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清官 正文 三十七:出路

功狗 收藏 0 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4.html


云雾县公安医院,几个医生从105特护病房里走了出来。一个小个子女护士推着小车问身旁的老年医生:“王主任,那两个人是谁啊?直升机直接给送到咱医院,这可在咱院历史上没有啊!”

“是啊是啊!那两个人真是奇怪,从检测结果看他们是4天没有吃东西了,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昏迷中不是喊着不知道谁的名字就是喊什么蛇,难道他们是探险家,从蛇谷里逃出来的?但看他们身上的伤痕也就是普通的划伤,并没有蛇攻击的迹象啊!”另一个年轻的女医生也一脸奇怪的自言自语。

“对了,那个女人嘴里喊的那个什么杨龙不是前几天公安局宣布的通缉犯的名字吗?难道那个男人就是杨龙?怪不的门口老是有几个警察在转!”小个子护士附和着说。

“都不要猜了,没看送他们来的那几个人吗?个个都和普通人不一样。现在给他们把病看好,让他们快点出院才是大事。那几个陪护的眼睛看你一眼就觉得糁的慌。你们俩不该问的就不要问!”老年医生摇着头先走了。

105病房门口,坐着两个人。一个像尊黑塔,一个普通身材,但眼睛时刻警惕的瞄着周围过往的医生和病人。他们两个就是老连长这次带来的黑熊大河,看着病房里仍然昏迷的杨龙和曼茹,黑熊伸了个懒腰对大河说:“队长,杨龙这家伙真是看不出来,你那天下去喊着有蛇,可他楞是给爬上来了,要说树枝给挂住了吧!身上的伤又不重,可要是没挂住那么掉在哪了呢?医生说他只是疲劳过度和轻微擦伤啊!”

“谁知道啊?这小子在部队时老说自己命大,说自己属猫的,有九条命,看来还真的有点意思。”大河自己也奇怪,那天他下去时确实发现有很多毒蛇,满满的崖壁都是,要不几条蛇他还是能应付的。杨龙怎么爬上来的看来只有等他醒了才知道。

“队长,那帮警察咋那么废物啊?咱们抓住那个姓马的头头,而且暗夜还在他肩膀上来了一枪。可楞是失踪了,就是三岁的孩子也能看住他啊!”黑熊愤愤的说。

“别发牢骚了,警察要是信的过,老连长还派咱们俩来干嘛?这里头有内鬼,要不咱们的任务都结束了,上面还不让咱们走是怎么回事儿?等着吧,还有仗打!”说到打仗,大河不由的兴奋起来。

“真的奇怪,咱队那四个兄弟明明说把那个死马亲手交给了后面的接应队伍,黑蛇也一起上的飞机啊!等他们把杨龙的父母送到李家村后在赶到县里就听说人跑了。这内鬼也太厉害了吧?”黑熊仍然生着闷气!

“别说了,警惕点,天快黑了,我先眯一会儿!”大河说着歪倒在上椅上,长时间训练的习惯使他很快睡了。

云雾县公安局里,宽敞的会议室里坐着几个人。省厅安全处长坐在当中主持着会议。

“同志们,这次抓捕分裂分子马长山的行动,可以说非常顺利。这一点要感谢军方,他们深入老林,和犯罪分子殊死搏斗,抓到了马长山,也找到了我们要找的东西。可就在马长山住进医院时,突然失踪了。这是我们警方的耻辱啊!一个受了重伤的犯罪分子在我们眼皮底下跑了。这该怎么说?你们云雾县警察是干什么吃的?你王文顺是干什么吃的?这过去5天了,你们个个的报告比教授的论文都漂亮,我看了啊!那说的头头是道啊!可管什么用?第二次进山运送那些没有武器的罪犯,人家军队直接派了飞机啊!虽然人家没说什么,可你们自己脸上有光吗?人家杨龙为什么不配合警察,却把电话打到了部队?这不值得我们深思吗?”王处长拍着桌子,大家都低着头不敢说话。

“王处长,我们正在全力抓捕,制定了合理的方案……”局长王文顺诺诺的汇报着。

“你等会儿,我替你说,下面应该是这样:在省厅的正确指导下,在我全县警察的全力抓捕下,犯罪分子一定难逃法网!是吗?那你用不用说什么深入贯彻****?”王处长打断了王局长的汇报。

王文顺被抢白的一时发蒙,忙说:“不用,不用了……”

“你放屁!”王处长这回爆发了,一瓶娃哈哈矿泉水被砸在地上。王处长指着他们的鼻子:“别给我做这官八股,你们是不是屁股坐的不耐烦了!用不用我打个报告给厅里让你们到基层去体验生活啊?官做的久了,知道说话用八股文了哈!从现在开始我不想在看什么狗屁报告,都给我滚到街上去!等抓到了马长山,在做你们的什么狗屁八股!”

大家被骂的屁滚尿流的逃出了会议室。王处长点了根烟,走到隔壁的一间小屋子,这是给他单独准备的。一看便知这帮人做足了工夫,因为这位大人不爱住宾馆,坚持住局里,所以全局努力,不到几个小时就把原来局长豪华的办公室变成了小宾馆。沙发、茶几、壁画、软床一应俱全。

床上斜躺着一个人,正是他的老战友老方。王处长看见老方没脱鞋的脚放在床上,上前就是一拳:“你小子就不会把鞋脱了啊?”

“老伙计,你前几天还说局里太腐败了,说这床太高级了!我帮你破坏这滋生腐败的温床有什么不好?在说了,这屋子里收拾的连一点灰尘都没有,我这些底比我这脸还干净,想把床整脏了都不容易哟!”老方抬起脚让王处看了看自己的鞋底,看起来确实比老方那油呼呼的脸要干净些。

老方伸个懒腰坐了起来,也不理会瞪他啊老战友,到床头的咖啡壶里接了杯热咖啡,又坐在大壁画下的沙发上:“老伙计,怎么样了?还真生气了啊?”

“都被我赶到街上去了,连局长都被我赶跑了!混水好摸鱼嘛!我说老方,你认为谁会是内鬼呢?”王处长这会儿已经平静下来,和刚才那爆怒的样子判若两人。

“呵呵!一个受伤的人,能跑到哪去,这云雾县就这么大,他刚失踪咱们就封锁了路口,这会儿啊他就在咱云雾县里。那云雾山他是不敢去了,我那白狼队把他的人消灭的一个不剩,这山上他是败了,俗话说: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山啊!他现在就是靠着那内鬼的大隐呐!”老方喝着咖啡慢悠悠的说着。

“你和没说一样,这谁都知道。咱俩在好好缕一下!你说接他们的汽车里有8名特警,龙正霄和特警队长一起押车。这到了医院咱们也派了警察在医院周围警戒,可人就这么没了。按那个龙副局长的解释是他在把两个伤员交给院方就到外面布置警力了,从医院的监控上也可以证明。那个特警队长亲自派四名特警把守手术室,四名在院内巡逻,更是证据却凿。并且在马长山手术后我们的警察也进去看了,马长山还在,伤口也处理完了。可转移到特护病房这人就不见了,你说奇怪不奇怪?”王处长不解的问着老方过于马长山失踪的细节。

“上面不是要我们放长线钓大鱼嘛!那个马长山受此重创,在云雾县培植的几个人都被消灭了,他肯定不会甘心的。这老狐狸是个顽固分子,对我党我国有着极大的敌视,是不能教化的,而现在被剪掉了羽翼的他不是我们的大患,关键是那内鬼,隐藏在我们中间才是我们最大的隐患啊!”

“是啊!先让他们心惊肉跳的过点日子吧!咱们现在把气势做足,过段时间就松一松,让他们先闹腾去吧!你那个宝贝杨龙准备怎么处理啊?“王处长问老方。

“呵呵,他啊,那个倔小子,给他根金箍棒他就敢把天给捅破了。真的让人操心啊!给你分到哪个派出所?那这云雾县的警察局可就遭殃了,不是把所有的腐败分子都给灭了就是他自己被人家给潜规则了。你说你敢要吗?”老方笑着问。

“可这小子是个人才啊!他在文化方面是有点欠缺,但是他有着一般干部没有的素质,对国家的忠诚可不是一般,这是难能可贵的品质啊!把他放到哪儿给磨练一下呢?”王处长望着天花板。

“磨练!磨练个屁!大好的青年给丢掉泥潭里磨练?万一他被磨练成又一个腐败分子呢?他是个极端的人,如果好就是特别好,如果往坏了发展那就是党和人民的大祸害!他的身上没有一般干部那种中庸的思想。这小子不会安于平凡,不闹出大动静的话他是不会甘休的。”老方忿忿的反驳。

“那你想怎么办?”王处长也知道杨龙的脾气,这段时间关于这小子的资料可是一大堆。

“军人不参政,我能怎么办?这小子现在有了那个什么曼茹,家里就他这一个儿子,我可不想要回部队让他在玩那子弹里挣命的活儿啊!要给他要回部队,分到普通的后勤单位,他小子又自尊心太强,他是不会接受组织照顾的。”老方闭了眼在不说话。

“那我们就尽最大努力给他以最高的荣誉吧!”王处长也闭上了眼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