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上发生的焚书事件数不胜数,但对历史造成重大影响的两次焚书活动的制作者,都是我们历史上最有作为的帝王:秦始皇汉武帝


只要提到焚书,人们马上会想起秦始皇焚书坑儒”这一流传千古的事件;千百年来,人们一直把“焚书坑儒”作为秦始皇是“千古第一暴君”的最有力的事例之一;实际上,“焚书”和“坑儒”并不是同一事件;在此先讨论关于秦始皇“焚书”事件的产生极其对中国历史文化的影响。


秦始皇灭六国统一天下之时,原六国的人民与秦国人民尚未形成一个民族认同感。各地的人民不仅使用的文字区别较大,而且对生活习惯,以及对自己祖先来源及人生观念相差更大;一些人认为自己是狼的传人,也有认为自己是鸟的后代;一些部族传是西北游牧民族迁徙而来,也有些是江南过来的,或者来自塞外草原。人们的观念思想五花八门,千奇百怪;如果长期维持这种情况,是不可能融合成一个统一的民族的。并且有一个秦始皇不得不面对的情况,那就是秦国本来就是一个来自中原之外的西北游牧民族建立的国家,他们并非“正统”的周朝人,与中原人有习惯和心理上的隔阂;中原各国把他们当成戎人,或者说是外族入侵者。他们入主中原,会遭到中原人民心理上的抵触。为了消除这些隔阂,必须在思想上建立中原各国对秦国人,以及原各国人民之间的认同感。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必须将大家使用的文字、对祖宗的认知以及传统习惯统一起来,才能尽快融合成为一个统一的民族。为了快速达到这个目的,秦始皇采纳了李斯的建议,除了强行统一文字外,还要将原六国的有关历史神话、传说等一些书籍销毁;对全国的历史方面的书籍进行了强制管理,先生教育学生只能使用秦朝政府规定的书籍。秦朝规定的这些书籍中,很多内容都是秦始皇手下的文人进行杜撰和编造的。在这些规定的历史书籍中,各国都是出自炎黄之后裔,秦国原来也是中原的贵族,甚至是五帝之一的颛顼帝的后代孙女。被封到西边去的,有的说法是其祖先曾经协助大禹治水有功而被封去的;也有说法却是周武王封的;还有的说法是周孝王封的。这些说法可靠性值得怀疑,但其目的是很明显的,就是从历史上把一个出自西戎游牧民族的秦国人改成原来是中原贵族的后代并且是上古帝王的后代传人。这样的话,他们入主中原是理所当然的了。除此之外,秦国的历史书中,原六国全都是出自于炎黄之后,这样就给大家造成一个“本是同根生”的心理概念,秦始皇焚书,消除了其他不同民族的信仰及传说,使一个包括来自西北戎狄之地秦人和来自南方蛮夷之地的楚人在内的多个民族逐步形成了共为一个民族的认同感。为汉民族的形成奠定了文化和思想基础。


汉朝是靠造反夺得天下的,他们为了把自己非法得到天下的事实变成合法化,首先从两个方面着手:

第一就是将汉高祖刘邦进行神化,使老百姓相信刘邦是非凡间的神人,他坐天下是被上天安排的。汉代史学家在他们的威逼之下,不得不违心地写上一些极其荒唐的神话来装饰和吹捧刘邦;例如司马迁在《高祖本纪》中关于刘邦斩白蛇、头顶上方有特殊的天子云气等荒唐的传说;这些事情司马迁不可能不知道是假的,但面对汉武帝的淫威,他不敢不写;

第二就是把秦始皇妖魔化,方法是把秦朝的法律和文书烧掉,然后就由他控制下的文人对秦朝和秦始皇随意编造,秦始皇就这样被变成了一个危言耸听的暴君。很多与秦始皇毫无关系的事件都被加在秦始皇头上;例如老幼皆知的孟姜女哭长城,这个孟姜女比秦始皇大了200多岁·····,

后人把阿房宫描写成人间仙境,而考古证实,阿房宫的规模比现在的北京故宫小得多,而且根本没有建成,只挖了一个地基而已。


在汉朝政府的压力下,史官和文人们不仅对秦始皇的法律和政策大肆攻击,编造成暴政的现象;而且对秦始皇本人的形象也百般丑化,把他描写成一个身形猥琐、身体孱弱的形象,不仅有比较严重的气管炎和软骨病,而且伴有身理变态和心理变态。但从“荆轲刺秦王”这一事件足以说明,秦始皇不仅身体健壮,并且武艺高强,连万里挑一的高手荆轲都打不过他,可见对秦始皇那些描写水分之大。司马迁在《史记》中对秦始皇的描写是:[缭曰:“秦王为人,蜂准⑩,长目,挚鸟膺(11),豺声,····]。司马迁没有直接这样描写秦始皇,而用尉缭的话来说出这一段对秦始皇本人形象的描写;从这一段写法可以看出司马迁是违心写上这段话的。不写会受到汉武帝的压力,甚至书的出不了;写上去又是假话,只好用书中一个人物来讲出这段话。


在编造秦始皇暴政方面,对秦始皇使用民力方面无限夸大,汉初的晁错认为“今农夫五口之家,其服役者不下二人。”按比例推算,劳工占总人口40%;董仲舒说秦朝的税赋“二十倍于古”·····;但这些数据从何而来:在秦朝之前的税赋是多少?秦朝时期的税赋是多少?都没有一个真实的数据列举;为了不让对此数据怀疑的人查看秦朝的法律和资料,在汉武帝“独尊儒术”之后,秦国的法律文件已经不见踪迹了,比秦始皇焚书彻底得多。当时繁多而细致的秦律,除了给人们留下残暴的印象之外,没留下任何踪迹。好在从一些秦朝古墓中,我们还可以看到这些埋藏了两千多年的竹简上留下的部分秦律,证明了秦律并不像汉朝史书描写和后人想象的那样残暴。




现在我们对他们两个人焚书做一个总结:


1、两个人焚书的目的都是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而进行的。


2、秦始皇焚书的范围主要是针对历史及宗教、传说方面的书,除了他们需要保留的之外,其他影响到人们思想的古籍历史一律销毁;但文化方面如四书五经和一些孔孟书籍、百家诸子的很多书籍都保留下来;而汉武帝确是专对秦朝时期的法律文件进行销毁。但在他“独尊儒术”后。很多其他百家诸子的书多被后来的儒家子弟销毁。


3、秦始皇焚书使出自各国的人民统一了民族思想,建立了民族认同感,为我们汉民族的形成打下了基础。创造了基本条件;而汉武帝焚书将秦始皇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变成了恶魔,使人民从心里上接受了汉朝刘氏的统治地位,为传承400年的刘氏汉朝铺平了道路。


4、秦始皇焚书造成很多古籍被毁,现在研究上古事件时缺乏史籍资料。汉武帝将秦朝的法律文件毁得一干二净,不仅使我们失去了研究秦朝的第一手资料,而且在“独尊儒术”后,多数非儒家的资料消失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