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部队之浴火重生 正文 第四章:马屁精

武装白菜 收藏 19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5.html[/size][/URL] 早上8点,一名穿着淡蓝色制服的宿舍管理员提着个硕大的哨子慢腾腾地爬着楼梯,胳肢窝下面还夹着一本花名册。 楼道和楼梯间里一片寂静,只有管理员那43号的大脚上套的皮鞋和水泥地板的摩擦声;周而复始的音调像极了白色恐怖下监狱里狱警巡逻时的声响,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5.html


早上8点,一名穿着淡蓝色制服的宿舍管理员提着个硕大的哨子慢腾腾地爬着楼梯,胳肢窝下面还夹着一本花名册。

楼道和楼梯间里一片寂静,只有管理员那43号的大脚上套的皮鞋和水泥地板的摩擦声;周而复始的音调像极了白色恐怖下监狱里狱警巡逻时的声响,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管理员最终停留在了3楼的天井边,悠闲的举起左手,露出一块银光闪耀的石英表。分针还有一格就要走到整点位置,秒针也跑了一大半。动作依然缓慢的把硕大的哨子对到嘴边,仿佛自己此刻是世界杯足球赛上的裁判一样鼓口气吹到弯腰。

刺耳的哨音下,并没有他预期听到的门板后传来慌乱的碰撞,依然还是静悄悄的。就在管理员第一口气吹完,鼓第二口气的时候所有的房门一瞬间全部打开,无数的绿色人影一下子挤了出来。人流伴随着可怕的杂乱脚步声和激动的吼叫声旋风一般挤向唯一的楼道口,管理员没见过这大阵仗,惊得一下子闪到一边死死地抱着怀里的花名册。

操场上,几个士官站在国旗杆下正聚头抽着早晨第一根烟。一个高个子的士官指着一个眉角有道疤痕的士官说:“昨天的下马威属你玩的最狠,第一天就站那么久军姿,你不怕他们和你对着干么?就十几天,放放水,随便对付下就回去了,那么认真干什么!”被指到的士官把烟扔到脚下,用脚尖碾了几下,用嘲笑的口气说:“我最看不惯那些娇生惯养的家伙,不让他们吃点苦头都不知道他们欠社会多少!”

“我说……”就在高个子士官要说什么的时候,楼里呼啦一下子涌出许多穿迷彩服的学生,都冲刺着跑到操场的一角排起队列。

13个人一排,一共6排,刚好一个新兵连。老兵们惊讶地看看四周,高个子的士官先反应过来,大声地问:“谁?这谁的连?”

费了好大劲排好的队伍中,一个带着红袖章的执勤兵甩着还不熟练的迈步走出队列,不标准的向左转和不标准的敬礼后大声的回答:“报告教官!公安大学侦查系新兵一连执勤兵向您报告,应到78人,实到78人,请指示!”

“侦查系新兵一连?谁带的?”高个子转身问着身边的战友,一个憨厚老实的士官低着头说:“我带的!”

“露脸了啊!第一次早操集合就玩花样了。还不快去!”高个子咧着嘴看着憨厚的士官小跑向自己的新兵,笑道:“奶奶的!这闷蛋教起小兵有一套啊!”

也感觉到自己露脸的憨厚士官走到新兵面前,对着带袖章的执勤兵笑着咋呼道:“石祥你搞什么玩意!”

石祥看看那边还在望着他们的其他士官,小声的说:“陈教官,昨天其他教官都给别的新兵连私加了站军姿的时间,我们总结了两点;一时为了惩罚第一天就偷懒的人,二是给我们个下马威好让我们听话。由于昨天您没有给我们加训练时间,我们觉得您是个好教官。于是我们晚饭的时候集体商量了一下,在日后的训练中我们团结起来给您争光,同时希望您能在正常情况下不要给我们私自加训练量。”

陈教官往后瞄了眼身后其他的战友,回头看着新兵们肯定的目光说:“如果你们能保持在所有新兵连的前三,我就不加训练量,第一的话我就在没人注意的时候给你们减点训练量。”

新兵们惊喜教官居然答应了这个互利的交易,齐声的大吼道:“刻苦训练,勇夺第一!”这是事先商量好的口号,让在场的人为之一震。

陈教官挥挥手里的武装带,难以掩饰的流露出自豪的表情说:“好!保持士气!早操第一个科目1000米跑步,跟上我口号的节奏!向左转!起步跑!”“1,1,1,2,1”

“1,2,3,4……”

队伍跑的虽然不够整齐,但所有人都刻意地用力踩着脚步,七十多个人居然搞得有模有样。看得其他士官对着三三两两走出宿舍的新兵干瞪眼,都在那低声训斥着“看看人家,看看你们,都是什么物件啊!~”

虽然刚开始的科目只有站军姿,但侦查系新兵一连的七十多人一直很认真。其他教官看得眼热就开始变本加厉的训斥和训练自己的兵,可是越讯越疲劳,越训抵触越大;差距也就变得明显,恶性循环不到一个上午操场上的局面就不可收拾了。整个操场上只有新兵一连的人保持着旺盛的训练热情在那站的笔直,其他的新兵都累得东倒西歪;等其他新兵好不容易攒足体力继续训练时,新兵一连又集体坐到树荫下看他们出洋相。这也是陈教官的带兵手段之一,通过调整训练休息时间让手下的兵们看清楚自己和别人差距,始终保持着集体的乐观训练态度。

新一连的出头鸟就是那个带着红袖章的值勤兵石祥,除了艾国外谁都不知到他那红袖章怎么搞到手的。乘着休息的时候,石祥捂着鼓囔囔的口袋一路小跑到聚在一起休息的士官,边跑边看着四周的情况。

几个坐在艾国旁边的人凑过去低声的问:“那小子又凑过去搞什么?”其实大家都知道这家伙是代表七十多个人去拍马屁的,虽然大家都理解这是为了集体的利益,但四周看了一下附近正在训练或休息的其他新兵都在用鄙视的眼神看着一路小跑的石祥,难免都觉得有些尴尬和共同的耻辱感。

艾国摆摆头说:“这家伙我只认识他2天半,但我能感觉到他是个搞人际关系的高手!这不明白着的么,拍马屁去了。”说完仰天平躺,双手交叉在后脑上当临时枕头,扭几下后摆出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说:“还有5分钟,抓紧时间休息吧!"

石祥不理睬所有照射在他身上的火辣眼神,小跑到围在一张小桌子边喝绿豆汤的士官们面前,在所有士官反应过来之前猛得立正道:“报告!侦察系新兵一连值勤兵石祥报告!”

陈士官放下手中的碗,转身看着石祥严肃地问:“你又跑来搞什么?”

石祥放开立正的姿势,边从口袋里掏香烟边用一种明显的专业拍马屁姿态说:“这大夏天的,领导们够辛苦的!来,试试我家乡的名牌火烧!”士官们看到专业递烟姿势的石祥后都望着陈士官,陈士官看着战友们急切的眼神后又左右环视了一下,确认连长不在附近后拉着石祥的胳膊说:“那边晒,过来喝碗豆汤!”拉胳膊的时候顺便把石祥手里的香烟接了过来,并很快的装到自己的口袋里。

高个子士官眉开眼笑的说:“小伙子挺会表现啊!训练辛苦了吧!喝点豆汤吧!”

石祥就像自己也是教官中的一员一样,坦然的走道乘凉区找了个靠近陈士官的位子坐了下来,等所有人坐定后歪着头问陈士官:“陈哥出门当兵多久了?”

陈士官拆开石祥递给的香烟,抽出两根藏在肩牌下,把剩下的整包的交给高个子士官分发后笑着说:“17当兵,整7年了!”

石祥惊讶地说:“一年列兵加两期士官?那不是还有一期3年?”

“听你的口气当兵时种煎熬似的!其实部队不像你们想的那么清苦,对于像我们这几个山沟里走出来的农村兵而言,留在部队是最好的选择了。”陈教官看着吞云吐雾的战友说:“这一段时间我们大队都在忙着征新兵的事情,大家都想着穿着军装回各自的家乡在父老面前风光下,来给你们军训的我们几个都是抓阄抓出来的。本来都一肚子不高兴,你们要是不好好训练当然都没好脸……”

石祥利用短暂的休息时间从几个教官那里套来了些关于今后训练方向的消息,顺便得到了免费赠送的若干私人故事。这些用香烟换来的消息在之后的若干天训练中给侦查系新兵连起到了整体思想指导作用。七十八个人在以石祥和艾国为代表的几个积极分子带领下,针对教官们的思想动态调整每天的训练状态,始终保持着新兵连里出头鸟的姿态。加上集体凑钱买香烟群体拍马屁战术,新兵一连的学员们每天都过的比较轻松,还利用课余的时间从教官那里学了些擒拿格斗的套路。

一路的高歌猛进,很快新兵一连就通过了所有的项目考核。就在大家认为就快要结束军训的时候一个消息刺激了所有人的神经,连一直表现沉稳的艾国都有些小激动。不用说,着消息就是所有男孩子都关心的项目:打靶。虽说以后警校也会组织打靶,但都是列装纪律部队的64式手枪。稍微有点军事常识的都知道那种手枪是多么的小巧可爱,完全不适合这帮自认为老爷们的男孩子形象。军训组织的打靶就不同了,一水的军用步枪,光看图册上的照片和介绍就让人血脉喷张。

石祥不惜重金的弄了两包“红塔山”,晚上跑到士官们的宿舍去打听消息。新兵一连的学员们每个宿舍都派了代表在爱国的宿舍等消息,个别新机的站在走廊上来回晃荡着,希望石祥回来的第一时间就看见是喜气洋洋还是垂头丧气。

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石祥出现在楼道尽头的时候显得很平淡,面无表情的分开人流,什么话也不说的朝着自己的房间走着。走道里的学员们开始议论是不是吃了闭门羹,或者结果是否定的。人群不自觉地像这艾国的房间聚拢着,没人说话,都在等着该说的人说该说的话。寂静压得场面颇像某个大人物的葬礼,如果有人在哭嚎上一嗓子就完美了。

艾国见石祥走进来的姿势和沉默的表情,冷哼了一声说:“少装!赶紧说倒地打靶不?玩什么深沉啊?你是玩深沉的人么?!”

石祥像个瞬间充饱气的皮球,在寝室里手舞足蹈的说:“这都被发现了!~那没办法了,告诉你们吧!我们打靶的事情已成定局,是任何人都不可扭转的事实!时间就定在后天。”边说边摆了个英雄的造型站在寝室里的象棋桌子上,像是动画片里的主角一样连续变换着自认为帅的造型!

短暂的沉默后是惊天动地的欢呼,人潮也随之涌出宿舍。走廊上如过年一般,欢呼声此起彼伏的喧闹了好一阵子。

然而石祥却从人群涌出宿舍后一直一言不发,默默地坐在那把一本书翻来覆去地在手里磨搓,嘴里嘟囔着一些个奇怪的音节。等走廊上都安静下来时,坐在石祥对头下铺的安徽人伸头过来说:“有什么心事,说来听听。我可是有牌照的心理医师!”

睡在安徽人上铺的人正在铺床准备就寝,听到安徽人如大仙一般的语气跳下来搂着安徽人的脖子说:“赵成,我发现你忒能忽悠了!怎么不说你是灵魂导师一类的东西了?再扯不着边的东西小心我挠你啊!”“李虎!你当你练过几天武术我就怕你啊!~来,练练……”

艾国没理会一边打闹成一团的李虎和赵成,坐在石祥的旁边问道:“我猜打靶不会是简单的打靶吧!一定有什么附加的条件。”石祥歪着头说:“几个教官异口同声的说是纯的打靶,可是那个高个子教官始终暗示我打靶背后藏着什么。”艾国笑呵呵地说:“我们一帮子菜鸟能把我们怎么样啊?放宽心,大不了后天从起床开始小心没个细节就是了;以我的逻辑思维和你的快速应变还有什么化解不了的?”

“嗯!~不想了,想的头大!到时候见招拆招吧。”石祥露出招牌的痞子式笑容说:“我父亲就是武警军官,什么样的枪我没摸过?有我在大家放宽心!”

赵成摆脱李虎,仰坐在阳台的台阶上勾着头问:“那你说说看我们可能会用什么枪打靶?”

石祥轻笑道:“你还指望给你个81缸?学生打靶给的大多是63式步枪,不过听我父亲说给我们搞军训的部队是正规戍卫部队,可能会是56式冲锋枪。”看着三双迷茫的眼睛,石祥意识到他们可能从来没见过军用枪支,就补充道:“63式就是国旗班普通兵手里那长长的枪;56式冲锋枪就是老毛子用的那种AK47的国产版本;81缸是56式冲锋枪的进化版本新式突击步枪……”

直到三个人都清楚什么是什么的时候,石祥口干舌燥地躺在床上说:“枪,在执法者手里就是宙斯之剑;在违法者手里就是地域的雷神之矛……”

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