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城 魔窟风云 第一百六十一章 遗言

听风吹雨夜无眠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size][/URL] 一个面容憔悴的中年男人无力的瘫倒在病床上,沉重的眼帘掩盖住那两扇心灵的窗户,黑青的嘴唇边挂着一缕尚未凝固的鲜血。尽管他身上到处都插着输液管,可是却依旧无法让一个痛苦的灵魂安心呆在那副饱受折磨的躯壳里。 这个奄奄一息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和齐楚雄在宴席上有过一面之缘的美国农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一个面容憔悴的中年男人无力的瘫倒在病床上,沉重的眼帘掩盖住那两扇心灵的窗户,黑青的嘴唇边挂着一缕尚未凝固的鲜血。尽管他身上到处都插着输液管,可是却依旧无法让一个痛苦的灵魂安心呆在那副饱受折磨的躯壳里。

这个奄奄一息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和齐楚雄在宴席上有过一面之缘的美国农业学家克鲁斯博士!

顾不上再多说什么,齐楚雄心急火燎的扑到病床边,一把抓住克鲁斯的手腕,细细的把起脉来……

“太晚了!”他痛苦的缩回手,满脑子都是自责与悔恨!

早在第一次见到克鲁斯起,齐楚雄就看出他身患重病,如果不及时治疗,恐怕就会有生命危险!

但是由于那天受到了霍夫曼的挑拨离间,齐楚雄和自己的朋友们发生了冲突,再加上后来他一直在考虑该如何为发动起义做好前期准备,结果却把克鲁斯的事情忘到了一边!

“齐医生……您跑得可真快……”卢泽领着路德维希气喘吁吁的跑进急救室,“我还没来得及给您介绍他的病情……”

“不用了!”齐楚雄眼中满是悔恨,“他得了癌症,目前身体各器官已经全面衰竭,恐怕很难活过今天了。”

“您说什么!”卢泽大惊失色,“这怎么行呢!霍夫曼总理下过命令,一定要把他救活!您赶快想想办法吧!”

齐楚雄的手紧紧攥住自己的衣角,“卢泽上校,不是我不想救他,而是他的病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治疗时间,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尽量想办法延长他的生命,让他有机会留下自己的遗言。”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路德维希焦急的问道。

“一切都太迟了!”齐楚雄懊恼的说,“现在就算是上帝也无法挽救他的生命!”

“齐,你不能放弃!”路德维希着急的说,“还记得你对我说过的话吗?对一个医生而言,哪怕病人只有百分之一治愈的机会,他也必须要去尽百分之百的努力!”

路德维希的话像是一声警钟提醒了齐楚雄,“对呀!我是一个医生,我不能就这样看着他在我面前死去!我要尽全力救他!哪怕能够让他的生命延长一分钟也好!”

“弗兰茨,你马上去把我的针灸盒拿来!卢泽上校,请您立刻为克鲁斯博士注射强心针!”

“好!”接到指令的两个人迅速开始行动。

齐楚雄焦急的看着生命垂危的克鲁斯,心中痛苦的自责道:“上帝啊,这都是我犯下的罪行!请您无论如何也要保佑这个可怜的人,让他在世上多停留一刻吧!”

“喂!赶快把这个人叫醒!我还有事情要问他!”有人突然在急救室粗声粗气的吼道!

齐楚雄惊讶的扭头一看,一股无名之火顿时升腾而起!

翁特林根集中营司令官——党卫军上校迪克特赫然出现在急救室里,他瞪着一双恶毒的眼睛,气急败坏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克鲁斯,好像那并不是一个等待被施救的病人,而只是一部急需维修的机器。

“他的情况很危险,我们正在想办法抢救,”齐楚雄忍住心头的怒火,“您不要着急,我会想办法让他醒过来的。”

“妈的!早不得病晚不得病,偏偏这个时候得病!”迪克特骂骂咧咧的走出了急救室。最近他的烦心事实在是太多了,首先是聚众赌博被施特莱纳抓了个现行,接着又因为没有及时清理塌方路段遭到痛骂;但是这还不算是最倒霉的事情,等到他清理完塌方路段回到营地时,却意外的得知手下的军官由于没有认出乔装打扮的施特莱纳,差一点要了这位帝国统帅的命!

迪克特当时就被吓傻了,他思前想后,决定主动去找施特莱纳赔罪。谁知施特莱纳一见到他就勃然大怒,不但质问他为什么要把囚犯监牢改造成军营妓院,还厉声指责他对手下监管不力,造成大量囚犯被虐待致死。要不是霍夫曼替他求情,他这个集中营司令的头衔恐怕就要让给别人了。

施特莱纳离开后,迪克特担惊受怕了好些天,他知道自己要是不赶快拿出点成绩来,恐怕施特莱纳早晚会撤了他。于是他急忙把那些供士兵们淫乐的女囚们送走,然后又想办法增加了囚犯的口粮,但是当他把这一切安排妥当之后,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倒霉事又上门了!

美国农业学家克鲁斯博士自从被绑架到雅利安城之后,就一直被迫呆在翁特林根集中营指导德国人开展地下农业生产的研究工作,并在这方面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不过这个人的身体一直不太好,而且还拒绝接受军医的检查,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他不但卧床不起,而且还常常吐血,迪克特觉得事情有些不妙,便强迫克鲁斯接受军医的检查。但是当检查结果出来后,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克鲁斯竟然得了癌症,而且已经到了晚期!

迪克特在得知此事后,气的鼻子都要歪了,他很清楚翁特林根对纳粹帝国的重要性,只要这里的农作物能够取得丰收,纳粹帝国就将安然度过目前的粮食危机。可是就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负责指导农业生产的克鲁斯竟然病入膏肓!这无疑给纳粹帝国期待中的粮食丰收蒙上了一层阴影。

一想到克鲁斯的死亡可能将影响到未来的粮食生产计划,迪克特一面迅速向霍夫曼汇报此事,一面慌忙下令将克鲁斯立刻送往雅利安城陆军医院抢救。对于他来说,克鲁斯的死活将关系到他头顶上的乌纱帽,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

一名护士此刻走到克鲁斯身边,找准位置后,开始注射强心针,一针下去,没过多长时间,克鲁斯就从喉咙里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缓缓睁开了眼睛。

齐楚雄急忙弯下腰,轻声说:“克鲁斯博士,还记得我吗?”

克鲁斯艰难的扭动脖子,当他看到齐楚雄站在自己面前时,原本涣散的目光里突然出现了一丝激动!

“我认识您……您是那位医生……”他挣扎着想要坐起身,可是虚弱的身体却无论如何也不能挪动分毫。

“您不要动!”齐楚雄按住他的身体,难过的说,“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其实我早就看出来您身患重病,可是我却没有及时为您治疗……”

“这不是……您的错……”克鲁斯嗫嚅着嘴唇,“我早就知道自己得了重病……我是故意不接受治疗的……”

“为什么!”齐楚雄惊讶的说,“您为什么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呢?”

克鲁斯苍白的脸庞上隐隐透出一股难以言状的痛苦,“听我说……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死亡是幸福的……它可以让我获得永远的解脱……咳咳!”他的话被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一股殷红的鲜血顺着黑青的嘴唇流到洁白的床单上。

“您的身体太虚弱了,别再说话了!”齐楚雄急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白手帕,擦拭去克鲁斯嘴边的鲜血。

“请您扶我起来好吗?”克鲁斯突然一把抓住齐楚雄的手,发出了轻声的哀求。

齐楚雄坚决的摇着头,“不行,您现在需要躺下来休养,只要您配合我的治疗,我一定会让您恢复健康的。”

“没用的,”克鲁斯惨然一笑,“我最清楚自己的病情已经到了那一步……”

“您千万不要这么说!”齐楚雄眼中充满了焦急,“相信我,我会尽全力挽救您的生命!”

“扶我起来。”克鲁斯把齐楚雄的手抓得更紧了!

“喂!他都说过了让您扶他起来!您为什么不照做呢?”迪克特气势汹汹的冲到病床边,他先是一把推开齐楚雄,接着恶狠狠的把克鲁斯从病床上揪起来!

“混蛋!你是存心不想为我们工作对吗?”迪克特疯狂的晃动着克鲁斯瘦弱的身躯,“快说!你还有多少研究成果瞒着我们!”

“咳咳!”克鲁斯又一次发出了剧烈的咳嗽,更多的鲜血从他口中泊泊而出,他的脑袋无力的歪倒在肩头,生命的气息正在迅速从他苍白的脸庞上消失……

“迪克特上校!请您住手!”齐楚雄无法忍受这一幕,他一把推开迪克特,顺势扶住克鲁斯软绵绵的身体,随即激动的喊道:“我告诉您!霍夫曼总理下过命令,要求无论如何也要挽救克鲁斯博士的生命!可您现在的所作所为只能加速他的死亡!您如果真想这样做的话,那么最好先思考一下该如何向霍夫曼总理解释自己的行为!”

看到齐楚雄生气的模样,迪克特心中一惊,嚣张的气焰顿时软了下来,他很清楚这位中国医生如今是施特莱纳身边的红人,是万万得罪不起的。

“嘿嘿,齐医生,您别生气,”他讪笑道:“我只是有些激动而已,请您继续为他做治疗吧。”说罢,他就灰溜溜的躲到了一旁。

齐楚雄狠狠的瞪了一眼迪克特,接着扭过头,当他和克鲁斯目光相接时,愤怒的目光已经变成了痛惜的眼神。

“克鲁斯博士,您受苦了……”一滴不听话的眼泪流出了黑色的眼眸。

“别为我哭泣……”克鲁斯的眼神越来越涣散,“我的灵魂正在飞向幸福的天堂……那里没有卐字旗……没有压迫……我将获得永恒的自由……”

“您振作点!您不会有事的!”齐楚雄哭泣着说。

“你是个好人……我能感觉到……”克鲁斯的声音越来越低,“请您靠过来……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齐楚雄眼中划过一缕惊讶,“您要对我说什么?”

“我……我……”克鲁斯拼命张着嘴,可是他的声音却微弱的几乎无法听清。

齐楚雄急忙把耳朵贴到克鲁斯嘴边,短短的一瞬间,他的心脏就开始狂跳不止!

“集中营……光明天使……找到他们……”克鲁斯的话到此戛然而止!

“克鲁斯博士!克鲁斯博士!您醒醒!您醒醒啊!”齐楚雄拼命晃动着克鲁斯的身躯,但是一切都晚了,克鲁斯永远的闭上了眼睛,离开了这个让他感到痛苦的世界。

“齐!我把你的针灸盒拿来了!”路德维希气喘吁吁的跑进了急救室。

“太晚了,弗兰茨,”齐楚雄把克鲁斯的遗体放平,仰天长叹道:“他已经自由了。”

守在一旁的卢泽一下子捂住了脑袋,“上帝啊!我怎么去向霍夫曼总理交代啊!”

“齐医生,这个人临死前都和您说了些什么?”迪克特的目光里充满了质疑。

齐楚雄深吸一口气,道:“他说他恨你们!”

路德维希难堪的低下了头,默默的走出了急救室。卢泽和迪克特对视一眼,各自耸了耸肩头,便垂头丧气的转身离开。

急救室里很快就只剩下了齐楚雄一个人,他望着克鲁斯逐渐变得僵硬的身躯,心中暗自发誓道:“克鲁斯博士,您放心的去天堂吧,我一定会让光明照亮黑暗的地下世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