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军校学员和塔城边防团同志对铁列克提事件的介绍

文 存

以下作者多数是我们“铁列克提战友群”的群友,下面文章各自发表在网络。

作为09年2月“纪念铁列克提战斗四十周年聚会活动”的发起人,也是参战幸存者们对我的信任和委托;他们电话无数,可上网、写文章困难。通过我们长期收集很多官方的正规出版物,和直接与参战幸存者及当时塔城边防部队的新老同志互动,铁列克提战斗我们到底牺牲多少人?至今仍然是个谜。参战幸存者和当时塔城边防部队同志只能是了解个人范围所知道的。尤其自08年8月13日塔城军分区在当年战场举行“忠勇山纪念碑”揭碑仪式后至今,官方对牺牲人数等相关公开信息,依然和长期的宣传变化不大。我们理解官方的苦衷,但是托里党建网公开的红色旅游813战场遗址、托里烈士陵园、孔繁森纪念碑的80元一日游,那将是任何密也保不住的!我们以前相继发出的能够公开的有关网文,实际上是对官方漠然沉寂的推动。

新华网和很多官方网站转载《南风窗》09.3期的《珍宝岛事件的真相与迷雾》摘要:“许多当事人的回忆也很难还原历史真实,因为他们的职务、地位等原因,不足以让他们了解事件的全貌;此外,政治考量仍然存在,且许多细节涉及国家秘密。一些人言之凿凿的,其实只是部分真相——而部分真相,多半也就是假象(甚至可能是谎言);一些人为的神话、臆想大行其道。”

——事实证明,此观点是客观、理性的。珍宝岛事件如此,在我们对铁列克提事件不同的当事人,包括对官方出版物的了解和甄别中,大量的体会,亦是如此。

不可否认,塔城分区现在的所谓资料是后来人的撰写,有很多的漏洞和穿帮,并非参战者的间接人道听途说的一些信誓旦旦的提供,大量成分并非事实!

而我们的参战幸存者,由于当时是战士,战前抽来参战的三批人员,很多的相互不认识。有关战场位置和阵地之间距离不可能拉尺子量,与实际产生很大差距;烈士和幸存者的名字、所在几几高地阵地等等,各人说法不一……。确实,年代太久、上了年纪,能回忆起来一些事是很不容易的。也请参战幸存者理解,你们任何的信息提供,我们不可能听了就信,起码要有两人也是这么说的才能落笔。

本人并非参战者,但在新疆也是饱历死亡的老兵,对813烈士和参战幸存者的同情和付出,是出于自己有同样的经历,将心比心!

尤其要感谢军事学院指挥系主任卢兄,不断完成了我们所做不到的事情,相当多的有关资料和信息,与卢兄功不可没。

去年8月我在文章说过,为了纪念铁列克提战斗四十周年,届时将以参战者回忆形式发出大型纪实文章,主要是以弘扬我们战士的忠勇无畏。需回避敏感的哪些,我不是不明白!目前老战友各自所见的战斗场面,还需多多提供。

我们的心情和忙碌的原因,主要的还是不让一个烈士被抹杀掉,当年的勇士们不能继续埋没。

这是给一名老同志的信里的结束语:“事情已经过去四十年了,再追究谁的责任已经毫无意义,我们只是想争取把战斗中被遗忘的烈士找出来,不是为了改变一个数字,而是找出一个英雄,找出一个革命烈士,不能让任何一个革命烈士被历史和人民遗忘掉和抹杀掉。希望多帮助我们落实到底当时牺牲多少人的疑问,我们很希望就是28人,但参战者的口述以及其他材料,总觉的好像不止这些。谢谢。”

这里号召老战友们多提供老照片,我们尽可能让全部烈士和参战幸存者的照片公布于众,要让人民知道和记住参战的勇士们,历史不能没有你们!

谢谢大家!

本文内容于 2009-11-7 23:51:54 被文存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