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




我军第R军通讯处。

“山鹰!山鹰!…………”

“我是狮子!我是狮子…………”

“三号计划已经完成!三号计划已经完成…………”

“可以启动四号计划!可以启动四号计划…………”

“山鹰!山鹰…………”

听着电台里的呼叫声,马国庆的脸上的表情显得极为凝重和严肃,几个参谋在不停的接收着各部队报上来的信息。

“军长!座标已经出来了。”一个参谋走了过来报告道,“是在封土以南五公里处,电台最初呼叫的地方是封土以南三公里处,也就是说他是在这一段时间内移动过去的。”

“目前呢?是不是还在移动?”马国庆问道。

“是的!这个电台还是慢慢的在移动,有时还故意的关闭电台。”参谋回答道。

“这是什么意思?”马国庆不解的说道,“难道是被敌人给俘虏了,如果是这样无意义的呼叫也太让人不解了吧,他们这是要做什么?这个王肖京真是个疯子。”

这时杨成武也走进了通讯处,“老马!有新情况。”

“怎么了?”马国庆问道。

“据内线报告说,敌人原本增援封土的一个步兵团和一个坦克团在马上就要到达封土的时候,突然调头向封土的南部开去,而且很匆忙,据说还是Y军北Y军区司令部的命令。”杨成武回答道。

“什么!?”马国庆不相信的说道,“增援Y军的敌人没有开去封土,这个消息可靠吗?”

杨成武点点头,“是的!这个消息很可靠,不光我们的内线证实了这一点,连卫星也证实了这一点。”

马国庆沉默了,没有再说话,但是他的脑子却仍然在飞速的转着。按说增援封土的敌人调头了,这是一件好事情,可是敌人为什么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调头呢?这太不能让人理解了,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增援敌人部队的调头呢?这中间有什么原因?这是不是敌人的一个诡计,是不是敌人的一个圈套,马国庆的脑子有点乱。

“报告!”这时,一个参谋走过来报告道,“军长同志,那部正在敌国境内呼叫的电台,已经核实是当时配发给野战102团一连的,参号和配码都很吻合,可以确定。”

“什么!一连!马洪!”马国庆怒道,“这个浑小子!上一次差一点就带着整个连队出事,妈的!这回又在关键的时候,违抗命令…………”

“老马!先别发火,你再想一想,102团一连的电台这个乱七八糟的呼叫是不是和增援封土敌人的调头有什么关联呢?”杨成武说道。

马国庆听后,好像想起了什么,一转头,急步走到通讯处的地图前,盯着封土南部的一片地区,“难道这是102团一连在故意引诱敌人,对!增援封土的敌人就奔着他去的。”

“有这个可能,你我可能都冤枉了王肖京和马洪了。”杨成武接着说道,“或许马连长提前知道了敌人要增援封土的事,故意将电台打开,故意放一些乱七八糟的呼叫,故意让敌人发现,并且以此来引诱敌人上当,将敌人的增援部队给调开,好让团主力趁机占领封土,一连属于一营的建制,在攻打557时已经和团主力分开了。”

“有这个可能!不过现在前面的情况还都看不清,说这话为时过早,还是先看一看再说吧,走!回指挥部。”马国庆说完抬脚就走出了通讯处。

Y军337团行进途中。

一辆辆的坦克和装甲车伴随着隆隆的机器声,向着南部开进。

指挥装甲车内.

“团长!前方不到两公里处,就是敌方电台的位置。”一个Y军军官向阮成报告道。

“不到两公里,那么近,没有理由呀,问一下最前面的坦克,有没有发现Z国军的哨兵或是前出部队,让他们小心一些。”阮成听后,先是不解,后是小心,按说Z国军队不可能没有发现他们的到来呀,可是怎么就没有动作呢,难道是他们已经提前做好了埋伏。

“刚刚与前方第一辆坦克的车长联系,据他汇报,他们已经很小心了,可是就是连敌人的影子也没有发现。”Y军军官报告道。

“什么!”阮成不解的说道,“这没有理由呀?你再让他们自己细细的查一查,千万别冒进。”

“是!”Y军军官答道。

“团长!敌方的这个电台现在关闭了,而且正在向南方移动。”在与M军通讯兵交流后,另一个Y军军官向阮成报告道说。

“呕!”阮成又呕了一声,他实在是搞不明白,Z国军队到底要做什么,看到这里按说,Z国军队应当是想尽办法的把想破袭包围圈的自己给挡回去呀,可是怎么又向南移动呢,难道他们的目的不在自己,而是在…………阮成急忙看了一下地图,封土的南部,是一片开阔的平原地,附近没有什么再据有军事意义和价值的地方了,唉!不对!哈桑东金矿,看到这里,阮成的脸上马上就严肃了起来,哈桑东是一个小镇子,可是这里却有着整个Y南唯一一个金矿,也是全东南亚最大的金矿,这是Y南最主要的经济支柱之一,Y南还要靠着它出产的金子,到世界上换取武器和食物呢,如果让Z国军队给摧毁了,那么对于脆弱的Y南经济将是一个不小的打击,想到这里,阮成终于“明白”z国军队想要做什么了,这伙穿插进Y南境内Z国军队,是想先摧毁哈桑东金矿,然后再回头吃掉或是阻击他们,哈桑东那里连一个兵都没有呀,如果Z国人想要摧毁哈桑东的金矿那真是太容易了。

这个世界有着太多的巧合,一个小小的士兵为了引开敌兵在电台里乱喊了那么几句,就让所有的人都跟着迷糊了,正义的一方为了保证自己部队的安全,从边境上又侧应了一下,这就又造成了一个全线进攻的假像,而事事都认为自己精明到家的这个国家,却在不知不觉中上了圈套,而更巧的是在附近又有一个出产金子的金矿,一连想,就很像真的,就很像是真像,蒋辉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逃命似的引开敌人向南逃,竟然是“奔”着金矿去的,

“马上加快速度,一定要赶在Z国军队进入哈桑东之前,咬上Z国军队,绝不能让他们摧毁哈桑东的金矿。”阮成严肃的命令道,“再让头里的五辆坦克,向着敌方电台现在所在位置每辆放上三发炮弹,告诉Z国人,我们就在他们后面,先乱其阵脚!”

“是!”Y军军官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