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新疆军校学员和塔城边防团同志对铁列克提事件的介绍

文存 收藏 16 8825
导读:  [B][size=22]新疆军校学员和塔城边防团同志对铁列克提事件的介绍[/size][/B]   [B]文 存[/B]   以下作者多数是我们“铁列克提战友群”的群友,下面文章各自发表在网络。   作为09年2月“纪念铁列克提战斗四十周年聚会活动”的发起人,也是参战幸存者们对我的信任和委托;他们电话无数,可上网、写文章困难。通过我们长期收集很多官方的正规出版物,和直接与参战幸存者及当时塔城边防部队的新老同志互动,铁列克提战斗我们到底牺牲多少人?至今仍然是个谜。参战幸存者和当时塔城边防部队同

新疆军校学员和塔城边防团同志对铁列克提事件的介绍

文 存

以下作者多数是我们“铁列克提战友群”的群友,下面文章各自发表在网络。

作为09年2月“纪念铁列克提战斗四十周年聚会活动”的发起人,也是参战幸存者们对我的信任和委托;他们电话无数,可上网、写文章困难。通过我们长期收集很多官方的正规出版物,和直接与参战幸存者及当时塔城边防部队的新老同志互动,铁列克提战斗我们到底牺牲多少人?至今仍然是个谜。参战幸存者和当时塔城边防部队同志只能是了解个人范围所知道的。尤其自08年8月13日塔城军分区在当年战场举行“忠勇山纪念碑”揭碑仪式后至今,官方对牺牲人数等相关公开信息,依然和长期的宣传变化不大。我们理解官方的苦衷,但是托里党建网公开的红色旅游813战场遗址、托里烈士陵园、孔繁森纪念碑的80元一日游,那将是任何密也保不住的!我们以前相继发出的能够公开的有关网文,实际上是对官方漠然沉寂的推动。

新华网和很多官方网站转载《南风窗》09.3期的《珍宝岛事件的真相与迷雾》摘要:“许多当事人的回忆也很难还原历史真实,因为他们的职务、地位等原因,不足以让他们了解事件的全貌;此外,政治考量仍然存在,且许多细节涉及国家秘密。一些人言之凿凿的,其实只是部分真相——而部分真相,多半也就是假象(甚至可能是谎言);一些人为的神话、臆想大行其道。”

——事实证明,此观点是客观、理性的。珍宝岛事件如此,在我们对铁列克提事件不同的当事人,包括对官方出版物的了解和甄别中,大量的体会,亦是如此。

不可否认,塔城分区现在的所谓资料是后来人的撰写,有很多的漏洞和穿帮,并非参战者的间接人道听途说的一些信誓旦旦的提供,大量成分并非事实!

而我们的参战幸存者,由于当时是战士,战前抽来参战的三批人员,很多的相互不认识。有关战场位置和阵地之间距离不可能拉尺子量,与实际产生很大差距;烈士和幸存者的名字、所在几几高地阵地等等,各人说法不一……。确实,年代太久、上了年纪,能回忆起来一些事是很不容易的。也请参战幸存者理解,你们任何的信息提供,我们不可能听了就信,起码要有两人也是这么说的才能落笔。

本人并非参战者,但在新疆也是饱历死亡的老兵,对813烈士和参战幸存者的同情和付出,是出于自己有同样的经历,将心比心!

尤其要感谢军事学院指挥系主任卢兄,不断完成了我们所做不到的事情,相当多的有关资料和信息,与卢兄功不可没。

去年8月我在文章说过,为了纪念铁列克提战斗四十周年,届时将以参战者回忆形式发出大型纪实文章,主要是以弘扬我们战士的忠勇无畏。需回避敏感的哪些,我不是不明白!目前老战友各自所见的战斗场面,还需多多提供。

我们的心情和忙碌的原因,主要的还是不让一个烈士被抹杀掉,当年的勇士们不能继续埋没。

这是给一名老同志的信里的结束语:“事情已经过去四十年了,再追究谁的责任已经毫无意义,我们只是想争取把战斗中被遗忘的烈士找出来,不是为了改变一个数字,而是找出一个英雄,找出一个革命烈士,不能让任何一个革命烈士被历史和人民遗忘掉和抹杀掉。希望多帮助我们落实到底当时牺牲多少人的疑问,我们很希望就是28人,但参战者的口述以及其他材料,总觉的好像不止这些。谢谢。”

这里号召老战友们多提供老照片,我们尽可能让全部烈士和参战幸存者的照片公布于众,要让人民知道和记住参战的勇士们,历史不能没有你们!

谢谢大家!

本文内容于 2009-11-7 23:51:54 被文存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8楼wjf122

 以下是引用mt125long 在第7楼的发言:
认真的看了LZ和LZ提供的文章,了解了当时铁列克提事件的经过。我比较同意“江南游子”的观点记得前些年有本书叫《冰点下的对峙》,其中有关铁列克提事件的内容,与上文铁马冰河的文章《被遗忘的共和国战争—69年铁列克提边境武装冲突》中引用的文章内容基本相同(不知作者是否为同一人)。现在看来,该文写得非常片面,没能全面反事件的全貌。

从LZ提供的资料看,当时新疆军区在战前确实是有准备的,否则不会出动这么多兵力巡逻,而且巡逻队架构清晰,分工明确。新疆军区负责边防亓谦斋副司令和副政委谭云开均......

我看7楼写得是比较片面的,当时的军区司令难辞其咎,不要再说什么多余的维护领导的话。中苏关系比较紧张,而且毛主席也有了电报,并且敌人异动都没有引起重视作出相应的对策,这本来就是最大的失职!说明领导人的麻痹大意,我觉得最起码可以做到多发弹药,多配发一些可用的武器......或许可以做做侦察......再说居然把铁列克提的失利,说成是一个必然结果,这就更可笑了,好像这次失败是一个铁律......根本无法回转。试问如果真正有些哪怕一点点的准备会是这个结果么?一而再再而三的隐瞒实际烈士人数,其实都是一种从上到下的遮掩,败了应该从中吸取教训,而不是百般遮掩回避。这样的做法只有可能造成下次类似情况的出现,平白无故地多添些烈士!!!

的确伤忘数字远不止28名,我父亲当年也参加过该战斗,负伤后回到他所在连队,指导员给了个他处分,理由是极左思想,无视纪律。


现提起往事,父亲就激动不已,为了保家卫国,为了帮助我们极少的参战人员,父亲用他的话说,都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怎能袖手旁观。


我父亲是1968年入伍在甘肃某工程部队,1969年被借调到铁列可提修筑国防工程,那时有句话叫深挖坑,广积粮,同去的还有一位一块入伍的战友。当时他们俩正在交班期看到前面打响后就主动到 前线指挥部报道,(参加此战斗的都是各部队临时组建的所以他们都互不认识),我父亲及另一战友被安排给875高地机枪手运送弹约,当送第三回合时,机枪手已经牺牲,工程技术兵的父亲从没有摸过机枪拿起了机枪击退了一波又一波的敌人,最终因腿部中弹流血过多晕了过去。几天后他被送回了原部队所在地的医院(兰州某军区医院),至今父亲都想不起是怎么运回医院的。当出院回到所在连队时,连队以多管闲事,无政府极端左思想主义给了个处分。


可怜我的父亲,参家了保卫边缰战斗,至今腿还一拐一瘸。不但没有享受到战斗光荣,甚至国家及人民都忘记了他们,,父亲现在老了,什么都不需要,就是想让人们知道,让他的后人知道,曾经也是一名战斗英雄。那个错误的年代(文革后期)多少事件都被正视了的。为什么铁列克提事件,有关部门不给一个真正的说法。我父亲现在还有这样的思想,让我别把他名字说出来了,说什么万一政府换了,到时害怕联累下一代,给个不好的成份或打成什么什么派。可想想多么纯朴的父亲被当时的政治阴影影响多深。


我父亲:廖光才。四川邻水人,1968年兵。

现提起往事,父亲就激动不已,为了保家卫国,为了帮助我们极少的参战人员,父亲用他的话说,都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怎能袖手旁观。


我父亲是1968年入伍在甘肃某工程部队,1969年被借调到铁列可提修筑国防工程,那时有句话叫深挖坑,广积粮,同去的还有一位一块入伍的战友。当时他们俩正在交班期看到前面打响后就主动到 前线指挥部报道,(参加此战斗的都是各部队临时组建的所以他们都互不认识),我父亲及另一战友被安排给875高地机枪手运送弹约,当送第三回合时,机枪手已经牺牲,工程技术兵的父亲从没有摸过机枪拿起了机枪击退了一波又一波的敌人,最终因腿部中弹流血过多晕了过去。几天后他被送回了原部队所在地的医院(兰州某军区医院),至今父亲都想不起是怎么运回医院的。当出院回到所在连队时,连队以多管闲事,无政府极端左思想主义给了个处分。


可怜我的父亲,参家了保卫边缰战斗,至今腿还一拐一瘸。不但没有享受到战斗光荣,甚至国家及人民都忘记了他们,,父亲现在老了,什么都不需要,就是想让人们知道,让他的后人知道,曾经也是一名战斗英雄。那个错误的年代(文革后期)多少事件都被正视了的。为什么铁列克提事件,有关部门不给一个真正的说法。我父亲现在还有这样的思想,让我别把他名字说出来了,说什么万一政府换了,到时害怕联累下一代,给个不好的成份或打成什么什么派。可想想多么纯朴的父亲被当时的政治阴影影响多深。


我父亲:廖光才。四川邻水人,1968年兵。

为什么要将这段历史隐藏起来?为什么牺牲的战士会被隐藏?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