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那时的醉脸春融 正文 三十三 美吉利一夜(下)

江狼财俊 收藏 2 2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3.html


好不容易找到了熊灿,他正和那三个朋友在一起,一边看,一边眉飞色舞地凑着耳朵谈论着什么,却不见秦子风、莫云中他们了。

我把嘴巴凑近他的耳朵,大声问他:“秦——子——风——他们呢?”

“回去——了!”他也把嘴巴凑近我的耳朵回答。

“啊?!”我愕然。

“待——会——是夜——场时间了——艳舞——他们带——女朋友——走了——待会你——住我的——房间好了!”他似乎看出了我的担心,大声地跟我说,同时拍拍我的肩头。

“哦——”我在回答的时候,后面的人群向前拥了一拥,我几乎立足不定。

原来是跳钢管舞的女子在一圈圈的绕着钢管跳舞的时候,终于把后背的乳罩扣子解开了,却不松手,双臂交叉,护在胸前,屁股继续配合着DJ的节奏来回扭动着。人们的情绪被带上了一个高潮,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的手,等待着她的手什么时候松开,这样,就可以一览双峰奇观了。

人们拥挤着,围着小小的表演台子,有人看她走近了,忍不住伸手去摸她的腿、屁股……她则在音乐中巧妙地躲闪着。

有一个保安,扬着棍子,隔离着不断靠近的人墙。

突然,哗的一声,有人响亮地吹起口哨来。

只见DJ女郎一个360度的旋转身后,两手张开,胸罩在右手里,垂在空中,上身在忽明忽暗变幻不停的灯光中完全暴露无遗,下身也只剩一条T字裤!

观众疯狂了!气氛HI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后面的人涌动如潮水,一浪接一浪。

我站在前面,有几分醉酒,再也立足不停,一个踉跄,赶紧用手去扶那个台子,DJ女郎莞尔一笑,在钢管上做了个倒旋后,一双美腿着地,做了个劈叉,手中的胸罩已被保安接好,玉指纤纤,伸到我的前面。

人群里发出的喧闹声更大了,我略一迟疑,看着这个近乎全裸的美女向我伸手,突然酒气上涌,色胆横生,一把抓住她的手,摇摇晃晃地上了台。

耳边的声音更响了,我的脑袋突然嗡地一声,胀得很大,晕乎乎地,不辩东南西北,傻傻地站着不动,只觉得台下全是一双双饥渴的眼睛。

DJ女郎继续跳着,扭着,像蛇一样缠绕在我四周,我只感到两团软绵绵的东西在我的胸膛,我的后背摩挲掠过,全身像电击一样,阵阵战悚,动弹不得。

随着下面的观众阵阵怪叫、喝彩,不知怎么,看着她在一边扭动,一边优雅地脱我的衣服,我竟像一个木偶一样,任其摆布,每脱下一件,熊灿赶紧伸手来帮我接好。

眼看我已经被脱得只剩下一条三角裤了,也许她觉得我太温顺,太容易摆布,很得意的笑,竟然吐出一条腥红的舌尖,像蛇一样舔我的脸颊,我的耳根,我的后背,我的前胸……博得一阵阵山呼海啸的喝彩!

可是,我终于忍不住了,猛然一仰头,开大了嘴巴,“哇!”的一声,吐了出来,胃里的酒精和今晚吃的许多食物直接吐到了DJ女郎那高耸诱人的胸脯上了!

“啊!”她一声惊叫,停止了扭动,像中了孙悟空的定身法一样,定在那儿,一分钟后才开始活动,低头看胸,保安早已跳上台把一件大衣罩在她的身上,护着她,往台下走。

而我,吐出了这许多脏物后,神志略一清醒,也不知怎么了,突然间有种要哭的冲动,竟然“哇——”地大哭起来。

DJ女郎在保安的保护下,分开人群,就要淹没在人潮前的一刻,回头向我投来了一缕极其复杂的目光,而后,她和保安的身影很快就不见了。

我哭得泪流满面,赤身裸体,站在台上,蹲了下来。

这变故太大了!

观众都呆若木鸡,醒悟过来后,一齐怪叫,喝倒采。

熊灿见势不好,也冲上来,抱定我的腰,把我扯下台来。

我也不记得是怎么离开酒吧的了,只知道随着熊灿和他的几个朋友,还有丁嘉莉的连架带抱,转过几个回廊,上了电梯,那一直不间隙的对耳膜撞击的强大的嘈杂音蓦然间就消失了,耳朵顿时轻松起来,异常清晰地听到熊灿说:“他醉了,先扶他到我房间去。”

这以后,在泪水和酒的搅拌里,我昏沉沉的,全迷糊不清了。

可耳朵里似乎还有噪音的余波,夹杂着饱满屁股和汹涌澎湃乳房的影子,在睡梦里零零碎碎,隐隐约约地来回翻滚,终于在一张床上沉沉不省人事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