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坦克兵 游击战 第五十五章 冈村宁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5.html


可政射出一颗子弹,打爆一名躲在窗口内的监工的脑袋。黄花和其他狙击手也同时开枪射击,一颗颗子弹射入窗户中,那些日本监工相继毙命。

趁着狙击手的掩护,特种兵战士们冲入窝棚附近。此时,一名日本监工小头目正要指挥手下的监工向窝棚内开枪射杀矿工,却被方俊天一梭子打成马蜂窝。

战士们冲上来,一阵冲锋枪猛烈扫射,把那些鬼子一个接一个撂倒在地上。很快,窝棚外面的十二名鬼子很快就全部被击毙。

紧接着,战士们冲入矿井中,用冷兵器同地下的那些监工进行激战。矿井下面是不能开枪的,否则会引起瓦斯爆炸。

谁知,冲到了井下之后,方俊天才发现,矿井下面居然有黑压压的近两百名手持武士刀的鬼子监工!

“八嘎!支那人来了!”监工头目大喊一声,挥舞着武士刀猛扑过来。

看到那么多手持武士刀的日本监工,确实把方俊天吓了一大跳。

当那个日本监工头目猛扑过来的时候,方俊天拔出斧头,搁架住狠狠劈过来的武士刀,当下两件兵器相碰,迸出一道火星。

还没有等到日本监工头收回武士刀,方俊天左手亮出一记铁砂掌打在监工头目的面门上,只一掌就把那个鬼子打得脑浆迸裂。

跟在身后的特种兵战士纷纷猛扑上来,使用匕首,铁锹,木棍,铁铲,铁锤同那些日本监工展开激烈的白刃战。与此同时,井下的矿工们也发生暴动,他们纷纷拿起手中的工具,从背后向那些已经是欺压了他们多时的日本监工头上狠狠砸去。

黑暗中,血花四溅,惨叫声连连。虽说这些日本监工的武功不弱,然而他们面对的是一群由武林高手组成的特种兵,更加上特种兵战士是经过严格训练,能够共同进退,配合默契。相比之下,这些日本武士则是一群乌合之众。

在特种兵和矿工们的两边夹击之下,日本监工被砍得连连发出惨叫声,被成片成片撂倒在地上。

当然,矿工的损失也不小,毕竟已经被折磨得虚弱的他们本来就没有武功,被那些日本监工一顿砍,不少人倒在血泊中。

地下矿井内的激战持续了半个小时,近两百名日本监工被全部歼灭。而矿工伤亡两百余人,特种兵战士牺牲一人,受伤两人。

正面进攻的步兵战士在装甲车掩护之下,向煤矿发起猛烈的进攻。在极大优势的火力和合理的战术之下,麻山煤矿在短短的半个小时之内,就被李斌攻占。

攻占麻山煤矿之后,又有两千多名矿工被救出。获救的矿工得到休整之后,很快他们就将会被武装起来,加入到李斌的义勇军之中。

此时的李斌,已经是拥有九千正规军和三千民兵,足以和关东军进行一场大战的。

再说齐齐哈尔和哈尔滨一带的日军准备出动,李斌他们即将面临着一场严峻的考验。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关东军却发生了一场巨大的变故:原本任期即将结束的本庄繁因为“剿匪不力”,他提前获得一张“免费船票”返回了日本。

号称关东军大脑的石原莞尔和号称关东军大刀的板垣征四郎也被派遣回国,因为此二人发动九一八事变有功,石原莞尔成为日本参谋总部作战课课长。板垣征四郎则被派往华北地区,亲自担任所谓的“板垣”机关的特务机构指挥官,负责北平和天津方面的“谋略”工作,配合关东军作战,企图策动华北“自治”,以炮制出一个和“满洲国”相似的傀儡“华北国”。

接替本庄繁的是日本陆军大将武藤信义,接替板垣征四郎的是冈村宁次,接替石原莞尔的是远藤三郎。

这个冈村宁次,同石原莞尔相比,不但同样是一个奸诈狡猾的人物,而且更加凶残,他一上来就要求军部向东北增加兵力。

同时,为了进攻华北的计划,武藤信义也希望军部增兵。

由于武藤信义和冈村宁次的提议,日本军部把臭名昭著的第六师团调往东北。

不过,日本人的人事调动,却给了李斌多出三天的时间,使得他能够放开手脚,把鸡宁县城之外的所有外围地区全部扫平。

首先,李斌第一步就是歼灭了原本用来防止他们出山的那些伪警备队和伪保安团,把在长白山内活动的骑兵连和辎重队,以及民兵都给放出山来。

接下来,李斌就开始利用骑兵连快速突袭鸡宁附近的小煤矿,解救出大批矿工。同时,李斌加快了对矿工的体能恢复和军事训练,他所需要的就是尽快把那些矿工培养成真正的战士。

然而,方俊天那边却碰到一点点意外,因为日本人早就已经加强了戒备,致使方俊天他们没能够成功混入城内,这使得李斌要获得人才的重要计划遭到滞后。后果是比较严重的,一旦不能及时完成任务,那么李斌就将不得不放弃鸡宁。

所幸的是,因为关东军的大换血,使得李斌他们获得足够的时间,让他们可以在麻山镇附近的龙王庙山头构筑坚固的防御阵地,等待日本人的攻击。

三天的时间,是足够布置防御阵地的。

冈村宁次确实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此人一直都是从事特务工作出身的,他一到了东北,就详细翻阅石原莞尔留下来的资料。

伪满洲国“首都新京”,日本关东军高级军官正在同“满洲国”高级将领一起,在会议室内召开紧急会议。

远藤三郎看了看石原莞尔的资料之后,他哈哈大笑着说:“哈哈!这个石原莞尔真是一个胆小鬼!”

武藤信义看了看作战计划书,只见上面写着:“请求派遣两个师团,一个独立炮兵联队,一个战车大队和一个轰炸机大队,外加派遣满洲军五万人前往鸡宁剿灭支那山匪。”落款是:关东军司令本庄繁。

一看到这样的作战计划书,武藤信义勃然大怒道:“难怪本庄繁被提前调回国内!他就是一个这样的胆小鬼!这样的兵力,足够扫平华北平原的!只是目前尚未有借口进入华北平原而已!而且我们的军部暂时没有准备罢了。”

谁知,冈村宁次看了看作战报告之后,他却说:“尊敬的武藤将军阁下,这个计划书还是比较谨慎的!”

远藤三郎打断冈村宁次的话:“谨慎?这是乌龟行动吧?对付区区一股支那山匪,居然要如此兴师动众!那么哈尔滨和齐齐哈尔那边的马占山怎么办?难道我们看着他们闹不成?”

“远藤君,你所说的有所不妥!”冈村宁次说道,“要知道,这份作战计划是石原君提出的,他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一大功臣!此人深谋远虑,是不会随便作出这样的作战计划报告的!还记得锦州之战不,我们优秀的大日本帝国武士,就是在这个名叫李斌的支那人手中吃够了苦头!”

说起了锦州之战,无论是武藤信义还是远藤三郎,都无话可说。

过了许久,武藤信义才说出一句话:“冈村阁下,你是作战参谋,至于计划的制定,就按照你说的吧。我们现在是按照本庄繁的计划不变吗?”

“不!计划还是要改变!”冈村宁次回答说,“本来他的计划,是让第二师团和第八师团执行攻击鸡宁的任务。我现在决定改变计划,我们应该把多次作战不力的第二师团撤换下来,换成新锐的第六师团去鸡宁!”

第六师团是刚刚从日本调往东北的,这个来自熊本的师团战斗力强悍。那些久经训练的士兵一直没有机会上战场,此时每个士兵都是士气旺盛,摩拳擦掌,恨不得同中国军队进行一场决战。

一听说冈村宁次要把精锐的第六师团调去鸡宁,武藤信义表示反对说:“冈村阁下,只怕这个有所不妥吧?我把第六师团调往东北,目标是对准华北的。现在板垣君正在华北策划行动,精锐的第六师团随时将要杀往长城以南!可是您却要让第六师团向北面去剿灭这些支那山匪?若是挫了第六师团的锐气,那要如何进攻关内?”

冈村宁次“哈哈哈”笑了几声说:“武藤将军阁下,之所以我要让第六师团去剿匪,就是要让第六师团经过战争的锻炼!只要这一战获胜,我们的第六师团将会士气大增,届时发动对华北地区的攻击战,第六师团一定会勇往直前!”

第六师团长坂本政右卫门中将站起来说:“让我们第六师团前往鸡宁,一定可以把这股支那山匪全部剿灭!”

随后,冈村宁次作出部署:“第八师团从哈尔滨和齐齐哈尔方向出发,沿铁路线一路向东行进。第六师团从奉天出发,前往三棵树同第八师团回合!同时,牛岛满正将军可以把他的混成独立第十四旅团也派出,一起参与剿灭支那山匪!”

“出动两个师团还不够,还要外加一个混成独立旅团?”武藤信义问道。

“据我们情报部门的了解,这股支那山匪战斗力极强,而且获得我们帝国制造的大量武器弹药!据斥候兵的汇报,支那山匪估计有上万兵马!”冈村宁次说道,“更重要的是,他们占据有利地形,我们必须重视这股山匪,若是不能剿灭他们,我们又如何发起对华北的攻势?”

“有两个师团,加上满洲军,已经是足够了,为何还要调遣混成独立第十四旅团?”武藤信义有点不解的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