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心依存3

汪李堂 收藏 0 88
导读:“好了,好了。”贝宁摆摆手,说:“我们走吧,别打扰人家两口子了。走喽!”说完,带着所有的兵跑走了 “贝宁,你这臭小子,回去找你算帐。” 葭莲一直在一旁听着,没有说话,当听到贝宁说到结婚时,葭莲的内心砰的一下,贝宁的话触动了内心 “侯全,你什么时候能回趟家?” “这……”侯全知道葭莲话中的意思。可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思考着怎么回答她。 “侯全,不好回答就别说了,我在家里等你回来。”说完,头也不回地跑回了住所。 “葭莲,让你受苦了。”侯全在心里呐喊。 “报告,” “进来” 几位连长,走进

“好了,好了。”贝宁摆摆手,说:“我们走吧,别打扰人家两口子了。走喽!”说完,带着所有的兵跑走了

贝宁,你这臭小子,回去找你算帐。”


葭莲一直在一旁听着,没有说话,当听到贝宁说到结婚时,葭莲的内心砰的一下,贝宁的话触动了内心

“侯全,你什么时候能回趟家?”

“这……”侯全知道葭莲话中的意思。可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思考着怎么回答她。

“侯全,不好回答就别说了,我在家里等你回来。”说完,头也不回地跑回了住所。

“葭莲,让你受苦了。”侯全在心里呐喊。


“报告,”

“进来”

几位连长,走进办公室,

“首长,你找我们?”

“恩,”首长点了下头,说:“你们自己看吧!”说完,将手中的一份文件丢给他们。

几位连长分别拿了份文件看。不多时,一个个的脸上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唯独百战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首长,这……”不待连长们提出心里的疑问,说道:“都回去准备吧!”

“是”

“百战留下!”

“是!”


“百战,”

“到!”

首长,站了起来,走到百战身边,拍拍他的肩膀,说:“放松,不用那么严肃。来,坐!”

百战摘下军帽,放在桌上。

“你有什么要问的吗?”首长问。

“没有!”百战肯定地回答。

“好,这次他们来要人,定会要你的兵,你要学会舍得放弃。懂了吗?”

“懂了!”

“好!希望你能带出好兵。”

“保证让首长满意!”百战站起来,敬了军礼

“好,自信。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回去准备去吧!”

“是”


“班长,你说这是怎么回事,这不是明摆着要我们当活靶子嘛,”贝宁手里拿着一份文件。恼火地问到:“你说,这些首长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贝宁,不许胡说!”班长骂到。

“是!”贝宁也觉得自己过火了,冷静了一会儿。说“不行,我去找连长问个清楚。”


“嫂子,你现在真就走?不和我哥说说。”

“不了,没什么好说的。”萧乐停下来收东西,拉着葭莲,坐在床边说:“葭莲,你在这多住几天吧,到时候我来接你回去。”

“哦!”


“连长,我想问你个问题!”

“说”

“连长,你说一群绵羊和一只狼,哪个更厉害?”

贝宁的话刚落,常指导员生气地骂到:“贝宁,你没事找事呀,什么鬼问题,竟瞎捞。给我回去!”

“连长,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狼厉害!”连长不温不火地回答。

“连长,我还有个问题。”

“贝宁,你有完没完了。快给我回去。”常指导员更火了。

“问吧!”

“是!连长,我不明白,上级为什么让我们同他们进行军事演练?”贝宁不解地问。

“你就是为这事来的吧!”

“是的,连长!”

连长转过身,对着贝宁说:“你问的这个问题,我不好回答你,但我想提醒你,我们不是羊,更不是活靶子,以后也不是!”百战大声地说。“明白了吗?”

“明白!”

“还站在这干什么,回去准备呀”

“是”


“根据,师部的命令,我现在宣布:这次由百战全全指挥。!”


“砰!砰!砰!”战地的战火打响了。尘烟漫天,这次演习,双方都在紧张的战斗。都是从实战出发,不像以前的演习,只是摆摆排场。

“在着次演习中,处处掩藏着危机,有时候,你看见那只是一株小树苗,其实那里也许躲藏着危险。”

贝宁,二炮,还有其他的战友一起望向班长,贝宁说:

“班长,看不出来呀!你还有这一手。”

“是呀!”众人点头赞同。

深魏提着枪,到班长身边问:“班长,我以前怎么也不知道你还有着一手呢?还有,去年你考作战方法时,你怎么不报考呀?”

“我也只等连长这次跟我说的。”

“连长?”所有士兵异口同声的说。

“小声点!”

“是”

“班长,你是说,连长教你的?”佳群问。

“恩”!!!

“嘘!有人来了。”

在不远处,一群穿着迷彩服的士兵正悄悄地向这边摸索过来。他们的身穿沾满了泥浆的作战服,他们悄悄的过来,离这群战士已只有百来米的距离了。近得连他们脸上的迷彩涂料也看的清清楚楚。

“班长,现在怎么办?”

“别出声,藏好了!”班长向后面做了静止的手势。

树林里一片寂静,鸟声,虫声。听的真真切切。不远出的特种兵显扬是没有发现他们,还在向他们接近。贝宁他们在一开始就分开了一段距离。独自掩藏起来。只有深魏和侯全两人躲在一起。在班长的心里很是着急,不是当心自己会不会被发现。而是自己身后的一群新兵,根本没有什么经验,躲藏的技术一点都不到家。对于特种兵来说,这样的躲藏,他们随随便便地就能找出来,就像他们睁着眼看着你们藏。


“班长,你……”只见深魏着急地摁住刚准备起来的爬起来的班长,班长看着深魏,挡开了他的手,冲着深魏肯定地点点头。“不,不,不行!班长,你走了谁带这帮小子呀!不行,你不能去,要去也应该我去。”说完,准备起身。班长一把拉住他。两眼死死地盯住他,眼中冲满了愤怒,同时夹杂着关心和不舍。班长还是默不作声,只是再一次冲着深魏点了下头。

“小心呀!班长!”

一声刺耳的枪声,长长地划破了寂静的树林,惊吓起树上的小鸟,群起。枪响起的瞬间,班长跳出了掩蔽的地方。随即又是一连串的枪声响起。紧随着特种兵消失在班长离开的方向。



“班长……”等到特种兵离开后,所有的士兵跳出了掩蔽的地方,脸上挂着泪水,哽咽着,喊着班长。

“都别哭了,弄的跟生离死别样的。我们是军人,只许流血,流汗,不准里流泪。”深魏含糊不清地说。其实,他又何尝不想痛快地哭一场,或者,大喊几声也行。可班长离开了,这只队伍要有人带领,完成班长的未完成的任务。他也知道,班长在离开时,望着自己的眼睛是,就已经希望自己能带领队伍,完成任务。

深魏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哭,不然的话,这只队伍定不能完成任务。那班长的就白付出了。深魏想着这些,忍着眼泪不在流下。

“不许哭了,要哭回你娘的怀里哭去,别在这里叽叽歪外的”。深魏生气地看着他们。

“你算老几呀!凭什么管我们,凶啥凶。”二炮冲着深魏大声地嚷嚷。要不是贝宁紧紧的拉住深魏,二炮早就仗这身体的优势,冲上去狠狠地和深魏的干一架了。尽管他连打深魏一拳也办不到。

“好,你横!你就像娘们样的继续哭吧,哼!”深魏也冲着二怒喊。“要完成任务的跟我走。要为班长报仇的跟我走!”深魏说完,转身向前继续前进。其他的人也跟着深魏的后面继续前进。

“二,起来走呀!”贝宁踢了踢坐在地上的二,有些无奈地说道:“别拗了,任务要紧。不能样班长的付出白付了。”

二炮想了想,站了起来,说:“对,我要完成任务,好样深魏看看,走!”说完,拉着贝宁向

另一个方位走去。

“你要去哪呀?走那边!”贝宁挣脱二炮的手。

“我知道,我们走另一条路。”二炮自信地说。转过身,对贝宁说:“你要走哪条路,你自己选吧!我不避你。”说完,对贝宁阴阴地笑笑。贝宁看了看二炮,摇了摇头,跟着二炮,一起向前走。


一个身影穿唆在树林中,矫健的身手,不同凡响,在身影不断地移动时,还时不时传来一声声的枪响,没到一处,就会惊起方圆几里的飞禽走兽。在身影的后方,也会时不时传来几声枪声与之附和。一个子弹飞向身影刚刚离开的地方,在晚一秒,也许那子弹就是在那神秘身影的身上停下了。

“啊!好险,有意思了,呵呵!身影找好藏身处后,自言自语地说。

“猴子,和队长下了连,本事没退吗?竟然躲过我的子弹。”一个声音从远出传来。

“山鸡,你是不是队长不在家,偷懒了。恩?哈哈!侯全躲在一个小土坡后面,装着子弹。气喘吁吁地说。

“哎哎哎!你可别乱说,被队长知道了可不得了,在说,你和队长的关系那么铁,你可不要在队长面前胡乱说些,否则,那我可就……,你也知道队长的脾气的。”这边的山鸡着急的说到。“喂,猴子,你听没听到?…喂!猴子!你听到倒是哼哼几下呀!喂!喂!猴……”山鸡没有喊完,上去察看的士兵回来报告说,人已经跑了。山鸡当时听了火冒三丈,“他妈的,又被耍了!”一脚狠狠地踢了旁边的树,只见手腕粗的树干被硬生生地踢断。可也把自己的脚弄伤了。

在树林有一片草丛在动,可是贝宁和二炮一直在向着草丛靠近,浑然不知,自己已经处在危险之中。就在贝宁和二炮就要接近草丛的时候!忽然,两人的眼前有道黑影一闪,使贝宁和二炮吓了一跳,倒吸了一口气,虽然,他们并没有看清楚眼前的黑影是什么。但,三个月的新兵集训,足以样他们作出迅速的反应。两人本能的一侧身,都躲过了黑影的袭击,待到两人稳下身子,惊奇地发现,袭击他们的竟然是一只猴子。看着这只只不过5~6岁的猴子,两人的火升了起来,想想自己完成任务的时间不多,中途还要被你这小东西阻隔一下,心中的火莫名奇妙地火了,但想想时间不多了,可没有时间理会它了。

二炮狠狠地瞪了猴子一眼,就与贝宁一起绕着它走开了。可事情可没他俩想的那么好,就在他们转身,刚没走几步,身后的猴子又扑了上来,可这次它就不太幸运,就在猴子离二炮还有半米的时候,二炮一个转身,左手捉着枪管一挥,这只可爱的猴子就硬生生地撞到了枪拖上,反弹了回去,撞到了一块坚硬的石头上,顿时鲜血。贝宁开始没有反对二炮教训这只猴子,可现在看到着只猴子流了鲜血,顿时起了恻隐之心,看到二炮的枪还要砸下去,赶忙挡下二炮的枪。二炮看着贝宁,有些生气地问:“你干什么?”贝宁没有回答二炮的话,只是走上去看看猴子的伤口,



发现没什么大碍后,就简单地为猴子包扎了一下。就在贝宁走上去的时候,猴子的眼神中充满了委屈地看着贝宁,仿佛在说自己很冤,不能理解你们为什么打我。这样的眼神贝宁看的真真切切,看的贝宁不敢在看它的眼睛,闪了一边去了。贝宁很快地为猴子包扎完后,把它放在树上,希望它能尽快地好起来。看完猴子的最后一眼,与二炮一同离开了。而就在俩人的身后,有一个黑影在快速的接近他们。这次的黑影再不是动物的身影了,而是真正的人影。

“贝宁,你刚才又发什么神经呀!要知道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你可到好,还有时间去理会那只死猴子。哼!”二炮生气的说完,就不在理会贝宁了,把头扯到一边去只顾走自己的路。

贝宁听完二炮的问话,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我又没叫你等我,是你自己要等的。”贝宁说完,摇了摇头,继续说:“对你这没人性的人说了也白说,冤枉浪费口水。不说了!”

贝宁刚说完,二炮跳了起来,拉着贝宁说到:“我没人性?我怎么没人性了。每次,他们联合起来拿你开心,是哪个替你解的围呀?哼!还我没人性!下次我一定不会帮你了。”听了二炮的话,贝宁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立刻插开话说:“一码归一码,你那么打那小猴子,就是没人性。”贝宁头也不回地说到,说完就立刻跑走了。二炮听完贝宁的话,刚要反驳,贝宁早就跑的远远的了气的他有火无处发,只能狠狠的跺跺脚,踢踢树。

“别老是踢树呀,要踢就踢他呀!”就在贝宁两人都不出声的时候,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一阵紧张加上激动,甚至都有些不可思议。两人慢慢地回过头去,双眸湿湿的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班长!”两人冲锋的速度冲到了侯全的身边,紧紧的抱住侯全,口中不停地叫着班长,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