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十二回 珠连壁合品酩识挚友 饮马长江宏业驻佳宾 第十二回(2)说是论非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URL] 第十二回(2)说是论非 梁氏家族“家庭经济发展研讨会“的出席者是清一色的男性公民,老少女性把茶食和香茶给伺侯好了以后便都纷纷上楼回避了。 在一楼会客厅内,弟弟梁金亭、大儿子梁国民、二儿子梁国军、三儿子梁国臣、大女婿聂士发、小女婿陈玉海分别坐在了东面和北面的硬木沙发上。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十二回(2)说是论非


梁氏家族“家庭经济发展研讨会“的出席者是清一色的男性公民,老少女性把茶食和香茶给伺侯好了以后便都纷纷上楼回避了。

在一楼会客厅内,弟弟梁金亭、大儿子梁国民、二儿子梁国军、三儿子梁国臣、大女婿聂士发、小女婿陈玉海分别坐在了东面和北面的硬木沙发上。梁金鹏则搬了一把藤椅放在了客厅中间,和各位与会成员相对而坐。这和梁金鹏担任市农发行行长时做大会报告的场景相比,就只差在主席台上放上一管麦克风了。梁金鹏还是当年做银行行长的派头,手中握着一个平摊开的笔记本便侃侃讲了起来:

“我这次和武汉的柳总到青岛去送货收获不小。尽管在路上有些曲折,事情办的还是蛮圆满的。龙会长和日本的松尾先生我又都见到了。他们对我们公司的产品质量非常满意。回来的时候龙会长再三表示希望能够与我们长期合作。

据龙会长讲,他们对‘防水麻袋’的年需求量高达上千万条,是一宗大生意。若是能够拉住这个关系,我们家日后的事业发展就有可靠的保障了。你们都动脑筋想一想,若是按这个生产量来计算,我们家一年能够赚多少钱?”

不等有人回答,梁金鹏又眉飞色舞地说道:“对于与龙会长建立长期合作关系的事情,在这次去青岛之前我就和柳总探讨过。来来回回这一路之上我一直在琢磨,要想与龙会长保持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最好的办法就是和他共同搞个合资企业!所以今天为这个事情叫你们回家来共同议一议,讨论一下究竟怎么办才好?你们各自发表发表自己的意见!”

听了梁金鹏的开场白,室内的气氛一下子活跃了起来。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叽叽咕咕了好一阵子。家庭成员长幼有序,短暂的议论过后,几位小辈都将目光转向了他们的叔叔梁金亭。

梁金亭时下已经四十多岁。他虽然和乃兄梁金鹏是一母所生,眉眼相似,却长得身材瘦削,面目清癯,和梁金鹏那胖大的身形面貌形成了很大反差。

他见大家的目光都在看着他,便神态沉静地说道:“要是能够与龙会长合作搞成合资企业那当然是件好事。但不知日方究竟想采取什么样的投资方式与我们合作?咱们市虽然直到现在也没有搞成过合资企业,周围各县市搞成的合资企业却不少。

听朋友们讲,现在虽然国家对合资企业有很多优惠政策,经营红火的却并不是很多。主要原因就在于好多外商多是来推销设备和推销原料的。有的合资企业,外商投资入股的进口设备作价比市场价高出好几倍;等到合资企业一搞成、外商的设备卖完了,外商的钱赚足了,你再找他合作经营,他就连哈欠都懒得打了。要是搞这样的合资企业,还不如不搞!

再有,还有好多打着来内地投资幌子的外商,他们的真正目的完全是为了来内地倾销原料。合资企业搞成了,他们一是要挖空心思地用原料作价抵顶投资,二是要让你长期购用他的原料。这样搞得结果是钱都让外商赚走了,到头来活受罪的还是中方合作企业。

依我来看,我们要与龙会长搞合资企业不是不可以,关键要看这其中的投资方式是不是可行!”

梁金亭长期在银行信贷部门工作,对各地搞合资企业的负面影响广有所闻,故而讲起搞合资企业的事情来很有些担心。在场的家人听了他这番话犹如当头浇了一瓢冷水,心头均是一震。

大女婿聂士发是个部队转业干部,曾从军多年,也曾去海南闯荡过一阵子,在这个大家庭里算的上是个走南闯北的精明人。他时下有三十大几的年纪,个子长得不高,生得一张四方脸,一双圆圆的大眼睛虎虎有神。

听完梁金亭的一番宏论,他赞同地点了点头。紧切主题地补充说道:“二叔讲得很实际,对兴办合资企业还是慎重一些为好。兴办合资企业固然是好!合资企业一挂牌儿,马上就能够享受到国家和地方政府的好多优惠政策!可是要搞得不好,麻烦也少不了。

我们不同于国营企业,赔赚都可以由国家兜着,不管赔也好,赚也好,都和个人的切身利益没有太直接的关系;企业搞不好,当头的一推两搡、自己个儿也丢不了什么,大不了换个企业还能够当头。

我们这样的家族企业可不行!我们现在搞企业用得都是我们大家个人的血汗钱,真要是弄不好让人给算计没了,我们一家人还不都得急得去跳楼去!我觉得合资企业究竟搞与不搞,首先要探明日方计划采取什么样的投资方式,然后我们再做定夺!”

梁金鹏在此之前满脑子想的都是兴办合资企业的好处;而且经过与龙永泰的直接接触,对日本海神贸易株式会社的经济实力也有了一些初步的了解,因此对于兴办合资企业信心十足。此时此刻,他虽然对梁金亭和聂士发所讲的道理不无认同之意,但这些话在他听来总觉得不怎么顺耳。待聂士发把话讲完之后,他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心道:“又冒出来一个杞人忧天的持不同政见者!”

梁金鹏心里想着,又用目光扫视着在座的各位家庭成员。见大儿子梁国民,小儿子梁国臣和小女婿陈玉海均在观望,没有急于要发言的意思;二儿子梁国军也在犹豫不决。一时间找不到同盟军。

便摆出一付老谋深算的样子说道;“你们刚刚讲过的这些情况,我也不是没有想过。实际上,我们要和龙会长合作,也不是要创办什么新企业,要重新征地、新盖房子,进口生产设备。现在的工厂是现成的,我们虽然现在还是在搞租赁经营,但是要和龙会长合作买过来也不是什么难事,根本就没有必要另起锅灶。依我来看,设备投资的风险根本就无需考虑。

另外,关于倾销原料的担心,我觉得也没有多大必要。原料就是黄麻,我们这里遍地都是,龙会长也断不会要求我们舍近求远,到隔海相望的日本去购买黄麻。再者说,日本也不产黄麻。我们虽然干这行时间不长,世界各地那里产黄麻我们还是清楚的。龙会长要是同意搞合资企业,按照我们工厂的现实情况,他也只能采取现汇投入的方式与我进行合作。”

梁金鹏的一番话虽然表露的个人倾向非常明显,但他所讲的都是眼前面的现实情况,在座的各位家庭成员,包括梁金亭和聂士发在内,听来都觉得合情合理。

二儿子梁国军眯着眼睛笑道;“我觉得爸爸讲得这些情况非常符合我们公司的实际,龙会长要来与我们合作搞合资企业,搞设备进口和倾销原料的可能性不大。就是进口原料,如果进口价格低,对我们的生产经营也没有什么坏处。早先麻纺厂也从孟加拉国进口过黄麻原料,进口的黄麻利用率比我们当地产的黄麻还高呢!

从咱们公司的现实情况看,企业生产规模之所以发展不起来,一是因为资金短缺,二是定单任务不足;而当前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定单不足。对于这个情况,我们大家谁都清楚。要是有钱有订单,我们不就早把麻纺厂给盘下来了吗,还能等到现在!

从今后的发展前景来分析,我们如果和人家做纯粹的加工贸易,时间长了,人家可以在我们这里定货,也可以到别的厂家去定货,天底下的麻纺厂又不是只有我们一家。我们要能同龙会长他们一起搞成合资企业,两家人就会变成一家人,他们的定单也就只能放在自己的企业做,怎么会让肥水流到别人家的田里去呢?依我看,这个合资企业是完全可以搞的!”

梁金鹏听了半天,终于听到了知音,不禁展颜一笑。心下觉得自己这个二儿子虽然年龄不大,阅历不深,话里话外还是很有见地的。

三儿子梁国臣聪明有才气,在这个大家庭中也是个台柱子。他听了父兄、姐夫的高谈阔论,心下早有了自己的主见,于是说道,“我看我们这次可以和龙会长合作搞个合资企业。走合资合作的道路,对我们这个家族企业来讲是个发展机遇。至于二叔、大姐夫哥讲得一些兴办合资企业的风险,我们是可以想办法规避的。

我自已常常在想,我们家虽然现在把麻纺厂给租赁过来了,但这也只能是个权宜之计。什么时候人家不愿意租赁给我们了,或是有别人来竞租,弄不好我们就得被排挤出局。到了那时候我们家就会失去赖以发展的根据地,事到临头,再想办法补救就来不及了。

依我来看,不如我们现在就乘此机会和龙会长联合起来,共同把这个企业收购了。这样做一来可以引进外资,借以壮大企业的实力;二来也可以牢牢把定单抓住,避免流失,从而保证企业的稳定发展;三是可以乘机长期占有这块生产基地,作为我们家今后发展经济事业的根据地。

这第四嘛,合资企业一旦建成,不仅可以立即享受国家和地方政府的诸多优惠政策,提高企业的经济效益,还可借此提高我们家族在社会上的声望和地位。毕竟合资企业的名声要比个体企业,比民营企业的名声要响亮些。

对于合资企业的最后归宿,我觉得一点儿也用不着我们担心。日后不管龙会长和我们合作的时间长短,他的大本营在日本,他还能和我们来争夺地盘不成!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这个企业还不早早晚晚就姓了‘梁’!我看还是立足于与龙会长合作为好!”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