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局内人和局外人:从钓鱼式执法说起

年时卖酒那人家 收藏 23 334
导读: “糯米牛”写了《出租车司机们又该如何看待倒钩呢?》,在一片对上海钓鱼执法的声讨声中,提出了应该关注正当利益被黑车司机抢夺了去的合法出租汽车运营者们的感受,这也算是人文关怀。 但是我觉得其中的问题是,声讨钓鱼执法的关键在于大家担心自己的合法利益会在钓鱼执法的形式下受到侵害,而不是支持黑车司机。因此,广大出租汽车司机并不会成为这场针对执法者胡作非为的批判运动中的牺牲者。 “糯米牛”的另一层忧虑是“虽然或许作为局外者我们能这样认识但是身处其间时又当如何?亦或者说,清晰简洁的程式却无法被现实认可,这


“糯米牛”写了《出租车司机们又该如何看待倒钩呢?》,在一片对上海钓鱼执法的声讨声中,提出了应该关注正当利益被黑车司机抢夺了去的合法出租汽车运营者们的感受,这也算是人文关怀。


但是我觉得其中的问题是,声讨钓鱼执法的关键在于大家担心自己的合法利益会在钓鱼执法的形式下受到侵害,而不是支持黑车司机。因此,广大出租汽车司机并不会成为这场针对执法者胡作非为的批判运动中的牺牲者。


“糯米牛”的另一层忧虑是“虽然或许作为局外者我们能这样认识但是身处其间时又当如何?亦或者说,清晰简洁的程式却无法被现实认可,这恰恰又引申出一个更可怕的问题?当现状决定了身处其间者无法以长远大局角度思索问题的时候,这又说明了什么?”


这就比上面的忧虑更进了一步,而且也确实很难回答。打个一个我们大家都熟悉的比方吧,那就是改革改到谁头上都疼。


所谓“现状决定了身处其间者无法以长远大局角度思索问题”,这是不以人的教育、职位、收入等客观条件为分割标准的。一个出租汽车司机,可能是初中文化,累死累活收入也仅够养家户口,他听到网友们反对用钓鱼式执法惩罚黑车,可能会感到失望、气愤、沮丧;但是一个国企的高层或者政府官员,大学以上文化,职位收入不用说了,他听说大家热议要公示财产或者改革公车制度,难道会举双手赞成吗?不说别人,就说我自己吧,我是一个教师,对教育界尤其是高教界的问题,我有亲身的、近距离的体会,但是如果要改革改到我头上了,我也一样难以说服自己“以长远大局角度思索问题”。


写到这里,我遇到了一个可笑的麻烦:我本想写出几个改革改到我头上让我感到阵痛的例子,可是想了半天没想出来。这样的改革,不是工资有保证、公费医疗这些,而是那些不合理的利益。我想不出来这样的例子,一方面说明教师比较惨,另一方面也可以说明牵扯到自己的现实利益,我也是含含糊糊的——因为说不定在别人看起来,教师享受到的不合理的好处多的是呢。


其实细想想,这也本是很正常的事情。在我们的一生中,要经历许许多多的事,这些事和做这些事的人就构成了一个个的局。因此,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某些事的局内人,同时又是更多事的局外人。“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句古话就是这样被总结出来,适用于所有人的。


肯定有些局内人是能冷静处理一切事情的,但这样的人极少,否则大家就集体超凡入圣了。不过即便情况不是那么乐观,我们还是不必痛苦沮丧,因为局内局外是可以互补的。比如说我是教师,我坐出租车是跟司机聊天,司机要向我抱怨,我就可以劝慰他;反过来我要向他抱怨,他也可以去安慰我。


不过总是这么局内人局外人你安慰我我安慰你的,也不是个长久之计,因为解决不了实际问题。那么到底怎么办呢?办法很简单:


依靠政府!


我这可不是在开玩笑,而是提出一个实实在在的解决之道。其实这解决之道本来也不比我提出,应该是早就尽人皆知的,但我们国情特殊,所以还需苦思冥想之后才琢磨出来。


“糯米牛”不是问“作为局外者我们能这样认识但是身处其间时又当如何”吗?问题我上面已经说了,谁都免不了有“身处其间”的时刻,因为大家都不能不食人间烟火。但是政府可以。因为政府本来就是为了解决这类的麻烦才有必要存在的,如果这些麻烦我们自己能解决,或者说如果这些麻烦政府也不能解决,那我们何必还花钱养着一堆政府工作人员呢?


这么说不是说什么事都可以找政府,比如说那些受客观条件限制的事,你找政府也没用,渠不成说就到不了。但是如果客观条件允许,却做不了,那就是政府的失职了,用句流行语,就叫“不作为”。


还说黑车的问题。我觉得就是不作为和乱作为的典型。


没人说黑车不该惩治,那些认为黑车有存在的合理性的人,也是迫不得已才坐没有任何保障的黑车。这就首先要算到政府的责任了。我们可以一步步地来论证:


首先,为什么会有黑车?这就像为什么晚上饿了要来碗方便面一样——正餐不够啊。公交,比如说公共汽车、地铁、出租汽车满足不了需要,又不可能家家都有私车,黑车就必然会出现。


这么说黑车出现有它的道理,但并不是说它出现了我们就得接受。黑车对乘客来说是没有任何安全和权利上的法律保障的;对社会来说它不交税,把运营管理成本转移到了全社会身上;对于合法的出租汽车运营者来说,它抢了自己的饭碗,因为不交税不缴费,黑车当然比出租汽车便宜。所以,取缔黑车是必然的,不取缔才不正常。


但是第二个问题就来了,怎么取缔?


上海和其他地方的钓鱼式执法真的能起到惩治和取缔黑车的作用吗?大家都是中国人,不必我在费口舌了吧。


所以要取缔黑车,就必须发展城市公交,比如说发展轨道和立体交通,以及改善出租车的服务。我们这里只说出租车。


我常坐出租车,北京出租车车份儿之高、司机负担之重我是早有所闻。一次我对一个的哥说,你拼几年名,攒够了钱自己开个体出租车,到那个时候就好了。没想到他对我说,北京已经在几年前就不在审批新的个体出租车了。


我愿意尽我自己最大的努力,从好的方面去理解政府此举的用意。但我还是要说,政府此举从最好的角度说,也是官僚作风的体现,如果要从坏的角度说,那就是勾结黑恶势力营私舞弊、欺压良善。为什么这么说,大家自己想吧。


试问,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租汽车司机们的负担沉重之源究竟在哪里呢?是黑车,还是事实上纵容黑车并从中获利的政府呢?因此问题的第三段就很明显了:黑车问题难解决,从根本上说,是政府没有尽到责任。


依靠政府,是因为政府是所有事、所有利益纠纷的局外人,理应比所有人站得高、看得远,理应可以从根本上解决我们普通人解决不了的问题。这不就是政府存在的价值吗?


但是刚才我们也说了,黑车问题实际上和政府有关。这可怎么办呢,本来应该是超然的、维护群众利益的政府不仅参与其中,而且站在了守法群众的对立面,从“惩治黑车”变成了“养黑车”并且借此养自己了。群众指望什么呢?


在这里我又不得不提制度的问题了。又会有人说我什么事情都忘制度上扯,但是没办法啊。我们能寄希望于一个清廉的领导吗?这个领导上来以后怎么摆平和有关部门的关系呢?这可是关系到这个有关部门成百上千正式非正式干部职工奖金福利的大事啊!好,就算你压服了这个有关部门,可是人家口服心不服:你不让我们在自己这块自留地上自种自收,那别的部门你管不管?


大家想想,现在哪个部门没有自己的自留地?


你当头儿的再清廉、再火爆,还能把所有部门都得罪了?!要当心,你的职务权力来自上级任命,你的事实权力可是来自这些下属的配合啊!


我要说的制度问题就在这里:权力来自何方,就为何方服务,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如果权力来自人民,这个问题当然好解决了,就是“糯米牛”说的“清晰简洁”了,但是现在是根本不可能的。相反倒出现了事情一曝光,几个有关部门自己先内部商量,对外则是矢口否认,最后纸包不住火了——包不住就包不住,又怎样呢?大不了最后开除几个“临时工作人员”了事。


做个总结吧,要结局局内人局外人感受反差太大的问题,最好是依靠政府。可如果政府自己掺和到局内来了,就麻烦了。


政府要是成了局内人,就靠不住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