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之刃 世界20大名刀史

圣旨 收藏 30 2100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大马士革刀——名刃之首


有着上千年历史的大马士革刀,完全由匠人手工打造,凝聚着匠人的灵性,精美而独特。它那与生俱来的魔性花纹彰显着高贵的灵魂,在古代,只有贵族才能拥有,更因其动人的传说和自身的优异性能,成为世界上最昂贵、最坚韧、最著名,同时也是刀具收藏界的极品之刃。


公元1797年7月7日,一支舰队出现在埃及亚历山大港附近的海面上,这支舰队装载着拿破仑·波拿巴的法国远征军,他们的目的是切断大英帝国与印度殖民地的联系。亚历山大港中的马穆留克骑兵和土耳其士兵抵抗不力,法军轻松地占领了亚历山大港,紧接着开始向开罗进发。7月21日,法军抵达开罗城外12公里的尼罗河,马穆留克人已经无路可退了,于是一场激战在金字塔下爆发。


根据当时法军著名的骑兵指挥官考伯特将军的记载,这些佩带着乌兹钢弯刀的马穆留克骑兵非常剽悍,“对我军造成的伤害可谓十分惊人,他们(敌人)只是将刀前伸,靠着战马的冲击和手腕的力量将刀身砍入我们骑兵的身体,或是将刀身横拉,凭着相对速度就可以造成可怕的伤口”、“战斗结束后,我的部下有的身首异处,有的身体断成了两截,受伤者伤势也极为严重,手背、手腕全部被切断,十分凄惨”。考伯特将军用一把缴获来的战利品作试验,“每次都能轻而易举地将一头山羊或绵羊一刀拦腰砍断,似乎毫无阻力,鲜血就顺着乌兹钢弯刀的血槽流过。据说一个奥斯曼帝国的将领就曾经用此刀一刀将一头牛砍成两段”。同时他还记载了如下一段传闻:“马穆留克人在练习刀法时,通常一脚前一脚后站好,将弯刀高举过头,迅速地沿着对角线劈砍,不断反复练习这种动作,直到熟练为止。之后两名副手帮忙拉开一条宽大而轻柔的纱巾,同时松手,持刀者向纱巾一刀砍去,刀法熟练的人能凌空将纱巾分成两片。”


在日记里考伯特将军还提到,缴获的乌兹钢刀剑装饰都十分华丽,护手大都是银质镏金、镀金或错金,刀柄多采用黑色的犀牛角、水牛角,刀鞘内部为硬木,外层包裹着牛皮,并用金、银、铜线缝合(有的刀鞘则使用红色、黑色、墨绿色等颜色的绒布包裹),刀鞘的鞘头和鞘口都是金银等贵重金属镂刻制成,而且刀柄和刀鞘上大多镶有红珊瑚、绿松石、红蓝宝石等珍贵的珠宝,刀身上还以特殊的工艺刻有刀匠的名字和古兰经谚语等,可以说,每一把乌兹钢刀都堪称珍贵的艺术品。


不过令人惋惜的是,拿破仑这次远征埃及的战争也宣布了乌兹钢刀剑的衰败,数十年之后,土耳其人甚至不再完全使用传统的乌兹钢制造刀剑,而乌兹钢的原产地印度也被英国人完全占领。在乌兹钢刀剑冶炼和制造技术失传的同时,就有了西方社会对乌兹钢历史的研究,也有了今天人们对这种传奇性刀剑的收藏和喜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马来克力士——南亚冷兵器之王


曾几何时,马来人曾制造过世界上最独具特色的一种兵器,足可与世界上任何冷兵器相媲美,然而时至今日,它的铸造技术在后世已经失传,被称为“失传的奇迹”。这种兵器就是世界最富神奇色彩的名刃,被人誉为南亚冷兵器之王的马来克力士。


早期人们对马来克力士并不在意,直到西方人与马来人发生过多次战争之后,才发现马来克力士的厉害,马来克力士也因此声名大噪。1739年,荷兰人攻占爪哇,在无数次战争中,荷兰人领教了爪哇人手中克力士的厉害。当时荷兰枪手的火枪钢管经常被马来克力士一劈而断,剑刃轻轻推送就可刺入荷兰人的身体里,有的克力士还涂有毒液,只要被其划伤就能危及生命,给荷兰军队造成了巨大伤害。在当时,有些荷兰士兵从马来人手中夺过克力士,并将它们带回自己的国家,这些士兵们都以拥有一把克力士为荣耀。现在,从荷兰大大小小的博物馆中的陈列品就可以证实这一点。几年的战争,使得西方人深知马来克力士的犀利。


马来克力士兴盛于13世纪的满者伯夷王国,其糙面陨铁焊接花纹刃,精美绝伦,制造极为精细,光反复锤锻入火就要500次左右,刃上的夹层钢有600层之多。克力士都由陨铁打造而成,陨铁就是天上落在地球上的陨石铁,制刃师深知陨铁坚韧而不易碎折,因此,在古代凡是在当地所发现的陨铁一律都要上交国有,由国王交给专门的刀匠使用。制刃师的待遇优厚,被尊为国师,俸养终身,赐给土地,并可世袭接受俸禄,这样的条件必然产生精美的作品。


制作克力士的“邦台”是一些特殊人物,这个职业世代相传,且从不外传。他们的工作被看做是一种带有宗教神秘色彩的艺术。克力士还有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其表面的花纹,这种花纹与大马士革花纹不同,也非陨铁之外任何金属都不能获得的。是通过各种成分的金属经过精巧地反复折叠锻打而成的,呈现出类似于植物叶脉一样的图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西洋刀剑——中世纪的骑士之刃


欧洲的刀剑虽然不如大马士革刀或者日本武士刀那样有技术上的特点,但在数千年的战争中也发展出自己的模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刀剑体系。这些被中世纪骑士广泛使用的武器,如今已经成为最受收藏者青睐的珍品。


中世纪的欧洲,除贵族平时佩带的装饰剑外,还有庆典仪式剑、加冕典礼剑、罗马教皇剑和荣誉授剑,它们是四种非同寻常的西洋剑。它们制造精良,代表着刀剑制作的最高艺术水平,但它们的作用并不是像普通剑那样用来砍杀,更多的是作为一种仪式,或代表权势的象征,同时也是西洋刀剑收藏的极品。


庆典仪式剑主要用于一些官方庆典仪式上。这个传统始于公元7世纪早期的拜占庭帝国。在庆典仪式上,一名持剑者手持此剑,剑端朝上,这把剑代表着走在他身后的统治者的权力和威信。这种剑的刃通常很宽,形状呈等腰三角形。剑身上通常会刻有铭文,证明统治者的纯正血统和高贵的出身。剑柄通常是青铜的,剑鞘配有传统的红色丝绒剑套。庆典仪式剑种类繁多,不同的庆典仪式所使用的佩剑各不相同,因此每一把佩剑都代表着不同的意义。除了一些官方庆典之外,欧洲人在一些盛大节日的表演上、皇室婚礼及葬礼等场合中也使用佩剑。这种风气从11世纪起开始传遍整个欧洲大陆,尤其在欧洲南部极为盛行。现存的最大庆典仪式剑在伦敦塔的军械库中,它属于爱德华·威尔士的王子(后来的爱德华五世)。


在所有的西洋剑中,最精致的剑应属加冕典礼剑。它象征着君主至高无上的权力,因此给人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最华丽的加冕典礼剑据说是查理曼大帝佩带过的“乔衣乌斯”剑,是他在罗马接受罗马教皇加冕,登基成为罗马帝国国王时使用的剑。传说中这把剑是“半人半神”的韦兰铁匠所造,或许就是查理曼大帝开创了由教皇用加冕典礼剑的方式向统治者祝福的先例,此后成为一项传统。


保存下来的加冕典礼剑非常少。最有价值也最有名的是拿破仑用过的加冕典礼剑,这把剑的柄上镶嵌着一颗重140.5克拉的钻石。由于加冕典礼剑代表着君主的高贵尊严,因此手工艺人和兵器制匠都将它们制成了艺术品而不是兵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刀剑——最古老的钢铁艺术


当许多国家还处在原始部落的时候,中国的欧冶子、干将、莫邪等一大批能工巧匠就以其巧夺天工的精湛技艺,制造出许多千古闻名的宝剑,如湛卢、龙渊、太阿、纯钧、鱼肠、巨阙等神剑。那时候,中国的剑可以说是灵应天地,气慑鬼神,“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青光 ”,它们出神入化,为世人所称道,堪称世界刀剑制造的鼻祖。


1965年隆冬,江陵(今荆州古城)地区漳河水库的渠道修建工程开工,然而这项工程的挖掘却被一次不期而遇的考古发掘所代替。当年的12月,考古专家们获得了此次发掘中最惊人的收获——在望山一号墓墓主棺内人骨架的左手侧,发现一柄装在黑色漆木箱内的名贵青铜剑。此剑的出土,震惊了海内外。


当年的考古队长谭维四教授亲手将这把稀世名剑捧出墓坑。每当回忆起当年的情形,如今已经头发花白的谭教授依然非常激动:“当年把宝剑捧出来后,做好准备抽剑出鞘,第一眼看到这把剑最高兴的就是它实在太漂亮了。大家都禁不住赞叹,真是绝世奇宝!”这把金光灼灼的青铜剑与剑鞘吻合得十分紧密。拔剑出鞘,寒气逼人,而且毫无锈蚀,刃薄锋利。试之以纸,二十余层一划而破。宝剑全长55.6厘米,其中剑身长45.6厘米,重875克。剑身饰有黑色的菱形几何暗格花纹,剑格两面还分别用蓝色琉璃和绿松石镶嵌成美丽的纹饰,剑柄以丝绳缠缚,剑首向外翻卷作圆盘形,内铸有极其精细的11道同心圆圈。


在这把锋利无比、精美绝伦的青铜剑剑身正面近格处刻有两行鸟篆铭文,共八个字。这种古文字,史称“鸟虫书”,是篆书的变体,释读颇难。当时的考古工作者在工作现场没有资料可以参考的情况下,初步释读出剑铭中的六个字为“越王”、“自乍用■”。然而剑铭中至关重要的两字王名,却一时难以破译。春秋时越国自允常于公元前510年称王起,经勾践、鹿郢、不寿、朱勾……,至无疆于公元前334年被楚所灭止,先后有九位越王,此剑又是哪一位越王所“自乍”呢?只有弄清剑上的越王之名方可作出定论。于是,在考古学家、古文字学家之间展开了一场学术大讨论。经过两个多月的交流,学者们的意见趋于一致,公认剑上的八字铭文为:“越王勾践,自作用剑。”


这把越王勾践剑虽已深埋地下2400多年,但出土时依旧光洁如新,寒气逼人,锋利无比,充分显示出我国古代刀匠们确实掌握了高超的青铜兵器铸造技术。越王勾践剑身为武器中的王者,一方面是创造者,一方面是毁灭者。正如英国古兵器学者理查·伯顿在书中所说:“剑的历史,就是人的历史。它成就了世界,塑造了国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本刀剑——武士的传说


日本人善于模仿他人之长而得其精华,开始不惜卑礼重金聘请外国的能工巧匠,不仅学到了所有制刀的工艺,更精益求精且凌驾其上,创造了一个世界刀剑史的神话。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刀装的白刃


在日本有一把最古老最神圣的古代兵器,静静地躺在日本皇家正仓院中。这把刀可以说就是日本刀的根源,一把中国唐代的刀。在日本过去的封建时期,仅有极少数、最顶尖、最受恩宠的刀匠才能够被允许观看此刀,而其他刀师却终生都不能见到。


正是这把刀成为日本造刀的圣经,日本历史上无数造刀大师一生都力争制造出这样一把刀。这些日本刀匠们不断增进自己造刀的技艺,每道工序都力求完美。比如,每一把刀的磨石都是专用,每一道工序都需要至少一块以上的磨石,绝不能用另一把刀的磨石来替代。更绝的是,为了让磨石天衣无缝地适合一把刀,刀师亲自动手来重新锻打了一把与要磨的刀钢质、工艺、形状近乎一样的新刀,用来做研磨磨石的坯刀。


在古代,每一把好刀的诞生都是刀师家族智慧、心血与体力的结晶。他们的每一次锤打都是一次完美的升华,赋予刀剑灵魂的同时也提炼了自己。打造过程中加上只有刀师才晓得秘方的一些极细碎的粉末,折叠锻打使之均匀地渗进刀身里(专业名词叫渗碳),让那条铁变身成为既韧且硬的合金钢。细细地看日本刀,从刀脊到刀口的那个斜面上,满是密密的像云彩、像海浪一样的花纹,隐约间还泛出斑斓的五彩,那就是钢在不断地折叠与热处理中形成的。这刀身并不是“一块”钢,而是上千层薄如蝉翼而又紧密咬合的钢片。这样的钢制刀无锋不挫,无坚不摧,又有极好的韧性,在格斗中打到火花四溅而不碎裂,又能化解敌人的力道而不会震伤武士的手腕。


如今,日本武士刀的传统制造技艺已经失传。所以今天日本刀在很大程度上只能称为复古日本刀,而不是真正意义上有着村正或者其他名称的古代刀。当然目前也有部分日本老艺人,依然执著地在复兴日本刀的制作工艺,这种手工制造的刀已经成为世间珍品了。



本文内容于 11/10/2009 7:17:44 AM 被圣旨编辑

2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