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巨擘 正文 第十章 炎凉

破阵岳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



周杰似是意犹未尽,还想继续说下去。周月英眉宇间露出不豫之色,狠狠瞪了他一眼:“周杰,不要说了。”

陈浩再怎么不顺她的心意,那也是家事。有必要拿出来在大庭广众渲染么?周杰的用意自不言而喻。无非是急着在张大鹏面前与陈浩撇清关系。

“大舅,你说谎。”就在众人面面相窥,房间中就连空气都弥漫着凝重的气氛时,陈洋靠在雕花的木门边,怯怯的看着周月英,手指着周杰:“他们好多人,大哥就一个人,是谁欺负谁? 大舅你刚才明明听到那个人自己亲口承认今天是他找大哥的麻烦的。”

“小弟,不许乱说。”陈敏从身后非常机敏的将陈洋的嘴巴捂住。谁知,陈洋似乎早就料到姐姐会有这样的动作,他抬脚在陈敏的脚背上狠狠跺了一下,趁姐姐吃痛之际,双手用力掰开姐姐捂住自己的那只手掌,“姐姐,我没有乱说,刚才你也在的。大舅对躺在地上那个坏蛋说一定会给他个满意的交代,还指着大哥痛骂不止,骂大哥是。。。。。”

“够了!陈敏,带你弟弟出去。”周月英深知弟弟的秉性。知道在这时候,他是很有可能做出象儿子所说的那些事情。

周杰心虚的不敢去看周月英那张阴沉的吓人的脸,他张了张嘴,话到了嘴边,又强行咽了下去。

“周大姐,还是一起过去看看?”张大鹏张县长挤出一丝笑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看他那不容拒绝的架势,周月英用余光扫视了一下在座的所有人,目光重又落在周杰身上,周杰眼中闪烁着的希冀的目光终究让周月英无奈的点了点头。

在这间精心装饰的雅室中,参与宴席的诸位隐隐以张大鹏为尊,这些以张县长马首是瞻的大员们等的就是现在这个机会。看着向门外走去的张、周二人,一众官员纷纷起身,尾随在后面。县委副书记,组织部长李东还亲热的在周杰的肩膀上拍了拍。

站在走廊另一端的陈洋默默注视着大人们离开的背影,心里还是有些委屈,眼角噙着晶晶泪花,撅着小嘴,使劲在粉白的墙壁上踢了几脚“为什么妈妈不相信我说的。大舅他就是在说谎。。。。。。。。”

“洋洋,姐姐知道你说的是实话。”陈敏在弟弟头上亲昵的摩挲了几下“妈妈她也知道洋洋不会撒谎的。不过有的时候,大人们比我们更喜欢撒谎,更喜欢骗人。。。。。。”

张大鹏和周月英并排而行。张大鹏伺机说道:“周大姐,周主任虽说是你弟弟,但说起对他的了解,这一点你恐怕比不上我。在我看来,周主任为人谦虚谨慎,顾虑周全,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同志。。。。。。。我相信以周杰同志如此卓越的能力,他的前程不应该止步于现在的位置。”

这就是所谓的那种赤裸裸的要挟和交易么?周月英微微一怔,她心理的天平现在正如张大鹏所说的那样,急剧的向弟弟周杰做着倾斜。

周杰再不济那也是她一母同胞的亲弟弟,肩头更是承载了周氏一族兴起的重任和荣耀;相较弟弟周杰,陈浩与自己虽然有二十年的母子之实,但他毕竟只是自己生命中一个匆匆过客,一年、两年、或许三年后,等他羽翼渐丰,就会毫不留情的抛弃这个抚育了他二十年的家。

周月英没有给张大鹏任何实质性的承诺。张大鹏自然也没有期望她能这么快就给予自己肯定的答复。沉默有时就是一种默契,双方正默契的营造着互信的基础。这种互信,应该不会因为陈浩与张强之间闹出的矛盾而功亏一篑?

地一眼看见身受重伤,躺在地上,咧着嘴向自己苦笑的侄子时,张大鹏毫不容易才按下去的怒火差点又再度燃起。狠厉的眸光怨毒的瞪了瞪陈浩。

陈浩浑不在意的笑了笑,这位张县长的目光的确极具穿透力,那道寒芒掠过自己时,自己心里竟然为之一凛。看起来选择他做为自己的对手真是有点愚蠢。

黄玉琳就觉得自己一颗心都快要蹦出来。刚才,县政府办的周主任过来时就没有什么好脸色,亏自己还以为他好歹是陈浩名义上的大舅。谁能想象得到他根本就不问青红皂白,毫无根据的就狠狠训斥了一通陈浩。

黄玉琳不敢去注视站在自己对面的周月英,尽管在记忆中,眼前这位浑身上下散发出贵妇人气息曾非常亲热的称呼自己“小琳子。”但现在与她在层次上的差距已经不容许自己象儿时那样亲切的称呼她“周姨”了。

周月英当然不可能理会站在陈浩身边的那位姑娘的心思。她的瞳孔从没有象今天这样带给她如此震撼的视觉效应。地上躺着七个人。七个姿势各异,可是很明显都受了极重的外伤的年轻人。

从张大鹏格外关注的神情,周月英很肯定躺在地上,哼哼的最厉害那一位就是张大鹏的亲侄子。那家伙的伤势应该是在腰腹和腿部,周月英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她缓缓蹲下身子,目光柔和的望着身受重伤的年轻人,轻轻问道:“小伙子,感觉哪里不舒服?医生马上就过来,你再忍耐一会儿。”

“忍耐?你个老B还真是站着说话腰不疼。有种的,你也让我揍一顿,看看你还有没有说风凉话的劲头?妈勒戈壁的!”张强很嚣张。挨揍到现在,他一直迫于陈浩刚才凶神附体的那副恶煞模样,强忍着不敢发泄自己心中的憋屈。

即使在周杰过来指着陈浩恶声训斥的时候,张强也不过是在心中暗暗冷笑 ,感情这家伙的家人真的被自己说中了,还真的是上赶着巴结自己叔叔求取升官晋级的鼠辈。

现在,自己的叔叔就在眼前,好象一座旁人根本无法企及的颠峰。张强的心中才真正感觉到一阵酣畅淋漓的快慰“叔叔,就是那小子打伤我的。。。。。。。还有他们也都是他打伤的。。。。。。”

老B?周月英涵养再好,也无法容忍一个后备晚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如此咒骂自己。她的脸色骤然变的非常难看,冷冷盯着张强,却象是在质问身后的张大鹏:“年轻人要有教养,不要用这种态度和我这样可以做你长辈的人说话。”

“张强,和你周婶说话注意点态度。”张大鹏有些尴尬。自己这侄子平素什么为人,他不说了若执掌,也知道的八九不离十。轻佻、跋扈,几乎社会上多有的恶习他都有所沾染。

张大鹏预感,今天冲突的起因很有可能就是侄子挑起的。在看到站在陈浩身边,面带忧色的黄玉琳后,张大鹏愈发能肯定侄子他们一伙是因为觊觎人家姑娘的美色才会挑衅对手。至于陈浩为什么具有以寡击众,撂翻这么多人,张大鹏却是没有太多的兴趣去知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