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光二十五 正文 第九十章 建国大业(四)

oliverwang 收藏 1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9.html[/size][/URL] 因为和法国建立了友好合作关系,所以新政府得以能够大量的派遣留学生到法国,而崔强则利用法联公司的关系把一些学生分流到了普鲁士,在这一个过程中,自然少不了中央情报局的身影,一些人员也以留学生的身份进入到了欧洲各国国家。 美国人在看到那则联合公报后的表现和英国人截然不同,他们只要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9.html


因为和法国建立了友好合作关系,所以新政府得以能够大量的派遣留学生到法国,而崔强则利用法联公司的关系把一些学生分流到了普鲁士,在这一个过程中,自然少不了中央情报局的身影,一些人员也以留学生的身份进入到了欧洲各国国家。

美国人在看到那则联合公报后的表现和英国人截然不同,他们只要求能做生意就行,因此也很快和新政府建立了外交关系。因此在政府向法国派遣留学生的同时,也向美国派遣了很多留学生。其实这些留学生决不是最早到美国留学的,比他们还早的一个中国人在后世可是让所有人都能记住的,那就是容闳。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批官办的留学童生就是在他的组织下完成的,那批最先出去了解这个世界的童生中有詹天佑、严复、唐绍仪等,可以说容闳的一生就是中国人不断的了解西方,了解世界的一生,可惜清政府并没有让西方的民主以及科学精神在中国的土壤里生根,导致这个国家不断的失掉运气,面临三千年未有之变局也只能是作壁上观,眼睁睁的看着旁边的恶邻抢走了最后那一丝运气,并反过来对付这个古老的民族。好在这个时代,崔强他们的到来已经改变了这国运,这个古老的民族已经开始走向新生。

其实单就科学技术,崔强他们几个现在拥有的知识水平绝对是这个世界顶尖的,不然也生产不出那么多超出这个时代的产品来。但是基地的生产往往是为了最终的产品,中间的过程尽量的变成了简单的操作,那些工人们根本不会懂造出的那些机械的工作原理,也不明白为什么会造出那么多东西,即使他们从最开始就在业余时间跟着崔强他们学习相应的知识也不行。他们的基础实在是太差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而最开始送到法国学习的那些崔强收养的孤儿现在已经有一些毕业的了,他们回到吕宋后很快就成为抢手货,被一些工厂招去,就是没有被工厂招去的,也成了吕宋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那些到工厂里工作的所谓技术人员,在最开始接触到这些工厂里的机器的时候不禁惊叹原来在南洋还有比欧洲还好的机器,为此他们得从新到0号基地里在进行一番学习。但是这样做最终结果会让所有人对崔强他们形成盲从,而科学最根本的地方却在质疑,没有什么东西永远是正确的,崔强让更多的人走出去其实就是让他们在国外的学习过程中获得这种质疑的精神,只有拥有了这种纯粹的,端正的治学精神,科学的种子才能在中国的土地上生根发芽。

崔强在把人员外派的同时也在国内成立了科学院,由刘轩担任科学院的第一任院长,招收那些还没有被儒家思想彻底腐化掉的人,不过效果不是很好,这也是没有办法的,这个时代就是这样。

与此同时,崔强还在全国范围内设立专利制度,发明创造奖励制度等等,这些都是为了让那些一直以来认为发明创造都是奇计淫巧的人改变他们的观念,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新生从某种角度讲并不是崔强他们占了多少土地,向海外移了多少人,打败了多少异族,而是这个民族的思想自我的更新。这需要一个过程,崔强他们实际上是为这一过程的完结提供一个稳定的外部环境。

至于俄国,崔强根本没有考虑。在5月份的时候崔强就已经电令解放军驱逐在境内的所有俄国人,连商人也一并驱逐,崔强对这个国家和民族没有一点好感,特别是在听到姜雷说蒙古人的异动可能和俄国人有关后更是如此。

6月底的时候,崔强在紫禁城会见了参观吕宋回来的憎格林沁。

“憎王爷,想必您这次参观完后一定有很多感慨吧。在这里我首先要向您致歉,之前用了一种很不光彩的手段俘虏了您的军队,不过您不用担心,他们现在还在丰台大营内,一切都很好。其实这也是为了弟兄们好,您也看了我们的军队,如果您的马队和我们的军队正面对上,您觉得有多大的胜算。”

“败军之将,何以言勇,不过我不知道你们想把皇帝怎么样,而且让我奇怪的是你为什么不当皇帝,还有就是目前你们打算怎么处理我们蒙古人?”

“皇帝已经不适合这个时代了,可能这样说您还不理解,但是您将来到欧洲看一看就知道了,虽然欧洲也有皇帝,但是皇帝的权力再也不像过去那样大了。我们这些海外的汉人,之所以推翻满人的统治,就是要让我们汉人能重新获得这个天下,当然不是我自己,而是所有汉人。不过您也看到了,我们并没有像满人二百多年前入关的时候那样,对敌人大肆的屠杀,那样解决不了问题,而且这个天下让满人坐的已经出了问题,10年前被英夷打败后你看到这个国家产生变化了吗,没有,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让一个远在欧洲的距离能有半个地球那么远的国家仅用了三四千人,几艘军舰就给打败了。林大人想了,可是却被皇上给撤职了,换来的是苟且的投降,割地赔款,这些都说明满人不在有能力统治这个国家,这个民族,他不会为这个国家带来新生,那么就只有我们汉人来完成这件事了。或许你会说这个新皇帝能做到,但是我告诉你,这个世界和以前的世界不一样了,外面的夷人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所以只有我们来做了。何况汉人已经供养了那些满人两百多年了,也该是他们还还帐的时候了,我们没有杀他们而是让他们做苦工已经是天大的仁慈了。您应该能看出来,我们并不是希望用杀戮报复,而完全是为了这个国家的新生。”说到这崔强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就像我刚才说得那样,我们并不是为了杀戮,蒙古人和汉人一样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也应该成为这片土地的主人,我们对蒙古人没有任何恶意,相反,我们应该一致对外。可能您不知道,我已经得到消息,库伦的一些王爷已经在俄国人的怂恿下要闹独立。对于这一点,我可以明确的告诉您,这是不可能的,任何想分裂这个国家的人都将得到应有的惩罚。过去蒙古人也跟着满人屠杀过汉人,在宋朝末年的时候,蒙古人也进入过中原,也屠杀了很多汉人,但是那都是历史,都成为过眼云烟了,我们就此揭过。但是现在还要打着各种旗号分裂这个国家,就是不可饶恕的了,就像现在在陕甘和宁夏的回民一样,他们必定为他们的疯狂付出代价。您那天也看到了我们的阅兵,实话告诉您吧,我们的实力远远不止您看到的,那只是为了迷惑欧洲人。”

“我在你们的基地看了你们的武力,确实不是现在草原上的蒙古勇士所能比拟的。但是你们将怎样对待我们蒙古人,难道也向对待满人的贵族一样?那些王公们如果知道了是那样,那他们肯定要反的。”

“所以我今天来找憎王爷您,希望您能回到蒙古,向那些王爷或是王公们说明我们的政策,蒙古人现在可以保留所有的一切,包括王公们现在拥有的所有特权,我们中央政府都不加干涉,同时我们还会派人和你们做生意。但是只有一点,就是不能脱离中央政府,而且不久的将来,我希望蒙古人能像你们的祖先成吉思汗一样,重新打回西伯利亚,把俄国人赶回乌拉尔山。我们中央政府的军队将是你们最大的助力,而获得土地,草场,可由参加战斗的所有勇士来分享。”

“你说的的确挺诱人,既然你们汉人选择和我们蒙古人做朋友,那这件事情还有商量,我尽量回去给你说说吧。既然满人已经不行了,那就看你们汉人的了。”

“那就感谢憎王爷了,您回去的时候我们会派一些人暗中保护您的,以防突发事件。希望那些王公能听您的劝,至于那些骑兵,他们还是暂时留在这里吧,倒是可以帮着我们的士兵学习学习骑马。”

“好吧,我就当一回说客吧,希望那些人能聪明一些。”憎格林沁说完就头也不回的出了门,再多的要求他也提不出来,那些在丰台大营里蒙古骑兵暂时成了人质。

崔强知道憎格林沁没有选择,即使他不去,也会有别人去的,蒙古是不可能从他手里分裂出去的,而且他还要以那里为跳板,继续进攻整个西伯利亚呢,那里虽然一年多半的时间是在冰天雪地中度过,但是地下却埋藏了好多矿产。同时整个西伯利亚也成为了俄国人战略上的巨大回旋空间。后世无论是拿破仑战争或是二战时德国人的入侵,都离不开整个西伯利亚的大的战略回旋空间。没有了这块土地,俄国就会直接变成二、三百年时的样子。整个西伯利亚,本来就应该是黄种人的土地。其实崔强不知道,早在去年,就有一个俄国军官叫涅维尔斯科伊乘炮舰占领了黑龙江的庙街,并把那里改名为尼古拉耶夫斯克。

和憎格林沁一起在开国大典时观看的李鸿章此时已经被崔强派出去学习了,目的地当然是欧洲,和他同去的还有很多被俘虏的原清政府的大臣。满人都去做苦工了,但是这些汉人的官吏崔强却并没有把他们扔到工地上去,他们在这个时代还是有很大的影响力的,既然不能杀掉,那么就改变他们,外派参观考察就是一种方法。另外一种方法是刘轩告诉他的,和一个地方有关。那个地方在甘肃,在那个省份有一处地方叫敦煌。像崔强这样的一天只想着赚钱的人可能不会知道这个地方,而像刘轩这样喜欢研究历史的人肯定知道这个地方。

在崔强他们来的那个时空,在十九世纪末的时候,在敦煌这个地方,那里的千佛窟中发现了许多唐宋时期的经文,其中不乏有儒家的一些经集,还有一些绘画,对于一个考究中国历史的人来说,那些都是无价之宝,甚至对于整个世界历史来讲,那些出土的经文也不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然而最先发现那些经文的一个姓王的道士为了重建那里的佛窟,陆续的把那些经文卖给了前来探险的欧洲人,日本人,甚至当地的官吏,史学界曾一度对王道士口诛笔伐。但是如果那里的经文若是在文革时期发现呢,结果可想而知。毕竟欧洲人并没有破坏,他们把那些东西作为研究中国历史的一个依据。

刘轩让崔强注意这些东西是有目的的。目前国内的很多儒生,对新政府选拔官吏的方法不满意,而且他们还影响着他们周围的人。此时的中国还没有经历更多的内乱、更多的外国人的侵略,甚至连弹丸小国日本的侵略也还没有经历,所以国人更多的还是麻木的,他们仍旧抱着他们所谓的儒学,考究的是八股文哪个段落写的精彩,那个句子在曾经的金石文章中出现。他们对这个世界根本缺乏足够的了解。而且他们也同时丢掉了从先秦到盛唐时期真正的儒家和士子们所坚持的东西。宋明时期的腐儒,以及清际康熙和乾隆两个皇帝对儒家学说的篡改,使得更多的儒生嘴上讲的是存天理,灭人欲,忠君。至于孟子讲的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则早已随着康乾盛世的逝去而逝去。读书人更多的是抱着祖宗成法来治天下,于是就有了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论断。他们从来没有想过祖宗又是如何获得这些方法的。

刘轩的意图就是把后世网上所讨论的新儒学,以及儒家思想中那些积极的东西仿制成千佛窟中出土的经文,包括先秦诸子百家中积极的思想都仿制出来,让现在的腐儒们看看祖宗到底是怎样认识这个世界和治理这个天下的,看看什么是所谓的“士”。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获得这些腐儒们的支持多多少少都有利于崔强他们的计划,有利于医治这个民族被满清统治两百多年来所经历得创伤。

而作为这个计划中的一部分,那个在湖南闹反叛的曾国藩将作为见证那些经文出土的证人,也是那些仿制的新儒学的见证人。这个人在目前的儒生中们还是有一定地位的,没有回家丁忧之前他还是当时的满清朝廷的二品大员,另外他本人还是懂得变通的,不然后世他也创办不出安庆军械所。

崔强在听到刘轩的这个计划后立刻电令了在西北前线的解放军指挥官,让他们注意那个叫千佛窟的地方。

崔强丝毫没觉得这样做有什么龌龊,只要是对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有利的,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做。那个康熙皇帝还有乾隆皇帝既然能大兴文字狱并篡改汉人们的经史子集来愚弄那些儒生们,为什么崔强不能反过来这么做呢,何况原本的儒生们也不是像现在这个样子的,若是唐末的儒生们在现在这个时代,那他们绝对不会像这个时代的这些儒生们那样抱残守缺的。

推翻满清政府的统治,崔强和姜雷用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但是要让这个民族彻底的觉醒,崔强估计没有个十年八年的恐怕不行。一切都在变,何况这个时代是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在十九世纪的40年代到60年代这短短的二十年间,原来的清政府完全可以尽快的了解这个时代,继而改变自己,然而他们没有做到,白白的丢掉了这个机会,固然中间有洪杨之乱,然而在之后的所谓的咸同中兴之后,他们竟连小小的日本都没有打过。运气便这样接二连三的丢掉,而旁边的那个弹丸小国,却赶上了十九世纪国家和民族近代化中兴的最后一趟班车,赶在所有的资本主义国家进入到帝国主义国家之前完成了自己国家的近代化,完成了第一次产业革命,从原来数千年来要靠大陆上那个文明古国滋养的羔羊变成了嗜血的恶狼。

不过现在这一切都不可能再重演了,崔强他们正在使这个古老的国家走向新生,如凤凰涅磐般的重生,也使得这个世界的历史走向发生了偏转,世界的中心仍旧要在东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