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二(野火烧不尽) 第一百九十三章:景德城失陷

王大三 收藏 0 4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7812.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一清早宫本发起的攻势十分猛烈,炮弹象雨点一般的砸在了南北半山上的陈占彪和贺中国的阵地上,接着鬼子以中队为单位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冲锋,贺中国盼望刘忠带领的援军赶快从宫本身后发起攻击,但从头风方向传来的炮声和火光上看,他们显然受阻了。


看上去指望刘忠马上解围的希望不大了,贺中国用步话机联系北半山的陈占彪,得知他那里也快要顶不住了。

贺中国明白照这样再打下去,守备团全得报销在这两山口,下面单靠着许轶初带着一个营和民防团那二百多人防守这么大一个县城显然是守不住的,于是他决定撤出两山后阵地,把剩余的队伍拉回到县城里去,和许轶初合在一起固守县城。


在又一次打退了宫本的进攻后的间隙,贺中国和陈占彪终于把剩下不足三百人的队伍拉回到了景德东门。

他们刚刚把队伍拉进了城门,后面宫本的追兵就赶到了,不过鬼子马上被城墙上许轶初指挥的火力给打的退却了几百米。

这五天的防御战打的实在是太艰苦了,虽说消灭了五百多鬼子伪军,但是守备团也损失了四百多人,元气可谓大伤。


在城楼上的临时指挥部里,贺中国、许轶初和陈占彪开了个临时紧急碰头会,决定争取在城内坚持三天,等待刘忠带着援军从鬼子身后打响再反击出去。

正在这个时候,城北门方向传来了激烈的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接着从城楼上可以看到北门那里冒起了滚滚浓烟和火光。

怎么北门这样的后方也发生了战斗,几个首脑人物很是惊诧,这是他们都没想到的事情。


许轶初正要摇电话过去询问,城北门已经打来了电话,说是鬼子化装混进了北门,杀了守门的民防团士兵,打开了城门,冲进了城,正奔着守备司令部方向而去。

“他们是天上掉下来?真见鬼!有多少人?”

许轶初急切的问道。

“没细数,大约有一百六、七十号人,还有三、四挺机枪,火力十分厉害,我们民防团死伤严重已经没办法招架了,许处长,你们赶紧支援啊,不然景德就完了。”


许轶初对贺中国道:“贺司令,我们大意了,没想到鬼子也能吃苦,那么难走的山路和沼泽他们竟然走过来了,抄了我们的后路,我马上带一个连过去消灭他们。”

贺中国道:“不,这是小鬼子棋高一招,我们现在很被动了。一个连是挡不住他们的。这样,占彪带上两个连去阻击北门进来的鬼子,我留在这里守东门。轶初,你带上先先遣队出西门,作好撤退进山里的准备。”

贺中国知道现在非常被动了。


许轶初说:“不,进山的准备工作我已经让丽尼亚带着横本去做了,我就留在这里和你们一起打阻击。”

“嗨,你这丫头,我说怎么没看见横本在你身边那,那也好,你就在指挥所负责协调各部之间的关系吧,我想宫本现在已经听到了景德城里的枪声,他很快就要发起进攻了。”


正说,城墙上响起了炮弹的爆炸声,鬼子开炮了。

看上去宫本早就做好了攻城的准备,每六个鬼子抬着一架长竹梯子,约有十架梯子,在轻重机枪的疯狂扫射掩护下对着城楼冲了过来。

守城的守备团官兵冒死探出头射击,抬梯子的日本兵被纷纷打倒了下去,但官兵们也牺牲了不少。

鬼子退了下去,又再次的涌了上来,反反复复进行了冲击。


陈占彪那里情况也不是太好,虽说在司令部前把山本的偷袭部队教训了一下,但也没能彻底消灭他们,而是在县城中心广场那里和山本对峙了起来。


这时候鬼子突然停止了进攻,打出白旗之后,一个翻译官喊到:“喂,贺司令,许处长,宫本太君想和你们谈判。”

贺中国探头回应:“谈判?谈你奶奶的什么判?”

“是贺司令吧?宫本太君不愿意看到双方再死人了,他愿意放你们一条生路,让你们出城。”

“哈哈哈哈……。”

贺中国仰天大笑了起来。


贺中国喊道:“到底是他放我一条生路,还是老子放他狗日的一条生路啊。你告诉宫本,不怕死的就放马过来溜溜好了。要么,你让宫本站出来讲话。”

宫本现在的中文说的非常之好,不用翻译官他也把贺中国的话听的明明白白。从小就受着“武士道”精神熏陶的他并不是胆小鬼。


宫本马上从隐蔽处站了起来:“贺师长,我宫本肯定有种,久仰你的大名,知道你是条好汉。我们要占领景德目的并不是要消灭你们守备团,而是为了杜绝三合基地的后患,还请你能多多谅解,带着你的部队在三小时后撤离景德,我们保证不会追击你们。”

贺中国道:“宫本,你小子敢站出来和老子说话,不怕我打你的冷枪也算是个男人了。我看你还是撤回你三合去吧,我们景德不会威胁到你们的。”

宫本回道:“这你保证不了的,你们许处长就依仗着景德的依托多次骚扰三合,要我退兵也不是问题,那就请把许处长交给我,我保证立刻退兵,否则我们就要进景德接受防务。”


“哈哈,宫本,你小子做梦啊,你这是想拿我们许处长做人质好捏住我们的软啊,哪儿来的这种好事那。这个肯定办不到。”

“既然办不到那也没关系,就请你们撤出景德如何?”


贺中国正好回话呵斥宫本,身后的许轶初悄悄的拉住了他。

“老师长,答应宫本的条件,我们撤出景德,再战下去死的弟兄更多,景德看来是守不住了。”

“这,这……,这真他妈的窝囊!”

贺中国明白许轶初的决定是理智的,于是拼光了实力还是守不住,不如让出景德再做盘算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样手上还有一支武装力量,寻机再打回来。

许轶初说:“再拖一下,要求给五小时的时间。”

她是想尽量的多把城里的老百姓带走一些,在此之前已经撤退走了两千多老百姓了。


贺中国和宫本对话讨价还价了一番,宫本给了守备团四个小时的撤退时间。

贺中国让传令兵把他和宫本的缓冲撤退的协议送到了县城中心广场陈占彪那里,但是对面的山本不买这个帐,非要让陈占彪把许轶初交出来才能后撤,否则他就粘住守军。

陈占彪气的下令部队狠狠的开火揍山本,城楼上下来的援军也赶了过来,合起力来把山本打的屁滚尿流的撤后到了北门。


就这样,景德守军带着一千多老百姓出了西门,在丽尼亚、横本的指引下朝着山里转移走了。

山本见了宫本道:“大佐,为什么要放跑许轶初那,我们完全可以把他们全包在县城里,活捉许轶初的。”

宫本道:“一个许轶初有那么重要吗,即便是抓住了,那也是要送到国内去的,有我们什么份那?重要的是我们胜利的占领了景德,扫清了后患,这比什么都重要。刚才要是不抓紧谈判的话,大锅山上下来的国军援军就要赶到了,那样的话我们还要死很多优秀的帝国军人,还要被敌人前后夹击,处境可就不妙了。现在有了县城,我们就可以静下心来再回头对付八路军,身后就再没人捣乱了懂吗?”

“大佐英明,只是可惜的是放跑了许轶初,感觉有点遗憾。”


“呵呵,我对此做了安排,山本君,你要辛苦一趟了。”

“哈依!为了天皇陛下的圣战,山本死无足惜!大佐尽管下命令。”

“好!请山本君带上我的特种兵和一个小队跟踪贺中国、许轶初追击进山里。才转移进去的老百姓很乱,部队也暂时安定不了,希望你进行袭扰并寻找机会抓捕许轶初。”

宫本把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并秘密叮嘱了山本可能活捉许轶初的几个关键计谋。


其实这也是自以为了解许轶初的宫本树林自作聪明,许轶初根本就没和贺中国、陈占彪一起撤进贡瓦山,而是沿着澜沧江转了一圈,带着横本和一个受过特训的侦察班又绕到了大锅山。

在七斗崖她等到了也从景德方向撤回来的刘忠。


原来刘忠、廖天亮带着特务排突出森田和张鸣九设下重重封锁,赶到了两山口,看到这里除了遍地的死尸已经没活人了。他情知来晚了,便马不停蹄的再追到景德城下,见到城楼上已经树起了膏药旗,城门前也有鬼子把守,方知道景德已经沦陷了。

刘忠算计道许轶初他们已经撤进了贡瓦山,再去和他们会合已经失去了意思,再说他还急着赶回小锅山,一是防止卧牛山的王金虎和山猪趁机袭击拉沽庙,二是惦记着要组织拦截思茅即将前往三合的“明日樱花计划”的实验小组,所以他懊丧的带着队伍返回了大锅山,路过头风的时候他狠狠的袭击了一下头风哨卡,还把那个炮楼给烧了。

不过总体上刘忠是几乎没吃亏,他带领的国军两个连和一个特务排消灭了两百多伪军和十几名日军,自己这边就损失了二十多个弟兄。


到了七斗崖,在常云山的会议室里,刘忠惊喜的见到了一身国军戎装,风尘仆仆的许轶初。

“哈哈,许丫头,你姑娘还真够可以的。我还以为你也和老贺进了贡瓦山那,没想到你能绕到这里来。怎么样,这一站吃亏不小吧。都是让张鸣九那小子闹的,不然在景德城下可以和你好好配合狠揍宫本一顿的。”

许轶初道:“刘司令,我们还好,就是守备团损失了近一半的官兵。这次三岛对景德是志在必得,因此算到锅山上会下来队伍增援,所以才监视着张鸣九打了你的阻击。我要先去六战区长官部面见孙长官,把景德的战况汇报一下,然后返回三合至景德的中间地带打游击骚扰三合,威胁景德。”


刘忠说:“你们孙长官真沉得住气啊,景德丢了他就那么不在乎?别忘了,大锅山是四关山的门户,景德可是大锅山的门户。没了景德,日本人随时都有可能从大锅山侧翼进攻。”

许轶初说:“这你放心,孙连仲也不是傻子,常旅长刚才和我说了,七斗崖背后已经集结了一个国军主力团,随时可能进攻夺回景德的。”

“哈哈,这个老孙够聪明也够损的。聪明的让鬼子把战线拉长了他再寻机动手,损的是弃景德百姓生死于不顾,让守备团做出巨大的牺牲。”

刘忠嘲笑起了国民党自顾自身的利益,不把老百姓放在第一位上。


许轶初告诉刘忠她特意在七斗崖上等他,就是让他不要对国民党抱有幻想,她告诉刘忠,以她对王金虎的了解他是一定会执行战区的指令对小锅山的解放区进行袭扰甚至疯狂的进攻的,她要刘忠对此不要掉以轻心。

刘忠表示明白,他的确也惦记着小锅山根据地,于是很快的把队伍交还给了常云山,自己带着廖天亮告别了许轶初,返回拉沽庙去了。


许轶初和刘忠在大锅山的会面,很快就被常云山的参谋长,军统特务、孙连仲的堂侄孙有为把此事添油加醋了一番后上报给了云南站站长沈醉。

沈醉是戴笠的心腹,一直想配合他的老板霸占许轶初而了却戴老板一直的夙愿,他把情报整理后上交给了重庆的戴笠,不过戴笠正好去了广西视察工作没及时看到这份资料,否则他肯定要下令逮捕许轶初的。


果真,在四关山,见到孙连仲后,孙连仲告诉许轶初,他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加强团用予收复景德,狠狠教训第六旅团一下。

孙连仲说:“许处长,你现在和贺师长、陈团长的任务就是不断的袭扰景德和三合的守军,让他们不得不向景德增兵,等三合的兵力分散出来后,我立刻采取围魏救赵的战术,派出加强团猛攻三合,你们再趁机起事,联合沈一鹏、曹胜元的军统把捣毁特种慰安所和收复景德县城的事一起给办了。”

许轶初认为孙连仲的这个方案还是可行的,她表示自己马上带着特种班的人回到三合到景德之间打游击去,再通知贺中国的人不停的袭扰景德,让宫本不得安宁。


孙连仲劝阻许轶初,要她留在四关山,坐镇情报处,自己另外派人去袭扰三合。

许轶初拒绝了,她说:“孙长官,我是一直在三合到景德一带活动惯了的人,那里的一草一木我都熟悉,对于三岛、宫本这些老对手也十分清楚,因此我亲自带队过去会更力点。”

见留不住她,孙连仲便道:“那好,你多小心,你那一个班的力量实在太薄弱了,我再给你配上一个特务排,对了,就让王金虎交刘忠指挥的那个排丢给你指挥吧,他们现在还在常云山那里,你回去的时候带上。”


“怎么,孙长官也知道刘忠帮着指挥作战的事了?”

许轶初很是惊诧。

“是啊,你们要小心着点,军政部严令和八路军合作,刘忠身为八路军的分区司令却指挥着国军作战,这事儿让戴笠知道可就麻烦了。这消息是我那堂侄儿孙有为上报给沈一鹏的,这小子还算有点良心,把事儿压下了还汇报给了我。下次注意,再不要发生类似的事情了懂吗。”

孙连仲并不认为军政部的指令是明智的,但这显然都是出于政治原因,作为六战区的首席长官他也只得执行。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