了大功,没有谋反,怎么能杀?阴险的徐有贞说:不杀于谦,今天的事(夺门之变)就没有一个理由向天下人交代。结果也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于谦冤死。


人性的丑恶又一次在此显现,徐有贞因为瓦刺兵临北京城下,建议首都南迁南京(名副其实的逃跑主义)被于谦训斥而怀恨在心;石亨当年是和于谦在北京保卫战中并肩战斗过的生死战友,只因为战后他被封侯,而自认为没有于谦功劳大于谦却没有封侯,因而在于谦面前感到难为情,所以上奏章保举于谦的儿子升官,被于谦批评了几句,面子上很过不去,由难为情转而生恨;太监就不说了,那是天生心理阴暗,对正人君子总是要使坏的。


岳飞和于谦的人品实在是无可挑剔,袁腾飞老师把岳飞称为“完人”,当前明月说于谦几乎就是明朝第一人;两人被抄家时,家里所用物品和存款,都和自己的工资和皇帝的赏赐对的上帐,没有巨额来源不明的财产。岳飞说道:武官不怕死,文官不爱钱,天下自然太平。于谦写到:千锤万击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全不顾,要留清白在人间。就这样两个一直为着自己的理想而奋斗的民族精英,却死非其罪,到真的让人相信了那句话:祸害活千年,好人命不长了。


关于岳飞,满人入主中原建立大清后,汉化程度很高的康熙大帝为了笼络汉人人心,曾开展了一项全民选秀活动:评选“武圣”。经过层层筛选后,候选人只剩下了三个:伍子胥、关羽、岳飞。请康熙钦定时,康熙也很为难了,因为三人中不论从哪个层面考虑,岳飞都比另外两个高出的不是一点两点,那简直就不是一个档次的评比了,“武圣”似乎应该毫无悬念的非岳飞莫属了。但岳飞当年抗击的金人,却偏偏不巧的就是满人的祖先。说来也是很奇怪的事,当年占据中原后汉化程度很高的金人,一旦回到自己原来居住的地方,很快就打回原形,又重新回到茹毛饮血的原生态了 ,看来人类的 退化总是比进化的速度要快。康熙思考再三,终于还是不能接受岳飞将他的祖先打得哭爹叫娘屁滚尿流的事实,放弃了岳飞而将那个真的不怎么样关羽定为了“武圣 ”。由此也可看出岳飞在中国人心目中的崇高地位了。


据《武林外传》记载:不知多少年后,有李大嘴名秀莲者,要驰骋边关抗击敌寇为国立功。临行前,其母仿效岳母在其背上刺字。几个嬉笑怒骂的朋友揭开衣服一看,不是“精忠报国”,而是“好汉饶命”,众人大笑绝倒。岳母是伟大的,但如果她知道儿子将要遇上的是宋高宗是那样一个人,她老人家还会刺那句话吗?从这个意义上讲,李大嘴的母亲似乎也是伟大的了。


东汉范滂因为党锢之祸入狱,临行前,凄然对儿子说:想让你做恶人做坏事,但那是不能做的;想让你做善人做好事,但我这一辈子就没有做过坏事(怎么就会落得如此下场)。看看岳飞岳少保、于谦于少保都是忠而被诛,真的感受到了范滂那种痛彻心扉的惨然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