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海军编队去亚丁湾护航成为热门新闻:一望无际的大洋上,前面有“中华宙斯盾”开道,天上是舰载直升机呼啸,后面跟了一串中国远洋轮....那场面是相当壮观,比警车开道威风多了。


论坛上也是群情振奋,更有热心网友发问:中国远洋轮为什么不配备武器?并建议派武警特警随船护驾。


他们哪里知道几十年前的中国远洋轮,根本就不需要驱逐舰护航,更不需要武警特警随船保护。因为那时候远洋船员的军事素质和武器装备,比索马里海盗要高出一大截,两者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


还是让我说说自身的经历吧。1974年,我从航空兵31师退役去了广州远洋公司。上的第一条船是[明华]轮,[明华]轮是一艘远洋客船(也叫邮轮),当年还算豪华,现已退役,在深圳做“海上乐园”。明华轮主要往返于广州与达累斯萨拉姆(坦国首都)。


当时我们国家正在給坦桑尼亚和赞比亚修铁路,就是70年代闻名于世的坦赞铁路。明华轮的主要任务是接送往返于中坦之间修铁路的工人,技术人员和医疗队,那时我们还送他们个绰号:援外战士。


明华轮在编船员198人,绝大多数是退伍军人,各军兵种几乎占齐。船上的武器可装备60个基干民兵:12.7高射机枪(客货船均配备),班用机枪56式冲锋枪AK-47),半自动步枪54式手枪,手榴弹。60个人分成2个排,6个班。我们每个周末搞一次演习,主要内容是:假设船舶通过战备区突遇敌情时,各战斗组要迅速占据致高点或是到达指定位置。


那时候的船员中,有实战经验的不少。明华轮政委殷X金,豹眼,方脸,秃顶,脸上带着战争过来人的特有杀气。1945年参加的新四军,参加过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大战宁沪杭,解放大上海。我记得还有10多个抗美援越高炮部队的退役的老兵,其中一个屁股上少了块肉,另一个鼻子上多了块疤,全是让老美的飞机炸的。


当时主要的战备区有3个,一个是台湾附近的海区,一个是北部湾,再一个就是马六甲海峡。最主要是前2个,通过时一定要实行战备值班。


我们那时候就没听说过要防海盗,战备的目的是防美蒋的军舰。现在回想当年的事,似乎有些情理不通:凭着商船上的轻武器,怎么也无法对抗军舰,哪怕是一艘小炮艇。但我们那时都没想那么多,不知什么是害怕。


记得1977年,我在广州远洋的[永春]号工作,[永春]号是一艘货轮,船员编制34人,船上的武器足够装备一个班。那时货船经常搞实弹射击:当风平浪静时,就把船舶航速放慢,把酒瓶投入海中当靶标,各种枪械就往海里突突个痛快。实弹射击后就开始擦枪。船员都是清一色的退伍老兵,轻车熟路,根本就不用人指导,蒙着眼睛都能分解枪械。还记得船上个54军退役的侦察兵,“八一”建军节让他出节目,他就让别人向空中抛酒瓶,他甩枪就打,几乎枪枪不落空。


那时候上级从不强调防海盗,我们也没把海盗放眼里,那几个小毛贼算个鸟?你有40火箭筒又能怎样?你火箭筒直射距离才100米,我高射机枪的射程是1500米,一颗12.7枪弹就能把人打成两截,几颗子弹能把你小艇掏个大窟窿,让你堵漏都来不及。实事求是地说,那时候不是我们怕海盗,而是海盗怕我们。我们就盼望着遇上帮海盗,好切磋一下枪法,比比战斗力。


77年秋天,我轮夜晚在泰国近海航行。正前方渔火点点,突然驶过一条小快艇,艇上的人大喊大叫。当时谁也没听清楚他们喊了些什么,我轮还是照原航向开了过去。没半个小时,那快艇又追了上来,而且用探照灯把我轮的烟囱照来照去(每条船的大烟囱都有所属公司的标识),然后打了个满舵,离我而去。后来分析,可能我们闯了他们的拖网,他们护渔的快艇想来报复(我轮值班驾驶员,注意到他们手中持有长枪),后来查明是中国船,他们才作罢。算他们聪明,逃过一场大难---当时我们的高射机枪正居高临下的瞄着他们呢。


那时候全世界的国家,都知道中国远洋轮上有武器,大部分船员又是复转军人。每到一个国家,人家上船办联检,第一件事不是要你的船员名单,而是先要你的武器清单,清点完毕后就把武器库房贴上封条,然后再派个持枪警察站岗。


对我们武器库监管比较松懈的是法国。记得1978年去法国的马塞,他们竟然派了个老头给武器库站岗。那老头60来岁,长的又矮又瘦,红鼻子头上架了个白边眼镜,也不带枪,怎么看也不象个警察,估计是退休以后又返聘的。小老头每天7点上班,傍晚下班回家。清晨上班时,他总是先到我们的餐厅里问早安,老头把个小礼帽一摘,随口就来一句:“顾冒礼”(Good morning),然后不慌不忙的煮上他的咖啡豆。站岗时“顾帽礼”就搬个椅子坐武器库门口,一边喝咖啡,一边看报纸。我们那条船是杂货船,靠港时间长。没几天我们就和“顾冒礼”混熟了,用中文叫他“老顾头”,他也乐呵呵的应承着。老顾常请我们喝他的咖啡,豆煮的咖啡就是香,比速溶咖啡强多了。别看“顾冒礼”长的干巴,但挺能吃。船上的大厨老去喝人家咖啡,觉得过意不去,就给他做了个香酥鸡腿,老顾头把鸡腿啃了个一干二净,吃完又问大厨还有没有了?让大厨明天给他做两份香酥鸡腿。


对武器库看管最严谨的当属菲律宾。1979年我轮去菲律宾的棉兰老岛装铁矿,他们派了两个正规军人,态度既认真又严肃,只是他们挎的两只枪不怎么样,是二战时期的卡宾枪,锈迹斑斑,不知还能不能打响。码头上也布置了两个兵,分别站在我轮舷梯口两侧,活像庙里的哼哈二将。


不知怎么的,他们白天晚上的值班,部队领导也不派人给他们送饭,他们自己也不带食品,让我们管他们吃饭。大厨就把全船的剩菜倒进锅里,稍一加温,就端武器库门口,告诉人家这是专门为他们做的什锦大菜。


拿武器库最不当回事的是非洲各国,他们上来后,只把武器清单扫了一眼,就算过关了。他们最大兴趣是烟酒库,对他们来说,AK47远不如黑牌威士忌来的亲切。估计在来船的路上,几位黑哥们就盘算好要搞几条烟,几瓶酒,压根就没把我们的武器放心上。


想想也是,一个两年搞3次政变的国家,还能在乎船舶流失几条AK47


那帮黑哥们先是大谈中非如何友好,中国如何无偿建造坦赞铁路,无偿建造索马里公路,中国如何派医疗队给他们免费治病,他们又如何在联合国帮中国顶了一票。。。。只是我家里还缺几条三五烟,几瓶威士忌和白兰地,你们没有黑牌威士忌,红牌也可以。


三五烟威士忌弄到手了,黑哥们立马对中非友好没了兴趣,夹着烟酒扬长而去。


1983年后,船上的武器就统统上交了。只是政委那里留了一把小手枪,也不知准备吓唬谁?打那以后,船上就开始了用水枪防海盗的时代。


每当途径马六甲海峡,印尼的狭窄航道或是沿非洲东岸航行,船上就忙活开了。先是扯上5~6根消防皮龙,再拖出10多个500瓦的大货灯,沿船舷摆上一圈。到了夜间航行,就把货灯点亮。再启动消防水泵,6公斤压力喷出的水拄,洒向茫茫大洋,如果再加上一轮喷勃欲出的朝日,那画面是相当的壮观。场面似乎很壮观,其实是在唱“空城计”,那意思是告诉海盗:我有准备了,你趁早别打我主意。实际上我们心里直发虚:万一海盗不怕水枪怎么办?


在我退休前的船上,只剩我一人是退伍老兵,每次防海盗总是落不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