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城 魔窟风云 第一百六十章 路德维希的喜讯

听风吹雨夜无眠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size][/URL] 1945年12月2日,雅利安城。 时光一晃,二十多天的时间过去了,齐楚雄的脚伤在路德维希的精心治疗下已经完全康复。由于得到了施特莱纳的允许,他现在每天都可以在路德维希的陪同下,在雅利安城里四处闲逛,近距离的观察这座黑暗的地狱之城。 雅利安城的面积大约有80平方公里,它的道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1945年12月2日,雅利安城。

时光一晃,二十多天的时间过去了,齐楚雄的脚伤在路德维希的精心治疗下已经完全康复。由于得到了施特莱纳的允许,他现在每天都可以在路德维希的陪同下,在雅利安城里四处闲逛,近距离的观察这座黑暗的地狱之城。

雅利安城的面积大约有80平方公里,它的道路由七条主要街道构成,这七条街道分别用一些纳粹的高级人物来命名,如里宾特洛甫大街和戈培尔大街等等。阿道夫·希特勒广场位于城市的中轴线上,纳粹帝国的多数政府机构都位于这座广场四周。

城市的外围分布着一些小型的军营,驻扎着大约一万名国防军卫戍部队和少量的党卫军宪兵部队。整座城市内的建筑多以黑色的五层楼房为主,里面主要居住着政府官员、军队高级将领以及绝大多数德国军官的家眷。城市的大街小巷到处都在醒目的地方刻着这样的一句话“我在上帝面前宣誓,我将无条件的服从帝国元首和武装力量最高统帅的命令,我以生命起誓,我将保证遵守诺言!”

这是一座毫无生气的城市,街心花园里没有芬芳争艳的鲜花,有的只是一块块黑色岩石雕刻而成的十字架,上面用红色的油笔记录下德军阵亡将领的生平介绍,他们被粉饰成英勇牺牲的烈士,可是他们对人类犯下的罪行却被只字不提;城市的电影院里永远都只播放几部枯燥无味的纳粹宣传片,博物馆里虽然挂着那些被掠夺来的人类伟大艺术家的作品,但是解说员却经常用激动的口气向观众们介绍一幅名叫《复仇》的油画,这是一个不知名的画家所做,明眼人都看得出他的绘画水平并不高明,可当人走进这幅油画仔细观察时,他总会从内心深处感到一阵颤栗——血红色的天空下,一群士兵高高举起手中的屠刀,他们的脚下踩着成千上万具尸体,鲜血汇成了河流,一位将军站在士兵们的身前,他手中挥舞着一面“卐”字旗,嘴角挂着邪恶的微笑。如果这是在善良人类的国度里,这样的画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被允许公开展示的,可在这个地下世界里,它却能引起魔鬼们最广泛的共鸣!

这就是雅利安城,一座黑暗的地狱之城。

“齐,”路德维希停在一处街心花园的喷泉旁,笑着对齐楚雄招手道:“我们坐下来休息一会吧。”

“我喜欢你这个建议。”齐楚雄笑着走到喷泉旁,顺势坐在了通往喷泉池的台阶上。他的脚伤已经痊愈,最近几天,他们两个人只要清晨一睁开眼睛,就会立刻从陆军医院里溜达出来,在雅利安城里四处逛游。渴了,就喝一口喷泉池里的清水,饿了,就吃一口随身带的干粮。虽然齐楚雄每天都感到很疲倦,但是他却依旧乐此不疲,毕竟对他来说,这短暂的自由是那样的难能可贵。

远处,一群德国女人带着孩子从街心花园旁的街道旁走过,当她们看到和齐楚雄坐在一起的路德维希时,无不露出鄙视的目光。对于这些对纳粹种族理论深信不疑的女人们来说,一个出身高贵的德国军官无论如何也不能和一个劣等民族的人扯上关系,哪怕这个人已经当上了帝国最高统帅的保健医生。

齐楚雄轻轻地摇了摇头,自从回到雅利安城以来,他已经不止一次看到过这样的情景,他自己倒不觉得有什么,只是他却不忍心看到路德维希受到这种无言的伤害——路德维希还没有成家,他不愿意因为自己的原因来拖累这位挚友。

“弗兰茨,”齐楚雄低声问道:“和我做朋友,你后悔过吗?”

路德维希一愣,“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我也不明白是为什么,”齐楚雄说,“但是每当看到有人因为我而对你投来不怀好意的目光时,我的心里就很难过。”

路德维希英俊的脸庞上透出一点淡淡的忧伤,“是啊,每当我们在一起时,总会有人感到不舒服,我有的时候也会为此感到烦恼,不过,时间一长,我也就习惯了。”

“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齐楚雄默默的低下头。

“别这么说,”路德维希急忙坐到齐楚雄身边,“能够和你成为朋友是我这辈子最高兴的一件事情,我永远不会为自己的选择感到后悔。”

“真的吗?”齐楚雄猛地抬起头。

“嘿嘿,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可不像弗莱舍尔那样动不动就搬出来一堆莫名其妙的规矩。”路德维希诙谐的说。

“听你的意思,你是在讽刺我对吗?”齐楚雄一下子就乐了。

“算你猜对了!”路德维希爆发出一阵开心的笑声。

“你可真是个记仇的人。”话虽这样说,但是齐楚雄同样笑得很开心。

“好啦,不开玩笑啦。”路德维希按住笑意,对齐楚雄道:“再过十几天,就是圣诞节了,到那时将举行你参加党卫军的仪式,仔细一想,还真是让人难以理解,一个不久之前还口口声声要和我们战斗到底的人,到头来却加入了我们的阵营,真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齐楚雄心中一痛,但是脸上的表情依旧平静,“弗兰茨,你没有经历过我的遭遇,所以你不可能明白我的心情,在我刚来到雅利安城的时候,我就像是一头愤怒的公牛,稍有刺激,我就会不顾一切的发起攻击,但是一连串残酷的现实告诉我,我是个愚蠢的人,我没有能力改变这个世界,如果要想在有生之年活着见到我的女儿,我只能选择低下头颅做人。”

“那你以前立下的那些誓言呢?你真的打算放弃吗?”路德维希惊讶的问道。

“不放弃又有什么办法呢?”齐楚雄苦笑一声,“在这个连上帝都不愿意光顾的地方,能够遇到像施特莱纳将军这样的人,对我来说,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我还有什么理由去拒绝眼前的生活呢?”

“齐,你痛苦吗?”路德维希又问道。

“我当然痛苦,”齐楚雄幽幽的说,“理想和现实永远都是矛盾的,尤其对一个脆弱的生命而言更是如此。”

“那你加入党卫军之后,又会去做些什么呢?”

齐楚雄轻轻叹了口气,“弗兰茨,我只能说,即使我穿上那件黑色的军装,我也不会去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如果施特莱纳将军允许的话,我想在雅利安城里建一座医院,为那些遭受病痛折磨的人解除痛苦,我想,也许只有这样做,才能让我的良心得到安慰。”

“齐,不要难过了,其实加入我们并不是什么坏事。”路德维希轻轻拍着他的肩膀,嘴边露出真诚的笑容,“我们的统帅阁下是一位好人,既然他这么看重你,那么只要你发自内心的效忠于他,我相信你未来的人生一定会很美好的。”

望着路德维希真诚的表情,齐楚雄心头泛起一股难言的苦涩,他在心中暗自说:“弗兰茨,请原谅我在欺骗你,失去自由的人生永远都不是美好的,所以我永远都不会放弃自己立下的誓言!”

“对了,我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路德维希脸上突然露出一抹略带羞涩的激动。

“哦,你快说,是什么好消息!”齐楚雄按下苦涩的心情,露出期待的笑容。

“我马上就要结婚了!”

“什么!”齐楚雄兴奋的跳了起来,“你什么时候谈的恋爱?那姑娘是谁?为什么我之前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呢?”

“嘿嘿……”路德维希不好意思的挠着头,“那还是和你一起为统帅阁下治病的时候发生的事情,我在陆军医院里认识了一位名叫汉娜的护士,她是个温柔美丽的姑娘,我们一见钟情,几天前我向她求婚,她答应了……”

“好你个弗兰茨!”齐楚雄装出一副没好气的模样,照路德维希胸口锤了一拳,“保密工作做得可以啊!我和你在一起生活了几个月,居然一点都没有发现!”

“我可不是不想告诉你,”路德维希着急的摆着手,“这是因为我希望我未来的妻子可以用宽容的态度来接纳我的朋友,万一汉娜要是不同意我和你继续保持友谊,那我也就不可能和她结婚。”

“弗兰茨,你……”齐楚雄突然觉得心头涌上一股暖流,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路德维希的心里,自己竟然是如此重要!

“我们已经决定在新年的第一天举行婚礼,”路德维希带着一脸幸福说:“我想请你为我们做证婚人,你愿意吗?”

“那还用说吗,我当然愿意!”齐楚雄乐呵呵的追问道:“你的婚礼将在什么地方举行?你打算请那些客人?伴郎伴娘都是谁?”

路德维希犹豫的看了他一眼,小声地说:“汉娜从来没有去过艾德斯瓦尔宫,她很想到那里去看一看,所以我决定在那里举行我们的婚礼……”

路德维希话还没有说完,齐楚雄就兴奋的喊道:“太好了,一对新人在盛开的花丛中举行婚礼,接受众人的祝福,那一定是一场浪漫的婚礼!”

“齐,你想错了,”路德维希着急的摆着手,“我是要在那里举行婚礼,但是客人只有你一个人。”

“你说什么!”齐楚雄一下子愣住了,“只有我一个客人?这是怎么回事?”

路德维希眼中充满了无奈,“自从我们成为朋友以来,我就成为了大家眼中的异类,谁也不愿意和我往来,我不想让汉娜为我感到难过,所以就决定不邀请任何客人……”

路德维希虽然并没有把话说下去,但是齐楚雄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路德维希是担心汉娜会被大家嘲笑,说她嫁给了一个傻瓜,所以才决定只邀请自己一个人参加他们的婚礼,由此可见,路德维希为了和自己交朋友,确实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正当齐楚雄在心中暗自感慨之时,一辆军车忽然从远处疾驰而来,当车上的人发现他和路德维希两个人坐在喷泉池的台阶上时,军车立刻冲到他们面前!

“吱!”伴随着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一名德国军官跳下军车,冲到他们面前急匆匆的说:“路德维希中尉,卢泽上校命令你马上带着齐医生回陆军医院,有一个生命垂危的病人急需抢救……”

军官的话还没有说完,齐楚雄和路德维希就同时跳了起来!

“快走!”他们异口同声道!

雅利安城陆军医院里,一位身材修长、穿着一件白色医生服的德军上校此刻正焦急的在医院入口处转来转去,他是陆军医院的院长卢泽上校。今天医院里来了一位特殊的病人,说这个病人特殊,并不是指他有多么显赫的地位,而是因为霍夫曼下了一道命令,一定要想办法挽救这个人的生命!

不过,令卢泽头疼的是,虽然他已经采取了所有的抢救措施,但是却依然无法阻止病人的病情继续恶化。更要命的是,霍夫曼在电话里根本不听他的解释——“我要提醒您注意,如果不能让他活过来,那我就会免去您的职务!”

万般无奈之下,卢泽突然想起了施特莱纳身边的那位保健医生,于是他慌忙下令让部下去寻找齐楚雄。

“该死的!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找到人!”卢泽焦急的望着医院外的街道,望眼欲穿的盼着齐楚雄的出现。

在卢泽焦急的等待中,一辆军车终于带着呼啸的风声停在了医院门口,齐楚雄和路德维希马不停蹄的跳下车冲进了医院。

“病人在什么地方!赶快带我去!”齐楚雄顾不上和卢泽打招呼,直接催促他带路。

“他就在二楼的急救室里,请您跟我来吧。”卢泽转过身,想把齐楚雄领到急救室去。

“谢谢!”齐楚雄把卢泽抛在了身后,一个人飞快的冲上了楼梯,闯进了急救室!

“我的天!怎么是他!”刚一看清楚躺在病床上的人,他顿时大吃一惊,一股自责的情绪立刻冲上心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