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剑天下 正文 第五十六章 黑道杀手

k55555998 收藏 2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size][/URL] 第五十六章 黑道杀手 钱图强性情大变。 本来不喜欢喝酒的他,现在喜欢喝酒,而且一定要喝烈酒,要喝到酩酊大醉方休。有时吐得一塌糊涂。 高忠尚派人买来一箱箱的茅台,五粮液等名酒,堆放在他的豪华套间里面,随他高兴喝。 高忠尚给梅子加了两倍的工资,叮嘱她一定要好好照顾赵宝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


钱图强性情大变。

本来不喜欢喝酒的他,现在喜欢喝酒,而且一定要喝烈酒,要喝到酩酊大醉方休。有时吐得一塌糊涂。

高忠尚派人买来一箱箱的茅台,五粮液等名酒,堆放在他的豪华套间里面,随他高兴喝。

高忠尚给梅子加了两倍的工资,叮嘱她一定要好好照顾赵宝强。梅子是江南女子,温柔体贴,对钱图强百依百顺,丝毫不会怠慢他。钱图强内心孤苦,对她也产生了依赖。

沈从武喜酒,待船回港时就过来陪钱图强喝酒。两人都不想提伤心往事,只顾饮酒。套间里面有卡拉OK设备,钱图强便让善于唱歌的梅子唱歌伴酒。仗着酒兴,自己也唱起一些熟悉的歌曲,唱着唱着,想起杨诗雁,想起伤心事,泪流满面。

沈从武知他心里难受,但除了劝他喝酒,别的话都变得多余。自己曾经提醒过钱图强,跟杨诗雁相好并不合适,但他不听,终于闹出大事;现在还能够说什么?责备、嘲笑还是同情?都不需要了。“何能解忧,惟有杜康。”再痛苦,男人还有好朋友陪着喝酒,心里还是好受些的。

高忠尚现在很少上船来了。游龙帮接管了毒蛇帮的地盘,他现在全力在岸上巩固新的地盘。游龙帮灭了毒蛇帮,引来一些江湖中人也纷纷投靠游龙帮,帮中人数与日俱增。高忠尚老谋深算,不敢盲目扩张势力范围,免得引来大帮派的挤压,只是想先苦心经营好毒蛇帮的地盘,先积累力量再说。他投资买下很大的酒店,明里是开酒店,歌舞厅,酒吧间,暗里开设赌场、组织卖淫、贩卖毒品、放高利贷。这些事情全由游龙帮骨干暗里操纵,一直呆在船上的钱图强完全被蒙在鼓里。钱图强的身份是“海星号”游船公司的保安队长,他只是尽量做好自己的这一份工作,对得起高忠尚大哥的恩情和薪水。

杨诗雁慢慢从丧夫的痛苦中解脱出来。刚开始,她的确是觉得有愧于新亡丈夫不便来找钱图强,当她开始觉得自己越来越想念钱图强,想来找他时,却听沈从武说,钱图强现在已经在游船上当上保安队长,并且有了新的女朋友,她便心灰意冷,再也提不起来去找钱图强的念头。她把公司托付别人管理,除了周末在家照顾孩子(孩子放寄宿学校,周末才回家),平时只是弹弹琴,听听音乐,看看书,或者去找杨家坐坐。她越来越相信佛教,便常常去王有志曾经寄住的寺院,有时一坐就是一整天。

诺大的佛堂里面,常常看到一个凄清的女子,呆呆地跪在佛像面前。

陪伴她的,还有阵阵的轻风。

游船回港,钱图强有时会去看望父亲和任逍遥;他很想去找杨诗雁,但每想到要是招到她的冷遇会很难堪,便没有了勇气。

游龙帮的扩张,终于引来一个大帮派青龙帮的打击。青龙帮派出杀手,暗杀了高忠尚的得力干将,帮中的三号人物赵阳。赵阳控制游龙帮的毒品买卖,由于不听高忠尚的劝告,盲目扩张,越界经营,引起青龙帮的不满;他在夜总会的包厢里,和两个贴身保镖一起,被子弹击中要害,当场毙命。高忠尚召集帮中同仁给赵阳办了后事,开始策划向青龙帮进行报复。

高忠尚本来认识青龙帮帮主张忠天,知道此人心狠手辣,无法无天,但有个弱点,就是喜欢当江湖老大,喜欢别帮的帮主向他示弱。高忠尚电话召钱图强上岸,说是要拜访江湖老大张忠天,让他当贴身保镖。这是原先说好的工作,钱图强自然不会拒绝。高忠尚只带钱图强一个人,两人驱车直赴张忠天的豪华别墅。

高忠尚原先已给张忠天打过电话,自己检讨没有管理好部下,冒犯了老大,想亲自上门赔礼道歉,赠送礼金,还是像以前一样,游龙帮还得臣服于青龙帮,希望得到青龙帮的庇护。

张忠天手下有几百帮众,势力遍布全港,哪里看得上一个小小的游龙帮,但他既然喜欢当江湖老大,自然不会拒绝小帮派的示弱,同意接见高忠尚。

在路上,高忠尚向钱图强大吐苦水,说兄弟赵阳被青龙帮无辜杀死,自己还不敢得罪他们,还要亲自上门赔礼道歉。钱图强越听越不是滋味。钱图强和赵阳喝过酒,印象中是一个爽快人,如今死于非命,做兄弟的还要向杀人者赔礼道歉。这是什么道理?心中怒火越来越旺。

钱图强愤愤不平,说:“大哥,那有这样的道理。他们狠,我们也可以更狠。把那个张忠天抓来,看他们还敢不敢再这样耀武扬威。”

高忠尚说:“他们势力庞大,我是怕引来他们的报复。我们做正当生意的,还是忍气吞声好。”

钱图强说:“怕什么?难道就没有王法了吗?若他们胆敢到我们公司惹事,我叫他们有来没回。”

高忠尚说:“好兄弟,有志气。我仔细研究过青龙帮,表面上帮中人数众多,其实是乌合之众,不过有一个张忠天在硬撑门面。若他一倒,其他人只会做猢狲散。”

钱图强问:“大哥,你的意思是要杀了他还是把他抓回来?”

高忠尚说:“杀了他若能够全身而退,就杀了他。”

两人商量好行事的计划,便到了张忠天的别墅。别墅依山而建,规模宏大,灯火通明。

钱图强知道对方要检查身体有没有带武器,宝剑并没有带来,只是把棋子藏在身上。果然,门口的保镖摸过他们身上并没有带有武器,打开箱子一看,满满的一箱子钱,便放他们进来。

张忠天倨坐在太师椅上,身旁立着八个健壮的保镖,裤袋鼓鼓,一看就知道带着枪。高忠尚一进门,就跪在地上,一路跪到张忠天面前,钱图强只好跟着跪着走。

高忠尚让钱图强把箱子给他,放在地板上,把箱子打开给张忠天看。张忠天一看,得意洋洋,说:“起来吧。”

两人站了起来。高忠尚说:“老大,近来比较忙,没有来好好侍候您。您一定生我的气了吧?”

张忠天说:“有事忙就好。你灭了毒蛇帮,翅膀开始硬起来,没有把我放在眼里了吧?”

高忠尚卑微地说:“那敢啊,老大。毒蛇帮那些小子,派人差点杀死我,我不得不反击而已。赵阳这混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冒犯了老大,他死有余辜,还望老大不要跟我为难。以后我会多多来侍候您。”

张忠天说:“这才像话。你既然灭了毒蛇帮,以后港口一带就归你管,不要随便越界。混江湖这么久了,这点规矩若不懂,白混了。”

高忠尚连连点头,说:“是,是,小弟明白。”看样子,高忠尚年纪比张忠天还大,居然以小弟自居。

钱图强提起地板上的箱子,走近张忠天,说:“老大,这里是二百万,请您点收。”

张忠天伸手要拿箱子,钱图强突然伸手点中他的穴道,把他拉飞起来,挡在自己的身前,用左手夹住脖子,同时,棋子射出,身子后退。

高忠尚躲到钱图强背后。

变故发生得太快了。等保镖反应过来拨枪时,最边上二人已经倒在地上。

拨出枪来的保镖,害怕打到张忠天,也不敢开枪,正迟疑不决,眉心中弹,稀里糊涂一个接一个倒下了。

战斗结束。

高忠尚抢上前去,捡起两把手枪丢给钱图强接住,自己捡起两把手枪,说:“我们杀出去。”

钱图强早把张忠天丢在地上。高忠尚对着张忠天的脑袋,连开三枪,解了心头之恨。

枪声引来别墅中的其他保镖,纷纷有人拿着各种武器冲出来。

钱图强拿着枪,左右开弓,纷纷有人倒下。高忠尚也是好枪手,冷静地一一击倒对方。

一时间,枪声大作。

两人占据有利地形,以静制动,左右开弓。

高忠尚说:“兄弟,我们走。”

高忠尚管前,钱图强断后,两人边打边撤,走到门外,坐进汽车,高忠尚开车,钱图强说:“不急,待他们追来。”

别墅里面开出来好几辆车,疯狂地追来。

高忠尚说:“兄弟,座位下面藏有枪。”钱图强找出预先藏好的威力更大的手枪,把身子伸出窗外,瞄准司机开枪。司机中弹,车子翻下山去。如法炮制,全报销了。

高忠尚直接开车回到港口,两人坐小船上游船。

回到高忠尚的办公室。高忠尚给得力手下打电话,说:“张忠天已被打死。我们将向青龙帮全面开战。你们一定要做好准备。”

高忠尚叫手下人备好酒菜,与钱图强痛痛快快地喝起来。

钱图强亲眼看见张忠天的飞扬跋扈,觉得杀死他很是过瘾,说:“那个张忠天,自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死得可真难看。”

高忠尚说:“是啊。江湖险恶,切不可骄傲自大。兄弟,今晚一役,大杀青龙帮威风,但僵死的骆驼比马大,青龙帮毕竟人数众多,难免会有一些顽固分子上门寻仇。你一定要多加小心。”

钱图强说:“我在船上,问题不大;大哥你要多加小心才是。”

高忠尚说:“兄弟,有你在我身边,会踏实很多。要不,你也上岸来,跟在我身边。我们一起做一番大事业。”

钱图强心想青龙帮要报复,自然会派人刺杀高忠尚,便答应上岸。

第二天,钱图强带着梅子,住到高忠尚新开的大酒店的大套间,担任大酒店的保安队长。钱图强担心青龙帮前来报复,便在保安人员当中,挑选了武功和枪法出众的十二人,成立了特别行动小组。亲自担任组长兼武术教练,日夜苦练功夫和枪法,平时的保安任务比一般的保安要少。

高忠尚自己另有一套人马,全是游龙帮的精英,平时不担任保安工作,只负责帮中骨干的安全和充当打手。青龙帮果然如高忠尚所料,张忠天一死,树倒猢狲散,手下骨干各立门户,各占山头,甚至内部火拼。

高忠尚给钱图强拿来一份名单,上面列出青龙帮骨干的姓名和详细资料,都是杀人越货、绑架人质、贩卖毒品等恶行。由高忠尚派出两名得力助手帮助,钱图强一连几天,把这些青龙帮的骨干一一全部追杀死。青龙帮渐渐消声匿迹。

高忠尚乘机扩张势力范围,抢占了许多原属青龙帮的地盘,生意越做越大,势力越来越强。游龙帮日成气候,成了一个大帮派。

高忠尚买下一处豪华别墅,作为自己的新家和游龙帮的总部。高忠尚动用黑道上赚来的大笔金钱,买下多处豪华酒店,一时间,产业遍布各处,保安工作很是吃紧。高忠尚把钱图强升任为总公司的保安总长,负责管理所有正规产业的保安人员。钱图强便把自己原先培养的十二得力干将分布各产业当保安队长。

钱图强跟梅子住在一座五星级酒店的大套间里面。平日里其实并没有多少具体工作,只是遥控保安队长进行管理。

游龙帮势力扩张太快,终于惹恼了香港最为凶残的黑帮越南帮。越南帮里面,有许多退役的职业军人,有些是退役的特战队员。越南帮控制了全香港及周边地区的毒品交易,势力最为庞大,以行事凶残而令江湖闻风丧胆。

高忠尚与纯粹的黑社会不同,表面上还是有许多正当产业,甚至平时还做一些慈善事业以换得人心。由于游龙帮一下子扩张过快,新加进来的各路人物参差不齐,他也不可能一一把控得了。赵阳死之后,游龙帮的毒品买卖由李达声负责。李达声也是高忠尚长期一起打天下的兄弟,行事比较张扬,见游龙帮势力范围不断扩大,不满足再当越南帮的下家向他们要货,便自己向国外贩毒集团联系,想拿更便宜的货。货拿到,除了在游龙帮控制的地盘销售,还在积极联系买家,准备与越南帮瓜分毒品市场。

越南帮感觉到了游龙帮的威胁,便派出枪手,狙击了李达声。李达声和保镖全部被打死。高忠尚查清楚是越南帮所为,暗中调查越南帮的底细,决定拔除越南帮,扫清自己霸占黑道的最大障碍。高忠尚知道时机还不够成熟,命令游龙帮不要轻举妄动,同时中止与国外贩毒集团的联系,继续向越南帮要货。

高忠尚请钱图强来到大酒店的最豪华包厢喝酒,特意叫他带上梅子。高忠尚也带上自己的夫人。

四人坐在一起喝酒吃饭聊天。

宽大的落地玻璃之外,就是美丽的维多利亚港。

一边喝酒,高忠尚一边指着窗外,说:“人生百年,真是有很多感慨啊。”

钱图强不解,问:“大哥,感慨什么?”

高忠尚指着窗外,说:“你看看窗外,这里是香港。现在总算回归中国,以前可是英国的殖民地啊。”

钱图强说:“是啊。想起来的确让人感慨万端。”

高忠尚说:“香港为什么要变成英国的殖民地,这段历史,兄弟你应该知道吧。”

钱图强说:“知道。当年,英国向中国大量输送鸦片,毒害我们中国人的身体和灵魂,使中国人变成东亚病夫,鸦片战争被打败了,只好把香港割让给英国。”

高忠尚说:“大清帝国,原来非常强大,为什么一下子变得如此弱小,都是因为鸦片啊。现在,中国强大起来了,可是现在,毒品泛滥成灾,害惨了许多人和许多家庭啊。”

高忠尚夫人说:“这个毒品,害死的人太多了。我原先有个好朋友,两个儿子都吸毒,把富裕的一个家庭都掏光了,到最后,做父母的两个人,逼得一起上吊死了。真惨啊。”夫人说着,眼睛一红,赶紧拿纸巾擦眼泪。

梅子说:“毒品太害人啦。我以前有一个好姐妹,学会了吸毒,没有钱买毒,只好去卖淫,听说得了艾滋病,自杀死了。”

高忠尚很感慨,说:“毒品害人,若只是害一两个家庭,还不算什么,要是害了一个国家,那才叫做惨啊。”

钱图强说:“是啊。就跟清朝一样,变得弱小,任人宰割。”

高忠尚说:“兄弟,你知不知道,现在有外国,想中国变得弱小,想出阴谋诡计,向中国大量输入毒品。我真是担心啊。”

钱图强问:“有这样的事情?太可怕了。”

高忠尚严肃地说:“我也只是刚听说,正在派人调查此事。若真有这样的事,作为一个正义的中国人,我绝不会坐视不管。一样要坚决与这些外国阴谋家战斗到底。”

钱图强说:“大哥,也算我一个。我陪你战斗到底。”

高忠尚很快就来找钱图强,说经过严密调查,他发现了有一伙越南人,专门向中国输入毒品。越南跟中国因为领土争端,曾经发生过战争,钱图强一听,越南人想把中国弄得弱小,绝对有可能。

有了钱图强的坚决支持,一场打击越南毒贩保卫国家的战斗,由高忠尚组织,紧锣密鼓地开始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