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与蛇 黑龙分队 回部队

我爱肥猪 收藏 17 25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6.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7850.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6.html


骨烈一直不舍的看着后面不停跑出来送他们的官兵们,直到开出了老远,已经看不到在奔跑的官兵们才回过头来,官兵们的热情已经把骨烈搞的泪水不停的流,容班长也能体会到骨烈的心情,不停的拍着他的肩膀,这次从这里的部队出去,再回来基本很难了。

“今天要狠狠的吃,骨烈你可别客气了,还有几个县里的干部要来,放开了吃。”王大校虽然心里难受,但看见骨烈现在的样子,他也觉得这个小兵太重感情了!

“那不是,应该吃不穷他们吧!”容班长马上接到了王大校的示意,大笑了起来。已经知道他的大概年龄,这么小的兵能这么大哭也可以理解,自己也被空军官兵们感动了,也希望骨烈以后在部队能克制自己。这些也不是体能训练能练出来的!

骨烈慢慢的已经恢复了正常,有点回到了新兵连的感觉了,只不过现在换了个位置,他成了领导,连军官都变成了兵。

张主任老远的就看见了开过来的军车,这次县里来了个大变动,自从知道骨烈已经被接到了县里的空军基地他的心才放了下来,这次是县里安排对骨烈的接待,安抚下骨烈的情绪,毕竟这些都是自己县里的人给骨烈带来的事,一个兵好好的一次探家被搞的乱七八糟的,连县里驻扎的部队都出面干涉了,军民共建吗,和驻地部队把关系闹僵了,谁也不敢负这个责任。

“张叔,你怎么亲自来接我了!”骨烈发现张主任对自己真的有点过分的关心了。

“王师长你好,进去坐,楼上的领导都在等你们了。”张主任马上就转过了身,仔细的看了下骨烈,还真没受伤。轻轻的拍了下骨烈的肩膀,开心的笑了起来“一起进去吧,没伤着就好,好!”

一一介绍完来吃饭的人,张主任一直就坐在了骨烈的旁边,公安局长也开始了这次打黑行动,连一些帮他们做事的小弟都抓了起来,一百八十几个人,中间很多人都吸食毒品,收缴的枪支和刀具可以用小卡车来装了,这次他也受到了市里的表扬,虽然他在骨烈受枪击的事件中有点过错,不过打掉了这么大一个黑社会团伙,功劳比过失也大的多,这让他有了再一次进步的可能,这一切也是骨烈带给他的。

“这次的事情已经发生了,这里我也代表县委县政府再向骨烈和容江群同志道歉,对于处理结果,法院也会从重从快的处理,也帮我们县处理了一个社会大毒瘤。”县政法委书记一听局长介绍玩经过后就站了起来。:“希望王师长也能理解县里的难处,这里也向您道歉。”一口就把茅台喝了个干净。

桌上的菜很丰富,骨烈和容班长都甩开了膀子吃,在训练空军的时候消耗了不少的体力,虽然在那里也吃的好,但这顿饭不吃饱还真对不起枪击事件带来的惊吓。特种兵都是人,身上也都是肉,枪也打的死的,不是怪物。桌上不少的人都找骨烈来喝酒,高度酒他从没喝过,两轮下来,骨烈感觉自己的脑袋都晕了,看到骨烈已经快撑不住了。容班长马上就接替骨烈来喝,这次他可是豁出去了,也为了给当兵的挣个面子,这里要说打架,骨烈和他两个人完全可以应付,但说到喝酒和这群当官的还不是一个档次,两个人很快的被他们喝趴下了。

王大校看着已经摇摇欲倒的骨烈和容班长,不由得笑了起来,原来特种兵也有弱点,一拳可以把一头牛打趴下的他们在酒精面前还是显得那么的脆弱。在喝到一半的时候就叫杨司机一个背着一个的下楼了,本来县里在宾馆里还安排了骨烈一间房子,看着走下去的四个兵,包括领导们心里也有种愧疚感,在有些方面他们是做的很出格,这也是身处官场的他们身不由己的,但真的面对军人,他们心里还是觉得很是愧疚,默默的守卫在祖国的疆土上,吃和穿和他们比简直就是天上和地下,张主任也拿起杯中的一杯茅台一口喝了下去,对着他们的背影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这种笑是对几个军人的尊敬,每天和他打交道的基本也都是些XX们,和骨烈他们在一起的感觉总是让他感觉到很奇妙!

王大校直接把车开到了骨烈家门口,村长很快的就过来了,看着已经醉醺醺的两个人,苦笑了几下,叫来了两个工人把他们扶到了床上。

“你醒了!去洗个澡,一身都吐脏了。”村长一直守在骨烈的身边,老板兼侄子,也是个苦命的孤儿,看着原来在沉睡中的骨烈,他心里不由的想起了二叔,性格和作风是那么的相似。

“头有点痛,我去河里洗个澡再回来,天都黑了呀!”骨烈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容班长还没起来吧!”

“恩,在隔壁屋睡呢,那个王领导送你回来的,不过后来我叫他走了,你们还没吃饭,我叫你婶子给你做点菜送过来!”村长拍了下骨烈的肩膀转身就走了出去。

哎!今天自己怎么喝的这么醉,骨烈猛的拍了几下头,看着已经走出去的村长,本来还想说不吃了,但就是喊不出来。

来到河边的骨烈一头就扎进了河水里,冰冷的河水让他一下就清醒了很多,有点想部队了,后天就要出发,不然就超过了归队的时间,这里留给三伯管吧,能看到乡亲们脸上流露出来的笑容是让骨烈感觉到最开心的事。

洗澡回来的骨烈再次的走遍了整个家,一件件东西都是那么的熟悉,后天就要归队了,骨烈拿出了抹布再次的擦了又擦,尤其是看见爷爷遗像上熟悉的脸,后天走的时候还是要去祭拜下爷爷,爷爷也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军人,虽然现在自己已经是了,但他还是觉得不够。

“来吃饭,我叫下那个领导起来。”村长提了一篮子的饭菜过来了。“今天你也喝醉了,我就没拿酒来了。”看着骨烈手里的抹布,村长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骨烈第二天把每个乡亲的家里都走了一遍,有的时候他真的失神了,以前经常占村民们的小“便宜”,看着一个个热情到了极点的村民们,骨烈更加的坚定了要在部队干出点成绩来的决心。连跟在后面的容班长也觉得心里有种暖暖的感觉。

第二天,张主任和王大校还有王连长都早早的来到了骨烈的家里,听说过骨烈家乡人送了不少家乡土特产,王大校还开了一辆东风大卡来。在骨烈的坚持下,他只要了一点上车,都是乡亲们的心意,但他实在是带不了这么多的东西。这次简单的祭拜了一下爷爷就马上下山了,不然就赶不上发车的时间了。

看着为了送骨烈上车而停工的乡亲们,骨烈有种不敢看他们的感觉,但热情的村民们还是一个个的涌了上来,一一的与骨烈握手道别,也是只能用村长和骨哲做代表去城里送骨烈了,看着已经离的很远了的乡亲们,骨烈的头迟迟的不想回头,直到车子开出了村口,车里人也是一阵的沉默,这种村民们自发来送探家的兵的情况,可以说他们没见过也没听过,但实实在在的发生了在他们面前。骨烈这次很坚强,没有哭,衷心的祝愿村里人的生活越过越好。

“车票叔已经帮你买好了,直接上车就行了,下次有事给叔写信和打电话。”这个平时有点贪的张主任在刚才差点就哭了出来,这么多人,送这么多东西,不是用权利换来的虚荣所做的到的。

“多少钱,我给你!”骨烈连忙想从口袋里陶钱。

“是不是又忘记我原来说的话了,别和我提钱,要不真翻脸了。”张主任又板起了脸说道。“以后回来记得来看你张叔就行了。”

“恩,一定来,这次回来打搅几位了,也不知道下次我什么时候再有机会回来,部队的任务比较重。平时探家的机会特别的少。”骨烈一一的和王大校,张叔,村长道了谢。

“好好在部队干吧,家里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你可以放心,三伯一定把大家的生活变的更好一点。二叔在天上看见了也会觉得开心!”村长意味深长的说道。

“以后有什么能帮的上的就到我部队来找我,骨烈是我小兄弟,现在回部队了,什么人不长眼睛来找你们村麻烦我还是可以帮的上忙的!这也是唯一能帮骨烈的事情了!千万别和我客气,你也去过我部队。”王师长看着憨厚的村长说道。这个上等兵真的是太不简单了,给他留下了那么多的感动,部队的人好多都想来送他,被他制止了,看见原来送他出来的乡亲们,自己探家的时候都没有这种“待遇”。

“不会再有这样的事了,县里的人现在没有人不知道湖塘村了,我有时间也会经常下来的,这次刘副市长不用几天又会下来,到村里蹲点,除非谁有神经了才会去村里捣乱。”张主任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骨烈的心也安定了下来,这么多人来帮,自己可以安心的在部队好好的干了。“我在这里谢谢各位的帮忙了。我们部队牵涉到很多军事机密,也不好邀请你们过去玩。真的不好意思!”骨烈由衷的给大家致谢道。

“我懂,连你们的驻地都是机密的,王大哥怎么会为难你呢,你能到那样的部队服役真的是太不简单了,吃过了多少苦大哥心里清楚,别看我是个大校,你是个上等兵。你也是我见过的让我最佩服的一个兵。”王大校抓住了骨烈的手动情的说。

“这可是我们大队唯一的上等兵。”容班长忍不住补充了一句。

“错了,还有个厉害的家伙,枪比我打的准多了,应该也在回部队的路上,什么职业我就不好说了,机密。”骨烈也赶快的补充了一句。黄华这个有钱的家伙不知道返回部队了没有。

“哦?枪比你还打的准,那不成神仙了啊!”王大校吃了一惊。

“你不知道,这小子家里有钱的很,又是独生子,都是受我的影响才进的大队,不过他很能吃苦,也有天赋,不到两年就快赶上我们的射击教官了。”一想起黄华,骨烈好像有说不完的话。

“有机会一定要见识一下,我都还不知道我们大队有这么厉害的兵,你说的射击教官应该是陶刚吧!”容班长也吃了一惊,大队还有个这么厉害的上等兵,真要见识一下了。

“牛牙几,你也快上18了,生日也不能在家过了,这里有点钱,你带身上,也算是做伯伯的一点心意。”村长用了块红纸包了一大叠的钱,不到一个月骨烈就快过生了。

“你还只有十七岁?”不清楚骨烈年纪的王师长不停的咳嗽了起来。“大哥也不搞那些虚礼了,也给不起,哈哈!只能祝你生日快乐了!”

在大家愉快的聊天声中,车子很快的都开上了站台,火车只有不到一个小时就会进站了。几个空军战士在军车上把礼物都拿了下来,放在站台边静静的等候着。这两个现在已经成了部队传奇人物的战士,他们也不敢上去和骨烈乱说话。

“我还有十天假,不能和你一起回部队了,可惜打听不到你的地址,不然还真的想来你们部队看看你,这次我实在是太感谢你了!”王连长紧紧的抓住了骨烈的手。“我们也都是一辈子的好兄弟。”然后和骨烈拥抱在了一起。

“应该帮的,我不帮你洪魔鬼不会放过我的,我在部队可让他整惨了!”骨烈看着激动的快哭了的王连长连忙说了句笑话,自己还从没敢喊过洪斌“洪魔鬼”,这次自己偷着喊一句,反正他也听不到。

“恩,回部队了也给洪斌带给好!”王连长也知道骨烈是在安慰他,松开了拥抱的手。

火车徐徐的往站台上开来,几个战士都把礼物搬上了火车,几个坛子都被村长用厚厚的稻草捆的死死的。列车员本来想过来阻止,但看见这些当兵的人用吃人的眼光看着自己,吓的话都不敢说。

已经蹬上火车的骨烈再也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把卧铺的小窗口打开,看着自己熟悉的战友和亲友们,眼泪已经流的满脸都是,骨哲死死的拖住骨烈的手不肯放,大家都在安慰着哭的一塌糊涂的骨烈,为了国家,这种分别是大家不想看到的,每年送别亲人回部队的亲友们都会哭,而且是伤心的哭。

随着火车的徐徐开动,大家都还是在追着火车小跑着,不停的和骨烈挥手道别。直到火车的视线离开了大家的视野才停了下来,骨哲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哇哇的大哭了起来。

1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