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巨擘 正文 第九章 决裂(下)

破阵岳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size][/URL] 县局的警车刚刚停稳,局长王厚红就匆忙打开车门,夹着公文包蹒跚着向事发地点走去。 这可是破天荒的头一遭,在各警种的警察尚未赶到现场的情况下,堂堂正印局长当先赶到现场,亲自处理案件的。 在接到县政府办周杰主任的电话后,王局长心头一动。周杰在电话中说的相当清楚,被人殴打的对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



县局的警车刚刚停稳,局长王厚红就匆忙打开车门,夹着公文包蹒跚着向事发地点走去。

这可是破天荒的头一遭,在各警种的警察尚未赶到现场的情况下,堂堂正印局长当先赶到现场,亲自处理案件的。

在接到县政府办周杰主任的电话后,王局长心头一动。周杰在电话中说的相当清楚,被人殴打的对象是张县长的亲侄子。现在张县长、县委李副书记、委办主任这一干大员全都在招待所那里候着呢。

涉及到这么庞大的势力,王厚红就是用脚后跟也能想明白自己应该怎么做。

王局长体态高大而肥硕,步幅挺大,但这一走起路来,禁不住胸闷气喘。气喘吁吁的他走到大堂,招待所主任陈小清立即迎了上来:“王局,警局这出警的速度真是让人信服。我按过表,前后只用了7分钟。”

“你老弟这里出了状况,我王厚红敢怠慢么?这不,治安大队的同志估计还得要十分钟才能过来。”王局长脸上表情依旧,心里却是得意的紧。

从警二十年,自从提拔到领导岗位后,他王厚红王大局长什么时候象今天这样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当然,这也就是一态度的问题。自己能做到这样,张县长应该能清楚自己对他的态度。

“张县长他们现在?”王厚红狐疑的看了陈小清一眼。

陈小清叹了口气,压低声音道:“王局,事情有点棘手,你可要有心理准备。”

“什么棘手的,我们警方是秉公执法。”说了句大道理,王厚红从公文包里取出一盒中华香烟,递了一支给陈小清,自己也点上一支,笑着问道:“有什么新情况么?”

“新情况。刚才周主任过去制止双方斗殴的时候,发现动手的是地区陈副专员的儿子。”说话间,陈小清偷偷瞥了王厚红一眼。说实在的,他的确替王局长即将接手这个烫山芋捏着一把冷汗。

王厚红也是场面上的明白人。陈小清的一席话让他从云端直接坠落谷底,这件案子当事双方都不是善茬。一个是自己顶头上司,一县之长的亲侄子,一位是地区分管政法的副专员儿子。自己无论偏袒哪一方,自己都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王局,很棘手啊?”陈小清这样的人心思活络,手段玲珑,深知在这样的关头,自己若是能替王局筹谋绸缪,日后人家是绝对不会忘记这份人情。

王厚红苦笑着点点头,问道“张县长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我还是先去见见他们吧。”

“张县长今天晚上就是和陈专员的家人在一个桌上吃饭,谁知道现在出了这么件让人头疼的事情。”

“陈主任,你说有没有可能让他们两家私下解决这件事情?”王厚红闻听心中不由一动“这事情真的闹大的话,影响上可不是太好啊。”

“王局,不是我陈小清自贬,你看我有那份功力,去给他们两家调和么?”陈小清知道王厚红现在恨不得那两家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眼珠子滴溜溜一转,露出一丝诡秘的微笑:“王局,有个情况我若是不说的话,只怕你的人未必能调查的出来。”

“什么情况?”王厚红眉宇微动,停下脚步怔怔的看着陈小清。

陈小清凑近王厚红的耳边,轻轻说道:“今天这事,高疯子应该掺和在里面。不过,这小子鬼精鬼精的,势头不对,立即溜到我这里,拿张县长侄子的身份压我报警。”

“高疯子?”王厚红微微颔首。既然张强是与高疯子搅和在一起的,那这件事情谁是谁非已经很清楚了。

以高疯子那迎风臭十里的恶名,一般好人是绝对不会和他厮混在一起的。不过看起来陈副专员的公子也不善,一般人可没有让高疯子怯场的实力,可甭说居然能逼着他向警方求援。

王厚红边走脑海里边想着等会儿的应对方法。来到张县长他们聚会的雅室,才得知原来那些位已经赶到后院事发现场去了。

当听说陈浩居然就是与张大鹏的侄子发生冲突的对象时,周月英淡定的脸上再也挂不住了。她觉得在座的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在注视自己,尤其是张大鹏的目光更是让她心中极难平静,脸上火辣辣的,似乎特羞臊。

“大姐,你去看看吧,陈浩他。。。。他太不象话了,张。。。。。人家被他打的根本无法站起来,我刚才让服务员去打电话请县人民医院赶紧派急救车过来。”

周杰现在简直都有杀人的心思。自己这边通过姐姐出面,刚刚搞定张大鹏、李副书记他们,为自己再进一步打下扎实的基础,可陈浩这小杂种(反正又不是他姐姐亲生仔。)立即闹这么一出,害得自己所有的努力都将前功尽弃“大姐,陈浩可真是有大出息了,后院的地上躺着一溜被他打伤的伤者,我看这回不判他个十年八年是没有办法向伤者家人交代的。”

“十年八年?有那么严重?”周月英再也坐不住了,往起一站,傻楞楞的看着自己的弟弟。周杰迅速扫过在座诸位一眼,眼神短暂的与张大鹏对视一下,张大鹏似乎也没有想到问题会有周杰说的那么严重,目光狐疑的闪了闪,周杰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张大鹏不置可否的怔了一怔。

张大鹏站起身走到周月英面前,神情微微有些严肃,但语气却非常诚恳:“月英大姐,孩子之间的事情,你我心里不应该有任何芥蒂。他们都是大人了,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们这些做家长的总不能看护他们一辈子吧?”

“张县长说的是。”周杰从心底根本就没有承认过陈浩是自己的外甥,对他也谈不上有任何感情,这时就担心因为陈浩的事情破坏了与张县长业已建立的良好私交:“大姐,不管怎么说,你和姐夫是对的起陈浩的。这二十年来不是你们夫妻含辛茹苦的把他抚育成人,为他创造了良好的学习环境,他能成为全省的高考状元,他能考取天京大学?这孩子深怀心机,平时不声不响的,没有想到他动起手来,手段居然会是这么凶残。大姐,是陈浩他自己辜负了你和姐夫对他的良苦用心,如今走上这条自绝于亲人的道路,该汗颜,该羞惭的是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