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幕! 正文 十四

sipingtai 收藏 7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size][/URL] 十四 殷梓郴终于从封闭的房间里面出来了,他的脸色显得更加的惨白,表情显得更加的阴冷。看到这些的本尼艾迪逊,浑身上下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虽然身处热带的骄阳之下,但是感觉出来的确实阵阵的阴冷。约翰斯米尔克虽然与殷梓郴合作的时间很长了,也算是对殷梓郴的这种面色和表情习以为常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


十四


殷梓郴终于从封闭的房间里面出来了,他的脸色显得更加的惨白,表情显得更加的阴冷。看到这些的本尼艾迪逊,浑身上下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虽然身处热带的骄阳之下,但是感觉出来的确实阵阵的阴冷。约翰斯米尔克虽然与殷梓郴合作的时间很长了,也算是对殷梓郴的这种面色和表情习以为常了,但是还是被面前的殷梓郴弄得极不舒服。


殷梓郴看着俩人,冷冷的说道:“本尼艾迪逊先生,这些天不会头脑中只有暴怒的思维,而没有现实的思考吧?能不能把你思考出来的好主意,拿出来让大家共享呢?”


本尼艾迪逊被殷梓郴的一番话噎的不知如何是好,不过他细想起来,自己确实一直处在暴怒当中,虽然也在考虑今后的行动问题,但是从一开始,自己就没有想出一个好的主意。至于系统的计划方案,就更是无从谈起了。这样一来,本尼艾迪逊显得极其尴尬,他强张了半天口,却没有能够说出一句话。


看到这个局面约翰斯米尔克,忙出来打圆场说道:“本尼艾迪逊先生一直在行动问题,只是咱们的对手太过狡猾,一时半会还真没有一个好的计策来对付他们,您既然这样说,说明您肯定已经有了更好的主意了。”


殷梓郴鄙夷的看了一眼本尼艾迪逊淡淡的说道:“没有一个切实可行的计划,就一门心思的主张行动,并且让自己常处于一种无名的暴怒当中。这恐怕不应该是一个指挥官应该有的素质吧?我希望这种情绪最好不要传染给其他人,那样会贻害无穷的。”


此时的本尼艾迪逊更加感到无地自容了,虽然他心里有一万个不服,但是殷梓郴说的都是事实,就算自己想反驳,恐怕都不知道用什么词汇来编制反驳的话语。约翰斯米尔克忙打圆场到:“本尼艾迪逊先生主要是着急,确实如果再耽搁下去,咱们前面所做的,会因为时间而流失掉的。”


殷梓郴冰冷的脸上泛起了一丝嘲弄的笑意,他淡淡的说道:“我记得Z国有句俗话,叫做磨刀不误砍柴工。也就是说如果没有一把快刀利斧,那么你砍树的时候,力气费了不少,但是却不见的能够砍多少。所以说,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快刀利刃。而不需要那种无序的,咋咋呼呼的空谈。好了,我也不愿意就此多说什么,但是希望今后不要意气用事。”


约翰斯米尔克问道:“殷梓郴先生!不知道您对咱们先面的行动的看法是什么呢?”


殷梓郴冷冷的说道:“我的看法很简单,就是暂停一切在敌后的骚扰活动,用一定的时间来磨刀。”


本尼艾迪逊和约翰斯米尔克,被殷梓郴的这句话说的一头雾水。特别是本尼艾迪逊,他想这不是胡说八道吗,暂停一切敌后行动,那不是给对手机会,来剿灭自己苦心经营的那些武装吗,不过他这次没有马上发火。而是极力的压制住,他想这个殷梓郴,说这话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一旦自己压抑不住心中的暴怒,没准又给了这个冷冰冰的家伙以口实,从而再次让自己掉入难堪的境地。且看看他的具体想法,要是没有可行性,再去攻击他不迟。想到这里,本尼艾迪逊说道:“我不太明白殷梓郴先生的意思,能具体点吗?”


殷梓郴说道:“现在的局面,想必你很清楚。咱们对手的占领区内,生存条件很是恶劣。而我们前一阵子经营起来的武装团体,处境艰难。而这些团体可以说是一群乌合之众,面对那些狡猾的对手时,根本不堪一击,被名正言顺的政府军剿灭,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就算我们现在过去,又能怎么样呢?无非是指挥者一群乌合之众,到处流窜而已。这样近浪费了我们的警力,也在浪费我们的资源。但是斌没有起到该起到的作用,反而给对手以可乘之机。”殷梓郴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转身来到本尼艾迪逊的酒柜旁边,顺手打开柜门,从里面拿出了一瓶Z国白酒。并且拿起一个玻璃杯,为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后,端着酒杯走到地图钱指着继续说道:“我们现在敌后的武装,分布看着很广,其面积也很大。但是实际上呢,并没有我们原来想象的那样有价值。看似武装众多,但是实际上却是零星散布各自为战。真正能够起到实际骚扰作用的武装,却为数不多。今天弄一次爆炸,明天绑架两个平民,后天就处于打击之下了。他们本来就是我们用来砍树用的刀,本来就是我们用来砍伐Z国的利刃。他们要是尖利了,那么我们也就能获得更高的工作效率了。所以我想第一,暂停敌后骚扰活动,这也是在对手面前示弱,以表明我们无力再行骚扰了。其二在暂停骚扰的同时,将这些地区的反政府武装全部接到我们的占领区,这一来可以让这些疲于奔命的家伙,得到喘息的机会,也保住了这些武装。也让我们的那些对手以为,他们可以高枕无忧了。再者我们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对这些家伙实施强化训练。其三,一旦这些完成之后,我们就可以将这些训练完成的恶狗放出。从而达到我们骚扰的目的,虽说时间可能拖得长点,但是总比现在这样被对手一口口吃掉的强。其四,就是将暗的变得更暗,让那些明面上的也变暗,从而使我们由被动变为主动。一旦训练好了的这些武装,突然出现必然会使咱们的对手,手忙脚乱疲于应付。”


约翰斯米尔克明白了,本尼艾迪逊也明白了。他们知道这时唯一可行的方案了,这样一来就解决了这些天困扰自己的问题了。只有这些武装存在,才有可能实施自己的计划,否则就是一句空话。


本尼艾迪逊马上说道:“这个方案可行,殷梓郴先生那就劳烦您和约翰斯米尔克一起,详细拟定一个计划书。然后马上实施。”说完就告辞出去了。


殷梓郴看着本尼艾迪逊远去的背影,冷冷的说道:“一个政客的想法,永远都是这样幼稚。”


约翰斯米尔克笑了笑问道:“殷梓郴先生,咱们是现在就弄计划书,还是待会再说?”


殷梓郴喝了一口酒,然后说道:“你现在就弄吧,弄好了我看就是了。”接着就再也不说什么了,约翰斯米尔克知道,这时你就算说破大天去,也别想让面前的这个家伙再有什么动作了。。。。。


徐英杰此时和司马烁俩人正在商量着什么,只听司马烁说道:“怎么会在一夜之间,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呢?这好像不合常理?”


徐英杰点头道:“是不合常理,这要是不见了踪影,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内线有消息传来吗?”


司马烁摇摇头说道:“与内线暂时失去联系了,那里会有消息传过来。不过已经向对手占领区的内线询问了,但是还没有消息传来。”


这时俩人正在为那些反政府武装的突然消失,伤着脑筋。徐英杰和司马烁知道,这些反政府武装突然消失,并不是被自己这方面剿灭了,而是其他原因。这中间很可能存在某种阴谋,如果不能顺利的找到这些武装组织,那么自己就有可能陷入被动局面。到时候这些家伙,神不知鬼不觉的突然出现,那么手忙脚乱的肯定是咱自己。


其实战争就是这样此消彼长,双方都在不停地斗智斗勇。都在不停地相互算计,都在窥测这对方的一切。今天你设陷阱,明天我打闷棍。你来我往的,没有一个尽头。有时候看似平静,却是杀机无限。有时候看似凶险,却以平安告终。其实最终就是一个字在做怪,就是一个‘利’字。


此时的总体局面已经趋于缓和,蠢蠢欲动的各方,又回到了那种蛰伏的状态。YD国由于内乱迭起,到处都是要求独立的风潮,从而被迫停下了吞并BJST国的步伐,转而向国内的各个分裂实力开刀。


CX半岛一触即发的战事,也在强大的压力之下不了了之。而那个所谓统帅,此时以沦为阶下囚。这是他咎由自取,也是他必然的下场。再说那些NCX的官僚们此时也是过街老鼠,面对那些平常就喜欢闹点事的国民,批驳的找不到北。只能躲在耗子洞里,以求平安。


再说RB国,原本以为借此大乱。寻求一劳永逸的向西扩张,捞取自身利益。结果他们发现,这种利益凭自身的这点能力根本就是镜中花水中月。一旦想去强取,就会弄碎了镜子扎了手,或者是干脆落水淹死拉倒。现在规规矩矩的缩回去,是最好的选择。


ELS国希望的大打,并没有如其出现。这让他们失望万分,满以为借此获取最大利益,从而重振往日的雄风。但是事与愿违,对抗的双方,任谁都不敢打响第一枪,任谁都不敢越雷池半步。而双方不动,那么ELS国想象中的利益,也不过是一纸空谈。


再说BY各国,实际上现在最为难受的使他们自己。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都集中在了一个狭小的空间之内。而局面并没有因为这种巨大的投入而改观,反倒是恶化的趋势。这时他们不愿意看到的,也是不能看到的,现在他们已经到了进退维谷的境地。当然这里最为倒霉的,要算是本尼艾迪逊了。面对那些政客大佬们的指责和谩骂,他只有默默承受的份了。


其实此时Z国也不是很舒服,看看四周虽说暂时稳定了,但是并不是人们所想象的那样万事皆休了。而是暗流汹涌,明面上的争斗,转为暗处罢了。周边环境的不稳定,也使得自身的扩张计划搁浅。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比BY好不到哪里,也被吸在了DNYXY一带不得动弹。这种局面,任谁都会头疼的。


此时的本尼艾迪逊,正在与殷梓郴和约翰斯米尔克商量着下一步行动问题,本尼艾迪逊说道:“这次总部已经为现在的局面大发雷霆了,他们指责我们消极懈怠。现在看起来,再不行动恐怕很难混过去了。”


约翰斯米尔克不满的说道:“现在就仓促行动,是一种很不负责的事情。我们等于各个方面都没有完全准备好,那些大佬们该不是拿着咱们的性命开玩笑吧。”


本尼艾迪逊无奈的解释说:“这是命令,你我都改变不了的命令。是命令咱们就得执行,你以为我愿意马上行动吗?”


约翰斯米尔克怒道:“要是这样,对不起,我辞职。一群什么都不懂得家伙,却总是喜欢指手画脚的蛮干。这让我们这些在前面奔命的人怎么能够踏实呢,谁愿意干谁干,我退出。”


本尼艾迪逊看着愤怒的约翰斯米尔克,无奈的摇头道:“拿着事情就先放一放,不过我感觉咱们拖不了几天。”


此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殷梓郴开口道:“我看,还是动吧,我感觉现在应该动一动。训练代替不了实战,也该检验一下正在训练的那些家伙们了。不过这回就算是动作,也得找软柿子捏。那些Z国的家伙万万碰不得。”


约翰斯米尔克不解的看着殷梓郴问道:“殷梓郴先生难道有办法了吗?”


殷梓郴微微点头到:“是的,我们现在不动肯定不行。一则我们身边的那些无聊的政客们不干,他们这些家伙需要的是功绩。二则我们不动,就很难打破目前的局面,这对我们将来的大行动,是个巨大的阻碍。”椅子陈指着地图接着说:“看起来从这里到这里地域狭窄,没有回旋的余地。但是实际上不然,关键是怎么看。政府军能力低下,装备要差很多。而我们的Z国对手,虽说有着这样和那样的先进装备,但是他们的人力却受到了限制,地方虽然不大,但是也不是他们能够完全顾及的过来的。这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充分的利用他们防御空隙,给他们制造麻烦。而这中间,政府军就是我们袭击的目标。只要避开Z国的对手,剩下的就不在话下了。”


约翰斯米尔克点点头表示同意,他问道:“要是这样,我觉得还是可行的,关键是怎么才能避开这些Z国对手呢?按现在他们的机动速度来看,从他们所处的位置,到任何一点都可以在三十分钟之内到达。这样一来除非我们打一下就撤,否则我们很难避开他们。”


殷梓郴说道:“这实际上并不复杂,他们人数有限,很难分兵各处,如果不能攥成一个拳头,那么他们的实际打击能力将会无限制的降低。所以他们不会轻易分兵各处的,所以这正是我们所需要的,只要我们来个四处开花,虚虚实实多点爆炸。那么你想轮到你,应该顾及到那点?当你拳头打过去的时候很可能碰到的是对手的虚招,而其他地点却危在旦夕了。这样一来他们将变得首尾难顾,将会有更多的漏洞出现。”


一直在旁边听着的本尼艾迪逊这时说道:“恩!这个计策好。这样一来既让我们交了差了,也不会造成什么大的损失,可谓是一举多得。”


约翰斯米尔克说道:“虽说可行,但是还是要细化一下。万事想得周到一点,还是必要的。”


殷梓郴知道斯米尔可,最近一段时间里,被对手的神出鬼没弄得六神无主了。这也难怪,论谁也不可能面对一群怪才而不心惊的。所以殷梓郴说道:“是的,斯米尔可先生说得很好,这只是一个初步的想法,具体确实要细化。万事考虑周全了最好,那样一旦发生不利了,也好应对。”


本尼艾迪逊点点头说道:“那就有劳你们两位辛苦一下,做个具体计划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