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心依存1

汪李堂 收藏 0 169
导读:第一节:前言 人物:贝宁/二炮/侯全/百战/常盛/斐济/佳群/深魏/葭莲/萧乐 我是一个战士 在遥远的边关驻守 远离了喧嚣的城市 离开了父母的依附 我是一个战士 不曾有太多心事 站岗放哨就是我 今夜唯一的任务 战士战士战士 一个小小的勇士 战士战士战士 捍卫着你的幸福 我是一个战士 可以为人民出生入死 我是一个战士 盼望着战争永远结束 -- music -- 我是一个战士 也是你一个兄弟 在你危难的时候 有我为

第一节:前言

人物:贝宁/二炮/侯全/百战/常盛/斐济/佳群/深魏/葭莲/萧乐




我是一个战士

在遥远的边关驻守

远离了喧嚣的城市

离开了父母的依附

我是一个战士

不曾有太多心事

站岗放哨就是我

今夜唯一的任务

战士战士战士

一个小小的勇士

战士战士战士

捍卫着你的幸福

我是一个战士

可以为人民出生入死

我是一个战士

盼望着战争永远结束

-- music --

我是一个战士

也是你一个兄弟

在你危难的时候

有我为你分忧

我是一个战士

偶尔会做一做梦

无论失去还是拥有

钢枪紧握在手中

战士战士战士

一个小小的勇士

战士战士战士

捍卫着你的幸福

我是一个战士

可以为人民出生入死

我是一个战士

盼望着战争永远结束

战士战士战士

一个小小的勇士

战士战士战士

捍卫着你的幸福

我是一个战士

可以为人民出生入死

我是一个战士

盼望着战争永远结束

盼望着战争永远结束

这首歌在我的耳边围绕着。听惯了大都市的爱情歌曲,一下子,还有点不适应。

今天,我入伍了。昨天还在梦里,今天我的梦实现了。我考上了一所知名大学,可我的梦想不是这里。瞒着父母,自己参军报名。

第二节:参军

1 集合。一声令下,这群新兵蛋子散慢地从营房里出来。妞妞咧咧地站在队伍中。立正,稍息。远处的百连长,一脸的霸气。虎背熊腰地站站着,愤怒地看着这群新兵蛋子。

报告连长,新兵集合完毕,请指示!

连长点了点头,对着队伍吼道:“你们自己看看你们的队伍,这像什么样!不许说话。”连长狠狠地看了队伍一眼,继续说道:“谅你们是刚来不久,不和你们计较,但如果有下次就别怪我不可气!还有不管你有什么理由,只要是玷污钢8连的,你就死定了。”

“各班班长带队,给我绕着操场跑3圈。”

“ 是。”

2“你说这是什么连长呀!明明说好不惩罚,还不是要我们跑”贝宁对身边的战友说。

“你呀!还是好好地跑吧。如果这些话被连长知道了,就有你受的了。对了,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放着好好的一所大学不上,偏偏跑到这儿来,像我们是没有办法,高考落了,要走出那小山沟,只有参军。”二炮说。

“ 这个,恩……,你不懂。跟你说了也白说。”贝宁叹了口气。

“是呀,我是不懂,因为我可没你那么傻。到这里来受罪。”二炮说完,侯班长吼到:

“后面的跟上,还剩最后一圈。冲啊!”

3 “报告连长,训练完毕,请指示。”

“好,各班带回,解散!”说完,走了。

寝室里,

“班长,我可真后悔到这个连里来,你看其它连,哪个不是休息一天的,哪向咱们,大清早的就挨骂。”贝宁说。

“嘿嘿,后悔了吧!你当初就不该来军营,就不该参军!”二笑着说。

“去,我不是后悔来军营,而是不该来这里。”

“你呀,还不了解连长,以后你会觉的,进入军营,不来钢8连,是当兵年间的遗憾。”班长说。

贝宁挠了挠头,不解地望着班长。

“你别这样的看我呀,我不会说的,往后你就知道了,”。班长笑着,摇了摇头,继续整理着自己的军被

“班长!呵呵!”贝宁室友几人阴笑着,看着班长。

“ 啊!〈〈〉〈:(*)……*(”一声惨叫从营房里传了出来。

?

“我好像听到营房那边有人惨叫”正准备去军区开会的百扬停下了脚步,对指导员说。

“没有,你听错了。快走吧!不然又要迟到了”指导员催促道。

?

“班长,,班长……你没事吧?”贝宁几人虚心地问道

“你们说呢?”班长瞟了他们一眼。

“嘻嘻”贝宁几人都偷偷地溜了。

“你们别玩太久了,下午开班会,记住了吗?”班长冲到门口,对着远去的他们叫道。

“是!!!!!!!!!”

?

4这是什么呀?能吃吗?”就餐是不知哪个不怕死的,大声地嚷嚷。在刚进部队时,连长就明确了纪律。

“哪个班的,给我带到办公室去。”连长头也不抬地说到。“其他人继续吃。

“是”

“你干什么呀?闲着没事呀,你有几条命呀?”侯班长一边走一边骂。

“班长,那东西能吃吗?”

“别人都能吃,你就不能吃了。娇贵!你就等着挨吧!”

“是”

“呵!还挺有气的吗,过一下你在这样答吧,阿?”

“反正我没错”

5“你是哪班的?”连长问。

“一班的贝宁”贝宁理直气壮地说。

连长猛一拍桌子,吼道:“回答之前,要喊报告你不知道吗?”

“报告,知道”

“呵,你还挺聪明吗,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

“不知道”

“不知道,是吧。那你就在着好好想想吧!”连长说完,甩门出去了。

“连长,我没错。”贝宁在屋内叫道。

“贝宁”常指导员在身后说道,“这是部队部队可不允你的个性来。部队有部队的规矩,既然你来到了部队,就要适应部队里的生活,不是让部队适应你,知道吗?”指导员严厉地说。看着贝宁迷茫的样子,“你是一个大学生,应该知道其中的意思。好好地反省反省吧!”

?

说完也走出了屋子。

“是!”贝宁的语气软了下来。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