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勾结荷兰人攻打台湾史料

a96d6321 收藏 26 2040
导读:《康熙王朝》颠倒黑白,歪曲历史, 康熙,郑经到底是谁在卖国?      1、《康》剧告诉我们,康熙为了消灭明郑势力,统一台湾,颁布对东南沿海地方实行迁界禁海政策,令沿海人民内迁三十里,“寸板不准下海”。并通过该王朝官僚阶层的代表人物姚启圣的嘴,颂扬这项政策的正确性、英明性与仁慈性:“……父老乡亲们,为你们的长治久安,求你们迁界禁海啊!启圣已在内地为你们准备了庄稼地,你们可以得到多一倍的土地啊!皇上说了,三年不纳粮,三年后,这里的土地还是你们的,朝廷只是借用三年啊……车马不够,用军营的车马载你们!六十

《康熙王朝》颠倒黑白,歪曲历史, 康熙,郑经到底是谁在卖国?


1、《康》剧告诉我们,康熙为了消灭明郑势力,统一台湾,颁布对东南沿海地方实行迁界禁海政策,令沿海人民内迁三十里,“寸板不准下海”。并通过该王朝官僚阶层的代表人物姚启圣的嘴,颂扬这项政策的正确性、英明性与仁慈性:“……父老乡亲们,为你们的长治久安,求你们迁界禁海啊!启圣已在内地为你们准备了庄稼地,你们可以得到多一倍的土地啊!皇上说了,三年不纳粮,三年后,这里的土地还是你们的,朝廷只是借用三年啊……车马不够,用军营的车马载你们!六十岁以上的老人,通通坐官府的轿子,抬着去!”于是,在镜头上,我们看到“老太婆坐上官府的轿子,由兵勇们抬着走……”康熙对待台湾的问题,实质上无非是为了消灭敌对势力,巩固满清政权.  许多史籍均载明,清军奉诏迁界,到处摧城焚居,烧杀掳掠,逼逐沿海人民抛舍世世代代繁衍生息的家园而入内地。仅闽南一带沿海,数万数十万人民因此项政策遭到灭绝人性的掳杀。光一个小小的东山岛,一次迁界就被杀被掳三万余人(《东山县志》)。《台湾郑氏始末》载:康熙三年(1664)三月初六,清军大队兵船入东山,“尽驱沿海居民入内地,筑墙为界,纵军士大淫掠,杀人山积,海水殷然”。《台湾外志》载:东山岛上“一时人民失业,号泣之声载道,乡井流离颠沛之惨非常,背夫弃子,失父离妻,老稚填于沟壑,骸骨白于荒野”。在整个沿海迁界惨案中,东山岛并非特殊个例,尚且不仅迁界一次。直至康熙十九年宣布复界,东山人民返回家园十仅二三……


这种血淋淋的史实,却被《康》剧粉饰为春风化雨般的仁慈善举。长达十六年背井离乡颠沛流离的黑暗日子,竟被说成“借用三年”的“长治久安”;用刀枪杀死和掳掠而去被说成“坐着官府的轿子”走。明明是专制统治者对人民施行的暴政恶政,却被美化为仁政德政。


2、到底是谁想卖国?关于郑经。《康》剧如此描写,清水师提督施琅攻破澎湖,守澎郑军大将刘国轩逃至台湾延平王府。郑经问冯锡范:“荷兰人揆一现在何处?……派快船传命,请他助战,告诉他如能助我击败清军,将来台湾的一半就是他的,他要什么有什么”;“台湾是先王传于我的,我宁予外寇,不予长毛……”一段文字对话,活脱脱勾勒出郑经一副意欲卖国求安的嘴脸(史实中,此时郑经已病亡,由其儿子郑克爽据守台湾)。

到底是谁想卖国?史籍载明,不是郑经,恰恰相反,是那个大清国的皇帝康熙。《清实录》载:康熙十二年十月,清水师提督施琅邀会被郑成功逐出台湾的荷兰侵略者夹板船击取浯屿、金门二岛,康熙对荷兰出海王(荷海军司令波特)率领舟师,协力击败郑军,给予特别嘉奖,并纵任其在我国沿海继续横行霸道。翌年八月,荷兰出海王带领战船十艘、兵千人,与清军约于十月初往澎湖攻打郑军,候风进取台湾。至康熙十八年二月,康熙又“特谕荷兰国王,令具夹板船二十艘,载劲兵协力攻取二岛(台湾、澎湖)。”《台湾外志》亦载:“荷兰揆一王领战船为前导,合李率泰水师,用力争战,平定沿海诸岛,原约合师代彼恢复台湾……”


史实告诉我们,康熙及其清王朝长期与荷兰侵略者狼狈为奸,并预约合谋,妄图从中国人民手中再次夺回台湾,帮助荷兰侵略者恢复对台湾的殖民统治。直至施琅收复台湾后,康熙仍想把台湾的领土主权出让给外国强盗,只因施琅等人力谏才未成。谁想卖国?一目了然。然而这一副彻头彻尾的卖国嘴脸,却被《康》剧栽赃栽到郑经头上去了。使一个继承先父郑成功事业,为保卫台湾,捍卫中国领土,曾多次率军与妄想卷土重来的荷兰侵略者浴血奋战的郑经,于死后三百多年的今天,蒙受了颠倒黑白的奇耻大辱。


清郑谈判文书:


自海上用兵以来,朝廷屡下招抚之令,而议终不成。皆由封疆诸臣,执泥削发登岸,彼此龃龉。台湾本非中国版籍,而足下父子,自开荆榛。且眷怀胜国,未尝如吴三桂之僭妄。本朝亦何惜海外弹丸之地,不听田横壮士逍遥其间乎?今三藩殄灭,中外一家。豪杰失时,必不思嘘已灰之焰,毒疮痍之民。若能保境息民,则从此不必登岸,不必剃发,不必易衣冠,称臣入贡可也。不称臣,不入贡亦可也。以台湾为箕子之朝鲜,为徐福之日本,与世无患,与人无争……。


清荷联合出兵灭郑协议


第八条:克服金,厦两岛后,荷人必要时,得在二者之间,择其一或其他地域,以驻舰队,以防海贼攻击。


第九条:克服金,厦两岛后,联军应驰往台湾,攻取此岛后,清军应将该岛以及一切城堡物件交与荷人,以供荷人居住。


号称是正剧的《康熙王朝》为什么如此颠倒黑白,篡改历史,尽管《康》剧的编导及其同行者极力声明这是文艺作品,不能当作历史来读。但大多数不清楚这段历史的人们,只会把《康》剧当成历史来读―――因为你既非“戏说”,也非“纯属虚构”,更不是《子虚王朝》,而是纯正明摆着的《康熙王朝》!



聖祖仁皇帝聖訓;卷十五》


康熙十八年己未二月甲戍


先是,海逆鄭錦乗耿精忠叛,竊據漳、泉諸郡,後耿精忠降,諸郡以次收復,鄭錦屢敗,仍遁入海,而厦門、金門猶為所據。上欲乗勝蕩平海逆,乃厚集舟師,規取厦門、金門二島,以圖澎湖、臺灣。又以曩時征取厦門、金門,曽用荷蘭國夾板船,特諭荷蘭國王,令具夾板船二十艘,載勁兵協力攻取二島。至是奉命大將軍和碩康親王傑書等議奏,戰艦水師未備,荷蘭國舟師又不能預定来会時日,海賊現據海澄、厦門之固,勢難急圖。上曰:“征剿海寇,調發滿洲綠旗官兵甚多,福建經制兵外,又増兵數萬,授水陸提督為將軍以統之,宜乗此兵力速行進討,若如大將軍康親王所奏,需以嵗月,則供億煩費,必將撤還大軍,海寇何由殘滅?其令康親王会同將軍、總督、廵撫、提督等詳議以聞。”


翻译:康熙十八年二月:

先前,海上逆贼郑锦趁着耿精忠叛乱的机会,占领了福建漳州、泉州一带。后来耿精忠投降,这些地方逐渐被(清军)手扶,但是厦门和金门还是在敌人手中。皇帝想乘胜平定郑氏海贼,所以季节很多水军,谋取厦门、金门,然后再图澎湖和台湾。因为以前打厦门和台湾的时候,曾经使用荷兰的夹板船(这个名词可能是清朝人的创造,西方海军没有这种称呼,怀疑是所谓多层甲板船),所以特地给荷兰国王写信,让他提供20艘夹板船,并载着精兵协助清军攻取厦门和金门。此时“奉命大将军”和硕康亲王杰等上书,认为战舰没有准备好,荷兰海军又说不定哪天能来,海贼占据险要,看起来急切不得,皇帝说:“征剿海贼所调发的满洲、绿旗官兵很多,除了福建正规军,又增调了好几万,设置水路提督指挥,应该乘此优势兵力进击,假如听了你们的,耗时很长,军费也很多,大军最后势必要撤退,海贼什么时候才能剿灭?你们这些亲王、将军、提督、巡抚下去商量好再议吧”




三月庚戌,上諭奉命大將軍和碩康親王傑書等曰:“頃因定海舟師少,已特増兵。今荷蘭國人為寇所阻,何以不行撲滅?俾得前行音問,既未能通舟師,必不能如期而至,如此則我兵遇有機会,可不俟荷蘭舟師即進剿耶?抑必俟彼船至日方舉事耶?茲以剿蕩海寇,増調師旅,修理戰艦,糜費軍餉甚多,大將軍、王等宜規取厦門、金門,速靖海氛,不必專候荷蘭舟師。”


翻译:三月某日(干支懒得查),皇帝告诉“奉命大将军”和硕康亲王杰等:“先前定海的水军少,已经增兵,现在荷兰人被郑氏所阻隔,怎么不快去消灭他们?前有消息,水军不得如期到达,这样我军就有机会,是趁虚不等荷兰水军到达就进剿呢,还是非要等荷兰人到了才进剿呢?剿灭海贼,增调部队,修建军舰,耗费甚大,大将军王可以现在就去攻打厦门金门,不必非要等荷兰水军。”






《满清一统志;卷四百二十三;荷兰》:


本朝順治九年,偽鄭成功率舟師攻平安城,荷蘭戰敗,因棄臺灣而去。十年,廣東廵撫奏稱荷蘭國遣使航海,請修朝貢。十三年,貢使嗶嚦哦悦、嘢哈哇惹等到京,其貢道由廣東入。康熈三年,荷蘭國遣“出海王”統領兵船至閔安鎮,助勦海逆,克取厦門、金門,頒敕諭二道,遣官齎賞,賚銀縀至福建,令給付本國人帶歸。二十五年,改定荷蘭國貢道,由福建入奉天。主教深目長鼻,髪眉鬚皆赤,國富土遇。中國貨物當意者,不惜厚資。土産:馬、珊瑚、哆囉絨、織金氊、嗶吱、縀鏡、丁香、檀香、自鳴鐘、冰片、琥珀、鳥鎗、火石、金銀、瑪瑙、玻瓈、刀劍、天鵞。

翻译:我大清顺治九年,伪军郑成功率领水军攻克平安城,荷兰战败,放弃台湾而去。顺治十年,广东巡抚奏称荷兰使者前来,顺治十三年,荷兰贡使(什么狗屁贡使,其实就是使者,清朝人总是很阿Q等将外国所有使者称为“贡使”)嗶嚦哦悦、嘢哈哇惹到达北京,他们是从广东来的。康熙三年,荷兰派遣“出海王”率领军舰到达闽安镇,帮助清军攻打郑氏,攻克了厦门、金门,皇帝下旨二道,派人送给荷兰人嘉奖。康熙二十五年,将荷兰人进入中国的渠道改为由福建进入,(后面是谈荷兰的风土人情,省略不译)



按荷蘭,《明史》謂之“和蘭”,其本國在西洋者,去中華絶逺,華人未嘗至。其所恃惟巨舟、大礟。舟長三十丈,廣六丈,厚二尺餘,樹五櫃,後為三層樓,旁設小窗,置銅礟桅下,置二丈巨鐵礟,發之可洞裂石城,震數千里,世所稱紅夷礟,即其製也。然以舟大難轉,或遇淺沙,即不能動。而其人又不能戰,故往往挫衂,其所役使名“烏鬼”,入水不沉,走海面如平地,其舵後置照海鏡,大徑數尺,能照數百里云。


是谈荷兰的风土人情,省略不译






《臺海使槎錄卷四;三藩纪事》:




(顺治)十八年,議取臺灣。三月成功泊彭湖,次鹿耳門。紅夷大驚,成功引兵登陸,克赤嵌城。十二月,圍王城,不下,成功乃使人告之曰:“此地乃先人故物,今我所欲得者地耳,餘悉以歸爾。”荷蘭乃降。康熙元年,成功卒。二年,天子銳意南征,遣人約紅夷,合兵攻島,大兵入,兩島之賊殲焉。


翻译:顺治十八年,朝廷商议攻打台湾,三月,郑成功驻扎澎湖,然后是鹿耳门,荷兰人大惊。郑成功登陆,攻克赤嵌城,十二月又包围首府,没有攻克,郑成功乃命人告诉荷兰人:“此地乃是我先民所有,现在我来取此地,你们可以带着财物离开。”荷兰人就此投降。康熙元年,郑成功去世,康熙二年,皇帝下决心南征台湾,派人联系荷兰,和他们一起进攻台湾,荷兰、清军联手进攻,郑氏失败。

1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