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5小组 第三卷 家族的使命 六 等待(四)

我是流浪人 收藏 0 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32.html[/size][/URL] 被派去机场接A3的保卫监督组队员立即向欧阳主任汇报:在机场等了20分钟并未接到A3,而且A3也未出现在机场。 欧阳主任听后心里一颤,明明接到爱富汉那边的通报说A3上的是头等舱,享受外交特权,优先通道等,为什么未出现在机场?这些都是不现实的,而且这是在祖国,他也不可能发生意外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32.html


被派去机场接A3的保卫监督组队员立即向欧阳主任汇报:在机场等了20分钟并未接到A3,而且A3也未出现在机场。

欧阳主任听后心里一颤,明明接到爱富汉那边的通报说A3上的是头等舱,享受外交特权,优先通道等,为什么未出现在机场?这些都是不现实的,而且这是在祖国,他也不可能发生意外的。再说A3来首都也不是一次两次的,这件事太蹊跷了。

此刻正等在西京宾馆(军委招待所)的欧阳主任很是焦急,他到京北已经2天了,此次来首都有2件事要解决,第一是向军委领导回来述职,第二就是来接A3向总部领导述职;可现在却没有接到A3,而A3也消失了;欧阳主任怎么能不心急。

现在是在首都,D5小组在国家的核心部位基本处于不活动状态,首都的保卫和保密部门太多,D5小组在这难免会引起兄弟单位的注意,所以D5基地才会设在华东军区的某个地方。鉴于此他立即给军委首长汇报A3情况:A3在机场消失,这件事很奇怪,请求军委机关授予权利,允许保卫监督组队员到首都机场进行调查。 军委首长立即同意授权,同时也给相关保密和保卫部门下达命令。

等候在机场的保卫监督组队员接到授权后,进行了相应身份信息的对比核对,以某部门的安保人员身份和机场协调调查机场的安保情况及存在隐患。机场方面也同时接到了相关部门的通报,对调查必须给予全力配合。

保卫监督组成员首先对A3所乘坐的航班进行调查,对机组成员进行单独问话。队员们通过登记牌确定了A3在飞机上的座位,并对该座位区域的空乘人员进行询问,A3的离开时间?是否下机?空乘人员给予了相应配合,告诉保卫监督组他们接到机场通知,要求那个座位的乘客最后一个下机,有人来接。

保卫监督组队员询问完毕后立即对空乘人员进行警告,要牢记保密原则,并对这次的询问不可向其他人说起,忘记今天发生的一切,否则将以相关条例追究。

令保卫监督组成员很惊讶的是他们来接A3并没有通告机场?也就是说给机场发这个通知的单位就是带走A3的这个单位所为。情况很不明,带走A3究竟是为了什么?到底是哪个部门的人呢?

保卫组思路清晰后,他们立即到机场监控室要求调看近一小时内的监控录象,他们只需要找到接近飞机的那辆车就全明白了。

通过录象显示,接近飞机的那辆车是黑色奥迪,车号是京I-22013。那辆车接到A3后立即驶离机场。

保卫监督组成员立即给欧阳主任汇报调查情况,建议立即追查那个车牌。

欧阳主任立即给D5基地发去指令,命令基地的保障组进行车牌核对,找出车牌的单位所在。

欧阳主任通过调查结果知道A3肯定是被兄弟单位的某个部门给请去了,至于是因为什么?欧阳主任也想不明白。A3为什么会引起相关部门的注意,A3作为外勤组的特工这么久不应该不注意细节方面的,可现在相关部门竟然这么灵敏就把A3给锁定,问题究竟出在哪个环节。

不一会,保障组给欧阳主任汇报,通过D5基地保障组对相关交通部门数据库的进入,最终比对结果让欧阳主任很意外。此车牌竟然是国务院的某个部门,但真正让欧阳主任意外的是保障组提供的另外一条信息,该车牌所对应的车型是红旗轿车而并非是奥迪,也就是说那辆接A3的车是套牌车。哪个部门这么大胆,在首都竟然还公然套国务院的车牌。

不过让欧阳主任感觉困惑的是下一步该怎么找到A3,A3是被哪个部门带走的。会不会存在什么安全隐患。这让欧阳主任很费神。他思考了很久,决定动用非正常手段了。

他立即给军委首长汇报了最新的调查情况,并请示动用保障组非常手段,进入首都交通信息系统,调阅道路交通监控信息。因为他不想再麻烦总部首长去联系相关部门。军委首长知道首都的各个安保部门较多,相互之间难免会产生一些误会,难免会出现一些意外,所以他很快同意请求,全力去查A3现在的下落。欧阳主任立即命令保障组以非正常手段启动种植在首都交通信息系统里的后门程序,对从机场出去的车辆进行道路交通监控信息调阅,查出车辆的去向。

而A3这边呢还是在进行审问,气氛很僵,弥漫一种叫怒气的东西。只不过是尚上校的耐心已经失去,现在非常暴躁,可以说他此刻对A3非常的烦。A3呢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还是坚持要见尚上校的上级或尚上校的涉密级别。

只听尚上校说:“你现在什么都不说,我们也有办法查出你的信息。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把你带到这吗?知道为什么要对你询问吗?”

无敌回答说:“ 不知道!”

上校冷笑了一声,“你不知道是吧?你难道不知道你在国外干了什么事吗?不知道我们会把你请到这个地方吗?”

无敌很无奈的说:“我是真的不知道,还请解放军同志明说吧!”

上校心情很不好的说:“好,那就让我告诉你吧!我们已经对你在爱富汉的登记信息进行了查阅,也同时对你的身份进行了核对。”

上校拿起放在桌子上的那张纸念到:“你叫王伟,78年出生,籍贯天京,毕业于京北外交学院,04年被外交部派驻爱富汉使馆任二等秘书至今,你父亲王一达,是天京某船舶研究院的研究员……”

上校继续冷笑着说:“王伟同志,你不说我们也知道你的信息,不合作是没用的,我念的这些信息有误吗?”

无敌很无辜的摇了摇头,这些都是爱富汉的大使馆同志帮忙弄的,他对这些信息确实还真的不知道,原来他现在的名字叫王伟,这个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同样的名字,无敌心理忍不住想笑。

上校把桌子一拍,大喝一声:“快说!”立即摆出一股压迫式的气势,也许这样的方式他以前常用,对别人起效果,但现在面对的是A3—上官无敌同志,曾接受过严格的特战训练,残酷的拷打审问,紧张的压力测试的A3。这些只能对一般人员起到效果的气氛控制对无敌来说只不过是小菜一碟。

无敌还是不急不躁的说:“解放军同志,我实在没有时间和你在这耗着,我还有我自己的事,我从机场被你们带到着,我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真的还有许多紧急的事情等着我回去述职。”

上校冷冷的说:“现在知道着急了,那么快交待吧!你身为外交部的使馆秘书,为什么在国外随意和当地人接触?为什么没有按规定的时间而是提前回来述职?为什么你的帐户会多出一笔钱?你和什么人联系?”

无敌有点糊涂了,莫非是搞错了,他用的这个王伟身份是有情况的?泄露了什么军事机密而被总参二部给盯上了?而自己莫名其妙的做了替罪羊?他急忙问道:“等等,你刚才说的那些情况都是发生在王伟身上的?都是要调查的?”

上校笑了起来,“哈哈,现在害怕了吧?现在知道我们为什么把你请来了吧,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对你进行身份识别了吧,我们就是想知道你究竟掌握了多少国家机密?没想到的是你涉密级别还挺高?和一般外交人员很不一样。你要是识相的就快点坦白吧,我们是有足够证据来证明你出卖了国家机密的。否则也不会把你带到这。忘记告诉你了,在这里你哪都别想出去,到处是警卫和安保设施,进得来就出不去。如果全部坦白,我们会给你一定机会的自赎的。”

无敌现在是太无辜了,自己就这样的成了王伟,就这样的被怀疑泄露了国家机密,就这样的被假定为犯了叛国罪,真的是太意外了,他现在太需要理清自己的思绪了。

上校现在是真的以为A3就是王伟,就是一名外交部的驻外人员,所以才会这样审问。

A3想不明白的是尚上校明明知道自己目前身份是外交部人员,为什么还这么大胆的就把自己带到这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地方?而且对自己进行调查的这位上校为什么会这么的白痴?搞了那么多名堂,到现在还没搞明白。

无敌明白起因后,他现在要做的就必须设法和欧阳主任联系上,否则他真的无法想象自己的结果会怎么样?这个地方的安保级别确实是非常的高。他立即对尚上校说:“解放军同志,我也不和你兜圈子了,但是我现在必须要和我们领导联系一下,他会向你解释一切情况的,我也是有命令在身。”

尚上校对无敌的话是嗤之以鼻,“别耍花招了,我们现在是给你坦白和争取宽大的机会,否则我们会让你尝尝做叛国者的后果的。”

无敌现在也失去耐心和这个上校唠叨了,他最烦的就是这些搞政治的家伙,成天就想着如何整人的人。他突然站起来对上校说,你过来一下,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上校看他陡然站起来非常紧张,立即对无敌喝道,让他坐下。无敌此刻非常郁闷,他想向上校下手,但是却又下不了手,毕竟他也是为了国家安全。

但是这样和他扯下去估计怎么也扯不清楚,现在必须要对他做出一定的手段,尽快和欧阳主任联系。主意一定,他就对尚上校做出准备攻击的思想,看着尚上校站起来,无敌迅速的飞起向尚上校扑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