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第三十一章 霍去病行动(中1)

中悦 收藏 6 10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size][/URL] 罗向明将军从陆战旅参谋长的位置接任旅长后不过1天时间,就接到曾南岳的命令,带着一个连从台湾基垄机场乘3架运输机飞抵郑和一号降落,加油整备后,罗旅长换乘直升机飞抵太平号驱逐舰,暮色四垂之时,见到多年的老搭档曾南岳,面色颇有些不自然。 曽旅长是明升暗降,被陈选举褫夺了实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


第三十一章 霍去病行动(中1)


罗向明将军从陆战旅参谋长的位置接任旅长后不过1天时间,就接到曾南岳的命令,带着一个连从台湾基垄机场乘3架运输机飞抵郑和一号降落,加油整备后,罗旅长换乘直升机飞抵太平号驱逐舰,暮色四垂之时,见到多年的老搭档曾南岳,面色颇有些不自然。

曾旅长是明升暗降,被陈选举褫夺了实权,陈又严令陆战旅旅长由罗这样的本省籍甚至原住民出身的人接任,打得什么算盘,军内尽人皆知。罗作为曾的部下多年,戴有曾的提携爱护之恩,从个人感情上和国军内部传承看重的军内伦理上,从长官之恩和袍泽之义上讲,都不能接这个旅长位子。罗向明本来是尽力推辞不就的,僵了2天,李之焕防长亲自出面,再三劝勉,李一出来,事情就换了一种味道,绿营众人又怀疑罗是从绿营转投了蓝营。

罗向明平素表现得不问政治,只埋头当好一名军人,内心深处,对这种刻意营造的省籍分野很是反感。你本省籍的就是台湾人了吗?你们也是四百年前从大陆过来的外省人,嘴上把省籍分得那么清楚,其实都是在弄选举权谋,我们原住民才真正是台湾人。那么台湾人是不是中国人?台独彭大政客曾对罗向明说,著名抗清英雄郑成功从荷兰人手里拿下的台湾,那么满清从明朝郑氏手里夺走台湾,是统一还是入侵?罗向明默然片刻,缓缓背诵道:“然台湾省者,中国之土地,久为贵国所据,今余来索地,地当还我。”

彭大政客当时面色瞬变,好在还算熟读经史,特别是台湾史料,因此知道罗向明背得是郑成功收复台湾时写给岛上荷兰行政长官揆一的信中的字句,彭作为著名台独政客素负应变之才,当时强笑反诘道:“郑成功拿下台湾,以荷兰十八条投降条约而论时间是在1662年2月1日,而1659年明朝流亡缅甸的最后一帝永历帝被缅人献给满清,明朝即亡,明朝亡,中国即不复存在,此后3年郑成功的所谓中国之土地,岂不是无根之水无本之木吗?”

旁边的曾南岳听不下去,冷冷接口道:“出卖永历帝的,是刚降清不久的武功伯汉人王会,是为汉奸,——彭先生是汉人吗?”

彭面色再变,忍住胸中的恼羞,避开个人民族谁属,只攻不守,立即抓住话头说道:“既然明末降清的即为汉奸,那么清国就不是中国,此后清国从郑氏手里收走台湾,也即不是中国收走了台湾。史实是自明末以来台湾地位未定,而清政府将台湾割让给日本,却是实实在在的国家间正式的法律条约。”

曾南岳忍不住问道:“即知国家间条约,可知你脚下的是什么路?”

彭心里暗骂在美丽岛系的朋友家里聚会,怎么会蹦出个死硬的深蓝眷村分子。朋友家是在光复南路上。咬了咬牙,哈哈一笑问道:“即知光复,可知是谁光复的台湾?”

罗向明知道按照中华民国光复台湾的话头论下去,彭大政客必定会推论出台湾属于中华民国而非中华人民共和国,而自己是不会为对岸辩白的。正在思考,彭已转移火力攻击曾南岳说:“曽兄是否要劝我顺应时代潮流因应朝代更替、良禽择木而栖云云?只是这样一来,曾兄又与方才所论的汉奸王会何异?又与贵党主张的汉贼不两立何所契合?”

罗向明立即火力支援曾南岳,反问道:“彭先生一向主张一个中国一个台湾,要建立什么台湾国来着,这会又主张起两个中国来了,与贵教的台独主张又何所契合?”

彭一滞,随即眼珠一转抓住话头反问:“既然说到两个中国,那么谁是第二个?”

曾、罗二人同时一滞。这话问得歹毒。既然有两个,自然问题出在怎么出来了第二个?责任如果在于第二个的话,那么谁是第二个?推论下去,只能导致大陆那边是第二个,再推论下去,中华民国是中国正统的说法自然产生,对岸如要以一个中国来统一,那就统一到中华民国之下好了。这不正是深蓝一系的政治主张吗? 就连曾南岳,也曾在私下跟罗向明谈论时抱怨说,中共当初不改国号换国旗就好了,还是中华民国,只是中央政府换了,执政党换了,中共在朝而台湾的国民党在野,国府那时候又弄得很不好,自然海内外人心归附于中共,压根就没有后来两个中国的麻烦事。

“本来就只有一个中国,哪里来的第一个和第二个?”不远处一人朗声说道,“讲民主,13亿2千万中国人可以全民选举,看看谁是执政党,讲动武的话,哼哼,我捏死你们台独分子就跟碾死个臭虫似的!”说话者正是罗向明认识不久的二哥周北岳。

彭大政客立时脸如死灰。怎么这里除了深蓝,还有中共?辩论,已之所长也,但说到选举,只要承认台湾也是中国一部,国体大选就势必要放到全中国的圈子里去,那13亿人,零上台湾的2千万,选出来还能有什么别的结果吗?毕竟中共把那边的经济做成了世界两强之一,人心凝聚,民主要是讲到这等根上,那还是——不民主的好。武力就更不能说了。那边要碾我们的确就跟碾死个臭虫似的,这边的话,国军的武力也没真的握在独立力量的手里啊。

那位美丽岛系的主人及时走过来解围,哈哈干笑声中,周北岳朗声大笑,彭大政客面色灰败,曾南岳目光骤然明亮,而罗向明则沉思不语。


沉思不语至今。罗向明直到再晤曾南岳,仍然没想通那个谁是第二个的问题。所以见到老长官面带歉意,心有戚戚焉,原来背负不义之名时,真的无颜面对兄长。

曾南岳根本没想到这些。这是一位以出污泥而不染自诩的人物,莲花般高洁的品格把一切官位直视如粪土,何况此刻军情紧急,又怎么想到老罗心中的念头。曾南岳一把抓住罗旅长的胳膊说:“永暑礁反潜直升机拖曳声呐测得大袋子区域有2艘不明潜艇东向潜航逼近太平岛,疑似基洛级,太平岛情报表明11千米外的敦谦沙洲上去了越军第802重炮营,有12门5英寸口径的苏制火炮,你带来的一个连,要赶紧投上去,”

话音未落,代安澜中校冲进来大吼:“给我一架老共的苏27,我飞过去炸平了狗日的802重炮营!”

也是话音未落,战情参谋一脸惶急地报告:“不明潜舰2艘向太平岛发射大量舰对地飞弹!”

“中业岛菲军6艘登陆艇高速冲向太平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