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光二十五 正文 第九十五章 平叛(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9.html

县城里的郑二在城外的回民进行集结的时候也通过无线电联系了他的手下,那些在附近县城驻扎的连队,询问整个****的情况。通过其他县城连队的侦查,他知道了附近几个县的回民正在向他的这个县城集结。

“哈哈,我喜欢这个在城外的家伙,虽然我不知道这家伙叫什么名字,但是这家伙够狠,竟然敢在这里和我对赌,既然他把赌注下的那么大,那么我们就陪他赌一赌。”郑二自言自语的说道,“命令附近连队各派三个班到这里来,注意路上不要被那些回民伏击。让他们不要着急前进,潜伏在附近,等我们把所有集结起来的回民打得差不多了再进行总攻。同时命令警卫连和其他所有人员,做好随时出击的准备,阵势摆开了,打开来看看。这盘棋终究是由我说的算得。”

回民的通信条件毕竟比不上有电台的解放军,这就注定这场战役是要以他们失败而告终的。信息在战场上的重要性有时候甚至比拥有的武器都重要,接受的都是近代乃至现代训练的解放军无疑要比这些乌合之众更加清楚战场上信息的重要。

大约用了三天时间,回民们才集结完毕。最后一拨回民来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们就是任三率领的大荔县的回民,他们的力量也相对差一些。这次洪兴集结了差不多有1万多人的队伍,因此他自己也显得特别兴奋。只要能攻下对面的县城,他们就可以在县城里得到补给,包括武器。他还真羡慕对面的解放军拥有的武器,可惜他弄不到。之所以他敢打这个县城,就是因为他知道县城里面没有多少解放军。当天晚上,他召集所有的回民首领商议明天怎么打对面的县城。

郑二在连续观察了几天后知道回民来的差不多了,这样多的人要是分成几面分别攻城的话他的人手可不够用。虽然可以动员城里面的汉人青壮参与守城,但是毕竟他们还是平民,训练度也不高,和那些凶悍的回民比起来还是差了些,所以不能指望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晚上偷营。若是在武器对等的情况下,这个决定无疑相当于自杀。那边可是好到一万人了,这边解放军只有不到二百人。这样的比例根本不可能给人家造成多大伤害。但是现在武器装备并不均衡。郑二他们手里面可是有迫击炮的,整整50门,现在都在警卫连手里,炮弹虽说不多,才1000发,但是用来搞突然轰炸足够了,而且那些回民扎的营地彼此离得都很近,他们这是等着挨炸呢。

白天的时候,郑二早已让侦察员探查好了敌人的布营情况,同时还联系了在附近潜伏的从别的县过来的解放军。他们现在已经基本就位,郑二给他们传达完命令后就让所有人做好后半夜进行突击的准备。这次除了通讯班,包括郑二自己也参加夜袭,郑二的警卫连接到了这个任务后更是兴奋的睡不着觉。

12点,县城的门悄悄的打开了,所有人员静悄悄的从城里面出来了,向着预定的方向前进。

12点30分,当一枚红色信号弹出现在空中后,50门迫击炮对这预先算好的射击诸元开始了轰炸。顿时回民军的大营被炸开了花,帐篷、人的肢体,马的肢体、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都飞上了天。很多回民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就见了他们的真主,其中还有很多妇女、孩子和老人,因为回民们集结过来的时候是什么都带来了,这大营里能战的精壮好到一万人,要是加上老幼和妇女,人数可就远远不止这些了。

迫击炮的发射速度还是很快的,平均每门炮20发炮弹,不到三分钟的时间,从这边的阵地发射到了对面的回民营地里了。由于预先设计了射击诸元,因此这次轰炸的效率很高,整个大营的大部分都受到了炮火的照顾。

打完所有的炮弹后,所有的人都全副武装的向回民的营地冲了过去,他们要做的就是杀人,让这些嗜杀的回民也尝尝被杀的滋味。

在外围潜伏的那些解放军战士也开始了行动,战士们从四面八方向回民大营开始进攻,喊杀声、手榴弹的爆炸声,枪声此起彼伏,整个夜晚的天空都被不断爆炸的手榴弹和炮弹映照得通红,回民们仿佛被送进了地狱,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受到如此的惩罚。

郑二带着他的那个警卫连冲向了回民大营,他只拿了一把54式手枪,他的那些手下生怕遇到什么突发情况,所以把他看得很死,它基本上没捞到什么机会。那些回民中偶尔有从轰炸中清醒过来的没有死去的,看到后面冲向他们的解放军后也进行了抵抗,但是无奈他们的武器太差,还没等靠近人家眼前就被手榴弹给轰了,或是直接被冲锋枪给扫倒一片。本来炮击就已经让他们脆弱的神经接近崩溃了,现在又面对这样的敌人,他们又怎么会精神不崩溃呢。不过也有一些回民反应够快,从轰炸中跑了出来,这些回民的临时大首领洪兴就是一个,这家伙的命还确实是硬。

洪兴之所以能跑出来,还得感谢他的卫队,他们也经历过手榴弹的轰炸。

那些卫队仿佛知道如何更好的躲避炸弹、手榴弹的轰炸,他们也知道绝对不能和解放军硬碰硬的来,他们的那点实力还真不够人家塞牙缝的。于是就这样,洪兴这个附近各村县****的首领,悄悄的消失在了战场上。

仅仅一个小时,整个回民大营就被郑二手下的那些人撸了个遍,到处都是炸断了的胳膊腿,跪地求饶的回民,这其中还有老人和孩子。郑二看看这些回民,只是一个劲的摇头,他哪里会想到,正是他主导的这次战役---勉强算是战役把,让这些人现在像狗一样跪在路边。

不过也有郑二不高兴的事情,那就是外围负责包饺子的那些士兵无论怎样收口,最后还是让许多人跑了出去。没办法,他们人还是太少。

当天快要亮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整个回民大营看上去像被犁趟过一遍似的,1000枚炮弹还是显示出它的作用的。因为炸死的回民特别的多,所以根本没法统计到底死了多少人。剩下的回民能有2000多人,包括一些老人和孩子。他们被郑二勒令帮着解放军打扫战场,把那些死去的人掩埋掉。

实际上郑二他们后期冲上去的时候大营里的回民已经被炸得十去七八了,剩下的在解放军的冲击下也没有几个活下来,只有投降的和逃跑了的活了下来。郑二并不知道逃跑了的能有多少人,通过临时审问俘虏,他知道了他这次的对手,但是活着的人都没看到他们的那个叫洪兴的首领,可能被炸得找不到了尸体,也可能趁乱逃跑了。

郑二并不在意这些了,跑就跑了,只要他还想闹事,就会出现,大不了下次再抓到。但是他不知道正是那些溃散的回民,带着陕西省所有剩下的回民向宁夏那边跑去,造成了更大的回民暴乱。不过这也不是郑二能控制的了得,西安城里的师长在听到郑二的汇报后也及时地把这件事报告给了北京的总司令姜雷。

剩下的那些回民,郑二并没有把他们怎样,有的解放军战士要求把这些人全部杀了,有的则建议交给那些被害的汉人家属,这些郑二都没有同意,郑二知道老板,现在应该叫元首了,在北京已经成立了新的国家,新的国家会有新的法律以及对待这些制造暴乱人的做法,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而坏了元首和总司令的大事。这些回民被临时监管了起来,他们就在他们原来的大营里呆着,那里算是临时的战俘营吧,好在粮食还够吃,他们原来就带了很多,那一仗下来,人死了很多,跑的人粮食却没有带走,反倒让剩下的人有了足够的口粮。

经过调查审讯,郑二知道了这渭河两岸十里八村的回民在这次的暴动中差不多死了七八成,当然这是指郑二这个团管辖范围内的,这样现在就可以让待在各个县城里的村民返回各自的村庄了,毕竟县城里的粮食也是有限的,现在危机大部分已经解除,那些汉人村民回村之后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了。为了以防万一,郑二敦促各连的连长让那些村民结社自保,各村和县城做好信息的沟通,发现情况后立即汇报。那些汉人的精装经历了这次回民的暴动后也知道准备好武器了,这种事情郑二没有干预,那些村民手里的柴刀,竹竿加上铁枪头对那些回民还有一定的威慑力,对解放军根本构不成威胁,所以也不怕出事。每村的大户都成为了临时的村长,由他们出钱办村里的团练,而回民的财产也由各村分别继承,平均分给遭到破坏的汉人家庭。那些死了人的家里也或多或少得到了一些补贴,这些事倒是让郑二头变得老大。

十多天后,郑二知道了整个陕西地区的回民已经撤向了宁夏,虽然在他这个团负责的辖区内损失惨重,但是其他的团负责的辖区内的回民因为听说了由郑二主导的那次县城下的围歼战,再加上之前起事的时候就遭到了个村驻留的解放军的阻击,所以根本就没有胆量再留在陕西了,这倒是真的应验了那个传贴的内容-------秦不留回。

因为回民的撤出,驻扎在陕西的这一个师反倒是有了事干,安抚各地的村民,发放救济物资,组织团练自保,驻扎在各个县城的连队忙得四脚朝天。好在一切都在漫漫的稳定下来。

陕西的局势总算是稳定了下来,但是不代表那些回民不闹事,他们一路汇集到了陕甘边界,陕宁边界,对那里的汉人实行了惨无人道的灭绝,那里解放军还没有过去,当地的原清政府官员和士兵也没有向解放军投降,甚至有的满清官员还鼓动当地的回民和后来到的回民一块起来造反,不服从所谓的新政府的统治。那里的汉民这次是倒了霉,很多村子被发了疯的回民屠了个干净,连老人小孩都不放过。一些消息灵通的汉人则提前跑到了大山里避祸,一些则逃向陕西省内。

和这些难民接触的解放军马上把这些消息报告给自己的上级,很快,在北京的姜雷就知道了,但是他也没有办法,远水解不了近渴,目前宁夏、甘肃还没有并入帝国版图,解放军正好可以利用这次事件快速向那里进军。实际上从接到****的那天起姜雷就一直在忙着组织人员向大西北进军。在朝鲜平壤的基地和在吕宋的基地已经开始向西安运输作战物资了,要不是黄河的问题速度能更快一些,一些物资则是采用就地征发的。

按照姜雷的计划,到6月22日,所有物资和人员集结完毕,然后开始按照参谋部的作战计划开始进攻。姜雷还向崔强征求了关于如何处理投降回民的问题。这个问题确实比较棘手,这些回民都是比较凶悍的,即使投降了他们还是信仰他们的真主,崔强其实是比较反感***教和***的,这两大宗教绝对是他未来挽救这个民族灵魂时候的绊脚石。想一想后世的印度、中东地区就知道了,中东地区的信仰***教的那些阿拉伯人无论是给当地他们自己的同胞还是后来闯入的欧洲人都带来了无比的近乎无尽的烦恼,汽车炸弹、人体炸弹、911美国的世贸大厦,间或绑架人质等等。而印度则因为传统的印度教被***教和***的侵蚀,造成了人的思想上的极大混乱。在崔强他们来时的那个时空,印度国内的教派之间的争端对社会的稳定也起了很大的影响。

此时的陕甘回民聚集在一起还仅仅是为了单一的信仰,他们还没有形成后世所谓的东干族。何况这本就是历史遗留问题,关中平原本就是汉人的发祥地,现在到成了回民的聚集地,趁着这次的暴乱,还是把那些回民迁出去的了。崔强告诉姜雷在西进后对于投降的回民要把他们尽量迁出去,地方还没确定,如果可以的话崔强甚至想把这些回民全迁到南洋,而对于顽固不化的则彻底消灭。西北地区历来就不平静,原因有信仰问题,也有民族问题,因此崔强决定把所有的不安因素接着这次的西进全部清除,省得将来还得费心,取而代之的是这一地区全部是单一的汉人,这样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问题了。

至于宗教,虽然这个时代已经到了近代,但是宗教对各民族的影响还是很大的,中原各地的汉人更多的接受的还是儒家的那一套东西,或者说是儒教的教徒,但是随着欧洲人不断的向这个世界四处的散播,他们整的那个***也随之散播到世界各地,那些传教士从某种角度讲就是欧洲人侵略的排头兵,他们先用***来影响一个地方的原驻民,然后接着就是经济,经济出问题了就是军事。如果说汉民族从来都没有自己的思想那还可以把这个***接受下来,但是汉民族的思想早在2000以前就已经形成了,如果在接受其他宗教思想,无疑会对整个民族的发展造成极大的影响,思想上的混乱会引发很多问题,因此崔强在这一点上是坚决杜绝。严禁基督徒到本土来传教,至于南洋的那些华人信了基督的他暂时管不了,但是可以在以后的时间里慢慢的用新儒学、新道教影响。刘轩曾经跟崔强说过这个问题,汉民族的整体进步,国家的发展,不是完全的照搬所有西方的东西的,一些本民族固有的,有进步性的东西,甚至是已经深入华人骨髓的观念,还是要保留的,全盘的照搬照抄结果怎样在崔强他们的那个时空试验结果所有人都知道是什么样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