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右翼学者鼓吹日本民族优越论贬低亚洲邻国

日本东京工业大学名誉教授芳贺绥日前发表了一篇颇具种族主义色彩的文章,称日本深受“和睦与忍让”为中心的所谓“凹型文化”影响,而亚洲其他国家则信奉以“对立与攻击”为特点的“凸型文化”,由此他推导出日本“宽容”的对外政策只会“迷失自我”,应该对亚洲邻国采取强硬政策。

这篇11月6日发表在日本右翼媒体《产经新闻》上的文章题为“迷失自我的过度期待外交。文章从批评鸠山政府外交入手,称日本的首脑外交最明显的一个特点是对邻国过于期待,有些“天真”。一句毫无分量的“将东海变成友爱之海”,增加了同盟国的不信任感,同时也招致了大陆邻邦的轻视。

接着芳贺绥开始大谈“日本民族优越”,他引用日本地球物理学家寺田寅颜的话称,从气候学、地形学、生物学来看,与大陆隔绝的日本即使在全球都是非常独特的。这一切孕育了日本人特有的感觉、生活方式和生活感情。芳贺绥称,日本民族定居于四季美景鲜明的狭长国土之上,从上古时期就以稻作农耕为生,长期以来不知畜产和肉食,生活在类似于南亚的“植物性”文化之中。我们民族性的原型和核心深深地扎根于这种文化,一直未曾发生变化。

芳贺绥写道,日本在“万物皆有神”的精灵崇拜下,信奉人与自然合二为一,尊重“风雅”的境界。由此形成了人与人和睦相处、不伤感情、淡薄、真实、纤细、忍让的意识倾向,造就了世界首屈一指的和睦与温和的空间。笔者把这种“心形”的整体称为“凹型文化。”与此相对应,朝鲜半岛,中国、内陆亚洲、中东欧洲,整个欧亚大陆的大部分都包括在内,如果再延伸开来,就连北、中、南美洲大洋洲的白人社会也被包括进来,都应属于凸型文化圈。

芳贺绥认为,凸型文化的本质与日本的凹型文化正好相反,它的特点是人要立于自然之上,人与人互相对立,互相攻击。在以欧亚大陆为中心的地区,语言说服、恐吓和不择手段的谈判技术都非常发达。尔虞我诈和充满谋略的世界、触目惊心的外交戏剧舞台,都令不擅长心理力学的日本无法适应。“由于凹型圈同凸型圈的区别,把亚洲视为一体是极其矛盾的。”

芳贺绥称,温和的日本的谈判对手都是“不宽容”的民族,即使是同盟国也不例外。日本仅仅依靠语言技能是不行的,“不能做让对方讨厌的事情”、“应该一直谢罪”……对方国家不会像日本这样为“情”所束缚。就算是“东海=友爱之海”,也很容易被其他国家曲解为即使控制日本的领海和领土也会被“宽容”忍受的信号。负责外交的领导人必须代表国家的威信和利益,以左右命运的紧迫感和责任感与外国交往。普通国民也需要在细腻的性格上多一些威严,只要领导层缺乏觉晤,就敢于站出来批评其“外柔内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