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甲午战争期间日本设在中国的秘密间谍网

京禾 收藏 0 114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文章摘自《绝版甲午》作者:雪珥 出版社:文汇出版社


甲午战争期间活跃在中国的日本间谍网, 主要是乐善堂和日清贸易研究所体系。这一耗资巨大的谍报系统, 却几乎没有拿过日本政府或军方的钱,不仅没有享受 "机关"待遇,甚至连"事业单位"都算不上,纯粹是自负盈亏的民营企业, 而且只"烧钱",不产出。


与此相仿,甲午战争时期的大多数日本间谍,只是在战争爆发后才被纳入军队系统,而此前,都不属于国家"公派",同样没有"公务员"待遇,只提供赞助的企业领取微薄的生活津贴,是"间谍志愿者"。


在背后支撑这个庞大的间谍网的, 是一家日本的民营企业, 它通过卓有成效的在华商业经营,以商养谍,商谍结合,既节省了日本的军费开支,也拓宽了谍报渠道,提高了谍报效率。这家"精忠报国"的企业,名唤"乐善堂",这位"无私爱国"的企业家,名叫岸田吟香。


妓院里的"名记"


岸田吟香(1833-1905)是日本第一代成功的企业家,声望甚至与启蒙思想家福泽谕吉并称。如果说福泽是西方文明的引进者,岸田则是一个最成功的移植者和消化者。很难想象,这样一位官方的红人,年轻时曾因著文而惹恼了军方,不得不躲到江户的妓院做龟奴维生。


岸田为冈山县人,本名国华,自号"银次",后以更为书卷气的谐音词"吟香"自号。岸田自幼便有神童之称,学习汉学,造诣不浅,这为他日后赖以发家的汉籍出版及中国事业打下坚实基础。22 岁时他前往大阪,于汉学之外开始学习"兰学"(即西学,因首自荷兰传入,日本人通称兰学),与木户孝勇、西乡隆盛等一干后来的维新志士结交。


年轻人接触了如此多的新思想,自然就看不惯保守、颟顸的幕府官僚们,加上本就汉学深厚,落笔成文,于是开始抨击时政、指点江山。如此,自然触犯了当权者的忌讳,离经叛道的岸田遭到通缉,只有落荒而逃,隐姓埋名,最艰难的时候,只好到妓院里做仆人,伺候嫖客们。


但笔杆子还是有用途的,几经周折,经过好友介绍,岸田认识了美国长老会传教士、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博士赫本(JamesCurtis Hepburn,1851-1911)。赫本博士在日本先后生活33 年,培养了不少一流人才,在该国朝野影响甚大。他有个孙女叫凯瑟琳,日后比爷爷的名气还大,曾四度荣获奥斯卡金像奖,是大名鼎鼎的美国影星。赫本博士当时在横滨,边行医、边传教,还边编辑日本第一本英文词典《和英辞林集成》。为了编辑词典,他需要一位精通日美文的专家,岸田是当然的人选。于是,岸田就住到赫本博士在横滨的住所内,生活总算安定了下来,而且开始更系统地学习英文,并对西方世界、尤其是西方报业有了深入的了解。这一年他已经31 岁。


1866 年9 月,赫本博士偕岸田同来上海,着手词典的印刷事务,直到次年5 月印刷完毕。在繁华的东方第一都市上海生活了九个月,大大拓展了岸田的视野。


回到日本后,岸田重操笔耕旧业,办起自己的报纸《海外新闻》,每旬出版,充分发挥其擅长英文的本领,摘编世界各地新闻,仿佛是日本的《参考消息》。之后,又出版《横滨新报》。期间也多次尝试下海经商,但都不是十分成功。1872 年,岸田担任了《东京日日新闻》(Tokyo Nichinichi Shinbun)的主笔,这给了他一个充分施展才华的舞台。岸田笔力雄厚,纵谈时事,一时声誉鹊起,被称为四大"名记"之一。1874 年,西乡从道率军侵略台湾,颇有文名的岸田获得了军方的谅解,得以成为日本第一位随军记者。他的战地报道深受欢迎,令《东京日日新闻》发行量大增。


就在岸田新闻事业渐趋顶峰时,他却突然弃笔下海,开始经商。原来,为酬谢他在词典编撰中的努力,赫本博士将自己研制的一种水溶性眼药配方送给了岸田,岸田将其命名为"精锜水"(Seikisui),大为畅销。


1877 年,"名记"岸田正式办起了公司,名唤乐善堂,地点就在东京的银座。除了眼药水这一独门看家产品外,他还经营别的药品,以及书生最爱的生意:卖书,生意兴隆,财源广进。


上海滩闻人


日本的生意稳定后,岸田便来到远东第一大城市上海开拓业务。在英租界河南路开设了乐善堂上海分堂。精通中文的岸田撰写了《卫生宝函》,为他经营的药品大做宣传,其中国业务迅速开展起来。


岸田心思灵敏,富于创造性,他发明了岸田式铜版活字,翻印中文典籍。当时中国的主流出版物是四书五经诸子百家,但这些著作多为木刻印刷,卷帙浩繁,不便携带,及至岸田用铜版活字,印刷小字袖珍本之后,因携带便利,引发了全国范围的购买狂潮,给上海乐善堂带来滚滚财源。


岸田在中国的生意经,并不只局限在赚钱,而是名利双收。他的出版业务,不只在技术上创新,更是在普及文化方面下了大功夫,其出版的书籍,面向中下层阶级,用意很深。


根据中日两国所收藏《乐善堂精刻铜版缩印书目》及《乐善堂发兑铜板石印书籍地图画谱》统计,《四书五经》解说书、科举考试参考书、试题集及辞书、韵书、类书、尺犊和一般的学习参考书,共占其出版总数将近一半。而且,乐善堂的出版物中,还有大量的外国历史地理书籍和地图,其中包括当时风靡一时的丁韪良(Martin,William Alexander Parsons)的《万国公法》、《公###通》、《富国策》,及合信(Hobson, Benjamin)的《全体新论》、《西医略论》、《内科新说》、《妇婴新说》、《博物新编》等。为了让更多的平民能买到魏源的《海国图志》, 乐善堂还将《海国图志》拆开,分成《筹海篇》、《英吉利国志》、《俄罗斯国志》、《欧北五国志》等小小的单行本, 每本仅售几角钱,而全本《海国图志》定价12 元。


岸田还积极介入中国的文化界,与相当多的文人过从甚密,是《申报》乐于报道的上海滩"明星"。《申报》(1888 年3月23日)曾说:"东瀛岸田吟香先生风雅士也。兹以寓楼对面玉兰大放瑶芷, 娟娟相对, 不禁诗兴勃发……招致海内名流, 开筵小饮,拟设诗社, 日凡两举, 沪江为文人才士所萃, 能诗者辈出, 惟创设诗社者, 未之闻也。吟香先生风雅好事, 实能开其先声矣! "就这样,他成立了一个"玉兰吟社",吸纳了不少沪上文化名流,《申报》公开报道过的就有著名的思想家王韬(天南遯叟),以及前后担任过《申报》主笔的何桂笙(高昌寒食主)、黄式权(梦畹生秋山)、蔡尔康(缕馨仙史)、钱昕伯(雾里看花客)等。乐善堂还经常向平民免费发放药品等,为岸田赢得了大善人的称号。


在中国牢牢扎根后,岸田便不再满足于只做一名成功的企业家和上海滩闻人,一直深埋其心中的政治抱负便开始寻机崭露。


爱赔钱的老板


岸田的"报国"方式十分独特:一方面,他为日本国内撰写大量文章,介绍中国市场,鼓励日本政府和企业,到中国与列强进行"商战"、厚植国力;另一方面,他亲自游历中国各地,进行调查研究,撰写了大量报告,成为日本政界和军方的重要情报来源;更为重要的是,他效仿中国古人孟尝君的做法,收留了大量到中国前来寻找机会的日本浪人或学生,管吃管住还管出路。当荒尾精奉命到中国建立谍报网时,首先拜见了岸田,并得到了他的全力支持。岸田建议荒尾精以商人身份为掩护,到交通最为便利的汉口设立乐善堂分堂,经营药品和书籍,所得货款可以全部用于谍报工作。乐善堂的间谍如果有大行动,一般都是带着其经销的药品和书籍出发,边走边卖,一是作为很好的掩护,二是从贩卖中获取利润,减少谍报开支。他们的行动计划,往往包括在目的地考察经商办企业的可能,以便能扎根当地,这与古代的"屯垦"思路十分相似。


以商养谍,走谍报的可持续发展之路,几乎是那时日谍的共识。乐善堂间谍们搜集各地情报,并不局限于军事政治方面,也大量涉及经济情报,其所编辑的资料最后多达数千万字,对日本在华的"商战"也帮助很大。那些年轻的间谍,也有很强的商战意识,如藤岛武彦,就曾经回到日本,从家乡鹿儿岛筹集了资本,在大阪兴办起了纸草制造所,以所得利润贴补中国的间谍活动;而石川伍一在考察中国西南地区时,就提出应到西藏经营牧场,为谍报工作筹集经费。


以商养谍的思路,后来进一步发扬光大,乐善堂在甲午战争前干脆在上海成立了间谍学校,命名为日清贸易研究所,全力培养"商战"和"兵战"的两栖谍报人员,为日本赢得甲午战争立下了巨大功勋。荒尾精与岸田吟香对上海日清贸易研究所的间谍学员们,就期望他们"为实业家之模范,为扫除积弊之创业家,为兴复亚洲之志士,为开创日本富强之俊杰",将商战与谍战完全结合在一起。战后,乐善堂及其日清贸易研究所的不少间谍都受到了日本官方的表彰,"爱国企业家"岸田吟香则获得了"勋六等"和"瑞宝奖章"。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