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树尧对陈滿华网友批驳的答辩

zhaoshu912 收藏 0 65
导读:赵树尧对陈滿华网友批驳的答辩 我说:100多年来工人阶级没有把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消灭,说明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的灭亡应当是生产力发展的自然历史进程,不是工人阶级暴力革命的历史进程,是两个阶级两种社会制度和平共处、和平发展、和平竞赛、和平过渡、和平演变的历史进程。 陈滿华驳我说:“这是对历史的歪曲,恰恰是人民的斗争才使人类社会发展进步。资本主义恰恰是充满了无产阶级的斗争,恰恰是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思想的斗争才使资本主义社会特别是西方美国的资本主义取得了一些进步。不是吗?”“是充满了斗争的还是和平的?说到底,

赵树对陈滿华网友批驳的答辩

我说:100多年来工人阶级没有把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消灭,说明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的灭亡应当是生产力发展的自然历史进程,不是工人阶级暴力革命的历史进程,是两个阶级两种社会制度和平共处、和平发展、和平竞赛、和平过渡、和平演变的历史进程。

陈滿华驳我说:“这是对历史的歪曲,恰恰是人民的斗争才使人类社会发展进步。资本主义恰恰是充满了无产阶级的斗争,恰恰是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思想的斗争才使资本主义社会特别是西方美国的资本主义取得了一些进步。不是吗?”“是充满了斗争的还是和平的?说到底,还是想说,资本主义无论如何都不能进行斗争,因为生产力达到了,资本主义自动灭亡,这是不是骗人?可能吗?封建社会是自动消失吗?人类社会的变革什么时候是自动消失的?”

我说的是“说明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的灭亡应当是生产力发展的自然进程,不是工人阶级暴力革命的进程。”我不否认思想斗争的作用。人类诞生以来,一直存在思想斗争,人类的思想斗争可以促进人类社会的发展和进步及生产力的发展。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思想的斗争促进了资本主义的进步。如果没有思想斗争的话,人类就难以进步和发展。这是人人都知道的道理,是用不着讨论的。两个阶级之间两种社会制度之间的思想斗争是消灭不了的。但通过战争解决政权归属问题的时代基本过去了,现在已经进入通过和平方式解决政权归属问题的时代了。工人阶级暴力革命夺取政权是过去的事情,是不可否认的,但今后很难出现这种现象或说今后将很少出现这种现象了。工人阶级暴力革命夺取政权的事实是历史中的少有现象,不是普遍现象,不是社会发展的普遍规律。在封建社会用暴力夺取政权是普遍现象,是社会发展的普遍规律。在资本主义时代暴力夺取政权是特殊现象。工人阶级暴力革命夺取政权对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和进步具有促进作用,促使资产阶级对工人阶级作出了让步,调整了政策。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的灭亡应当是生产力发展的自然历史进程,不是工人阶级暴力革命的历史进程,今后是两个阶级两种社会制度和平共处、和平发展、和平竞赛、和平过渡、和平演变的历史进程。我在这里强调的是现在和今后不再通过战争消灭资本主义,而是通过和平方式使资本主义和平演变为社会主义。其中包括思想斗争,我并没有排除思想斗争。两个阶级的思想斗争可以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及社会的发展。当资本主义的生产力高度发展之后,资本主义有容纳不了生产力的时候,有解决不了的矛盾,这时候就是资本主义病入膏肓的时候,就是其灭亡的时候。资产阶级的有识之士就会引导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方向改革。工人阶级的思想斗争对资本主义的和平演变将发挥促进作用、推动作用。在当代,资本主义国家正在借鉴社会主义的某些经验,社会主义国家也在借鉴资本主义的某些经验,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正在相互学习相互借鉴。封建社会不是自动消失的,是人民革命推翻的。工人阶级对某个或二三十个资本主义的国家政权是可以用暴力革命夺取的,但资本主义制度是工人阶级没有办法用暴力革命推翻的,也就是说,整个资本主义世界是工人阶级没有办法用暴力革命推翻的,只能用和平演变、和平过渡的方式来逐渐转变。在奴隶社会的末期,有一些奴隶主主动解放奴隶,发给奴隶自由民证书。资产阶级的有识之士会引导资本主义和平演变。工人阶级和社会主义国家会促进资本主义和平演变。

我说:历史不仅仅是人民创造的,是人类共同创造的,是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共同创造的。统治阶级有时候也阻碍或破坏了人类历史的发展。

陈滿华驳我说:“既得利益统治阶级恰恰是人类社会一切灾难的总根源,是有时候?”

您的观点是“历史是人民群众创造的”,而既得利益统治阶级没有参加历史的创造进程,其不是有时候阻碍或破坏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而是一贯阻碍或破坏了人类历史的发展。既得利益统治阶级恰恰是人类社会一切灾难的总根源,其对历史和社会发展及进步没有贡献没有促进作用,对人民群众没有贡献,其只有罪恶。您的这种观点是错误的,是极端偏激的。既得利益统治阶级也是有两面性的,您只看到了一面,没有看到另一面。我的观点是:既得利益统治阶级既有罪恶又有贡献。既是历史的创造者又是历史发展的破坏者和阻碍者。统治阶级在某些时候也阻碍或破坏了人类历史的发展。 没有了既得利益统治阶级也没有了被统治阶级,二者是相辅相成的,二者是统治和被统治的关系,是压迫和被压迫的关系,是剥削和被剥削的关系,是既有合作关系又有制约关系的。那种认为二者只有制约关系而没有合作关系的观点是错误的。如果既得利益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之间没有合作关系的话,那么,被统治阶级早就被既得利益统治阶级压迫死了,或者说被统治阶级被饿死了,之后,被统治阶级也无法生存了,人类就灭亡了。

我说:在创造人类历史的过程中,人民群众有极大的功劳和贡献,是不可磨灭的。 我看问题的立场是促进人类社会和国家的生存、发展及进步。而不是站在某个阶级的立场上。


陈滿华驳我说:“赵先生的表现,完全是为了统治阶级既得利益资产阶级的立场,是全人类的立场,让网友们都看看如何呢?”“赵树自称是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却研究出资本主义有功,这是马克思主义还是反马克思主义。研究马克思主义的目的是想干什么?什么企图目的?这样的不打自招的搞笑是不是太低级了?)”

我到底站在促进人类社会和国家的生存、发展及进步的立场,还是站在资产阶级的立场?可以请网友们评论。我对我的关于立场的观点修改和重申如下:我看问题不是不站在工人阶级的立场,是不仅仅站在工人阶级的立场,更主要的是站在促进人类社会和国家的生存、发展及进步的立场上。这样,看世界、看国家、看问题,才不容易出现片面性和差错。我是自称的哲学理论和政治理论的爱好者、自学者,是自称的政府编制以外的社会科学的自觉自愿的研究者,或者说是社会科学研究的志愿者。我对哲学理论、政治理论、马克思主义的某些观点进行了研究。资产阶级功大于过功大于罪、资本主义功大于过功大于罪是我所研究出来的一个结论。我不知道是否有别人也研究出来这样的结论。我研究出来这样的结论与反马克思主义没有任何关系。我研究马克思主义的目的是修正和发展及完善马克思主义,促进人类社会的生存、发展及进步。我的“不打自招”就是促进人类社会的生存、发展及进步。

赵树 (赵恕)2009-11-2

附:陈滿华网友的原文(陈滿华对您专栏文章的回复2009年11月2日出现在我的邮箱中)

再驳赵树尧先生:

赵树尧:工人阶级至今没有把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消灭的原因是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还没有到病入膏肓或寿终正寝的时候,其还有存在的必要性,是因为工人阶级、社会主义的力量还没有资产阶级、资本主义强大。当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病入膏肓或寿终正寝的时候,其一定会灭亡的。100多年来工人阶级没有把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消灭,说明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的灭亡应当是生产力发展的自然进程,不是工人阶级暴力革命的进程,(驳:-------------这是对历史的歪曲,恰恰是人民的斗争才使人类社会发展进步。资本主义恰恰是充满了无产阶级的斗争,恰恰是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思想的斗争才使资本主义社会特别是西方美国的资本主义取得了一些进步。不是吗?) 是两个阶级两种社会制度和平共处、和平发展、和平竞赛、和平过渡、和平演变的历史进程。(驳:-----------是充满了斗争的还是和平的?说到底,还是想说,资本主义无论如何都不能进行斗争,因为生产力达到了,资本主义自动灭亡,这是不是骗人?可能吗?封建社会是自动消失吗?人类社会的变革什么时候是自动消失的?)


历史不仅仅是人民创造的,是人类共同创造的,是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共同创造的。统治阶级有时候也阻碍或破坏了人类历史的发展。

(驳:----------既得利益统治阶级恰恰是人类社会一切灾难的总根源,是有时候?)

在创造人类历史的过程中,人民群众有极大的功劳和贡献,是不可磨灭的。


我看问题的立场是促进人类社会和国家的生存、发展及进步。而不是站在某个阶级的立场上。(驳:------------赵先生的表现,完全是为了统治阶级既得利益资产阶级的立场,是全人类的立场,让网友们都看看如何呢?


赵树尧自称是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却研究出资本主义有功,这是马克思主义还是反马克思主义。研究马克思主义的目的是想干什么?什么企图目的?这样的不打自招的搞笑是不是太低级了?)


我希望张开锦老师帮助我,把我的《人类价值观宣言》转到海外或国内纸质报刊和海外网络公开发表。(可以翻译成外文。)您请别的朋友帮助我也可以。我表示衷心感谢!

我住在小县城,没有海外关系,不懂外文,也没有懂外文的朋友。我毫无办法。特请您帮忙。如果您帮不上忙的话,我也不怪您。

我希望有能力帮助我把《人类价值观宣言》转到海外或国内纸质报刊和海外网络公开发表的朋友们给我以帮助。我先表示衷心感谢!

能够帮助我把我的关于真理标准讨论的观点转到海外纸质报刊和海外网络公开发表更好。

凡是看我文章的人我都表示感谢。无论支持我的观点或反对我的观点的人,只要看了我的文章,我都表示感谢。

赵树尧(赵恕)2009-11-2


我希望您帮助我,把我的《人类价值观宣言》转到海外或国内纸质报刊和海外网络公开发表。(可以翻译成外文。)您请别的朋友帮助我也可以。我表示衷心感谢!

我住在小县城,没有海外关系,不懂外文,也没有懂外文的朋友。我毫无办法。特请您帮忙。如果您帮不上忙的话,我也不怪您。

能够帮助我把我的关于真理标准讨论的观点转到海外纸质报刊和海外网络公开发表更好。

凡是看我文章的人我都表示感谢。无论支持我的观点或反对我的观点的人,只要看了我的文章,我都表示感谢。

赵树尧(赵恕)2009-11-2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