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新统一:抗衡美帝霸权可否担当世界新一极?

jiangnanjita 收藏 0 115
导读:11月3日,欧盟27国中的捷克终于最后签署了《里斯本条约》,标志着欧洲一体化进程又取得了重大的进展,一个更加“统一”的欧洲出现了。丘吉尔曾经说过:“设想欧洲今天成立关税同盟或政治联盟的时机已经成熟,那是完全不现实的。但是谁能说将来也不可能呢?”60年的时光过去了,丘吉尔的“将来的可能”已经变成了现实,而且比丘吉尔的设想走得更远。现在,新的欧盟已越来越像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国家”了,再过几天,他们还要推选出自己的“总统”、“外长”,看起来,一个崭新的“欧国”似乎已经诞生。鉴于欧洲本来就在世界上影响巨大,欧洲的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1月3日,欧盟27国中的捷克终于最后签署了《里斯本条约》,标志着欧洲一体化进程又取得了重大的进展,一个更加“统一”的欧洲出现了。丘吉尔曾经说过:“设想欧洲今天成立关税同盟或政治联盟的时机已经成熟,那是完全不现实的。但是谁能说将来也不可能呢?”60年的时光过去了,丘吉尔的“将来的可能”已经变成了现实,而且比丘吉尔的设想走得更远。现在,新的欧盟已越来越像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国家”了,再过几天,他们还要推选出自己的“总统”、“外长”,看起来,一个崭新的“欧国”似乎已经诞生。鉴于欧洲本来就在世界上影响巨大,欧洲的任何重大事件与政治进程都必然要波及世界、影响深远,那么,这个冉冉升起的“欧国”其未来与战略影响究竟会怎样呢?这恐怕是很多人都关心的事情。

一、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迎合当代世界政治需要的“统一”


“统一”的欧洲无疑令人瞩目,这个新“欧国”将拥有数量庞大的人口、巨额的经济总量和广阔的“国土”空间,块头足以与美国比肩,如果苏联今天还在的话,也完全可以与之抗衡,这也正是欧洲走向联合的初衷与动力:在美苏的战略夹缝中改变侏儒状态而成为战略巨人。自从上个世界五十年代以来,尽管其中不乏波折,但欧洲统一的步伐总的来说不断加快,正如丘吉尔预言的那样,“在危险和需要的压力日益增长的情况下,一些在今天看来是不实际的设想,很可能在几年之内就成为显而易见的和不可避免的事情了。”丘吉尔所说的“危险和需要的压力”,就来源当时的两极世界,正是两个超级大国的战略对抗,催生欧洲走上了联合的道路。


但是,在苏联解体、两德实现统一、德国已经是世界经济大国和强国的背景下,欧洲统一“危险和需要的压力”在哪里呢?英国外交大臣米利班德曾经说:“这个世界应该是G3,但如果我们再不争气的话,这个世界可能真的要被G2控制了。”这个世界是不是果真有G2可以姑且不论,但新“欧国”旨在扩大对世界事务影响力的主要指向和瞄准的对手却明白无误,俄罗斯已经不在“欧国”的话下,新“欧国”是欧洲人自己的做大做强,是为了拥抱未来,开辟欧洲的未来之路。


二、全球格局中的“欧国”版块可能带来的战略影响


现在,人们已经越来越深切地感到,人类越来越大,地球越来越小,有人已经称之为“地球村”。从战略观察的视角来看,这个世界已经小到如此的程度,以至于很难让各个战略大腕都能划出自己需要的领地,这大概是地球的人类饱和吧,就如同非洲一片草原只能容纳有限的狮群一样。现在,“欧国”在成长,它将向哪里划领地、要补偿呢?


首先,“欧国”堵死了俄罗斯通向西方的道路。俄罗斯双头鹰从来都把欧洲作为自己的梦乡,一部欧洲的历史很大程度上是英法德俄的关系史,俄罗斯历来深深卷入欧洲的事务,中、东欧国家和地区更是俄罗斯演绎大国战略的舞台,列宁曾经一针见血地指出:“沙皇俄国是欧洲的宪兵”。现在,新“欧国”的国土边疆已经毫不留情压到了俄罗斯的疆界,基于力量对比的严重失衡,在可预见的将来,俄罗斯将再也无法重走彼得大帝之路,不可能再将波罗的海沿岸及波兰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也不可能再依托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强有力地干预巴尔干事务,可以说,面向西方,俄罗斯今后只能在白俄罗斯、乌克兰、摩尔多瓦这三个地方唱戏,如果唱不好的话,连乌克兰、摩尔多瓦都可能被“欧国”收为己有。或者干脆说,未来中东欧必然要被“欧国”填得满满的,不会有俄罗斯的插足空间,未来的俄罗斯只能孤处边缘、无可奈何地去咆哮嘶鸣。


其次,“欧国”将同新型国家争夺世界原材料市场和产品市场。一部西方的资本主义史,说到底,就是一部争夺原材料产地及产品销售市场的历史。几百年来,欧洲国家控制了全世界,他们先是瓜分全球,把亚非拉变成他们的殖民地,殖民地时代过去后,又通过技术以及市场金融手段控制世界,通过这样的控制,他们把自己的幸福寄生在全世界人民身上。现在,随着中国、巴西以及大量新兴经济力量的发展壮大,不仅美国的资本主义市场与金融发生了空前的危机,就连欧洲资本主义的市场与金融也面临着根本性的危机,他们随心所欲控制世界经济进程,随心所欲安排世界力量格局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早在六十年代,德国的政治家弗·约·斯特劳斯就说,“单一民族国家,特别是在今天的欧洲,是一种不合时代的事物,因为这种国家面积和人口都不足,在国家竞争不能作为能存在下去的单位发挥其作用。”照此趋势发展下去,他们就完全可能丢掉对非洲、南美洲中美洲、中东、中亚甚至澳洲资源与市场的控制。如果不能让他们制订世界市场的游戏规则,不能让他们决定世界主要产品的价格,那真是比杀了他们还让他们难受。新兴国家的力量已经发展到如此的程度,一对一地较量让他们深感力不从心了,2008年奥运会以来的众多事件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所以就提出了“争气”不“争气”的问题。借用“欧国”这个平台,主要的欧洲国家拧成一股绳,无疑会使他们在死死抱住旧秩序、旧体系的挣扎中心里更加踏实一些。


最后,不是也不可去挑战美国,但力图要在美国面前挺起腰杆。欧洲在经济上是巨人,整体经济水平并不低于美国,但在政治上、军事上,欧洲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矮子,甚至是侏儒,完全听命于美国。美国为欧洲提供了安全承诺,提供了核保护伞,在美国的领导下,欧洲实行集体防御的军事战略体制,形象地说,欧洲如同一个小孩子一样,牵着山姆大叔的衣角走路。但是,欧洲也不是不明白,山姆大叔其实只是一个年青的愣小子,脾气暴躁唯我独尊不说,还要时不时地摔上一跤,连带着欧洲跟着打趔趄,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不能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别人的身上,不能一棵树吊死,这个道理,欧洲的政治家们也明白得很。寻求欧洲“独立”,一直是他们的梦想,其中尤以德国的政治家们最为迫切,他们曾经把两德统一寄托在欧洲的统一上,认为只有欧洲的统一才能实现德国的统一,才能实现欧洲的“独立”。两德统一后,他们并没有满足现状,继续推进欧洲的统一进程,一个新的强大的“欧国”或许就可以与美国并驾齐驱了。

三、未来的前景


统一的强大的“欧国”看上去可望而又可即,展现在“欧国”人民面前的几乎就是一片灿烂。但问题是,“欧国”的人民真的就这样热衷于放弃祖国去建设一个新国家吗?抑或这仅仅是无奈之中的一种权宜之计?欧洲人的“英特纳雄耐尔”果真将顺利实现吗?笔者以为,新“欧国”模样初具,看起来似猫似虎,但是,在通向“国家”的道路上,欧洲人还要面临着令人望而生畏的障碍。


第一,不会因为经济上一体化,就可以在政治上军事上也实现一体化

“欧国”27个主体经济发展水平差异巨大,有穷有富,难以同桌进食;各民族各有特点,在宗教文化上也有明显区别;有的国家奖有完备的军事工业体系,拥有强大的核力量,有的国家连制造起码的装备都做不到。经济发展水平不齐尚可以通过市场手段调节,但是诸如核武器这样的国防资源如何共享?英法等老牌殖民国家还有相当的海外殖民地,这也是难以共享的。可以说,经济上一体化可以靠人的理性努力来实现,但国家的核心力量与资源很难分享,这就如朋友相处,钱财尽可以互通有无,没钱可以相借,但老婆却是绝对不能相借的,道理是一个道理。

第二,主权国家不可能甘心祖国没落

推动欧洲联合,动力主要源于德国,一帮小国如波罗的海诸国,巴不得因此披上一张虎皮,以此来吓唬“北极熊”。但真要让各国名存实亡或者名实俱亡,这恐怕是想都不敢想象的事情。弗·约·斯特劳斯说过,“德国是新欧洲星座的地理中心。它的政治演变,加上它成功地重建了它的经济潜力,以及尤其是全体德国人要求重新统一和建立一个更稳定、更广泛的欧洲结构的潜在愿望,将在今后的实践中发挥基本的作用。” “德国问题是欧洲联合问题的核心”。德国人是这样想的,但这并不代表英国人、法国人也这样想。事实上,欧洲主要国家仍然存在深深的猜忌与不信任,只不过这种心理深藏于内,只会偶尔一露。记得撒切尔内阁的财政大臣李斯特曾经说过,把今天的欧洲交给德国还不如当初交给希特勒。最后当然以“失言”了之。最近还有披露说,当初两德统一,英国和法国都曾设法阻止,甚至不惜为此求助于苏联,可见猜忌提防之深。无论怎样经济一体化,英国死活不愿意放弃英镑;无论怎样一体化,法国矢志要加强法语的地位。连英镑和法语都舍不得,难道还能舍得国家的名号与权利吗?


第三,“战略双轨制”能一直顺利地并行吗

欧洲是欧洲人的欧洲,欧洲是西方世界的欧洲,但是,欧洲更是美国人的欧洲。说得彻底一点,欧洲是美国人拯救出来的,直到今天,其政治秩序也是由美国人安排的,欧洲的防务也是在美国领导下共同实施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不仅仅是军事上的同盟,也是政治上的同盟,是西方世界公认并且共用的战略平台,正是依托这个平台,西方集团才赢得了冷战的胜利,才能在冷战胜利后不断扩大战果。北约事实上已经具备统一欧洲的作用。那么现在又有了一个“欧国”,北约要因此成为只是美“欧”两国的军事同盟吗?北约与“欧国”两种机制并行运作吗?即或有人希望“欧国”能与北约分庭抗礼、并行不悖,比如建立什么“欧洲军团”“等,但美国在欧洲埋伏的众多特洛伊木马能让这样的期望实现吗?从这个意义上说,新“欧国”表面看起来可以与美国并肩,但或许还是避免不了长成一个畸形儿:经济上的巨人,政治上的矮子,军事上的侏儒。如此而已。

这就是欧洲的未来吗?应该说,欧洲的确是在努力去拥抱未来。但从另一个侧面看,这也无情地昭示了欧洲各资本主义国家的没落,他们再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力量,如果不去自我叠加,他们在世界上的比重和影响就无可奈何花落去。走欧洲联合之路,靠新“欧国”打天下,这几乎就是欧洲最后的孤注一掷,一旦赌输,等待欧洲的,将是一片混乱分裂的泥潭。


但是,他们前景不妙并不等于我们就可以掉以轻心、可以绝不萦怀、高枕而卧了。在当今险象环生的国际战略格局中,新“欧国”的诞生无疑使已临诸险的中国又增一大险。美国与“欧国”,他们之间有时候也可能发生狗咬狗的冲突,但是,在面对中国的时候,他们就将完全是一丘之貉,他们将结成狼狈关系,在世界范围内遏制和围堵中国,使中国前有狼后有虎,左右难顾。曾经有一个时期,中国寄希望于欧洲与美国分庭抗礼,这样中国能增加战略选择的灵活性,增加与美国对抗的砝码。现在,“欧国”出现了,中国也将梦碎了。这是实在是一个大好事,早日让更多的中国人民从融入西方世界的梦幻中醒来,西方“先生”的教育作用实在是不可或缺,从这一点上说,“欧国”的出现也许还不能说一无是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