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清官 正文 三十九:高人出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4.html


屋子里早就进来几个记者,不停的记着。一面佩服杨老汉的勇气,一面想着县长那边面子上是不是过的去。

县长和护送队伍到了杨龙家的门口,并不见杨家出来人迎接,县长不由的有些不快。但多年的官场生涯使他没露任何不满的表情,还是笑呵呵的进了屋。杨老汉严肃的的坐在炕上接受了县长的慰问,并且和县长说了诸多关于党性的问题,以老党员的身份对现在的政府提出了很多建议。看杨老太太直瞪他,他又说了现在县长不像过去了,见一面很难了,我杨老汉活这么大今天见到活的了,党的政策好啊,毛主席好啊等等话来。县长没办法反驳,只好草草的收场,在回去的路上,记者捕捉到了几张县长脸色铁青的相片。

第二天杨龙早早的买了当天县里所有的报纸,把电视打开看着新闻。云雾日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并配了大副的照片。上面这样写到:

党恩博大,造福百姓

―――记县长下乡慰问

昨日,云雾县的天空风和日丽,县长和有关领导亲自到李家村慰问杨龙一家。在李家村村口,受到老百姓的热烈欢迎。县长拉着乡亲们的手亲切的拉着家常,并询问他们的生活情况。乡亲们也围拢在县长周围问着各种问题,县长一一给予解答。当了解到村民今年土地丰收时,县长开心的笑了。县长说:“乡亲们,我们赶上了好时候啊!我们紧密团结在………以保证你们村的经济又快又好的发展。”

在杨龙家里,县长亲切慰问了杨龙的家属,并且送去了慰问品。杨老汉激动的说着:共产党好,政府好。

整个活动现场一片欢乐喜庆,随行陪同的人有县人大主任、县民政局长……

报纸上配着县长亲切笑容的照片

“标准的官八股文章,这样的文章真是便宜了那些记者,白拿稿费啊!这文章一个小学生也写的出来啊!”杨龙笑着把报纸扔在地上。

“人家是县长嘛!难不成你还要人家把你写成主角?你以为你是谁啊?”杨老汉说。

其他的报纸都和这差不多,杨龙坐上车又去了县里,找了家网吧打开了电脑。打开云雾县新闻网,一条消息引起了杨龙的注意。

老党员稳做农家炕,县长虚心取真经。

昨天我县县长去李家村慰问我们的英雄杨龙,在村口,被害人家属跪在了杨龙面前承认自己的错误,杨龙并没有怪他破坏了自己家的庄稼……

杨老汉并没有出门迎接县长,而是在炕上稳坐。嘴里说着今天儿子是主角,县长是陪衬。拉着儿子说话并不理会县长,县长好不容易找到话头说了几句,杨老汉却给县长讲开了党性,并批评性的给县长的工作提出了建议…..

新闻下面也配着照片,不过是杨龙扶起李二虎的照片和县长钻进车里时铁青脸的照片。杨龙比较满意,又浏览了其他的新闻,网络上已经把自己的事迹给宣扬的热热闹闹了。越看越觉得满意,当又回头来看第一条新闻时,那条新闻下方却已经被管理员锁定,不一会就删除了。杨龙无奈的摇了摇头。

杨龙从网吧出来,漫无目的的走着,不时有一些人围过来问这问那,也有的人嘴里说着:这人在云雾山杀老多人了,躲着点走吧,别招一身煞气!杨龙毫无办法的苦笑:自己什么时候杀过那么多人了?这些人啊,看来小报把自己说的有点过分了。正在走着,突然肩头被人一拍,杨龙本能的抓住那人的手要来了反擒拿,结果被那人轻巧的躲开了。

“原来是你啊!还没回部队?”杨龙惊喜的问。

“老子退伍了,不行啊?云雾山一战,部队给我立了二等功一次。自己的年龄也到了,在基层不适合了,可你要我去坐办公室我又看着那训练的兵眼馋,所以就退了。”来人正是大河。

“呵呵,退了好,退了好!咱哥俩干点大事儿!”杨龙笑着对大河说。其实杨龙心里知道的,大河才29岁,年龄不大,到哪当个连长都是绰绰有余的。在说那侦察大队的分队长能说退就退?哪个部队不是抢着要啊!这次回来肯定是有秘密任务。不过杨龙不好说破,在说杨龙要实现自己的计划就要靠着老战友的帮忙,你不说你退伍一身轻了吗?那我就装不知道,把你拉到我的船上来,看你怎么办。杨龙是这样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的。

“干大的?那咱俩去抢银行?大银行不行,小储蓄所我是有把握的!”大河一本正经的说,好象马上就要去干一样。

“去你的,走咱俩找个地儿喝酒去!”杨龙想:你还别跟我打马虎眼,我今天非得把这事给弄瓷实了,你是跟定我了。

一个名字叫香里香味的小饭店里,摆着7张桌子。两个小服务员坐在那里无精打采的看书,后厨里听那声音好象是几个人在玩牌。杨龙看了看时间,下午一点,在看桌子,有几张很整齐,看来是早上摆完就没动过,只有两张桌子上的餐具很不整齐,应该是有人吃过刚走的。不管那么多了,就这吧!杨龙叫过服务员拿了菜单子:“来个京酱肉丝,在来一个酸辣肥肠,你们这的鱼是活的吗?是的话在来了一条生炒鲤鱼。”

“是活的,早上刚买的。”服务员麻利的记好了到后面去了。

后厨动作到是很麻利,不易会儿三个菜就上来了。杨龙又点了瓶白酒,两个人这会儿就吃喝起来。

杨龙一筷子插进鱼鳃,翻过来一看就把服务员叫过来说:“你这鱼是死后破肚冷冻的!这鱼鳃这还有点生呐!”

大河惊异的看着杨龙,仿佛不认识一般,原来在部队里谁还有工夫研究鱼的死活啊?什么样的菜不是吃,只要没有毒药在里头!今天杨龙怎么讲究起来了?

“这鱼就是活的!早上刚买的!”一个服务员看了眼杨龙带搭不理的说到。

大河差点没笑出来,心想着你杨龙今天怎么办吧?你能和个小女孩子吵嘴?还是把这桌子给掀了?说实在的这鱼味道还不错,你小子就是退伍时间太长腐败了。

“老板呢?把你们老板找来!”杨龙拍着桌子大声的喊。大河更加奇怪的看着他,这么点小事情你发那么大火干什么?还有点当兵的样子没有啊?

老板是个中年人,其实就坐在门外。听着里面客人喊叫才进屋来,满脸陪着笑,一看就是个精明强干的角色。

“两位兄弟有什么事情?我是小店的老板,是哪道菜做的不好了?我叫后面给你们在加工一下哈!”

“这鱼我们点的是活的,可上来的却是死的,你们的人还犟嘴!这鱼鳃里还没熟,分明就是冷冻的鱼嘛!要是鲜鱼才不会这样,在说这鱼还是过了油的,哪里是生炒?这鱼身子一咬还有那种肉干的味道,好象是奄过好久了!”杨龙指着鱼看着老板。

“呵呵,鱼没熟这是我们的疏忽,我叫他们给你回下锅!可这鱼确实是新鲜的!”老板看杨龙是个行家,但嘴里还是在辩解着,做生意嘛!要被退了菜那十几块的原料钱就白搭了。

“不回锅!老板你不太地道啊!我在船上可是干过一年活的,这鱼是不是新鲜我一眼就能看出来,在说这回锅就免了,我也有在饭店干过的朋友。厨师要是被退了菜那可是要往菜里加作料的,比如吐口水什么的,我可得罪不起后面的大师傅!”杨龙放下了筷子。

“看来您是行家,要不我给您换个菜?”老板这会犯嘀咕了,这小子真是行家,随便糊弄是不行的。那两道菜一共也赚不了几个,可这一条鱼就将近十块,如果换个利润大的菜还能勾回来点,不至于在这两位身上赔钱。

“不换!”杨龙仿佛变成了一个尖刻的小市民,还是不依不饶。

“那您说怎么办!”老板看杨龙的眼睛里已经露出不善的目光,在看大河一脸笑呵呵的但那身体也是魁梧非常,这俩小子要闹起来自己真不好收拾场面。老板心里已经打算好整个一桌菜免单了,赶紧打发两个人走才是最重要的。

“哈哈!别紧张老板,我们俩都曾经是军人,什么样的东西没吃过?就是生肉也吃过的,你这菜退了这一桌子菜岂不是要赔钱?”杨龙的态度突然来了个180度大转弯,羞的大河差点没钻桌子底下,心想着你小子今天办的事光荣啊?还把自己的身份亮出来丢不丢人啊?

“没什么事!就是我们俩干喝也没意思,这晚上拿一拨客人还早,我想请老板陪我们喝点!”杨龙拉了老板的手坐下,喊着服务员在加一套餐具,老板拿捏着坐在那里好象自己是客人,杨龙是老板一样。

“老板你就放心坐在这,我们兄弟俩没那么卑鄙,请你就是请你,不会有什么花花肠子的!你这肥肠18、肉丝15、鱼18、这酒进价4元,你们卖10元吧!61给你60你还是赚对不?”杨龙拿出一张100的交给服务员。

“对对!兄弟你真是行家,帐算的利落,人也仗义!兄弟我敬你一杯!”老板虽然还是搞不清这个杨龙要干什么,但看着这架势到不像是要闹事,所以赶紧起来敬酒!

“可别啊老板,虽说我是客人,您是老板,我们也算上帝,但坐在一个桌子上你还是比我们俩大,那你就是大哥!哪能让你敬我们呢?咱们一起!”杨龙这会又露出了本色。

“我说老板,你这店虽然干净,可有点干净过头了。那几张桌子根本就是早上摆的台,怎么一中午就这几张桌人吃饭?你这生意……”杨龙一口喝了半杯。

“我说兄弟,你是不知道我们干饭店的苦啊!这房租水电和人工在家工商税务,一年下来我们搞不好都要赔钱啊!”老板也喝了半杯,说话颇有些伤感。看起来也是个性情中人。

“呵呵,要不也不能拿死鱼来招待我兄弟了对不?”杨龙打着趣。大河瞪了他一眼,心说你小子嘴咋就那么阴损啊?今天杨龙你要闹事我可第一个就要揍你。

“开玩笑,老板别在意啊!”杨龙看老板神色又有点紧张,赶紧把话收了回来。

“兄弟你说的对,这鱼确实不太新鲜,老哥今天跟你说实话吧!我这点房租一年三万,这服务员工资是900,厨师1800,水案1200,我自己连买菜在加在后面干零活,一个月的收入去了房租水电,自己是一分不剩,就当是养着这几个人了,我自己还没有服务员挣的多呐!”看来这老板不太善饮酒,一杯还没见底说话就有点舌头直了。

杨龙这回不说话了,只是在那端着杯子听老板诉苦。这时候一个在外面的服务员开始关外面的卷帘门,老板看着杨龙和大河说:“兄弟,别介意啊!这日子真不叫个日子,这工商的又来抓了,我得把门关了,咱几个在屋里喝酒。”

屋子里黑了下来,但由于是白天,还是看的见人的。杨龙看着老板,心里不是滋味。看着大河,大河在那愣神。大河其实是有任务的,这点咱们后面在说。他见门关了,立刻就把手放在了腰间,背靠着墙警惕的看着后厨里出来的两个穿白工作服的年轻人。

杨龙看着大河那样不禁笑了:“大河,你啊太紧张了!这事我听说过,经常的!咱们喝酒!”说着把杯子举了举。

“我说兄弟啊!我这店干着窝火啊!一个月成本就得干拿近八千,有时候一天才卖四五百块,这本来就不挣钱,你说我们到工商办执照,人家说我们这不能干饭店,你说不让干你就是不让干的样子,可他们只要每年交8000块钱就可以营业,但照还是办不下来。这理咱也没处说去,这钱不就是他们自己贪污了吗?交钱不给照,只是检查时不到你这罢了。咱这趟街就没有一个有照的,人家一来咱就得关门,你说我又没有关系,想送礼都找不到门。过了年啊我就把这店给兑出去,在也不受这气了。”老板来了情绪,眼泪掉了下来。

杨龙拍着老板的肩膀严肃的说:“老哥哥,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杨龙,就是前几天上报纸的那个杨龙!”大河酒差点没喷出来,这小子把自己当名人了,你以为你是钦差啊?

老板的酒虽然喝的多,但神智是清醒的,猛听到杨龙这个名字,突然站了起来,酒也醒了一半,仔细的看了看杨龙,又找来一张报纸比对了一番,突然兴奋的喊:“大张,在炒两个好菜,今天英雄到咱店来了!”老板的表现让大河一阵郁闷,心想这小子现在的名字是挺响亮了,还挺好使!

“那位兄弟,别炒了,我们吃饱了!”杨龙摆手制止了要到后厨炒菜的厨师,然后把老板按到椅子上接着说:“老哥哥,我报我的名字不是想在你这白吃饭!就想让你把你的心里话说出来,等我杨龙有了机会,就帮你们改变现在的局面!我杨龙既然敢拿枪杀人,我就敢和那不讲道理的工商所叫板!”说完杨龙恶狠狠的拍了下桌子。

“杨兄弟,我行刘,您就叫我老刘好了。您真是要当官,那我支持你!你就是当县长我也坚决选您一票!”老刘直着舌头说。

又和老板聊了一绘儿,仔细听了外面没有工商所的人了,两个人便留了老刘的电话走出了饭店。老刘这回是心里高兴有恐惧,高兴的是报纸上的英雄到这吃饭了,而且还是嫉恶如仇的好汉子,如果真的替自己出头,那自己的饭店就不用兑了。恐惧的是万一杨龙不是杨龙,而是工商的探子,那自己可要遭殃了,毕竟刚才把工商所所有人都骂了一遍。虽然报纸上的照片他看过,可杨龙的照片总没有县长的清楚,老刘的心在那悬着开始为晚上的客人准备了!

“现在知道我想干什么了吧?这普通的一顿饭就能发现这么多问题,你要是仔细调查一下还不定有什么事呢!”杨龙点了棵烟问大河。

“你小子今天请我一顿就是为这?你是想凭你现在的名气给老百姓出头?刚开始我还真以为你为了那条鱼和人家斗嘴呢!看来还真小看你了,你小子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啊!不过杨龙我告诉你,你不懂什么工商税务,别瞎搞,更不要冲动,毕竟他们是公务员,不是敌人,你要是动了粗可就不好了!”大河警告杨龙。

“大河,这要放在原来,我肯定马上就去工商所闹去。但是在山里的情景你还记得吗?曼茹对我说的话你还记得吗?凭一时之勇和恶势力叫板是老百姓心里的英雄,但在历史的长河里那只不过是个莽汉而已。拿起法律的武器,凭政府的文件,依托公理来实现惩罚那些贪官,实现有序的社会秩序从而造福百姓这才是真英雄。”

“你说你的文化吧,当律师你又不够,你这脾气当干部就干不了,你光嘴上说有什么用?造福百姓那是干部的事,你啊差的远!部队里曾经学过一本书,是公方彬写的。那里面有一小段说的有道理,那古文我是不记得了,大概是人要有几立吧!有一立是立言,就是像孔子啊、老子什么的写书从而教化世人,这样的人是对社会有功的。还有立功,就像是秦始皇啊、成吉思汗啊、咱们的毛主席啊等等,他们的错误咱们不提,但他们确实是为中国今天的局面有过功劳的。还有立德,就像柳下惠啊、24孝啊、还有咱们近代的周总理,都是道德方面的楷模和典范。

但你现在要立什么?立言?就你这文化还写书,就算是你这草包肚子能挤出来几个字,那现在的社会哪本书能被人尊为真理和信条?立功就更不可能,你不是干部,你改变不了老百姓的生活。立德?你小子见酒就喝,见女人那眼睛睁的跟铃铛是的,这更是空想喽!”

大河借着酒劲打击着杨龙。杨龙苦笑了一下说:“大河,还有一立,那就是立行。用自己的行动感化周围的人,我感化了一个人那就是我的功德。我指的感化是指真正的感化,他能像我一样积极的感化别人,安利的营销模式同样也可以用到这方面啊!

但立行确实太慢了,所以我要当官,我是党员,我当过兵,我当过英雄,就我这条件不比那些刚毕业的学生强?凭什么他们就能考公务员,我就不能考?至于文化,我认为现在的干部衡量标准太那个了,你看哪个干部都是什么大学文化、硕士、博士等等,你现在任意挑一个出来,考他一个中学的题他能答上来就不错了,很多人不过是找人代考一下,弄个文凭装点一下自己的门面罢了。文化真的就那么重要吗?我不那么认为,当年我军的干部都没有国民党军军官的文化高,但还是胜了。我们的毛主席也不是博士啊,但他写的誓词到现在谁能超越?你就是有那文化,但你也没他老人家那思想。没有那思想你在有文化也是白搭。一个博士生要是思想道德败坏的话,他当官贪污的就更加科学,让你查都不好查!所以我认为一个人的德才是最重要的,不论做什么样的官,都要讲良心,讲公德,一心为老百姓办事,这才是硬道理。

这个社会不缺乏文化,不缺乏有文化的人,关键缺少能把他们的文化转换成社会生产力的人。一个领导不需要有什么文化。我就是个例子,我这文化在公司里领导过100多个大学生,老总和我说过,你没文化不要紧,只要你有良心、有对公司忠诚的良心、有个人格魅力能领导他们、让他们忠实工作,那就行了,有文化的人多的是,你要多少我给你补充多少。就像现在,你发现了一个机会并有足够的资金,但你不懂技术,你可以到人才市场招聘,那里有大把的博士和硕士。

所以我现在要造势,增加我的影响力,县里干部换届要开始了,我要在里面捞个职位过来。等我有了权利,我就能为老百姓办事,就能惩罚那些腐败的势力。”

大河听着听着酒也醒了。这杨龙真是转性了啊!知道用正确的方法来为老百姓办事了,这个苗头不错,但是当官可不是说当就当的。

“那你想当什么官?”大河问。

“一个有心为老百姓办事的人,做官就要做主官,一个单位的好坏与否,与一个单位的主要领导有关,如果我做了一个单位的小办事员或者当个副职,那么过不了几年我就会被他们给气死或者整死,咱们县的官员很多,但我只看中三个,那就是村长、乡长、和县长,只有这三个职位我会干,其他的都不行!造福百姓的责任就在这三个职位上,如果让我干村长,我半年就能查出那些腐败问题,一年就能使老百姓对我党、我政府的态度出现转变。如果让我干县长,恐怕三年到十年的时间要实现这个目标都很难,你在部队你不了解,现在的老百姓对当官的那种不信任是非常严重的,要想转变政府的形象不是一年两年就能实现的。”杨龙斩钉截铁的说。

“大河,我需要你,需要你这样有正义感的人,军队里你这样的人多如牛毛,可社会上你这样的人几乎是没有啊!留下来,咱们一起干。”杨龙握住大河的手认真的说。

“只要你真的想为老百姓办好事,你就在这发个毒誓!我大河也对那些贪官恨的牙痒痒,要不是纪律约束,我一天就能杀个十个八个的。”大河被杨龙的真情打动了。

“我发誓:我杨龙是共产党员,是退伍军人。我决心为老百姓办好事、惩处贪官、建立完善的、科学的、透明的管理模式。如果我违背了我的誓言,我的良心将被扔进道德公理的油锅里,直到永远!如果我违背了我的誓言,我会从云雾山顶跳下,让我的尸骨受鹰吞噬、狼咀嚼!”杨龙举起右手庄严的发誓。

县城不大,两个人又是握手又是发誓的很快就聚集了几个老人。他们是城市里消息传播员,他们认识杨龙,他们听到了杨龙的发誓。很快,杨龙要当官的消息传遍了小县城。当然,记者也知道了。从此,杨龙的家里就没有断过的往来的记者和好奇的老百姓。李家村的老百姓很快达成一致,李二虎拿了块布,挨家挨户的走,除了原来的村长之外,所有人都在布上签了名字。只要选举开始,那村长就是杨龙的,这会要完全公开,当场唱票,乡干部要是在作弊、内定的话就推翻原来选举,只到杨龙当上为止。

杨龙在家里没有闲着,不断的和老百姓聊着天,询问着村里这几年的情况,还有乡里的情况等等。杨老汉这回扬眉吐气了,杨龙在山上那几天可把他委屈坏了,本来他原来就是村干部,退了也改不了东家串、西家走的习惯。那几天谁都躲着他,现在家门口的空地上每天都聚集着一些人,可把杨老汉高兴坏了。他高兴的是自己的儿子和自己一样,自己当干部时被成为杨青天,现在儿子也要继承了。每天等人走了之后都把杨龙叫到屋里,把老伴和曼茹都赶出去,单独传授机密:什么要为老百姓着想了、不要出男女作风问题啦、要选好手下不要让人被后捅刀子啦等等。

曼茹这几天到不怎么开心,杨老汉夫妇是个老思想,这媳妇没过门是不能和自己儿子同房的。每天晚上老太太和她一起睡,老杨头在那教育杨龙,整的两个人连见个面说个话的机会都少。曼茹的事在公安局和军方的安排下变成了有功人员,要照顾她的感受所以没有把她的情况通报给村里,虽然没有杨龙那么风光,但也让曼茹少了很多麻烦。曼茹曾经说要给老连长立牌位的,因为要不是老连长,自己那罪名虽然不大,但被人调查来调查去的自己的名声就搞臭了,到时候就是杨龙不在乎她也在乎,如果那样的话自己还怎么在杨龙身边,尤其是杨龙以后要走当官这条路。

现在曼茹只能强忍着对杨龙的思念,每天忙里忙外的招呼客人。绞尽脑汁的想着怎么才能把客人招呼的更得体,怎么回答记者的问题才对杨龙最有利等等。有时候杨龙趁着父母不在的一小会儿过来抱她一下或者亲一口,都会让曼茹闭着眼睛回味老半天。

这一天杨龙送走了记者,曼茹做好了晚饭,一家人正准备要吃一顿清净的晚饭。外面忽然来了一个人,大概有50多岁,一身衣服虽然简朴,但从脸上看去却不是乡下的农民。来人看杨龙一家正要吃饭,也不客套,自己坐到外面的院子里等杨龙。人家在来了肯定是有事情,杨龙也不好安心吃饭,匆匆扒了几口便来到院子里,曼茹沏了壶茶,两人便在院子里攀谈起来。

“我是本县一个闲人,我姓李,你就称呼我老李好了。听这几天报纸上把你写的天花乱坠,耐不住好奇,今天就来和你好好的聊聊!”来人直白的开场。

就是此人,他改变了杨龙的命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