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索沃性奴遍地 美式垃圾“民主”污染全球

懒猫1181 收藏 16 9110

科索沃性奴遍地 变态者蜂拥而至--美式垃圾“民主”象艾滋病一样污染全球。在这些恐怖的罪行中,前来从事维和行动的一些西方官兵成了当地色情场所的主顾。联合国方面的有关统计显示,全世界每年有近200万妇女被拐卖为性奴隶,犯罪团伙从中获得的利润不低于100亿美元。科索沃跨国贩卖妇女活动之所以如此猖獗,一方面是因为东欧和独联体许多国家在保护妇女权益方面的法律漏洞较多,给国际犯罪集团以可乘之机;另一方面,一些国家司法、警察队伍中的腐败分子助纣为虐,否则贩卖妇女的活动绝不可能发展到目前这种规模。人们期望,欧洲各国必须把打击贩卖妇女活动提到重要的议事日程上,尽早铲除这一毒瘤。

卖淫嫖娼是人类社会中最古老的丑恶现象之一,被黑社会控制的性奴隶强颜欢笑,丧失了全部人格尊严。


去年7月6日午夜,联合国维和部队(un)的越野车突然停在普里斯蒂纳郊外的迈哈密海滩夜总会门口。房间里所有人都惊讶不已,因为蓝盔部队从没有来过这儿。这里的主人米拉姆•马垃基涉嫌从国外贩运妇女并强迫她们从妓。表面这是一家拥有大量舞女、陪酒女郎的夜总会,实际上却是规模庞大的妓院,来自前苏联地区的妇女在这里大多沦为性奴。


欧洲性奴集散中心这里和科索沃其他地区一样,妓院已成为主导经济。科索沃地区大多数妓女都来自前苏联最贫穷的地区。蛇头向她们承诺到意大利或德国去做好工作,但实际上,她们却被皮条客偷运到科索沃卖入妓院。由于负债累累,她们不得不在妓院里“打工”。进入科索沃前,皮条客已从每人身上榨取了1000美元。她们在这里被敲诈勒索、卖来卖去,给人当性奴或干脆被杀掉,这种事已成家常便饭。高个女人价钱很高,漂亮的要价更高。


严重的是,un在调查中发现,这些非法偷渡的年轻妇女拒绝救助,拒绝un的帮助,拒绝披露实情,她们恐惧之极,宁愿做性奴。一天夜里,天上下着瓢泼大雨,记者从普里斯蒂纳驾车前往边境小城,沿途星罗棋布的村庄里,数十家妓院大张旗鼓地拉客。记者装作军人进入妓院,希望她们吐露心扉,设法暗录与妓女的谈话。但这很难,因为黑手党控制着妓女的一举一动。阿族黑手党势力十分强大,触角甚至伸向欧洲其他地区。自从北约轰炸南联盟以来,科索沃已成为整个欧洲犯罪率最高的地区。除了阿族黑手党,欧洲其他黑社会组织也向这里渗透。一位德国记者曾设法帮助一名妓女逃跑,但当晚就有人将一枚手榴弹投进他下榻的饭店。


马其顿交界的边境地区,阿族人占据着大片山区,开阔平地则为星罗棋布的美军营地。有人给建议记者去福利寨小城。据说,那儿有一名远近闻名的漂亮女孩。记者赶到才发现,当地妓院真多,毁坏的工厂也被改建为妓院,而且专为美军士兵服务。记者来到一幢低矮的混凝土建筑旁,门外停着一架小型美军直升机


记者进入时似乎没人在意,但很快发现,有数名阿族人在暗中盯梢。穿美军制服者大受欢迎,因为他们被看作是最有钱的群体,身穿超短裙说蹩脚英语的妓女会蜂拥而上与他们攀谈。记者也被当作美军士兵被团团围住。这些女孩浓妆艳抹,口叼香烟,手拿饮料,非常主动健谈。她们大大咧咧,极具挑逗性。这里还有来自罗马尼亚的农家女孩,她们能歌善舞,因此更有吸引力。这些女孩原来只卖艺不卖身,但入污泥而不染太难了。若要和她们单独相处,要价十分昂贵。一旦你要带走她,就有人出来要求你交纳2000美元押金,如果她回不来,这2000美元就不再归还。


等一位罗马尼亚女孩跳完舞后,老板把她带到我们桌前。她尚未成年,却十分老练,她学会了抽烟和迎合客人,要上床则是索要高价的绝好时机。“来这里前,你在哪儿?”记者问她。她说来自班加卢卡,不为别的,只为脱离贫穷苦海,她在这儿非常愉快。


妓院经济凌晨2点,记者正要走出这家夜总会,迎面闯进当地的拳击冠军巴西基姆•贝基里。原来,这是他开的欧洲2000脱衣舞夜总会。保镖在一旁一声不吭,贝基里却喊个不停。记者身旁的一人凑近记者悄悄说,一个女孩要离开,但老板要她缴纳2000美元,否则就结果她。记者当然不知道他说的是哪一个女孩。这时,几名彪形大汉从屋里推出一个女孩,塞进了贝基里的宝马车。一辆警车正巧通过,却装作没看见。记者紧紧跟着这辆宝马车,它途经黑暗肮脏的街道,进入穆哈赛里汽车旅馆。随后,一辆满载男人的大卡车跟着驶进去。


战争对阿族黑手党再好不过了。北约没能真正解决科索沃的混乱局面,黑手党大量渗入当地政府机关、警察局,使这里的社会治安进一步恶化。科索沃边境地区已经成为从事偷渡、贩卖人口、走私、贩毒等非法活动的天堂,国际组织也只能在表面上控制这种局势。亚非移民大量涌入,然后从这里进入意大利、法国、德国和英国。这里也被称为毒品集散地。如今,欧洲的毒品70%是从这里非法引进,巴尔干地区每年的毒品贸易额高达4000亿美元。


由于贩毒和开办妓院,阿族黑手党遽然强大起来,他们把角触甚至伸向英国伦敦。大毒枭、地头蛇就是当地的最高司令官,而不是联合国委派的官员。


2001年2月,阿族人开始渗入马其顿共和国并制造骚乱,黑手党立即向他们大量提供资金、武器和人员。数月间,黑手党竟组织了一支数千人的雇佣军支援进入马其顿境内的阿族武装。


偷渡妇女最初来自罗马尼亚境内,随之乌克兰、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俄罗斯的偷渡者汹涌而来。其中的2/3在这里沦为妓女,然后又被卖往欧洲其他国家。据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报道,每年有20万东欧和中亚地区妇女在这里被拐卖,被迫从妓。欧洲皮条客通过贩运人口赚取了70—120亿美元。


4.3万北约部队进驻该地区后,妓院成为经济的主流,并且日趋兴旺。在科索沃地区如今专门组织妇女卖淫的大型窝点就有100家之多。为保持妓院的兴旺,他们不断洗牌,将“用过”的妓女卖往西欧,又买来廉价的新妓女。


马其顿与科索沃接壤的小城威尔斯塔几乎完全靠妓院维持经济。一名叫勒库的地头蛇控制着威尔斯塔地区十余家妓院,他买通了当地所有官员,并开始大张旗鼓地打广告。马其顿政府为捣毁这个巨大的毒瘤动用了数万警察,但是迎击马其顿警察的却是强大的阿族游击队。在与科索沃与马其顿接壤的其他地区,妓院和其他犯罪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由于要把当地妇女推入泥坑并不容易,勒库从前苏联地区骗来大量年轻女子,她们进入科索沃后才知道上当受骗了。皮条客不假思索的将她们卖入妓院,她们在这里“工作”数月后,妓院老板把“好的”留下来,把“不好的”转卖给其他欧洲皮条客。这些受害女子被秘密运往西欧各国。更恶劣的是,这些持假护照的妓女还得帮助毒贩贩运毒品。一旦发现,她们招来的就是杀身之祸。


记者终于获得采访一名叫妮奇的女孩的机会。她坐在床上一见来人,就开始脱衣服,她已习惯这样了。记者连忙叫住她说,只需要谈谈。妮奇来自罗马尼亚摩尔多瓦,父亲已经去世,和母亲一起生活。皮条客引诱她说,她可以去一个地方找到很好的工作。她先被骗到班加卢卡,在那里才发现自己上了当,被反复强奸一个月后,被人弄到福利兹的欧洲2000夜总会。她先后数次逃跑,又被抓回。妮奇年仅18岁,她说她非常热爱生活,若这么年轻就死去太遗憾了。结果她被老板装在木箱中藏起来达一月之久。


记者确信,妮奇已处在危险中。于是,第二天向un科索沃总部报告了此案。un立即通知当地代理警察长格里尔。但格里尔在un的配合下赶到欧洲2000夜总会时,那儿只有一位老人在拖地板。所有妓女都被转运,所有罪犯都已逃之夭夭。


贫困中的腐败落入魔掌的妇女很难脱离苦海的原因还在于犯罪组织十分严密,他们互通情报,一旦有人逃跑就会到她的家乡闹得鸡犬不宁。为此,联合国移民组织在科索沃地区也深感棘手。而联合国控制下的科索沃警察月薪仅为230美元,所以腐败已司空见惯。


2001年3月末,科索沃小城齐新诺有两名妇女被抓,其罪名是销售不明来意的肉食。经检验发现,她俩销售的是人肉。她们声称,是从一癌症医疗所附近捡到的。联合国卫生组织曾警告当地,盗窃人体器官的案件频频发生。


纳塔丽亚在哈拉基小农庄长大。这个地区极度贫困,冬天孩子们一律要自己背柴火到学校上课,否则就无法取暖。16岁时,纳塔丽亚被迫嫁给一个酒鬼。酒鬼几乎打破了她的头骨。她对记者说,当地的警察极度的腐败,不给好处绝不执法。为此,她不得不偷偷跑了出来,结果落入皮条客之手,她先后被卖过两次。她侥幸逃离出来。整日在科索沃地区流浪。不久,一女人给她一个电话号码。打电话一问,对方声称可以给她在意大利找到工作。她很快加入一个40人的女子队伍。后来她才发现,从那时起,她已落入阿族黑手党魔掌。蛇头发给每人一个假护照。这样,她们被人反复买卖,沦为性奴。


接下来的“工作”是被迫从晚上8点到凌晨6点给人跳裸体舞。数月过去了,纳塔丽亚想离开,主人却告诉她欠下的1500美元巨债需要还清。她们不得不留下来拼命卖淫。而精明的老板一旦发现她们的债务快要还清时,马上就把她们“卖”给其他老板。


2001年7月,在联合国监督下,巴尔干半岛各国先后颁布了反偷渡法,禁止有组织的人口贩运、色情交易及淫秽文化。但这仅仅停留在法律上。由于这一地区长期处于极度的混乱,假护照可以随便购买,边境官员可轻易收买,这里实际上已成为整个欧洲的犯罪之源。


正如一位心理医生所看到的那样,“人们成天生活在恐惧中,千奇百怪的精神病患者越来越多。我的一个病人成天吃卫生纸,我把它拿开,她就吃报纸。她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另一位患者成天数数,她几乎数眼前每一件东西,当周围找不到可数的东西时,就数自己袖口上的针眼。我这儿每天都有至少22名精神病患者。她们都不是先天的,而是后天的社会环境导致的。她们几乎全是受到社会某方面的刺激和影响。在社会动荡与混乱中,妇女群体遭受着最为惨烈的蹂躏”。


5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