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族长我的族之单身贵族的战事

kerliyuan 收藏 21 241
导读:[size=14] 遍数家族,孑然一身而已,一个非RMB玩家的白日梦: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映入窗帘的时候,伴着清风摇曳,犹如一名舞者跃动在我的白壁寒庐间,平静祥和。倦懒的我起身,推开柴门,燃起一炉香草,温壶老酒背上,踱到饮水渠边,便开始了我日复一日的垂钓生涯。 世事无常,宛如白驹过隙,才咏战国七雄,又叹春秋五霸,我等一介草民,又该如何,踌躇数月,终得所悟,逢此乱世,亦可在彷徨之间探求村野之趣也。 初不识家族,囫囵过了许多日子,而后摸索得,遂自立旗帜,无他,每日六箱罢了。封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遍数家族,孑然一身而已,一个非RMB玩家的白日梦: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映入窗帘的时候,伴着清风摇曳,犹如一名舞者跃动在我的白壁寒庐间,平静祥和。倦懒的我起身,推开柴门,燃起一炉香草,温壶老酒背上,踱到饮水渠边,便开始了我日复一日的垂钓生涯。

世事无常,宛如白驹过隙,才咏战国七雄,又叹春秋五霸,我等一介草民,又该如何,踌躇数月,终得所悟,逢此乱世,亦可在彷徨之间探求村野之趣也。

初不识家族,囫囵过了许多日子,而后摸索得,遂自立旗帜,无他,每日六箱罢了。封城闭户,每日里独自在城里溜达,巡视民居,检验仓库,一代君主,总是兴致勃勃的在市场里泡着与小商小贩讨价还价,也总是惹来大臣们的抱怨。

某一日,正在市场门口蹲着做沉思状。看城门的衙役老牛一路呼喊着跑来:“老苦呢,老苦呢,找一圈没找着啊。”和我同行的包工头立即应道:“乱喊啥呢,大王在此。”“哦,大王啊,有一彪人马自东面杀来,来者不善啊,还请大王早做决断!”老牛跑了近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这个嘛,欺上门来,焉能善待,速传侯大将军,领御林军校场集结,寡人即刻就到。”自游弋铁血以来,尚未见过如此阵势,城中老幼自是乱作一团,嚎哭奔窜。此一时我也顾不得许多了,立时飞身上马,绝尘而去。

不片刻,到得校场,“来人,伺候寡人更衣,与寡人将倾心定制之黄金战甲、雪域神剑披挂起来!”封刀挂剑已多时,安敢欺我无壮志,胸中一腔怒火如冲天般燃烧,披挂停当,径直步上阅兵台,雄赳赳气昂昂,但见侯大将军顶盔贯甲,率先疾驰而来,手中一把青龙偃月刀,耀出闪闪寒光!好一员威武的战将。身后跟着一队人马,扬起漫天尘土,哗啦啦鱼贯而入,看来我国虽弱,亦不乏英勇的好儿郎也。

“启禀大王,御林军集结完毕,听候大王调遣,我等愿马革裹尸以报大王知遇之恩!”台下,侯大将军洪钟般的声音穿透漫天黄沙,无比雄壮,黄沙慢慢沉积下来,我几乎要昏厥于地了......四个猥琐的小兵,各自拿着一根草绳,系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漫天的黄沙...原来是这四个小兵配置的特种装备——笤帚......

校场外,老牛再次气喘吁吁的跑来了:“报——报——老杨舍身侦查,敌军五千重骑,已距东门三格!”望着草绳这一头,四个迎风就倒的小屁孩,望着草绳那一头,四块加起来还没一个西瓜重的石头,我愕然的困坐于地。

“老牛”“在,大王”“让老杨去打听一下,看看有多少牛车吧...”


片刻之后,城门大开,锣鼓喧天,鞭震耳,城门外,侯大将军亲切的和到访大军的领军打着招呼:“你好你好,久仰大名,今日得见,三生有幸啊,请进请进,大王已备下薄酒,以表寸心。”

辕门内外,车水马龙,一群群衣甲光鲜的士兵进来,一溜溜满载而归的牛车出去...宫殿里,杯盘交错,来访大将马都督早已饮得微醉,我再次举杯相迎:“感谢贵国对我国的重视,亲自委派马都督进行国事访问,而且不惜路途遥远,调配如此精锐之师,与我国进行军事交流,我等幸甚幸甚,来,马都督,我等再敬贵国元首一杯,请马都督代饮!”

“哪里哪里,贵国资源丰富,发展良好,我家主公近来也是刮目相看啊,朝堂之上,总是念叨您,所谓英雄惜英雄,此次到访,我家主公特意叮嘱,务必不可扰民,仅是军事交流而已。今日一见,贵国之军力,果然威武雄壮,非比寻常啊,看来,以后还应多多与贵国友好往来才是。别的不说,但说侯大将军,今日辕门外横刀立马,颇有喝断长坂水倒流之气势,令在下好生佩服,更别提大王您了,您这一身戎装耀眼,简直是满城尽带黄金甲啊,威武!威武!在下先干为敬。”

“哪里,都督言重了,寡人不过请都督夜宴而已啊,请请。”朝堂上下,宾主相敬言欢,俱都一饮而尽。

马都督看起来有些疑问,“大王,听我家主公所言,大王以前是面如黑铁,虎背熊腰,号称万人敌也,如今看大王,羽扇纶巾,玉树临风,却是一代儒帅之表,莫非大王有返老还童之秘药不成?”

听得此问,我不由哈哈大笑,“马都督误会啦,寡人哪有仙方灵药,寡人初涉江湖时,确实是黑壮无比,近来洗澡比较勤快,周边各国的贵宾们,听闻寡人好洗澡,因此经常邀请寡人洗浴,今天他洗洗,明天你洗洗,大家一起洗,因此我国就被洗得玉树临风了啊。”

“哦,原来如此,回去我定当奏报主公,以后也多邀请大王您洗一洗。”

“如此寡人感激不尽,不过最近洗得有些虚了,还请奏报贵国主公,晚些日子再来洗吧,也好让寡人休憩些日子才是啊。”

“应该的,应该的,天色已晚,在下也当领军回国复命了,感谢大王的招待,在下就此别过,一会我国的牛都督会率本部牛车,再来与侯大将军切磋交流,还请协助安排,谢啦!”马都督起身离去,看着殿外逐渐升起的朗朗明月,我将侯大将军叫上前来:“老侯啊,辛苦一下,晚上再接待一下牛都督,寡人就先就寝去了。”


第二天一早,依旧是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映入窗帘的时候,伴着清风摇曳,犹如万千兵戈跃动在我的白壁寒庐间,我心依旧平静祥和。一炉香草,温壶老酒,开始了日复一日的垂钓生涯。


城门上挂着大幅牌匾“欢迎各界军事代表、运输企业CEO来我国交流指导工作”


宫殿门口贴出了新的任免告示:

斥候老杨,改任外事办主任,负责联系各国往来,预约时间,以免造成过于集中而招待怠慢;

原门卫老牛,改任交通办主任,负责疏通各国与我国的来往道路,以免道路拥挤而发生误会;

原大将军老侯,改任接待部部长,负责接待各国友好使者,以免招待不周,备礼不全;

原包工头,改任建设处主任,目前没有具体任务,但需要为未来飞城过来持续交流的朋友们规划地点、筹集人力物力,已备不时之需;

原士兵张龙赵虎王朝马卫,改任城管,负责维持市容市貌,为四方来宾留下良好印象,同时着力打击仓库囤积居奇,管理市场秩序,国事访问对于市场和仓库的影响比较深远。

原国君老苦,改任环境署署长,负责——养花钓鱼兼养生。

钦此!



博君一笑十年少,其实我也是来混箱子的啊!


所在区服: 指点江山


领袖名: 信仰的苦行


所属家族: 大乘天


经常上线时间: 不定期,全天候随机


自我介绍: 孤独的游弋在铁血之中,一人不烦全族乐开怀!


目前居住地: 北京


年龄: 30


本文内容于 2009-11-8 21:06:34 被kerliyua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