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名将英雄梦 烈烈先秦 大秦的克星:侠将公子信陵君(二)

江湖闲乐生 收藏 0 3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6.html[/size][/URL] [正文] 1.贤哉公子信陵君 中国人的道德标准,主要包括五大要素,第一要素叫做“仁”。 何谓仁?仁者,爱人也。 信陵君不仅爱人,他甚至还爱小动物。 在东汉刘向《列士传》中记载了一个关于信陵君之“仁”的小故事。 话说有一次,信陵君正在跟门客们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6.html


[正文]


1.贤哉公子信陵君


中国人的道德标准,主要包括五大要素,第一要素叫做“仁”。


何谓仁?仁者,爱人也。


信陵君不仅爱人,他甚至还爱小动物。


在东汉刘向《列士传》中记载了一个关于信陵君之“仁”的小故事。


话说有一次,信陵君正在跟门客们喝酒,大家高谈阔论,畅饮正酣,忽然有一只小斑鸠飞了进来,钻入其案下,扑腾着翅膀转来转去,打搅了众人的酒兴。


领导受惊,这还得了,于是立刻有人冲了过来,欲驱此不速之客。然而信陵君却用眼神止住那人,走到斑鸠面前,拱手道:“此有何急,来归无忌耶?”


正如毛阿敏阿姨所唱的:“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我亲爱的小斑鸠,你急忙忙来找无忌哥哥有啥事儿吗?


那小鸟可怜巴巴的看着信陵君,叽叽喳喳仍叫个不停,叫声中充满了惊恐。


信陵君当然不懂鸟语,于是他赶紧派人查探,左右出去转了一圈回来报告说,外面有一只鹯(即“晨风”,鸟名。一类似鹞的猛禽)在天上盘旋,想必就是这斑鸠引来的。


原来如此,信陵君于是保护起那只斑鸠,直待那鹯飞走,这才放走小鸟。


没曾想,那只阴险的凶禽并未飞远,它就躲在附近房子的屋脊上,一见斑鸠飞出,便立刻扑了上去,将可怜的小鸟杀吃了。


信陵君眼见于此,心中负疚,顿时没心情吃饭了,他把筷子一扔,伤心的说道:“鸠避患归无忌.竟为鹯所得。吾负之。为吾捕得此鹯者,无忌无所爱。”


为了给可怜的小斑鸠报仇,信陵君豁出去了,只要能抓住谋杀犯,他啥宝贝都舍得给。


左右一听,忙说:公子您真是仁德啊,我们马上去办。


不久,两百多只鹯就被当做嫌疑犯献于公子阙下。


信陵君皱眉道:“杀鸠者,只一鹯,吾何可累及他禽。”遂按剑于笼,痛数凶犯之罪,厉声道:“谁获罪无忌者耶?”


奇怪了,信陵君听不懂鸟语,鸟却听懂了信陵君的人话,当场竟有一只鹯低下了自己罪恶的头颅,羞愧到不敢仰视。


于是信陵君立刻将凶犯明正典刑了。其余嫌疑犯,则一律释放。


《列士传》最后说道:魏公子之德,仁惠下士,兼及鸟兽,从此名声流布.天下归焉。


好一段洒狗血的弱智情节,这显然是后世信陵君的粉丝们瞎编的,不过由此亦可见,信陵君道德口碑极佳,而使众狂热粉丝甚至不惜胡说八道,去神话偶像。





中国人的道德标准之二,义。


何谓义?义者,侠义也。纾人之难,救人之急,扶危济困,锄强扶弱,嫉恶如仇,为天下铲不平,则义布天下也。


义分为两种,一种是私义,讲的通俗一点儿就像刘欢的《好汉歌》里所唱:“路见不平一声吼哇!该出手时就出手……”


史书记载,信陵君的嫂子,魏王的小老婆如姬父亲被人所杀,魏王想尽办法欲为爱妾报仇,三年未能如愿。如姬于是找到信陵君向他哭诉。信陵君二话没说,派手下门客斩了那仇人的头,恭恭敬敬的献给如姬,如姬感激涕零,从此生是魏王的人,死是信陵君的鬼。


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信陵君在魏国那就是个问题解决中心,谁要有难事儿,别打110,直接找豪侠公子信陵君,保准没错。


义的第二种叫做公义,或者说国家之义,百姓之义,天下之义。


金庸说:为国为民,侠之大者。


抵抗侵略,保家卫国,盟国有难,义不容辞,这才是一个天下大侠的最高境界。


信陵君一生,志在合纵六国,齐心抗秦,这便是顾全了魏国的最大利益。


所以信陵君才能成为战国四大公子之首,显名诸侯,号召天下,从者如云。




中国人道德标准之三,礼。


何谓礼?礼者,温文尔雅,举止合体,为人谦恭,虚心受教,君子风范也。


换句话说,礼就是待人接物的态度,礼就是风度,礼就是气量,礼就是尊重。


中国人非常看重这一点,一个不尊重他人的人永远得不到他人的尊重。


所以中国人尊师重道,中国人敬老尊贤,中国人把礼看做生命中的重中之重。


但中国人也有个坏脾气,那就是“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当富贵遇到贫贱,中国人就会换了一副嘴脸。高高在上,自矜身份,耻于同市井之徒为伍,这在中国君子看来是很正常的。


君子如果跟贱民混在一起,那君子还是君子吗?孔孟如是说。


就连太史公所称赞的“翩翩俗世佳公子”平原君,同样不能免俗,他就很看不惯信陵君跟市井之徒交朋友。


看来,“好客喜士”与“礼贤下士”是两个不同的境界,高下云泥之别,其他三公子属于前者,信陵君属于后者。


在信陵君眼里,士只有贤愚之分,而无贵贱之分,只要是有能力的人,他就倾心相交,市井之徒又有什么关系!


大梁城里有个老头侯嬴,高寿七十,家贫如洗,是大梁十二城门之一“夷门”的“监者”。用我们现在的话说,侯嬴他就相当于我们单位或学校传达室里看门的老大爷,是个正宗的下层贱民。


像侯嬴这样又老又穷的市井贱民,战国其他三公子是从来不屑一顾的。


然而大家别忘了一句俗话:“大隐隐于市”,真正的高人,往往就是隐藏在市井弄巷之中的,侯嬴便是这么一位世外高人。


于是,信陵君决定屈尊去拜访一下这位高人。


中国人的礼节,初次见面是不能空手的,要送礼,俗称见面礼,所以信陵君便携重礼登门拜访,却不料侯嬴断然拒绝了。


侯嬴道:“臣修身洁行数十年,终不以监门困故而受公子财。公子厚意侯嬴心领,您还是请回吧!”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好一个侯嬴!


看来信陵君看低侯嬴了,当时各国权贵都在养士,侯嬴若真是个爱财小人,他老早就依附权贵飞黄腾达了,又何必七十多岁来还当个贫困监者?“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抛头露脸效命王侯的。在这个世界上,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高士大有人在。


信陵君只好泱泱而回,临走前问:先生不收礼,请吃饭总可以吧!


侯嬴把家门一关,在里面叫道:等我有空再说吧,到时通知你!


于是又一天,信陵君在府邸置酒大宴宾客,待客人们坐定后,便带着大批随从,浩浩荡荡一行人,前往夷门迎接侯嬴,并亲自驾车,虚左以待。


中国人坐车是很讲究的,我们知道,战车上“车左”是主将,“车右”是保镖,驾驶员在中间,所以左位是最崇高的位置,留给领导坐的。就算现在换成了小轿车,依然是如此。


一个大国贵公子如此礼遇一个看门老头,如果换做是我,肯定感动到一塌糊涂。


西汉名将韩信曾经说过:“乘人之车者载人之患,衣人之衣者怀人之忧,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在古代,领导的车是不能随便坐的,那可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更何况领导亲自给你驾车。


然而我们的老侯却一点儿不知道客气,只见他稍微整了整自己的破衣烂衫,然后一屁股坐在车子左边的尊位上,挥手对“司机”道:“小魏,开车吧!”那小样儿摆的,好像他才是公子。不止!好像他是魏王般。还不止!魏王也没他架子大。


“先生坐稳了,驾!”信陵君毫不为意,竟在满街人的目瞪口呆之中,恭恭敬敬的为侯赢当起司机来。


这样的事儿别说放在古代,就算放在今天,恐怕也得跌破全国人的眼睛。


国家总理亲自给传达室老头开车,这不是总理疯了,就是传达室老头疯了。


可是侯老头还嫌自己疯的不够,又对信陵君说:“臣有客在市屠中,愿枉车骑过之。”


多少魏国文武大员和社会名流在信陵君府等着他们回去开席呢,这老侯竟要求车子绕道去看什么朋友,这不是蹬鼻子上脸瞎胡闹嘛!


然而信陵君二话没说,就把车子开进了农贸市场,这一路可都是大梁的市中心,人山人海到处都是喜欢八卦的民众,这个老侯嬴,他是生怕自己上不了明日的报纸头条么?


侯嬴的这个朋友叫做朱亥,主要工作是在农贸市场杀猪卖肉,业余工作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专管世间不平之事。


明白了吧,壮士多为屠狗辈,朱亥其实是个武艺高强的江湖大侠来的,能被眼高于顶的侯嬴所看重的人,岂会是个庸庸之辈。


不一会儿,大侠朱亥的身影出现了,侯嬴于是下车,与朱亥站着说话,这一聊,就没完没了了。


繁华的闹市中,锦衣华服风度翩翩的信陵公子乖乖的手执缰辔待在车上等着侯嬴,就像接领导上班的司机,安静耐心,无怨无悔。


侯嬴:哥们儿,生意怎么样?


朱亥:还成。哇,你带来这么多买肉的!太谢谢你了。


侯嬴:不是,他们来请我吃饭。你有空吗?一块去。


朱亥:当然不去,你知道我脾气的,我生平最讨厌的事儿就是应酬!


………………………………


半个时辰过去了,侯嬴和朱亥还在聊天,而且越聊越起劲,家长里短天南海北的啰嗦个不停,天知道他们哪里来的那么多话说,家庭妇女也没他们这么爱闲扯。


这其实是一场考试,一场特殊的人性考试。侯嬴一生阅人无数,看过太多假仁假义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这次这个信陵公子,是否也是如此,谁说了都不算,只有通过了自己的重重考验,那才可以过关。


其实我们年轻人交朋友或谈恋爱也可以学学侯老先生,刚开始交往的时候,看到的东西往往是人的表面,而表面中到底有多少真实呢?又有多少虚伪呢?不如像侯嬴那样,先观察对方的为人和言行,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互相之间疏远一点,然后再来决定与他的关系能发展到什么程度,该不该进一步交往,该不该给他推心置腹,该不该给他以身相许。


如果对方过不了关,那就继续疏远下去,反正从疏远变得更疏远这没什么,如果要从亲密突然要变得疏远就麻烦了。


这个道理,就是所谓的“君子之交淡如水”。


我们的信陵君当然是过关了,侯嬴一边聊天斜眼看去,只见信陵君脸上永远挂着谦和从容的微笑,不见丝毫不耐烦的表情,还不时向两人投来深情无比的眼神,一如热恋中的少女在等待情郎。


公子好修养,旁边的随从们却气坏了: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染坊,你以为你是谁啊,一个臭看门的而已,竟敢这么对待我们敬爱的信陵公子,我呸!


旁边围观的群众也深有同感:公子亲自为你驾车,这何止祖坟冒青烟,那简直是喷火!领导的时间多宝贵啊,你他妈的老家伙还不识抬举,我呸!


繁华的闹市中,呸呸的吐痰声不绝于耳,看来大家都感冒了。


侯嬴不用猜也知道人们在悄悄的骂自己,但他仍然不以为意,继续与朱亥高谈阔论,从国际金融危机谈到市场猪肉价格暴涨,从巨商吕不韦的风流八卦谈到最近城管殴打记者,聊的那叫一个风生水起热火朝天,他要的就是这么个效果。


骂吧骂吧,骂的越狠越好,我老头子脸皮厚,不怕做小人。


而朱亥对眼前的一切似乎也无动于衷,此人还真是一个奇人,自己的肉铺前围了一堆显贵与闲人,竟能与侯嬴聊这么久而不宠不惊,不乍不喜,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如此屠夫,十万个也找不出一个来。


就这样,从下午等到晚上,信陵君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了,然其色始终不变。


侯嬴这才貌似想起还有一堆人在等他,于是依依不舍的告辞朱亥,回车上座,一行人急急忙忙往回赶。


还有一屋子的贵宾被晾在公子府中喝西北风呢,他们等待主人回来开饭已经等的花儿都谢了。


——赶快回来吧公子,再不回来菜都凉了,再热就不好吃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