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献身事业 秘书做丈夫补偿情人[转]

于欣悦是一家全国知名广告公司的总裁,媒体的六成汽车广告都由她的公司代理,那满满一面墙橱柜的车模就可以证明她的成功。只用了短短3年,她从一个住地下室,生活艰辛的北漂女大学生坐上了总裁的位置,在超乎寻常的努力背后,她遭遇了事业和家庭的重重危机……


别样手段拉广告,爱情不是天天过寒食节


2004年,我和男友陈子键刚到北京时,身上的钱都是双方的好友凑的,加在一起只有4955.3元,由于双方父母极其反对我们的婚事,我们离开时没得到父母一分钱赞助。说白了我们是私奔,还要求什么条件的好坏呢,我们只有选择阴暗但租金便宜的地下室安顿下来,房间里除了一张光床,还有房主淘汰的一台电视机。我们去超市买了被子和锅碗瓢盆等生活用品以后,缴了两个月房租,就又少了两千多。


我们一天天的在北京城转悠,钱也迅速减少。眼看入冬了,两个人整日躲在被窝里看电视吃方便面。因为没钱缴取暖费,夜里只能抱在一起发抖。有一天我终于被冻哭了,没想到北漂的生活和想象差十万八千里,本以为来北京可以做一个幸福快乐的小资,可能还没做小资我就被冻死了。陈子键咬咬牙说,明天我就去找所小学报到。他可是重点高校的高材生啊。


陈子键做了小学教师,我去做了广告公司的业务员,赚得虽少,毕竟也是开始有收入了。一天,部门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说,你已经连续两个月没拉到广告了,本来底薪都不想给你了,但看在你还勤快的份上,最后再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还拉不到广告就得离开我们公司了。我眼泪一下就不争气地涌了出来。


主任用很复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说,要么你去找张总看看,他们最近要开车展。说完,他扔给我一张名片。我欣喜地感谢了主任,捧着这张来之不易的名片去找张总。在展馆里,这个五短身材、大腹便便的某进口汽车的北京区代理眯眼看看我,太阳穴上扬起深深的鱼尾纹。“明天我要去上海谈加盟,你要是想拉广告我们就一起去吧。”我没加思索,赶忙陪笑点头。


晚上陈子键回家,我作孩童状扑到他怀里,告诉他我要坐飞机去上海了,我即将成为一个让全公司人羡慕的高提成业务员。子键也替我高兴,抱着我说,亲爱的,我们一起努力不出一年准能搬出地下室。我说那还算目标啊,我们很快就有房有车,名牌加身。


到上海时已是傍晚,张总带我住进了希尔顿酒店,我在2448元的标准房里一阵眩晕,在这住一晚要花掉我两个月的底薪。张总说,南京路晚上最热闹了,我们去逛逛顺便给你置套行头,免得明天和人谈生意丢我的人。


皮包鞋子衣服一套下来,花掉张总5000多元,我简直受宠若惊。张总说,钱不是问题,你能好好回报我就是了。夜里,张总爬上了我的床,我惊呼一声推开他,“你要干什么,张总?”


张总不耐烦地说: “哪有拉广告不上床的,你得先过自己这道关,这就是这行的潜规则,乖乖让我给你上一课,我不会亏待你的。明天就给你个10万元大单。”我终于明白了主任那复杂眼神的含意,10万元的单,我们公司能给20%的提成,那么就是2万元啊,我们再也不用住地下室了,想着厚厚两叠钱,张总压下来我再没拒绝。


回到北京,我将10万元的广告交给主任,主任无声地笑笑说: “知道你现在很拮据,就不要等月末了,马上给你提成吧。”当捧着2万元钱往家走时,我一遍遍告诉自己,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为了我们的未来。我的戏演得很好,陈子键一点没怀疑。


之后,我和张总一直保持着密切的关系,张本人也算义气,给我介绍了不同品牌的汽车销售的老板,甚至一个品牌的不同地区的经销商,我的人脉迅速发展壮大。每认识一位新客户,我都要和其出游谈生意,回来后我的提成便顺利到手。而每和一个客户上床后,我都要求他给我一个所经营汽车的车模。


3年后,我开了自己的广告公司,拥有近百名员工。我的不同品牌的车模,相同品牌不同系列的车模整整齐齐摆满办公室一面墙的橱窗,每当我静静看着这些车模时,仿佛看见了自己的成长史,然而表面的辉煌却掩饰不了心酸。


给丈夫找情人,为了自我心灵救赎


一天,当我脱掉炫目的华服回到家里时,丈夫陈子键正在备课,两岁的女儿时不时哭闹,丈夫起身耐心地哄着。“还是请保姆吧。”我说。“那怎么行,白天雇人看,晚上回到家还要保姆管,那还要我们父母做什么,你忙你的,女儿我来带。”丈夫不同意。看到这一幕,我觉得自己实在不配做一个母亲,更不配做一个妻子。


“明天还要去和一个省领导会面,他们要做城市宣传片,我想说服他们让我们广告公司全权负责。”我的话还没说完,子键说: “你放心吧,家里有我,你不必操心。”每一次都是这样,他根本都不怀疑我,难道他真的想不到,一个女人做事有多难,不付出身体,怎能轻而易举在众多的竞标公司中取胜呢。


那天晚上,我实在无法入睡,忽然灵机一动,想到了新来的女秘书田晓莉,她那么像当年初来北京的自己,是那么稚嫩天真。也许我对丈夫的亏欠可以得到弥补。


第二天,我一上班就将晓莉叫进办公室。“做北漂不容易吧,我也是从那个时候过来的,你现在住哪里,有没有男朋友?”面对我的问寒问暖,晓莉稚气的脸上很感动。晓莉说,她现在住亲戚家,亲戚家也很小,因此很不方便,等赚了钱就搬出去找个女孩合租,目前还没有男朋友。


“晓莉,我最近出差特别多,你也知道我孩子才两岁,我丈夫也挺忙的,你要不先搬到我家住,我家地方大,我不在的时候你照顾一下孩子,好吗?”晓莉说: “于总那么信任我,我一定会完成任务的。”就这样,我没和子键商量就把晓莉安排进家里。


当我再次返回家,家里一切如旧,我从晓莉稚气的脸上没读出一点让我期待的内容。晚上,我在家摆了烛光晚宴,“老公,我不在家你辛苦了。也感谢你晓莉,在我不在的时候把我的家照顾得很好。”我一杯又一杯敬他们红酒,在商场喝酒对我来说和喝水一样稀松平常,但他们二人可禁不起,没几杯就脸红耳热。随后,我把他们单独留在房间里,借口有事情出去了。


当我开着车漫无目的地行驶在大街上,泪水从腮边滑落。我在他们酒杯里加了催情药物,我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为自己的放荡开脱,还是希望子键能有一个真正属于他的女人,让自己心里得到一点安慰。


早上回到家里,子键正坐在床边满脸愧疚地看着我。“对不起。欣悦,对不起。我和晓莉……”他艰难地解释着。


我打断了他的话: “子键,我平时很少回家,你和孩子我都没尽到责任,我感觉愧对于你们,你要是喜欢晓莉,就让她做你的情人吧。”


子键惊愕地看着我,不知道我那些话是在赌气,还是发自内心。最终,他缓缓地说: “我不会爱上晓莉,我对不起她,我只有尽自己的经济能力去补偿……”


面临牢狱之灾,丈夫真情相救


本来距离某省形象片制作公司招标还有半个多月,我却提前赶往。目的只有一个,和负责该项目的主管领导李主任搞好关系。我一直认为,所谓透明招标、公平竞争,还不都是事在人为。


到达目的地后,我没有急于和李主任会面,而是跑到旅行社为他和我自己订了两张去法国的机票。不出我所料,我们在机场坐在一起结伴飞往法国。如何对付男人,我轻车熟路,一路上除了拿下了标底,还与其谈好了另外两个项目也由我们公司做平面广告的推广。


这一次我又满载而归,公司进一步发展壮大,我暗自高兴自己和政府官员搭上了关系。就在我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两名某省派来的检察官突然到访。我一再辩解李主任没有拿我们公司的一分钱,与李主任的合作都是通过公开竞标。但是不久后我还是收到了法院的传票。


原来,李主任下马,一下牵出了众多合作人,我就是其中之一而被控行贿。我一下子慌了手脚。


一脸茫然地回到家里,正当我望着墙上和子键的婚纱照发呆时,子键走了进来: “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连忙说一切都好。“你就说吧,毕竟夫妻这么多年,每次你出现这种落寞暗淡的眼神,一定发生什么大事了。”


到了这个时候,再不能隐瞒自己那些龌龊的事,我向子键坦白了一切。子键盯着我看了良久才说,我想你以前所作所为和这次不同,这次毕竟是国家公务员,你脱离不了行贿的嫌疑,只是你的方式不是行贿真金白银罢了。我给你联系一个这方面比较权威的律师,我们找他谈谈。


律师很认真地给我做了分析,并安慰我说,事情并不是很严重,关键是我只是涉及目前法律界比较敏感却存在争议的“性贿”“游贿”,但是涉及的金钱数额都不高,而且所谈项目还没真正开始合作,换句话说我和李主任都还没从中获取利益,只要我现在能去坦白交代,配合司法机关办案,应该不会有严重的后果。


子键鼓励我去坦白全部的隐私部分。还好,半年后,法院只是处罚了我,并没有判刑。但我很快又陷入经济危机,因为半年来我被巨大的挫败感、羞耻感压抑着,疏于对公司的管理,效益滑坡,小部分流动资金还不够支付罚金。


当晚,子键把一个盒子递给我示意我打开,里面竟然放着各种银行卡及有价证券。“知道你平时花钱大手大脚,我把你给我的生活费都做了储蓄和投资,本来是想赚到了才告诉你的。现在只有提前告诉你啦。”我的视线模糊了,眼泪一下涌出了眼眶。


人们总喜欢问事业成功的女性一个问题: “你觉得事业重要,还是家庭重要。”得到的回答是各不相同的。但是,经历以往的一切以后,我可以毫不怀疑地回答: “家庭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啊,当你费尽心机不择手段夺取金钱、地位时,这些轻易便化作过眼云烟,惟有家庭的温暖,丈夫的爱是可以铭刻灵魂,伴随你今生今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