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光二十五 正文 第九十一章 平叛 (一)

oliverwang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9.html[/size][/URL] 关中,渭水与泾水交汇处,有一座古老的城池,西安。在汉唐两代,这里又叫长安。虽然历经各个朝代的更替、战乱,但是他还是以他特有的韧性顽强的存在着,历经了千年的风雨,更显出它的弥重。 由这座城向西或向北延伸,就是古老的关中平原,这里是华夏民族最开始的起源地,我们的先人们就是在这片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9.html


关中,渭水与泾水交汇处,有一座古老的城池,西安。在汉唐两代,这里又叫长安。虽然历经各个朝代的更替、战乱,但是他还是以他特有的韧性顽强的存在着,历经了千年的风雨,更显出它的弥重。

由这座城向西或向北延伸,就是古老的关中平原,这里是华夏民族最开始的起源地,我们的先人们就是在这片土地上点燃了华夏文明5000年来兮兮不灭的火种。黄帝战蚩尤、文王垂钓、西周代商、始皇帝在这里结束了混乱的战国、汉唐盛世时的万国来朝,凡此种种,都记录了这个民族,从这个黄土地走出来的民族,他们带给整个东亚大陆怎样的荣光,带给世界怎样的文明。

1852年的5月23日,这片土地,这座古老的城,被人民解放军接收了,从满清贵族的统治中解放了出来。解放军快速的进攻,犀利的武器,严明的纪律震惊了所有的人。那些满人中有一些还妄图恢复旧制,还试图割地裂土的,都已经老老实实的该呆在哪里就呆在哪里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战争或是屠杀就会远离这片土地,在刚解放的这些日子里,三秦地区都传播着关于生活在这一地区回民要独立的消息。一时间,关中顿时风起云涌。

洪兴是渭河南岸苍南镇上的***清真寺的阿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在关中平原上就有了他们回民,他们这些回回到了斋戒日就会来到清真寺斋戒,他这个阿訇在整个苍南镇上还是很有影响力的。

当听到西安城里的满人被汉人打倒之后他就开始琢磨着他们回回是不是该自立的问题了。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回回,一年到头多多少少的要和汉人们打上几架。有的时候是为了争夺土地上的水源,有的时候是为了争抢生意,还有的时候只是因为回民和汉人发生口角。反正回回们瞅着汉人们不顺眼,汉人们也总是瞧不起回回。原来满人的官员在这里的时候,一天到头总要想法挤兑一次两次回回们。大清朝原本是把所有人分成四种的,满蒙回汉,是按照这样的顺序来的,也就是说回民还是要比汉人金贵的。然而到了乾隆朝的时候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个皇帝对回民就起了戒心,开始极力打压三秦地区的回回。亲征新疆的大小和卓的时候连带着一路上的回回也剿了不少,就其原因大概也是因为回回们比较凶悍,又有结社练武的习惯。这样的一些人都会上一些把式,又聚在一起,给哪个皇帝也觉得心里不踏实,万一这些人要造反怎么办。这大概就是清廷极力打压这些关中平原上的西北狼的原因了吧。

然而现在满清垮台了,从海外不知道哪里来的汉人又重新统治了这片土地,这让洪兴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若是汉人们来当这里的父母官,那还不得更向着他们自己人,哪里会管回回们的死活。

于是他那颗异动的心更加躁动不安起来,更主要的还是他那天看了县城里进来驻扎的所谓的解放军,竟然只有30个人,身上穿的花花绿绿,头上戴着圆形的帽子,当然也是花花绿绿,身上背着鸟枪,那枪头上却还插着一把尖刀。这能有什么用,还不是和过去的白蜡杆子长枪一样,还没有那白蜡杆子长。不如拿着砍刀实在。看来这大清朝是真他妈不行了,就这样的人都能把他们给收拾了,那自己手下那些回回们要是武装上去,肯定也不比这些人差。何况这个县也只有30人,自己随便找一些人就能把这些汉人给灭了,到那时候真成立一个全是回回人的国家那也不是没有可能。这关中距离京城也是有一段距离的,估计他要是合计好起事后的有个两三个月消息才能传到那里,到时候大概这个所谓的临时政府也只能承认他们了吧,毕竟现在兵荒马乱的,大概京城里的汉人也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吧。

想到这,洪兴觉得总算没有白在那里瞎琢磨,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联络渭河两岸各村镇的回民团体,把自己这个想法和他们说说,看看他们有什么态度。

要说他们回回就是团结,原本洪兴还在那里瞎琢磨呢,对方会不会同意,会不会参加他的“起义”。可是他通知没多久,附近四乡八屯的就派人过来联系了。于是一场“暴动”便在这酝酿中慢慢生成。

丁老憨家住渭河北岸的大荔县八女井村。村子里有汉人也有回回。相对汉人来讲,回回们比较团结,哪个回回要是被汉人欺负了,那其他回回铁定就会集体过来帮着那人讨回面子。这种事情在大清朝统治的时候就是这样。不过老丁可管不了那么多,他自己是一个铁匠,祖上就在这村子里打铁。现在他自己开了一个铁匠铺,整天他就围着他的铁匠铺转哟,又哪里有心思想着那些回民抱团打架的事情呢。何况他这个人人缘也比较好,那些人闹就闹吧。他该和谁做生意还是和谁做生意。

前些日子听别人说北京的大清国垮台了,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他一个打铁的,能有什么用处。可是过了些日子这消息被确定是真的了,因为西安城里就来了那些打垮满人的解放军。他们镇子也来了一些解放军,听出去看光景的后生回来说那些兵穿的都是花花绿绿的,背着烧火棍子,上面还绑着尖刀,看上去也是挺吓人的。这个新成立的解放军政府倒是比原来的大清朝对老百姓好多了,十税一,种粮自己吃的话就不用交税了,这是历朝历代也没有的好事啊。像他这样打铁的,卖出一件成品才收一成的税,这已经是很不错了,要搁到以前,衙门里当差的一天指不定跑过来搅和几次呢。

这不,这几天老丁的生意特别的好,也不知道这些人都是哪里来的,在他这里连着打了好几把柴刀,其中有一些人是回民,这一点老丁从他们的打扮就能看出来,都带着白帽子阿。现在解放军进村了,只留了10个人在村上,说是要维持这里的秩序,包括他们颁布的那些新法律。他们在这里就相当于过去的里长或是村保什么的,所以老丁也得按时交纳他的税。为了快一点赶出活来,老丁连自己的孙子都用上了。老丁的孙子叫丁强,自小跟着老丁学打铁。这小子比他爹强,他爹小的时候老丁教的时候明显的不上路,到后来只能到地里种地。倒是丁强从小对这打铁学的快,要不是年岁小,老丁早就把这摊子给孙子了,这小家伙机灵,悟性好,什么事说一半他就明白了,这铁匠铺从打铁到卖成品这一套的东西他都明白。其实也是老丁自己不放心,这丁强今年也有15岁了,长得又黑又壮,说是半大小子,其实不比他爹矮多少,过几年估计就的找媒人说亲事了,那时候老丁也可以真正的把这铁匠铺传给孙子了,然后自己等这抱重孙子,这日子可是越过越红火了。一想到这些老丁就会偷着乐,他总算对他们老丁家有交待了。

按照这解放军的要求,月底收税,他这个月底就的到村保那里去缴税。这解放军是按照他们所说的公历来计算时日的,他们进村那天是23日,今个是30号,眼见这个月就过去了,得到村保那里去一趟了,何况那天村保还来过他这里,就在那天他才开始接到这么多地活计。仅仅几天,他就打了十多把柴刀了,下个月手头可是宽裕多了。

要不是那个打刀的要最后一块算账,他早就把税交上,他是那种本分人,不会等着人家来催得。

打刀的那个人告诉老丁说是旁边羊圈子村的,得再等5天,也就是那解放军所说的公历6月5号才能来结账,同时又叫他多打了5把,等到时候一起结。等就等吧,不过他的和村保说一声,他手里也没有现钱阿。

参加向西北进军的部队都是新编成的部队,一个师里倒是有一半的新兵。赵立人就在这进驻大荔县的部队里。在俘虏营里他通过看守他的韩三强了解了解放军,了解了韩三强他们是什么样的人。既然大清国已经垮台了,他就没有必要在为他们卖命了,何况他现在也知道了汉人不应该屈服于满人的,部队里这种民族主义的洗脑活动还是经常进行的。于是他就在解放军扩编后成了一名新的解放军战士,辫子也剪掉了,穿上花花绿绿的衣服,戴上钢盔,脚上穿的是橡胶底的翻毛大头鞋。摸着发到手里的46式步枪,不激动那是假的。不过新兵训练的那两个月也是够他喝上一壶的,别看他以前连过,在体能训练这一方面还真是的加强。比如什么负重30公斤的越野行军训练,力量训练等等,既让他感到新鲜,也让他感到有压力。不过这些赵立人都挺了过来,等到开始练习射击的时候,赵立人忽然找到了感觉,具体怎么说呢,就是仿佛她生下来就会打枪似的。教官教了一遍,他马上就明白怎么回事了。熟悉完手里的步枪,第一发子弹他就打中了10环。那教官说他有成为狙击手的潜质,这狙击手是什么他不知道,大概是和过去射箭的神射手差不多吧,反正他是越来越喜欢自己手里的步枪了。结果好事不长,射击训练才进行完第一个环节,部队就要开拨了。他被分到了韩三强的手下,韩三强还是班长,别的和他一样的都已经升了,只因为他当时在战场上犯了战术纪律,才没有升迁的。就连他那个副班长都跟他倒了霉。

这不,他们这个班就驻扎在大荔县,连西安城都没捞到进,还得维持这个县下的各个村的治安。好在他们只在这里驻扎一个月,之后还有新任务。不过赵立人可没想那么多,他现在只要是手里握着枪就满足了。到现在为止他就打了两发子弹,而且都是一枪干掉对方,远距离的,连韩三强看到后都说他厉害。他现在没事的时候就会自己擦枪,好像这枪就像他老婆似的。

韩三强的老排长曹平泰现在已经是连长了,他的这个连就驻扎在大荔县城。他只留了一个排的人驻扎在县城,剩下的都派到这个县的各个村子里了,维持一个月的治安以及宣传新的政府的相关事情后,他们将有新的任务。那些到村里巡逻的部队只是白天过去,到了晚上还得回到县城外的临时营地驻扎。曹平泰这一点作的比较好,虽说目前解放军的武力确实很高,但是他还是把他的这个连分成两部分驻扎,一部分在城里,一部分在城外,互为攻守。

韩三强这一天照例领着他的那个班来到八女井村巡逻,顺便问问新选的村保有没有什么事情。这些日子对于新政府颁布的新法律这些当兵的可是好一顿宣传,就差挨家挨户的说了。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宣传还是起了一定作用的,这不,老丁铁匠就主动要来交税,一看就知道是本分实在人。韩三强还准备把老丁的这件事拿出来当面表扬呢,就连村里的那些有钱财主都没有像老丁这么积极,要知道那些人哪家没有生意阿,光指望着地里刨食,没有现钱花啊。

韩三强这人也是比较粗,对于村保说的老丁头要缓两天交税的事也没有细想,甚至连村保告诉他最近几天村里的回回们大量的在买竹竿的这件事他都没有往深了想,倒是副班长提醒了他,让他觉得这些事的和连长报告。

6月4日晚上回去的时候他把这件事和曹平泰说了,曹平泰之所以能当上连长也是有一定头脑的,他可不像韩三强那样神经大条。因为不只是韩三强那个班向他报告了这样的事,从别的村回来的战士也和他说了类似的事情。而且在别的村还发生了一些铁匠在家里莫名其妙的死亡的事。这些都让曹平泰隐约觉察出了点什么东西,但是一时半会儿有说不清,他只是让各班明天到各村巡逻的时候多加注意。同时他让去那个死了铁匠的村子巡逻的那个班赶快调查破案。

其实曹平泰已经是够细心的了,只不过在这里他范了个思维定势的错误,他认为凡是想闹事的人手里也得有枪,和他们一样的洋枪,剩下的武器根本没有在他考虑范围之内。这些年用着46式步枪早已用惯了,那还想到砍刀或是削尖了的竹竿也能当武器使用呢。

第二天一早,韩三强带着他的那个班照常向八女井村走去。但是他不知道的是,他这次差点没回来。

老丁今天一大早就起来了,因为今天那个邻村的回回说要来给他送钱。儿子媳妇都下地干活了,孙子一早上就在扫院子,打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些都是很小开始就干上了的。其实老丁不知道的是这丁强这两天已经和韩三强他们认识上了。解放军进村,寻常的大人对这些当兵的还比较谨慎,但是像他这样的半大小子则根本没有这种感觉。孩子的心理都是单纯的,再加上韩三强他们有部队的纪律约束,表现也比原来大清朝的当兵的好的多,同时自身的形象又好,特别是有时候还帮着有困难的老乡干活,这让丁强很快就在心里对他们产生了好印象。那天他上村公所上去说交税的事情的时候,就看到了韩三强手里的步枪,这小家伙别看长得又高又大,但是心眼却是很多,不大一会儿就和韩三强热乎上了,说东道西的,仿佛两个人已经认识了很长时间了似的。这不今天一早上忙着起来干活,然后好上村公所那里去看韩三强。其实看韩三强倒是借口,他主要目的是想看他手里的枪,半大小子对这样的东西最是稀罕。

和爷爷打完招呼,他就撒腿跑人了。老丁也没有多想,反正铁匠铺今天也没什么活了,他就等着在家把那个人欠的钱给收了。

大约9点钟的时候,来拿柴刀的回回来了。老丁从屋里出来的时候,看到院子里来了不止一个,大约有三四个人进来了。他也没有多想,直接就招呼上了,如果他仔细看得话,会发现这些人都已经是目露凶光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