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 第二卷 克复神州 第二十三章 溯江而上

乌马罗夫同志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size][/URL] 公元1986年的1月,对于东亚国是个相当重要的月份。先是西南行省战火突起,接着瀛洲行省又遭人类联盟和欧亚国入侵占领。虽然委员长及时地做出了英明决定——用核武库中一半的核弹夷平了日本列岛,但是联盟却趁机调来了先前被预先撤离的第6装甲军,一举占领了原来由欧亚国军队抢占的北海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


公元1986年的1月,对于东亚国是个相当重要的月份。先是西南行省战火突起,接着瀛洲行省又遭人类联盟和欧亚国入侵占领。虽然委员长及时地做出了英明决定——用核武库中一半的核弹夷平了日本列岛,但是联盟却趁机调来了先前被预先撤离的第6装甲军,一举占领了原来由欧亚国军队抢占的北海道,将这个已经变成辐射污染区和巨型墓地的群岛完全置于自己的控制下控制。

不过更糟糕的事情还在不断发生:先是对西南地区的反革命叛乱分子的清剿屡屡失败,被夺回的盘县在350团前往中南行省后又丢失了;而且叛乱分子还占领了好几个其他的县城,夺取了设在普安的直升机生产厂区,甚至一部分部队已经到达了贵阳城附近。

而中南行省的情况更是不容乐观,虽然包括350团在内的近十万精锐部队已经被送上战场,补充损失,但无奈这里离联盟控制区实在太近,联盟可以不间断地朝这里输送新血。结果东亚国军队自从克拉运河战役打响以来累计伤亡已经过了八万,各种装备损失不计其数,地面部队却愣是连运河的边都没摸着。运河摸不找不要紧,可是海军不能增援印度洋战区就遭重了——1月21日,大洋国第2舰队以两艘浮动要塞为核心,搭载五万陆军开始对东亚国孟加拉湾地区发动了又一次进攻。由于先前为了对付联盟的攻势,东亚国海军驻扎在这里的“睚眦”、“辟邪”两艘浮动要塞及其他几艘大舰已经在去年底赶往长江口,剩下的舰只不堪一击,被全部摧毁,整个缅甸、印度半岛东部告急。

但是,现在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东亚国的心脏部位现在已经处于极度危险中,相比之下那些边境省份的存亡就显得无关紧要了。

1月30日,长江口,崇明岛。

在滩涂上仓促挖掘的战壕中,东亚国陆军野战军上士金进正和连队里其他的人一样,伏低身体躲藏在战壕东侧的掩体后,端着已经上膛的步枪,警惕但又恐惧地注视着远处浓雾缭绕的江岸。

现在是黎明时分,苍白的太阳刚刚从东方的水天线上出现,浓郁的海雾仍然严密地笼罩着东方,雾中的一切物体都显得影影幢幢,给人一种飘忽不定的感觉。在更远的东南方的天际,巨大的烟柱像龙卷风一样连接着云层和地面,在清晨的海风中微微向着西北——也就是金进等人所在的阵地方向倾斜。虽然在崇明岛的南部看起来,这些烟柱只是细线般的一缕,但是仍旧足以令所有阵地上的东亚国士兵心惊。

金进所在的第58步兵师是昨天刚刚急行军赶到崇明岛的。他们这个连被派到19号圩田进行抗登陆作战,这块不足一公顷的水田是去年当地人为了完成“第十一个三年计划”中规定的造田指标才新建的,原本是长江的一部分水域。他们赶到时,田地里已经没有水了。到处是稀稀拉拉的稻茬,以及星星点点的虎耳草——看来去年稻子的长势并不好,不像电幕上宣传的那样,围水造田的收成超过旧田两倍。不过没人敢继续往下想,因为伟大领袖永远是正确的。

但是在这种地方修工事还是有相当的困难的。光那些高高的锋利的稻茬——看来割稻子的人并没怎么出力,只是割掉了半截稻杆——就扎穿了他带的那个班三分之一的人的脚。除此之外,这里的土其实是岛的内部运来的,是那种江南特有的水稻土。虽然金进并不知道这土叫什么学名,但他也很清楚,这黏糊糊的玩意可比他老家河南的黄褐色泥土要难挖多了,而且今年冬天特别冷,土壤中的水分结成了小冰晶,这令他们格外费力,直到所有士兵都挖得手臂酸软,几乎快要抡不动工兵锹时,才总算勉强挖出了一米多深的战壕,由于麻袋不足,他们只好把挖出的土被堆在岸边夯实,权且充作掩体。

在千辛万苦完成这些工作之后,还没等全连的人歇口气,上头的命令就通过刚刚铺设的有线电话传下来了:所有岛南岸的一线防御部队立即做好战斗准备!连长和排长们则忙着向士兵们说明了目前的态势。

原来,局势比金进他们想象得要糟糕许多:他们之所以要赶到这里,并不是像在合肥城外的军营里出发时移动电幕里所说的那样是“防止小股匪军海盗在江口沿岸骚扰”,而是要参加大规模会战了。就在30小时前,在长江口驻防的第4分舰队的侦察机首先发现了大群联盟舰只正在舟山群岛西北集结,接着一艘49级攻击潜艇又发现这支舰队里居然有一艘浮动要塞,并确认为在关岛战役中被俘获的“赑屃”号——当然,现在已经改名叫“爱麦虞埃尔.果尔德施坦因”了。

这下事态严重了!这艘潜艇冒险浮出水面用大功率无线电向舰队发报,结果才发了半截就被一艘在附近警戒的联盟护卫舰送到海底退休了。紧接着,还没等停在上海港的分舰队有何动作,作为舰队核心的“睚眦”、“辟邪”两艘浮动要塞就遭到了不测——“睚眦”像濑户内海的“饕餮”号一样,遭到了“不明反舰武器”袭击,连吞八蛋,其中两枚混凝土钻地弹直接钻透了压载反应堆,使得这座钢铁水上浮城在二十分钟内就爆炸翻沉,14000余名舰员只有不到60人来得及逃出,东南方天际高耸的烟柱就是这些人留在世上的最后纪念。虽然预警雷达这次捕捉到了袭击者——据说是一种巨型飞机,但护卫舰只的防空火力全部落空,倒是一枚制导装置出现故障的防空导弹砸在了外滩,至少炸死了150名平民。而接下来的事更加令人愤怒:“辟邪”号上的水兵在舰长——据说他是个兄弟会的特务——的煽动下发动了叛乱,夺取了浮动要塞后闯出上海港夺路而逃。在逃窜中还用巨炮和重型反舰导弹击沉了几艘停在港内的重型舰只,这一卑鄙的背叛举动直接导致了第4分舰队的瘫痪——现在东亚国海军总共只剩两艘浮动要塞了。

与此同时,联盟舰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占了舟山群岛。根据上面的说法,舟山的一个团守军一直奋战到最后一人,至少击毙了两万或者三万敌人,而敌军主力在占领舟山后已经开始向长江口进发了。上级还特意强调,虽然出现了叛徒,但是伟大的委员长对他们这些陆军部队那是一百个放心的。只要坚定意志,坚决发扬“崇死”精神抵抗果尔德施坦因匪帮,那么胜利几乎是唾手可得的。

不过听了这些之后,阵地上的士兵们虽然个个都向指挥官大吼说坚决相信胜利必将属于我们,但是相互之间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他们的真实想法。金进偷偷左右扫视一番,看到了无数充满恐惧与绝望的眼神,这眼神让他回想起自己小时候,似乎曾经有一次在山上抓兔子来补充伙食。虽然过程完全不记得了,但他记得自己最终抓住兔子,抓着它的耳朵把它提起来时,兔子的眼神似乎就是这样的,刹那间,他甚至觉得身边的所有人,连同他一样,都是兔子,惶恐地蹲在洞口,无助地等待着被人抓住,杀死,剥皮……

“呜——”一阵响亮的破空呼啸声猝然在他们头上鸣响,把金进的混乱想象给生生打断了。阵地上的东亚国步兵们条件反射般地卧倒在了战壕里,双手抱着头盔瑟瑟发抖。接下来,西边传来了一阵巨大的爆炸声,一下,又一下,很有节奏,像敲大鼓一样冲击着每个人的耳膜,按爆炸声判断十有八九是浮动要塞上的560毫米巨炮。金进听到有人在爆炸间隙悄悄地说:“是机场,岛上的前线机场被炸了。”他心里没来由地感到一股寒意。

在意识到这里不是炮击的目标后,东亚国士兵们纷纷抬起了头。不料联盟舰队对机场的炮击刚一结束,东方的天空中又出现了几个黑色的高速移动的影子。“攻击机!”连队里几个以前在东北和欧亚国军队打过仗的人立即喊叫起来,金进连忙跟着其他人一起卧倒。他趴在潮湿冰冷的地面上,根本看不到天空中的敌机长什么样子,只能看到四周景物在航空炸弹和火箭弹造成的震撼中不断震动,一些穿着胶鞋的脚不断地来来去去,那也许是一些胆大的人在四下里对空射击。一块弹片弹到他的脸上,烫得他脸上肌肉一缩。

在过了好一阵子之后,一些异样的巨响从附近传来,接着就听到了断断续续的喊声:“2营那边落毒气弹了!”“快,风向是朝我们这边来的,戴上防毒面具!”金进双手撑着战壕的地面费力地站了起来,这才发现浑身都是泥土,脚下的浮土已经埋住了脚踝,顺便灌满了胶鞋。

接着,他也像其他人一样,把防毒面具紧紧扣在脸上,并确定四周没有缝隙。不过神经毒气最终还是没有飘到这里——风向突然变了,强烈的东风挟着由VX毒剂和浓缩沙林混杂而成的云团飘向了崇明岛内陆,并杀死了行进路线上的所有生物。

金进在半小时后才得知这一消息并解除了防毒警报,其间19号圩田又遭到了两次攻击机空袭与一次舰炮轰击。他们花了半夜才挖出来的工事基本上塌了一大半,全连200多人已经有近一半被震死,炸死或者被压死,剩下的人与其说是恐惧还不如说在期望着联盟部队的进攻了。

不过,在江面上出现的联盟舰只虽然不少,但多是一些扫雷舰,声呐测量舰之类的小型舰艇,倒是对面的长兴、横沙岛上烟雾腾腾,似乎正在发生激烈战斗。当然,那也可能其实是上海市区里发生的巷战,只是由于视线问题与两岛重合在一起罢了。

就在金进摘下让他憋闷之极的防毒面具,大声招呼着班里剩下的人的时候,阵地北面的树林地带突然响起了激烈的枪炮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