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与蛇 黑龙分队 死了两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6.html


“贺哥,去骨烈家的路上都设了路卡,有好几个条子带枪在旁边站着,先去的兄弟都坐车回来了!”一个瘦的象猴样的人在站包厢里对着贺哥的耳朵说道。

“那我们就绕道去,从HY市插个后路进去,我就不信条子连那边也堵住了!不用太多人,他们也只有两个人,带点真家伙过去,要双管的,听说他们两个都有枪!”被称作是贺哥的人是个很魁梧的汉子,以前是张帆的贴身兄弟,那天去外面带人收账(高利贷)而没有被抓。所谓的江湖义气让他的头脑也变的不那么清醒了,老大被当兵的打的那么惨,这是他们出道以后遇到的最大的耻辱。

“是不是等等?现在连老大的爸爸都受了处分,现在还在风头上,条子都封了路,这个当兵的不简单呀。”一直被称做“智囊”的小个子继续说道。

“只要条子没住在村里,我们还有机会,这次的仇不报,我们还能在县里混?别说了,人我自己挑,你就别去了,今天一定要干掉那两个当兵的。”贺哥的青筋都冒了出来,“今天晚上就出发,帮我租几台车,越是这个时候他们越没防备,以为有条子站岗就行了!我到看看这两个当兵的是什么人,在SD县还能飞了出去?”

湖塘村

“骨烈,晚上我们还是睡在一起吧,不知道他们能干出什么事来,往往经济发达点的地方,这些油子就越多。”容班长对着准备睡觉的骨烈说道。

“容班长,你说他们能来?我看不一定,来了更好,一起收拾了,不过我还真没拿枪打过人,你打过没有?”骨烈毫不在乎的说道,其实他心里也很紧张,真的用枪打人他还是觉得很残忍。

“没有,没机会执行那样的任务,不过他们敢来的话,也绝对没好果子吃。”容班长笑道。“说真的,我当了5年特种兵还没经历过实战,打几个社会上的混混而已,应该不是那么难。”容班长的手又开始搓了起来。“我们还没打过,起来和我打打?”

“还是算了吧,你不知道我搏击教官宋驰,每天都是狠狠的打,从不手软,现在想起来还有点怕,不过打架是我的强项,还是留点体力收拾他们吧!”骨烈摇了摇头。

“那你和我说说你以前的事,我很想听,晚上太无聊了!不过今天河里的澡洗的特舒服,水很清。”容班长说道。

“没有以前好了,现在村里开厂把水都搞混了很多了,以前还可以看见河里的鱼在游。”骨烈真有点失望,村里的条件是好了,流下的污水也把河里污染了。“以前我每天都要去河里洗澡,再冷的天都要下去,原来怕冷,爷爷一脚就把我踢了下河,冷的我直打哆嗦,才8岁呢!后来都习惯了!”

骨烈接着说道:“探家真的是闷,好像我已经习惯了部队的生活,突然回来我都不适应。”

“恩,这种感觉我也有过,好像我们和社会都有点脱节了,尤其是我们特种兵,终日在大山里不出门,就更加的烦闷了。”容班长也摇了摇头。“骨烈这次他们真的敢来,你就在后面,你受伤了我也要打背包回家了!”

“你这是什么话?我不多打断几个人的狗腿我就不姓骨了,是并肩作战,要不我们真比比,看看我的实力。”骨烈一跳就从床上起来站在容班长面前。“不就是几个垃圾而已,训练了那么久今天不让我好好练练,也让他们知道军人不是那么好惹的。”

“这个你可不能为难我,他们能拿枪来打狗,说不定还敢拿枪来打人。”容班长也急了。“这些拳脚都不好解决的。”

“拿枪来,那就更好,只要敢开枪,一枪一个,说不定还能立个功呢!”骨烈冷笑道。

“要不我出去看看,有动静就来叫你。你家也太偏了点,厂里的人也下班了!假如他们人多还真有点不好办,不可能都打死了吧!”容班长不无担心的说。

“怕个卵?我还有帮手呢!……..”靠,差点说漏了嘴,这可是最高的军事秘密。骨烈连忙捂住了嘴巴。接着连忙解释道:“帮手就是村里的人。别太担心了,我们睡觉。”

“这么黑的天不好动手呀!这个村的人现在可不的了啦,都富的很!”一个熟悉湖塘村的家伙小声的说道,他在张牛村里的,住的比较近,熟悉这边的路况,贺哥也就安排他来带路。

“那还更好点,有钱人好说话,说不定还能敲出一笔钱出来,大家等下进村了都小声点,别惊动了村里的人,我们的目标就是那两个当兵的。干掉了就往山里跑,不然被条子围住了就是个大麻烦,猴子,你千万别带错路了!”贺哥厉声说道。

“放心吧贺哥,在这一带住了快20年了,都记得很清楚呢,他家我原来就知道,离村里住的人有点远呢,要走几分钟才能看的到人。”猴子连忙说道。

“那就好,叫车子都回去吧,把家伙都装上子弹,看他们今天能飞出去了,18个打两个,打不死也别出来混了,猴子。你在前面带路!快点,天快亮了。”贺哥借着手电的光往双管猎枪里装了两个大子弹。

“这次我们是从他们后面过来的,村里人应该还不知道,这时候他们应该还在睡觉,干掉他们我带你往山里走,翻两个小山就到我们村了。谅他们也不干来追。一听见枪响这帮乡下人不吓的屁滚尿流。哈哈!”猴子边走边说道。

“小声点,你想死呀!”贺哥小声的骂道。

半小时山路。爬的大家都喘着粗气,“就快到了。”猴子指着前面不远的地方说。

“先休息一下,等下都机灵点,打完了就跑。”贺哥也觉得自己有点累了,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天已经毛毛亮了,已经可以看清骨烈家的土砖屋了,这群找死的家伙不知道骨烈有早起锻炼的习惯,拿着猎枪就慢慢的往前面走。骨烈已经带着容班长出来跑步了,山里的空气真好,骨烈有种回到部队的感觉,那里也是连绵的大山。

“昨天晚上我一晚都没睡好,怕他们偷袭。”容班长边笑边说。“你们这里的空气还真的是好,人的寿命都要长很多哦!”

“恩,我这里有百岁老人呢,按辈分我都要叫他老爷爷了。”骨烈也边跑边说。

“贺哥,那两个当兵的出来了。往我们这边跑呢。”猴子慌张的说。

“慌什么,他们两个,我们18个,等下先围上去,18把枪对着他们,谅他们敢动。最好是带回去狠狠的揍一顿,再用刀干掉他们,为张少出这口恶气。”贺哥狠狠的说道,脸上是一片的愤怒。很多人心里都紧张了起来,这是真的要杀人了,拿枪的手都有点抖了起来。平时看他们嘴巴说的硬,现在到了真场合就有点胆怯了!

很快的骨烈就发现了前面地里草在动,这时候村里人应该还没人下地干活,村里的人一般都在厂里上班了,要么就出去跑生意去了,种地的人相对以前少了很多。

“有情况,容班长,前面有人。”骨烈马上就拿出92式手枪上了膛。话还没说完贺哥就带他们冲了出来,骨烈和容班长已经看见了他们手里的猎枪,本能的卧倒在地上。

“前面的人还敢过来就直接开枪了。”容班长砰的一枪就打在了他们脚边。

一群人马上吓的都卧倒在地上,这可是真家伙,是要人命的。“兄弟们,打!”贺哥首先就开了一枪,猎枪的砂子到处飞着。骨烈和容班长一滚就滚到了下面的田里,零点几秒的时间,这群家伙疯了,这是骨烈现在唯一的想法,敢真的开枪就好,“容班长,往小坡那边走,今天看来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死。”

后面的人哆嗦的拿着猎枪往他们猫着腰过来了,骨烈和容班长一个滚子就翻到了一个小土坡后面,骨烈首先就是一枪打中了贺哥的脑门,眉心间多了个小洞,不到30米的距离对骨烈来说很轻松,他也知道就是这个人首先开的枪。

看着地上已经躺了下去的贺哥,一群人的枪都响了起来,骨烈和容班长早已经躲在了后面低下了头,“这群疯子,今天豁出去也要多打死几个。”容班长咬紧了牙关,“他们也最多能打两发子弹。我滚那边去打,你在这里别动。”容班长话刚说完就滚了出去,手里的枪也响了起来,随即一个倒霉的家伙就倒在了地上,吓的其他的人再次全部卧倒在地。

村里的村民听见了枪声都跑了过来,骨烈急了:“大家别过来,他们都有枪。”大声的喝着已经不到一百米的老乡们。

“我们投降,你们别开枪了。”一个混混双手举着猎枪颤抖的跪在了地上,两个人死的太快了,一枪一个,脑门上的洞都是那么的恐怖,血和脑浆流了一地,红的白的都有,所有的人都跪着把枪举了起来,这不是不闹着完的,已经死了两个了,谁都不想成为第三个。

“把手里的枪都丢了,快!”骨烈举着枪就跳了起来,比速度他们和骨烈跟容班长还不是一个档次。

混混们飞快的都把枪丢的远远的,后面是不下100个村民,前面是拿着军用手枪的兵,他们连死的心思都有了,感觉现在的猎枪不是以前拿来欺负人的利器了,连条烧火棍都不如。几个人都被吓的哭了起来。村民们一拥而上,捡起地上的枪就对着他们一顿猛揍。

“敢到我们村来闹事?我看你开枪,都给我往死里打。”村长的脸都绿了,对着村民们大声的喊道。“骨烈你没受伤吧!”

骨烈收起手枪笑嘻嘻的说道:“就是几个废物,今天不投降我全打死了。”

容班长过去制止正在猛打的村民们,这样打下去还真有可能把人都打死了,看着一个个红了眼的村民们,容班长心里都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动!

不到半小时,警察好像电视剧里拍的一样,呼啸的警车来了不下10台,大队全副武装的武警兵也赶了过来,拼命的往人群里跑了过来,村民们也大吼了起来,居然拿枪来打,愤怒的村民们连武警都围了起来,这样的事不给个好点的说法村民们是不会放过这群混混的。

“我是SD县公安局长,大家安静一下,先散开了,我们一定严惩开枪的凶手。”看着不下一百个激动的村民,局长也慌了手脚,拿起小喇叭就喊了起来。

这一喊不要紧,村民们更激动了,开枪的凶手,都是骨烈和容班长打死的,几个壮实的老乡就跳起来骂。武警也不敢动。

局长的冷汗都出来了。“大家安静一下,这些公安都是来抓坏人的,不是来抓骨烈的。大家先散开一下。”村长大声的喊了起来,明显不是来抓骨烈的,只不过是局长的意思让大家误解了。

村长的话很有作用,大家都站到了骨烈这边,把骨烈围了起来,今天如果有人想把骨烈带走,他们肯定和他们拼了。

局长马上就拉着村长在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话,勘察现场的法医就在不停的拍照和收尸,那十几个被打的不成人形的混混们也被上了手铐,都被打的站不稳了,带来的猎枪也被拍了照。全部交给了警官们。

局长也没了主意,死了两个人,这算是大事了,骨烈和容班长肯定要带到局里配合调查,但一看村民们的情绪,他只能和村长说好话,这件事肯定是张副县长的事件连带出来的,怎么处理只能听县里的意见,他也做不了这个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