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口 第二章 战江山 第七节 委员长的震怒!

战犯2014 收藏 14 2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9.html


(昨日小弟所在部队有任务,小弟刚刚得空,没有定时更新还望诸位见谅!拜谢!)

8月20日中华民国军事委员会调整战略部署,张治中与单宝轩所在的淞沪战场一下子升级成了战区,兵力猛增到30万,大战的阴云笼罩在上海的上空。

东京方面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感到莫名其妙,蒋中正想要干什么!?他疯了?侵华战争的战场在华北,却仅仅依靠卫立煌等人统帅各路杂牌军作战。东南沿海,一个海军陆战队的挑衅却使中央军精锐全部出动!东京愤怒了,蒋中正竟然想在东南开辟第二战场?好吧!我大日本皇军正好趁这个机会与中央军决战,一举消灭中国部队的精锐!源源不断的援军从日本本土出发增援上海!对于中国军队来说反登陆作战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将军,虽然日寇如今被压缩在虹口和杨树浦两个据点,可是我军伤亡实在太大!南京的援军什么时候赶到?”单宝轩指着作战地图,皱着眉头一声叹息。8月13日战事骤起,87、88两师截止20日几近伤亡一半,日寇的海军陆战队果然不是块好肯的骨头!

张治中来回踱着步子,“如今战场形势发生了变化,南京方面的援军恐怕都要调派到反登陆的作战前线了!”

“与其等着日军登陆,不如集中主力消灭日寇上海据点,全线阻击日寇上海登陆部队!一旦日寇在上海登陆救援,我们的战线将被拦腰截断!如今后方战线连成一气,我们尚能互相驰援,一旦战线被割裂,到时候真正被动的就是我们自己了!”单宝轩指着长江南北两岸的守备区说道。

“南京方面承诺的援军迟迟不到,你让我有什么办法?”张治中不止一次的电示南京,自己的战斗打的艰苦,希望罗卓英的18军早日投入战场,一助一臂之力!

“虹口之敌如今是愈战愈勇,竟然开始局部的反击,我猜想,一定是固守待援的部队知道东京方面的援军马上要到了!”单宝轩指指作战地图上那面刺眼的小红旗!

张治中先是一愣,旋即陷入沉思,战事初开,单宝轩就曾断言日寇只要能凭险抵抗一周时间,日寇援军就能到达。如今想想,从昨日开始日寇开始了局部试探性的反击,的确不是什么好的征兆!当即对着单宝轩说,“依你看,我们现在应该如何是好呢?”

“电示南京,速派援军扫荡登陆据点之敌,掌握战场的主动权!”单宝轩挥动着拳头。

张治中听的频频点头,“我想南京方面也不是不知道上海之敌关系全局,我再催催!”

张治中刚要打电话,接线员大喊道,“司令,南京!”

“哦?”张治中快步来到电话机旁,“喂,我是张治中!”

“好的!”挂断电话,张治中若有所思的看着单宝轩,“随我去南翔!”

单宝轩先是一愣,这是时候前线战事正紧,前敌总指挥到南翔后方干什么?再说,这个时候回去能有什么事情呢?单宝轩寻思着种种可能,“将军,去南翔干嘛?”

“哦,陪我去开一个第三战区的作战会议,委员长也亲往!”


当日晚,张治中和单宝轩来到了南翔,双桥作战会议室里云集了第三战区的所有将官!

“文白!多日不见!”说话之人,嗓音浑厚,一张国字大脸,气宇不凡。

“副委员长好!”张治中和单宝轩“唰”的一声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呵呵,辛苦了!”说话之人,正是国民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冯玉祥将军,冯玉祥,原名基善,1882年生人,14岁投身行伍,抗战爆发之后担任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一职,现为第三战区司令长官!

见到冯玉祥,单宝轩的心里有种莫名的愁绪。关于冯将军的故事,围攻军的指挥部里早有议论,冯玉祥出身西北军,如今西北华北战事骤起,自己的老部队老部下正在舍命抗战。无论是宋哲元还是石友三曾经可都是老冯的手下,老冯重返西北指挥抗战可谓是众望所归。可是委员长却把他调到了第三战区。第三战区多为中央军嫡系与两广军旧部,老冯那里指挥的动?

早前冯玉祥刚刚上任之时,张治中曾让单宝轩草拟过一封贺电,冯玉祥当即复电曰:“此后共在一区,抗日救国,互相策勉,尤愿一致在大元帅领导之下,牺牲小我,而谋民族复兴!单宝轩看在眼里,对于军内的派系利益冲突曾颇有微词,还为老冯打抱不平,当时被张治中狠狠的臭骂了一顿。

“前线战况如何?”冯玉祥十分关心前线的战况,皱着眉头问道,这是张治中与冯玉祥自淞沪抗战爆发的第一次会面。

“如今日寇被压缩在两大据点,我军将士虽然抱定必死决心,可是空军与炮兵的始终没有得到落实,部队伤亡过半,可是始终没有进展!”张治中的言语中透露着不满,言下之意就是怪冯玉祥这个第三战区的司令员不支持自己。

冯玉祥淡定的看看张治中,“文白,这是我的过失了!”

张治中心中虽有不满可这毕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卑职没有这个意思,卑职作战不利还望司令海涵!”

“呵呵。”冯玉祥是知道这些黄埔出生的将官的,他们的眼里只有蒋委员长哪有他这个西北军出身的杂牌司令,当下便说,“如今日寇步步紧逼,还望希望我们能够精诚合作!”

“是!副委员长!”张治中立正说道!

冯玉祥早就注意到张治中身后那名英俊而又气度不凡的青年,谈话之间更是观察此人的反应,当然也为了缓和一下此时略显尴尬的氛围,当下便道,“强将手下无弱兵,我看你的这位副官就气度不凡啊!”

张治中转身看了一眼单宝轩,说道,“副委员长,此人不是我的副官,而是在下前敌指挥部的一员参谋!”说着示意单宝轩过来。

单宝轩走近身前,一个标准的军礼,“副委员长好!卑职第九集团军上尉参谋,单宝轩!”

冯玉祥看着眼前这个落落大方,军容整齐的年轻人道,“前线辛苦了!”

“谢长官关心!”单宝轩嘴角含笑,没有一丝的矫揉造作,这给冯玉祥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说话间,蒋中正携第三章区前敌总指挥陈诚上将来到会场,众人立正敬礼。

蒋中正摆摆手道,“诸位请坐!”

说着众人都是正襟危坐,如临大敌一般,唯有冯玉祥还是带着那抹淡定的微笑。

蒋中正一摆手道,“文白,你从前线来!如今战况如何?”

被蒋中正点名,张治中蹭的一声站了起来,“回委员长,如今我军已经相继攻克奥东中学,海军俱乐部,五洲公墓等8处日军据点,歼灭敌寇千余,如今日寇已被分割包围在虹口与杨树浦两大据点之内!”

蒋中正点点头,“张发奎,杭州湾方向有无日军登陆迹象?”

张发奎上将起立道,“目前仍未见敌寇登陆迹象!”

“恩!”将中正点点头,对各个守备区及战区依次进行了询问,众将汇报过后,蒋中正扫了一眼众人说,“日寇侵华!我军奋勇反击,各军尽忠职守,中正甚为欣慰!”蒋中正环视众人突然话锋一转,“纵观今日之战况,我军伤亡奇重。战争固然不能免于伤亡,然指挥失当,致增伤亡,牺牲殊无价值。我军缺点在于攻击实施之先,未能充分考虑,率尔从事,牺牲岁遂大。今后应悉心研究,当攻则攻,当避则避!其次是炮兵分割使用,不能发挥威力,此点宜急改正!”

蒋中正的一席话很显然是针对张治中和他的第九集团军的,张治中和单宝轩听罢都极为不爽,委员长闭口不提当初南京干涉之事,到底是谁怡失战机?到底是谁造成了如今的困局?再者敌寇火力强大,原先委员长答应的空军和炮兵支援有到哪里去了?

蒋中正见众人不说话,点了张治中的名,“文白!开战数日,上海方向日寇究竟何时能够全歼哪?”

张治中窝了一肚子火站了起来,面色沉静的说道,“我军伤亡过半,多次请求增援未果!”

蒋中正一听火了,啥意思,还是我的不是了?当即拍着桌子站起身来,“87、88两师伤亡过半竟为全歼日军,国军有几个87师?又有几个88师?”蒋中正说的很明显,两个师,都是精锐,你还要增援!?

“敌寇火力强大,我军伤亡过重,我军将士勇猛争先,可是这么拼下去不是办法!”张治中悻悻的说道。

“那你说用什么办法?”众人一看,完蛋,老蒋要火,同情的看看张治中,张治中反倒是一脸的镇静。

“委员长,只要有足够的空中和地面炮火支援,不要援军也能攻取敌阵!”张治中可算把心中的委屈说了出来,空军呢?炮兵呢?打了第一仗,影都没了,我死了一批又一批士兵,委员长,你可知道!?

蒋中正狠狠的一拍桌子,拍的众人都是一哆嗦,“娘希匹!作战不利还在这里大放厥词!”

张治中一肚子的委屈看着蒋中正,“我…..”

“委员长!”冯玉祥在这时挺身而出,“文白作战英勇有目共睹,敌寇负隅顽抗,困兽犹斗,秋后蚂蚱,不会长久的!再给些时间吧!”

冯玉祥与蒋中正是拜把子兄弟,蒋中正对这个大哥还是要给几分面子的,气愤的一屁股坐下,清清嗓子说道,“逾期破敌!”

张治中愤愤的坐下,当初领命出征要是都按自己的方法来能有今日?单宝轩坐在后排的角落里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不免有些懊恼,大敌当前,上至统帅,下到前线指挥官还在推卸责任,何其可笑?再者国民党派系林立,统一指挥才是此时的重中之重!

会议在委员长的震怒中不欢而散,张治中愤愤的带着单宝轩刚要离开,却被蒋中正侍卫长叫住,“张将军,请问何人是单宝轩?”

张治中一肚子火,指指身边的单宝轩说,“他就是单宝轩!”

侍卫长走进单宝轩,“长官,委员长有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