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 心 如 铁 第三章 六

骑毛驴的军长 收藏 6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0.html[/size][/URL] 六 还有十多天就要过年了,新兵们却浑浑噩噩地早就忘了现在是哪个猴年马月了。新训进入了第二个阶段,武警部队的擒敌课目。 说起擒敌课目,往年新兵们在新兵连只会触及一点儿皮毛,比如马步、虚步、倒功和基本腿法之类的基础训练,最多再学一下擒敌拳,多半也都是些花拳绣腿而已。至于真正的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0.html


还有十多天就要过年了,新兵们却浑浑噩噩地早就忘了现在是哪个猴年马月了。新训进入了第二个阶段,武警部队的擒敌课目。

说起擒敌课目,往年新兵们在新兵连只会触及一点儿皮毛,比如马步、虚步、倒功和基本腿法之类的基础训练,最多再学一下擒敌拳,多半也都是些花拳绣腿而已。至于真正的对抗和配套练习,还要下了连队才有系统地训练。这一次训练大纲一变,马啸杨大大地压缩了队列训练的时间,将重点放在了专业技能上,也就是加强了擒敌动作、战术与射击的训练。

在老连队,还有一些更细致的武术防暴技能训练,包括硬气功、拳击、散手、捕俘术、警棍盾牌术和自行车防卫术等等。

一听说马上就要进行擒敌训练,新兵们群情鼎沸,个个摩拳擦掌。在他们看来,只有学了这些东西,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军人!

最激动的莫过于江猛了,这小子兴奋得一夜睡不着觉,而且这种兴奋的劲头持续了好长时间,以至于得意忘形。

几天后的一次惊人之举,让江猛一夜之间成为这个支队的焦点人物。

杜超还是闲不住,他基本上属于那种三天不冒泡就皮痒肉痛的大神。第二天就要开始擒敌训练了,这小子晚上躺在床上也是激动得睡不着,七想八想的,脑子里尽是些古怪的念头。到了下半夜,终于还是忍不住侧身对睡在一旁的刘二牛神秘地说道:“班长,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刘二牛下完哨,已经晕乎晕乎地快要睡过去了,杜超的一句话让他来了精神,翻身就坐起来问道:“小喇叭又要广播什么?”

杜超抬起头看了一眼江猛那边,然后压低声音:“江猛的功夫很厉害的,出身武术世家,早就想跟你切磋切磋了,我觉得要是单挑,你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刘二牛心里很不爽,明明知道杜超这小子神神叨叨地在给自己下套,可是以刘二牛的性格,哪能受得了这个鸟气?这不明摆着拿豆包不当干粮吗?刘二牛就大手一挥:“是骡子是马,咱明天跟他遛遛就知道了!”

刘二牛说完气呼呼地翻身躺在床上不再说话。

杜超心里那个美啊,看来明天肯定有好戏了。杜超只看过江猛在学校的晚会上表演过套路,平常也没跟他动过手。刘二牛的功夫也只是个传说,他俩到底谁更厉害,他心里也没底。这回,他就想看看到底是刘二牛比江猛牛,还是江猛比刘二牛猛。

杜超跟刘二牛的对话,失眠的江猛听得一清二楚,这回,他没有再怪杜超多事了。

第二天早操回来,杜超瞅准机会拉住江猛说:“我跟班长说你很能打,班长说他三拳两脚就能让你满地找牙!这家伙太嚣张了!一会儿训练的时候,你找他单挑,不要手软!”

江猛傻呵呵地笑,嘴里不说什么,心里却在想,狗日的太坏了,想拿老子当枪使。

上午的训练是以擒敌训练前的热身为主,刘二牛教了几个压腿和活动关节的动作,就带着全班一起练习。杜超拼命地在挤眉弄眼,希望引起刘二牛的注意,好提醒他跟江猛单挑。刘二牛像似早忘了昨天晚上的事,压根就不搭理他。

两节训练过后,韩洪涛把全排集合到一起围成一圈。新兵们还以为又要跟其他单位拉歌,就都兴致勃勃地坐在那里清嗓子。没想到韩洪涛集合完队伍,其他的三个排也围了上来。骆敏不知道从哪里一下钻到中间的场地上,大声说道:“同志们,下面我们请一班长和一班战士江猛让大家开开眼!”

“好!”一百多个新兵多半都猜到了要掐架,疯了似的大声叫着。

“点到为止,不要伤着了……”骆敏话还没讲完,刘二牛就脱下帽子跳到了场地中间,双手抱拳打着转儿的作揖,然后上前一把拉起坐在那里发愣的江猛。

刘二牛:“江猛,知道你小子武功高强,该怎么招呼就怎么招呼,千万别给我留情面!”

江猛老实不客气地脱了上衣扔给雷霆,拉开架势:“班长你先来吧,我让你三招!”

“好!”坐在地上的杜超爬起来蹲在那里,死命地鼓掌!结果四下一张望,全中队的新兵都拿眼瞪着他,只有骆敏站在外面跟着他笑嘻嘻地鼓着掌。

江猛是出于好心,刘二牛却听着不对味儿,这不明摆着是小看自己吗?也就老实不客气地抬脚就是一个鞭腿。江猛非常轻巧地闪过,还差点儿踩到了坐在后面的韩洪涛。

老连队的人都知道,刘二牛最霸道的就是那条右腿,又准又狠,一般的人根本躲不过,要是没经过抗击打训练的人被他一脚扫到,估计不吐血,也得咬断半拉舌头。

躲过了这一脚,刘二牛的扫膛腿又跟了上来,这是散手中的一个连环动作,鞭腿后跟上一步再两手着地左脚贴地旋风般地转身一脚扫出。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虎虎生风,博得一阵喝彩声。

这一次江猛没闪了,因为刘二牛已经把他逼得没有退路,再往后躲肯定得踩人身上。等到刘二牛的脚过来,江猛纵身一跳,在空中还来了个漂亮的鹄子翻身,稳稳当当地落在刘二牛的右后侧。刘二牛这一招扫膛腿是势在必得的,没想到一脚又扫空了,一下把整个后背留给了江猛。如果江猛抬脚便踹,刘二牛除非会土遁,否则挨上一脚还是轻的。

现场大约沉闷了有三秒钟,接着就是一阵雷霆般的叫好声,骆敏的声音最大,拼命地在那里又是跺脚又是鼓掌。

江猛还是没还手,站在那里死死地盯着刘二牛,他准备再让一招就还击了。

刘二牛转过身,脸上臊得通红,冲上去贴身就是一通眼花缭乱的组合拳。江猛再厉害,也被这种突然改变的打法整蒙了,手忙脚乱地招架了一阵,右肩和左胸还是结结实实地挨了两拳。

江猛被打急了,真急了!等到这阵暴风骤雨过后,他还击了,只出了一拳,就勾中了刘二牛的下巴。刘二牛后退了起码有三步,然后被跳进来的骆敏一把抱住。刘二牛的眼睛都红了,用力地想挣脱骆敏的拥抱,不知道骆敏在耳边说了什么,刘二牛动了几下就放弃了。骆敏放开他的时候,刘二牛拿过自己的帽子,弹了弹上面的灰尘,然后转身拉起江猛的手臂高高举起猛力地摇晃着……

江猛的表现不仅征服了一帮新兵和刘二牛,他还征服了骆敏。

在骆敏的眼里,江猛是一个憨厚淳朴、三棍子揍不出一个闷屁的老实人,黑黑壮壮的跟其也多数新兵并没有什么不同。虽然江猛有一股子蛮力,体能素质也不错,而且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忍耐,可骆敏就是看不上眼,总觉得他不够机灵,也缺少一股爷们儿的血性。他喜欢的是像刘二牛和杜超这样的野马。

但这一次江猛让他很是刮目相看。这小子不仅身手了得,反应敏捷,而且同样有一股狠劲,那一记勾拳不仅仅是被刘二牛逼急了,完全是一个有血性的男人自然的反应。几天前的那次长途奔袭,江猛跑了个全大队第一,大队长马啸杨在他面前一个劲赞扬江猛的时候,骆敏还不以为然地顶了马啸杨一句:“光能跑有屁用啊?你看他笨的,还傻不愣登地去找那几个假想敌,这种一根筋的傻兵到了特勤中队还不累死我?”

这下他后悔了自己的判断,江猛那傻得可爱的行为其实是一种执著,更是一种坚定,这种品质难能可贵,不是每个兵都可以教得会的。自己差点儿忽略了这个优秀的傻大兵,看来,比起顶头上司马啸杨,自己的确还是嫩多了。骆敏为自己的糊涂开始感到有点儿不安。

一个多月后,骆敏直接带走了一中队的五个兵去特勤中队,其中就包括江猛。但这一次,他却是彻底的后悔了。因为这个兵带给了他太多的感动,本来这个傻得可爱的兵人生已经进入一个无比美妙的轨道,如果不是自己犹豫不决,如果自己对待那些亡命之徒不那么仁慈,如果……也许,就不会亲眼看到这个全大队最优秀的尖兵在自己面前殒落……

刘二牛的折服和新兵们毫无原则的吹捧,让我们的江猛同志云山雾罩,这种感觉飘飘然,美妙极了。江猛竭力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惜越老实的人越不会装。所有的人都看得出来,这小子高兴得有点过头了。

人说艺高人胆大,仅此一役,江猛不仅胆子大了起来,而且话也突然变得多了起来。一到休息的时间,就开始摆龙门阵。面对那些粉丝们指手画脚、唾液飞溅,功夫秘笈、武术流派什么的,在他眼里都不算什么,天下第一的是他那个早已化成灰烬的老子,第二就是他江猛了。吹就吹呗,可这小子却常常前言不搭后语,老是引来新兵们哄笑。杜超曾经在江猛眉飞色舞的时候提醒过他:“低调,低调,做人一定要低调!”

乐极生悲。果然,江猛吃亏了,而且过程很有点可歌可泣的味道。

腊月二十四晚上,中队加餐,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一个班加了一盘驴肉和一盘牛肉丸。头天晚上没吃完,第二天还剩了一些。江猛因为经常周末去炊事班帮厨,跟炊事班长混得透熟。上午他在中队营房里练劈叉的时候,炊事班长买菜经过,就偷偷对江猛说:“小江,今天中午还有肉丸子,你小子跑快点,我给你留点儿!”

江猛一上午脑子里都是油乎乎的肉丸子,他没办法专心训练。再说了,劈腿对他来说就是一碟小菜,比不上一颗牛肉丸。甭管是竖劈还是横劈,对他来说就是杂耍,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随便抬条腿,就能把脚丫子拧到脖子后面去。如果有需要,他还能举着一条腿在水泥地上来一个地动山摇的侧倒。

上午最后一次操间休息的时候,江猛把这事告诉了其他三个兄弟。几个哥们儿都非常兴奋,因为那个牛肉丸太好吃了,全是牛肉做的,个又大,那个香啊!想想就要流口水。

值班的三排长刚宣布解散,兄弟几个生怕动作慢了,一会儿中队集合赶不上,就边解腰带边往宿舍冲。杜超一马当先,后面紧跟着江猛和雷霆,赵子军动作慢点儿殿后。结果在冲到中队大门的时候,奇迹发生了……

中队大门是玻璃结构的,两边是两块固定的玻璃墙,用的是那种普通的厚玻璃。中间是两扇钢化的玻璃门,一天二十小时敞开着。杜超、雷霆和赵子军跑中间,一心想超过他们俩的江猛慌不择路,一头撞上了左边的玻璃墙……

天啊,太不可思议了,太诡异了!威猛的江猛同志竟然毫发无损,顺利地穿过了玻璃墙。堵在门外的新兵一中队一百多号列兵和他们的班排长们瞠目结舌。江猛自己也呆了,脑子嗡嗡作响,满头雾水地看着一地的碎玻璃。

闻讯而来的指导员唐宪政同志以为新兵们正上演“精武门”呢,他在现场走了一圈又看看站在门里的四兄弟,从他们恐慌而无辜的眼神判断,又不像是在武斗。唐宪政盯着刚挤到前排的韩洪涛和刘二牛,一脸询问。韩洪涛也没看清楚,狠命地抓着头,挠得头皮屑满天飞舞;刘二牛看到了,但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会儿还在使劲地揉着眼。

最后赶到现场的骆敏同志,战术素养那是相当地了得,综合群众那雪亮而又迷茫的眼神和现场的情况,迅速作出了判断,虽然他的结论连自己都感到匪夷所思。

骆敏背着双手上下左右打量着江猛,江猛被盯得两腿发软,盯得想咧嘴痛哭。这会儿他清醒了,他明白过来自己闯祸了,而且犯下的是“滔天大罪”。

骆敏:“直接穿过来的?”

江猛撇着嘴:“是,不,那个……”

骆敏:“这什么功夫?祖传的?”

江猛:……

骆敏:“表演魔术呐?”

江猛:“我,我没看到……”

骆敏:“眼睛长到裤裆里了?”

江猛:“队长,对不起!”

“解散,该干啥干啥去!”骆敏回头对堵在门口窃笑的一群新兵蛋子们说道。

“身上有什么不适吗?”骆敏回过头继续问江猛。

“没有,就是,就是头有点儿晕。”

“一排长,带我们的英雄去卫生队看看,回头再找司务长算一下多少钱!”骆敏说完踢了踢地上的玻璃碴,转身头也不回地上楼了。

三兄弟以惊人的毅力,忍着巨大的喜悦开始清扫现场。等到人全*了,杜超丢开扫帚,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扶着墙蹲在地上。在他的身后,赵子军狠命地抹了一把眼泪再顺便擦了一把不知啥时喷出的鼻涕……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