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贲——抗战铁血军人传奇 第六篇 武汉会战 第二十五章 1

寒岫冷月 收藏 3 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6.html[/size][/URL] 宫城直哉和他的前任完全不同,他出身平民,身材矮小粗壮,秃顶,头和脖子几乎一样粗,古铜色的方脸,粗短的眉毛,细小的眼睛,留着一撮稀疏的人丹胡,外表象个朴实的农夫,只有看到他眼睛里闪烁出的冷酷、狡黠的目光,才让人相信他的真实身份。他不像出身于显赫的军人世家、在军中一帆风顺而骄狂的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6.html


宫城直哉和他的前任完全不同,他出身平民,身材矮小粗壮,秃顶,头和脖子几乎一样粗,古铜色的方脸,粗短的眉毛,细小的眼睛,留着一撮稀疏的人丹胡,外表象个朴实的农夫,只有看到他眼睛里闪烁出的冷酷、狡黠的目光,才让人相信他的真实身份。他不像出身于显赫的军人世家、在军中一帆风顺而骄狂的德成达郎喜欢打恶仗、硬仗来寻求刺激,他追求的是胜利给他带来的升迁,给他卑微的家庭带去的荣誉,所以为人比较谨慎,讲究战术,讲究以最快的速度、最小的代价赢得胜利。这一次调来德成旅团当旅团长,跟新25师交手过后,他觉得这支中国守军确实不好打,心里盘算应该改变战术了。


106师团被歼后,支援万家岭已无必要,宫城决定从庐山这块陷人的泥塘里拔出脚,依然按原来的计划突袭徐文懿的长兴县城,从那里打开通路。他把自己的方案汇报给师团长,师团长不敢做主,又向冈村宁次报告,冈村正为庐山焦头烂额,这块风景优美的胜地在他眼里已成了让人痛恨的沼泽,看了宫城的方案,当即表示同意。


为了迷惑对手,宫城采用了声东击西的战术,故意作出一副攻打清阳的态势,把中国守军的目光吸引到那里。等到了岔路口,他拐了个弯,迅速扑向了在长兴南面的重镇马王庙。防守在那里的是473团,这个团是新25师主力离开以后,从其它部队调来协助514团防守的,该团团长方伯逊见日军的一个旅团突然出现自己面前,慌了手脚,也不通知徐剑声,一枪未放就把473团撤出马王庙,一溜烟跑得不知去向了。


方伯逊团一撤,长兴南面洞开,日军长驱直入。宫城兵分两路,一路切断514团退往县城的道路,同以前德成留下的部队前后夹击,把514团围在了山上,另一路由他亲自率领,直扑县城。


由于9月初敌我双方主力撤走以后,笼罩在小城上空的战争阴云淡了,流亡在外的居民思家心切,一些胆子大的陆续回返家园。徐文懿从徐剑声那里得知庐山战事激烈,敌人随时可能再来攻打县城,极力疏散居民,只留下政府机关、警察局、医院的人员协助部队。可是鉴于上一次攻城的有惊无险,这一次,无论他怎么劝说,甚至让自己的女儿带头离开(他也想让太太走,徐太太不肯,无论如何也要留下来,和他生死与共),可还是有人不肯走。现在敌人突然出现在城外,炮弹轰然的巨响和子弹尖利的呼啸声在头上不断地响,留下来的人们惊惶不安,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情急之下,他们想到了找县长。由当初捐房产给新25师作指挥部的吴品仁领头,他们来到县政府,找到了徐文懿。吴品仁顾不得礼貌了,说道:“县长,日本人已经打到了城门口了,城里没有多少部队,怕是守不住啊!日本人那么凶残,要是打进来,我们还活得成吗?你是我们的父母官,你得想想办法呀!”


其他的人也跟着七嘴八舌地说道:“是呀,县长,给想想法子吧!”


“鬼子杀人如麻,真要打进来,我们可咋办啊?”


徐文懿只是一个小小的县长,他能有什么办法。看着一双双满怀焦急和恐惧的眼睛,他只得说道:“大家不要急,先在这里等着,我去找徐团长商量商量,看看有什么办法没有。”


他来到团部的时候,徐剑声正皱着眉头,守在电报机旁边等候电报。如今主力部队被包围在外线,留守县城的只有1个连,外加保安团和警备队,就凭这点兵力防守数倍于己的敌人,他实在乐观不起来。他给师长、旅长统统发了电报告急,得到的回复都是“固守待援”。他心急如焚,又发急电询问要固守多久,却未获回电。


听徐文懿说明来意之后,徐剑声的眉头更是皱得几乎要拧在了一起,说道:“这个时候还能有什么办法,只能趁敌人还没把县城包围,赶快离开这里。只是我这里兵力不够,没有能力派人保护你们------”


“我知道,你不用派兵,我让警察跟着走。”


“带着这么多人上路,目标不小,你有具体的打算没有?”


“我来就是想请教徐团长。”


徐剑声走到桌边,看着地图,说道:“现在东、南、北三面已经同日军交上了火,只有西面暂时还没发现敌人,你们可以从西门出去,过河以后操小路到后山上,再向南走,从那里可以到后方的路。过河以后千万要当心,随时都有可能碰到过来合围的敌人。你把这些人分成几队,每队拉开距离,第一队作尖兵,人要少,要选有经验和身强力壮的,殿后的那一队也是一样,记住,每个队之间一定要拉开距离,这样即使有一个队遇到敌人,其他的也有机会逃脱。”


“那,每队的距离要多远才合适呢?”


徐剑声想了一下,说道:“这样吧,我派警卫班长罗亮跟你们一起走,他知道该怎么做。”


“我不走,我是县长,我得留下来带着医务人员和民夫帮助你们作战。”


“谢谢你,徐县长,我打了这么多仗,还是第一次遇到象你这样的地方官。”徐剑声深受感动,紧紧握住他的手,说道:“我也不瞒你,这一仗我们很难打,能不能守得住,我一点把握都没有。我们是军人,不管将来结果如何,我们都得守,你们就不要管了,地方人员你全带走,一个也不要留。”


徐文懿再三表示要留下来,徐剑声坚决不同意:“徐县长,守城是军人的职责,你不要再说了,还是快带着百姓上路吧。敌人的速度快得很,晚了就来不及了。”


说完,徐剑声从衣袋里摸出一封信递给他,“徐县长,到了后方之后,请帮我把这封家书寄出去,我将来要是不幸------”他转过了话头,“请一定把这信寄出去,拜托了。”


徐文懿听他这话,明白这封信恐怕就是他的遗书,不禁热泪盈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和徐剑声洒泪相别,他回到县政府,让警察局派一些警员分头到各街口喊话,通知居民马上到西门集合,20分钟后出发。然后,他急匆匆回到家里,徐太太已经听到了外面的喊话,正在收拾东西。


他看见太太放在桌上的一大堆物品,说道:“我们现在是逃难,带不了这么多东西,带点急用的就行了,其它的不要了。”


“这些东西都很重要,有些还是我从娘家带过来的。”


“再重要也没有命重要,快收拾吧,没时间了。”


徐太太看着一大堆东西,总觉得样样都珍贵,不知道该拿什么。徐文懿急了,随手抓起一些东西塞进藤箱里,刚要关箱子,徐太太喊道:“等一等!”


“怎么了?”


徐太太飞快地跑到灵桌旁,拿起徐怀远的照片,递给丈夫。徐文懿看了照片一眼,把它轻轻放进藤箱,关上了箱子。徐太太又手忙脚乱地收拾了一个包袱背在背上,跟着他往外走。出了门,她回头看了看自己住了几十年的家,忍不住一阵心酸,眼泪流了下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