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心依存2

说完也走出了屋子。

“是!”贝宁的语气软了下来。

?

6一个上午,贝宁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我真的错了吗?”

“你当然错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班长,是你。”贝宁高兴地叫了起来。连忙拿一张凳子给班长。“班长,你坐”

“好,谢谢。”班长坐下说,“贝宁,你也搬张凳子来坐,我有话庶要跟你说”贝宁找了张凳子,坐在班长旁边。班长深深地看着贝宁说:“你想明白了?”

“想明白了!”贝宁低着头说,“班长,我错了”

班长看着贝宁严肃的样子,扑哧一笑。说:“知道错就好了,别一付瘪三的样子。我相信你这个大学生的领悟能力。”班长看了看,站了起来,继续说:“我主要是奉连长之命,探查你的。我走了,”班长走出了门口,留下贝宁在屋里忏悔。

“对了,连长叫我跟你说一声,下午还有体能训练,好好休息,再见!”班长的声音门口传了进来。

半晌,贝宁从话语中回过神来,拿起自己放在桌上的军帽,朝着门口喊到。“班长,等等我!”

高兴的跑了出去。

连长和指导员站在营房的不远处相视地对了一眼。

“班长,你说连长还会找我训话吗?”贝宁站在班长的床头。试探地问班长。

“这我可不知道,你可以去问连长或指导员。”班长拿下盖在脸上的书,睁开眼说。

“这不是废话吗?我敢去问吗我!”贝宁无精打采的坐在班长的床上。看了看班长,忽然,脸上露出浅浅地奸笑。“班长,像你这么好的班长,全连只有你一个,你…………”贝宁话还没说完,班长打断了他的话。“你别在我这说好话了,还是留着说给连长听吧!啊?”说完走出了宿舍。

“哎……哎……,班长……班长,你别走哇。可以商量商量吗!”贝宁焦急的对班长喊道。

班长一边跑一边说,“这事没得商量”说完转到操场上去了。


“班长,你怎么了,这么着急,是不是贝宁出了什么事?”二炮看着气喘吁吁的班长,急切地问道

班长歇了口气,说“他没事,到是我有事了”

战士们疑惑地望着班长,看着一伙一脸呆呆的,笑着说:“没什么大事,就是………”班长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

战士们听完都大笑了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侯班长一脸的郁闷。其中一个战士斐济想了想说“班长,咱们一起杀杀那小子的锐气,怎么样?”

“好!”大家一起吼道。

班长犹豫了一下,说:“行,但你们要有个度,知道吗?”

“是”说完一起回宿舍去了。

侯全看着这群小子,笑了笑,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望着天空。“班长,你现在还好吗?”

远处的宿舍里传来一阵阵惨叫声和一声声大笑声。

第三节:矛盾

“班长,班长。”斐济高兴的大喊着。“班长,班长”,佳群跑到班长身边气喘吁吁的说:“班长,连长的嫂子来了,……哦,不!是我们的嫂子来了,连长的妻子。”“什么?”班长诧异的问。“你说什么?连长的妻子来了?”班长狠狠的捉住佳群的肩膀,直摇。

“哎呦,班长班长,放手,放手。我的肩膀呀。”佳群抱怨地说。

“班长,连长的妻子来了,你干吗这么激动呀?是不是每次嫂子来都带些吃的来给我们呀?“贝宁说。

“是呀,你干吗这么激动呀!好像是你的妻子来样的。”佳群还抱怨地说。“你看,红了一大块”。

“佳群,你小子的运气是不得不让我佩服了。这是都……,”老兵深魏还没说完,就被班长捂到嘴,拖到一边去了。

“班长!……”

“嘿嘿……”

“大嫂,你看那是不是侯全呀。”百葭莲问。

“哪里呀?”大嫂萧乐问。

“那个,就是那个。”萧乐顺着葭莲指的方向。只看见,侯全躲在一棵树后,不停地四处张望。

“哎,侯……”百葭莲准备喊,萧乐立刻捂住葭莲。指了指贝宁几人。

“大嫂,这是?”百葭莲不解地问。

“你就别问了,待会儿你自己问侯全。”萧乐拉了拉有点不舍的葭莲。“走了,到时候有的是时间,你不会这会儿都等不得吧!呵呵!现在和我一起去见你哥去。

“哦!”一步三回头,跟着萧乐走了。远处传来‘班长在那,快,别在让班长跑了。’‘是’紧随着是一声……“啊……”

“通讯员,去,把侯全叫来。快去。”百战喊道。

“是”

“报告!”

“进来”百战停下了与萧乐的谈话。

“连长,你找我。”侯全说。

“侯班长”

“到”侯全立刻立正。

“交给你一个任务,”百战说“把我妹妹照顾好。能不能完成任务?”

“保证完成任务。”侯全大声回答。

“好,去吧!熄灯前回来。记住了?”

“记住了”说完高兴地拉着葭莲跑了出去。“呵,傻小子”!连长笑了笑。

百战看了看萧乐坏笑的说“老婆,想死我了吧!”说完,伸手抱着萧乐。

“臭美,”萧乐靠着百战那宽厚的肩膀,羞涩地笑。“哦,对了!”萧乐离开百战的肩膀。“你什么时候转业呀?”

“这,”百战挠了挠头,支支吾吾的,不敢看着萧乐。

“你说呀!你可是答应我的,这几年会转业回去的,你不要到时候不认账啊。”萧乐看了看百战。“你不会是又要反悔了吧?”。

百战老实地点了点头。

“哎,--你---”萧乐气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擦着眼泪,冲出了屋子。

“嫂子”站在门口偷听的贝宁他们,尴尬的喊了一声嫂子。

萧乐点了点头,含着泪水跑开了。

“热闹看够了没有!”连长怒吼道:“都给我滚回宿舍去”。

贝宁们赶紧闪人。

熄灯号想起。

葭莲和萧乐睡在一起,两人静静地躺在一起。谁都睡不着。萧乐做了起来,掀开被子,刚准备下床。

“嫂子,你还没睡呀!”葭莲说。

“恩,睡不着。”萧乐走到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又拿了个杯子,倒了水,递给葭莲。“你也睡不着?”

葭莲接过水,点了点头。

萧乐坐在床沿上,喝了口水,看着葭莲说:“葭莲,你说我这是遭的什么罪呀!当年怎么就被你哥骗了呢?弄的现在这个样子。”

葭莲看到萧乐生气的样子,很想笑,可又不敢笑,眯着嘴,偷偷地笑。扶着萧乐的肩膀问:“嫂子,你还在生我哥的气呢?”

“你说呢?”萧乐冷冷地说。

“好了,好了,”葭莲摇着萧乐的肩膀说:“嫂子,你就别生气了。谁叫我们喜欢的是军人呢!在说他们留在部队有什么不好的,我就是喜欢他穿军装的样子。

“你呀!什么都好,就是思想太单纯。”萧乐把喝完水的杯子放在桌上,躺在床上,开玩笑道:“你说,像你这么单纯,我真怕你哪天独自一人外出,还不被人贩子给拐卖了呀。到时候,你哥,哦!还有你哥手下的那个兵,过来找我要人,我交不出,还不派个连把我家端了。

“嫂子,你……你又拿我寻开心。”葭莲羞涩地拿被子盖到头上。萧乐笑了笑也躺下睡了。

一大早,百战跑到家属住所,手中拿着一张纸,站在门口不断地敲门。“谁呀?吵死了”葭莲喊到!

“是我,你哥。”

什么事呀?

没什么,找你嫂子。

“嫂子”葭莲碰碰萧乐。“找你的。”


“你不是只有你的兵吗?你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萧乐生气地说。

“我是来……”

“你如果是来做我的思想工作的呢,就回去吧!我这不欢迎你。”

“不,不,萧乐你等等,”百战挡住就要关上的门。“萧乐,你听我说,我不是来解释什么的,也知道,你不可能改变主意的。我是农村人,本来就配不上你…….”萧乐越听越糊涂,觉的什么事要发生,有些紧张地说:“百战,你到底要说什么?”

“萧乐,我是不会转业的,与其两人这么不愉快,还不如分手吧!”

“砰!” 葭莲在房里听到后,拿在手中的杯子滑了下地。支离破碎。

“什么?哥,你说什么呢?”

“这是我深思后的。”百战对萧乐说:“给,这是离婚协议书,你签个字吧!”百战把手中的纸放在了萧乐的手中,转身回训练厂去了。

“百战,你混蛋!”

侯全摘下头上的军帽,拉着葭莲的芊芊玉手,一起走在幽静的竹林里,在侯全的心里是那么的知足,是那么的高兴。他俩找个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

“侯全,你说我哥和嫂子真的会离婚吗?”葭莲望着远方,眼里少了已往的活泼~可爱。

“不知道,照现在的样子,有可能会离”

葭莲听了侯全的话,站了起来,生气地说:“你会不会哄人啊?你没看到我很不高兴吗!”

“好了,好了。是我的错,你别生气了。你也知道我不会说谎呀!”

“那你说我们能做些什么?”葭莲擦了擦眼泪问。

“等。”侯全想了一会儿说“只有等,等他们俩平静下来在说。”

“哦!”葭莲点了点头。

“侯全,我们能不能换个地方?”葭莲小声地问侯全。


葭莲斜了斜头,示意侯全向四周看看。

“怎么了,这里不好吗?”侯全疑惑地问。

“呵呵!这帮臭小子。”侯全笑道:“瞧我的!”“全体都有,集合!”侯全对着树林里喊。话音刚落,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四面传来。白杨树后面,跳出一个个穿着迷彩服的士兵。

士兵们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心虚地叫道:班长好,嫂子好。

侯全看了看,假装生气地说到:“好哇!不愧是我们侦察连的兵,隐蔽的功夫,做的不错呀!连我也糊住了吗!好!好!下次,召开全连大会,要请首长好好的呱唧呱唧你们。”

贝宁小声地嘀咕:谁叫你谈恋爱谈昏了头… ….

“谁在嘀咕,有话要说,先喊报告”侯全知道贝宁在嘀咕着,喊道:“贝宁,你在嘀咕什么呢?”

贝宁大声地回道:“报告班长”随既降低声音笑嘻嘻地说:“那个全连大会的呱唧,我们就不要了。如果要给我们奖励吗!那等到你结婚时,多给我们一些喜糖就行了。大家说对不对呀?”

“对。。。。。”大伙一起兴奋地喊。弄的葭莲红着脸,把头扭到一边去。不敢看大伙。

“走….走,走….一边去。现在不得了了,连班长我也敢糊弄了啊?”侯全一边说,一边拿手赶他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