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上人喊“针刺” 他遭暴打 手机也不见了

沈权将军 收藏 3 1264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11_7_42006_10242006.jpg[/img] 时报讯(记者 伊永军)“爸爸,我实在坚持不住了,还是回学校打针吧”,“等等,爸爸,去青木关的车来了,我还是到你那儿去吧……”儿子打电话后半小时,当父亲再次拨打儿子的电话时,却怎样也打不通了。当天晚上,当父亲在医院终于找到儿子时,却看到眼前这张脸被打得面目全非。而肇事者却已不知去向。 为省钱去父亲那里输液 现年19岁的谢辉在北碚新世纪专修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公交上人喊“针刺” 他遭暴打 手机也不见了

时报讯(记者 伊永军)“爸爸,我实在坚持不住了,还是回学校打针吧”,“等等,爸爸,去青木关的车来了,我还是到你那儿去吧……”儿子打电话后半小时,当父亲再次拨打儿子的电话时,却怎样也打不通了。当天晚上,当父亲在医院终于找到儿子时,却看到眼前这张脸被打得面目全非。而肇事者却已不知去向。





为省钱去父亲那里输液


现年19岁的谢辉在北碚新世纪专修学院读大专,是08级模具专业的学生。11月1日,他因发高烧在学校医院输液。当天下午,谢辉给在璧山某机械厂上班的父亲打了个电话,称学校里输一次液要70多元,希望到父亲那里去。父亲一听,也是,到他那里输液一次只要40多元。他们家境贫困,妻子有病在身,儿子每年学费要8000元,今年只交了2000多元,还欠着学费呢。能省则省吧。


于是父亲同意了。


坚持不住本想原途返回


当天下午4点多,谢辉坐上了去往青木关的公交车,因青木关离璧山较近,打算提前通知父亲到青木关去接他。但是,上车不到5分钟,他就感到头晕目眩,想呕吐,也想上厕所。他告知司机要下车,此时已到了北碚歇马。


他上完厕所后,左等右等不见车来,又给父亲打了个电话,说他实在坚持不住了,想回学校。父亲刚刚同意,车又来了,谢辉想了想,还是坐了上去。


前排两男子说被他“针刺”


上车后,谢辉坐到了最后一排,前面一排坐着两个年龄和他相仿的年轻人。据谢辉后来回忆:由于他当时浑身乏力,身体已几乎不能受意识支配。在颠簸的车厢里,膝盖可能无意中触碰到前排一名年轻男子的臀部(座位的靠背和坐垫之间是镂空的)。而那名男子回头看了看他。至于当时那名男子说了什么,自己的膝盖是否真的碰到了对方,碰了几下,自己一点也意识不到了。


忽然,前面两名男子起身对他就是一阵暴打,雨点般的拳头“招呼”到他的头部、前胸、后背。而自己发高烧几乎虚脱,哪里还有还手之力。


车上乘客见状,连忙询问发生了何事。两名年轻男子指着谢辉说他用针扎他们。联想到近来社会上流传的“针刺”事件,乘客连忙报警,而此时的谢辉已瘫倒在座位上。


警察赶到后,将谢辉带到派出所调查。但是,打人的两名男子却不见了踪影。警方联系到谢辉的家人和学校,确认了他的身份,并及时将他送往医院救治。


怀疑对方借口“针刺”抢手机


当天晚上,当谢辉的父亲在医院的病床上见到自己的儿子时,几乎不敢相认,平时活泼开朗、面容清秀的儿子,脸被打得肿变了形。医生初步诊断,颅内有淤血,脑震荡。现在,医药费已花了3000多元。对于这个家庭来说,已是难以承担的费用。


父亲联想到最后一次跟儿子通话后半小时再打他的手机,已经处于关机状态,再一查看,儿子身上的手机已经不见了。谢辉的父亲说,可能是谢辉上车后,那两个人就见他状态差,打起了他手机的主意。为了掩人耳目,才临时编造了“针刺”事件,而当时的谢辉显然已无法为自己辩解。两人得手后,趁乱跑了。


警方:散布针刺谣言将严厉打击


昨天,记者从警方处了解到,他们正在全力缉捕那两名嫌疑人。


据警方透露,9月份以来,北碚区公安分局陆续接到了群众对疑似针刺案件的报案,他们采取多种侦查手段和法医检验,都逐一排除了。到目前为止,北碚区还没有一起真正意义的针刺案件。


警方同时也正告那些不法分子,如果无中生有,去散布、传播有关针刺事件的谣言,公安机关将严厉打击,依法惩处。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