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抗日的土匪) 新卷1 第一二章,林场子,销金窟(下)

2126376 收藏 4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7.html[/size][/URL] 一片茫茫的炊烟将整个林场覆盖,炊烟下,原木搭就的小屋层叠林立,小屋外,行人熙熙攘攘,人声鼎沸,俨然如热闹的集市一般。人们三五成群的闲逛于各个小屋,或吆喝,或调侃,配合着屋子那未脱树皮的外墙,带着一股大自然所特有的粗犷气息。 众人显然都没想到在这崇山竣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7.html


一片茫茫的炊烟将整个林场覆盖,炊烟下,原木搭就的小屋层叠林立,小屋外,行人熙熙攘攘,人声鼎沸,俨然如热闹的集市一般。人们三五成群的闲逛于各个小屋,或吆喝,或调侃,配合着屋子那未脱树皮的外墙,带着一股大自然所特有的粗犷气息。


众人显然都没想到在这崇山竣岭间竟然别有天地,一时间竟全都大眼瞪小眼的愣住了。教师爷自然见过世面,在拉了一把小榆后,率先片下马来,向前走去,见此情景,小榆也慌忙的跟在身后追去。


“唉呦,这大老远的,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来啊,里面的,招呼客人啊,咱孩他舅来拉。”还没走近,不远处的客栈伙计就扯着脖子向两人一挥毛巾,转头对身后屋里大喊道。


面对小二的热情招呼,小榆愣了愣,自寻家里没什么亲戚在山里面,不过却知趣的没有答茬,只是疑惑的看向教师爷,“老爷子,他们这是……”


教师爷微微一笑,转过头轻声说道:“自古山里就是土匪胡子藏匿的地方,山里的人家见惯了胡子,为了避免家里的女眷被祸害,所以都好吃好喝好招待,同时也随口认他们做了干亲,既认了老舅,就算是娘家戚(qie),自然就不好对女眷们动手了,咱们这一身胡子扮相,又都揣着家伙,人家早把咱们当胡子了。”


小榆恍然大悟,微微点了点头,带着众人随着教师爷走进客栈。


客栈里甚是热闹,一根巨木架起的硕大房厅下,横七竖八的摆着十几张桌子,桌子旁,各色穿着的把头和力工或扯着脖子胡嘶乱嚷,为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争论,或闷头喝酒,窃窃私语,或干脆与稍带风姿的老板娘调戏些轻薄话,引的一阵笑骂。


场面凌乱中带点吵闹,可是不知为什么,小榆看到这一切,却莫名的感到一丝亲切。


众人也在同时发现了进来的小榆等人,尤其当看到他们几十人背后大多背着家伙时,先前的吵闹声顿时减弱了不少。小榆等人的打扮虽然不伦不类,但是背后那乌黑锃亮的家伙什儿却说明了一切,尤其其中几人背上那修长的三八大盖,直接挑明了他们的身份。


“快来,孩子他舅,快坐这。”老板娘到底是场面人,见的多,识的广,稍微打了个愣眼后,立刻笑着拉起教师爷坐到空着的一张排桌前,手脚利落的收拾打理着。


“几位掌柜的想吃点什么啊。”稍微打了一眼,老板娘立刻知趣的凑到教师爷和小榆中间,左顾右盼,挂着笑容的问道。


“老板娘,这里脚干净不?”教师爷笑了笑,低声问道。


“干净,怎么不干净,小鬼子一年到头来不了一回,就算是为了木材来,也是二鬼子陪着,看一眼就走,要是到了冬天,几个月不见人影也是正常的,大家在这里住着,可把心放在肚子里头。”老板娘用手搭了搭教师爷的肩膀,低声回答道。


“哦,那就好,我们打食打累了,想这里歇息几天,就叨扰了。”教师爷出奇的礼貌,拱手向老板娘拜了拜,和气的说道。


“那是哪的话,开门做生意,进来的都是客,大家就当自己家里,想吃什么和我吱声,我让灶台做去。”老板娘微微笑了笑,收回肩膀上的手。


“那好,听我们掌柜的吧,我们是跟他混饭吃的,吃喝全凭赏。”教师爷点了点头,指了指小榆。小榆一愣,随后生硬的抱拳向老板娘晃了晃。


显是没想到拉绺子的不是眼前这个饱经风霜的老者,而是这个年轻的可以拧出水的小伙子,老板娘愣了好半天,才惊讶的点了点头。


“有好吃的,都给我们上来,大家饿的都差不多了。”见老板娘不说话,小榆大嗓子喊道。


“哦,好好,掌柜的稍等,我这就吩咐后面准备去。”老板娘也觉得自己有点失态,慌忙转身向后走。


“等等。”还没走多远,小榆却忽然喊住了她。


“掌柜的还有什么吩咐?”老板娘奇怪的回头询问道。


“钱,饭钱不要了?”小榆扯开褂子,露出腰里两把盒子炮来,老板娘见状不由的后退了两步,不过小榆却没如她所想那样,而是从腰里拿过钱搭咧,摸出几块光洋,随手扔在桌上。


老板娘又是一愣,不过在得到教师爷的默许后,她迟疑的走过来,收起光洋转身离开。


“这人怎么了,怕我们惹事吗?”带老板娘走后,小榆奇怪的将头转向教师爷,低声问道。


“呵呵,倒不是怕,而是没见过你这个不懂规矩的愣头青。人家在山场子立足,也都是有规矩和说道的,这里个山场子是附近的绺子罩着,咱们吃到人家地头是要拜山,刚刚人家老板娘用手搭我肩膀就是说的这个意思,我告诉他们,咱们不是来惹事的,所以按道理,他们该赏我们口饭吃,可没想到,你却给人家钱。 这倒把人家弄糊涂了。” 教师爷拿过一只粗瓷大碗,给自己倒上半碗劣茶,轻啜了一口后,低声解释道。


“那咋办?”小榆一时慌了手脚,连忙询问道。


“那能咋办?给钱就收着呗!”教师爷偷偷一笑,端起茶碗一饮而尽。


这林场子的房子虽然看着粗鄙不堪,但是经营起伙食来,却甚是利落,不多时候,大盘的肉食,就流水价的端了上来。奔波几天的大家,见到这过年也难得吃到的东西后,纷纷不顾拘束和陌生,手抓口咬的狼吞虎咽起来。


大块肉大碗酒顺脖子灌了下去,众人一直紧张的情绪也逐渐放松下来,小榆看了酒到酣处的众人一眼,忽然转过头,死盯着身边的教师爷问道:“老爷子,你跟我说句实话,为什么看上我,让我当头儿?”


教师爷仿佛被问到了一个甚对胃口的问题,轻轻的放下酒碗,睁着布满血丝的红眼,看向小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