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拼:六兄弟的血色往事2 猛龙过江 正文 教训亮子

贾鑫磊 收藏 3 8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6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60.html[/size][/URL] 42 “轰隆隆——”车子的发动机也在我们几个下车的同一时间响了起来,两道雪白的前大灯一下就打在了对面走过来的五米开外的两个人身上。 “我×你妈×,搞什么?想死啊?”两个人被突如其来的灯光照得眼前一片雪白,都一起用手挡在了眼睛前面。那个男的很嚣张地说道。 透过雪白的车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60.html


42


“轰隆隆——”车子的发动机也在我们几个下车的同一时间响了起来,两道雪白的前大灯一下就打在了对面走过来的五米开外的两个人身上。

“我×你妈×,搞什么?想死啊?”两个人被突如其来的灯光照得眼前一片雪白,都一起用手挡在了眼睛前面。那个男的很嚣张地说道。

透过雪白的车灯,我看清了眼前两个人的相貌,那个女的长相确实很不错。男的相貌也还可以,但是一看气质就是飞扬跋扈的那种,本来不错的五官上带着一股凶狠的味道。

不过我不是第一次见他了,我见过很多次了。

我情不自禁地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是亮哥吧?等你好久了!呵呵呵。”

“你哪个?开个什么鬼灯啊,照死个人,看人都看不清,把灯关了!”因为灯光的效果,亮子完全看不清站在黑暗里面的我们的样子。只是以为是他的什么熟人来找他,很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在他说话的时候,险儿他们几个就已经飞快地跑了过去了,亮子一看从灯光里面跑出了几个拿着铁棍的人,马上知道不对了。“快走!”他一声大喝,转身牵着那个女孩就往后跑。

但是太迟了,这个时候,车内的泥巴也把车灯熄灭掉了,险儿他们已经飞快地跑到了亮子的后面。

“狗杂种!还跑!”

险儿一棍就敲在了亮子的头上,亮子晃动一下,地儿和胡玮的棍子也先后猛地打在了他的身上。

亮子把女孩向前一推,就一下子被打倒在了地上。谁知道,被亮子想要推走的那个女孩并没有跑,反而转身跑了过来,一把抓着了离她最近的地儿的头发,边踢边抓边骂,“我×你妈,给我松手!松手!我老公今天少了一根毛,我就要叫人搞死你们!”

地儿没有办法,也不愿意打女孩,只得停下来和那个女孩纠缠着。我赶紧跑了过去,一把抓住那个女孩的头发。

那个女孩头部一下被我抓得向着我的这边,两只手却依然没有松开地儿,张大嘴正准备骂,我手上的枪就已经顶在了她的额头上,“你再敢叫一声,我就打死你!”

女孩张着大嘴,呆呆地看着我,没敢说出下面的话来。

“给我把手松开!”我再淡淡地说了一声,可能是我出乎意料的冷淡和黑洞洞的枪口反而让那个女的感到了害怕,她慢慢地把抓着地儿的手松开了。

“胡玮,把她抓好,她再叫一声,就给我往死里打!”我转头对胡玮说道。地儿不打女人。但是我知道只要我说话了,胡玮是不会有一点犹豫的。

“滚一边去,贱婆娘!”胡玮一脚蹬在那个女孩的腰上,再猛地把她拉到了一边的墙角。

“狗杂种,你们这些乡巴佬今天动了我马子。老子明天就杀你们全家!”在地上已经被险儿打得头破血流的亮子突然大声说道,大概是险儿他们的口音让亮子听出了不是市里的。


“先别打了!”我把险儿和地儿拉开了,一只脚踏在了亮子的脸上,弯下腰去,用市里话说道:“莫之亮,还认不认得我?”

亮子的脸被我踩在地上,尽力地移动着,想看清我。由于低着头的我是背着光的,他又只能用侧光瞟我。所以他并没有认出来。

我松开了踏在他脸上的脚,转而踏在了他的脖子那里。他仰视着我,看了半天,眼神中还是有些迷惑的样子。

我确实长大了不少了。

“不认得了啊?哈哈,这么重的一刀你都还不长记性啊!”我边说边蹲了下去,把脸靠近他,一只手把他的背心撸了起来,露出了他肚子上的那条刀疤。

近距离的观看,让他一下子认了出来,两只眼睛突然放得很大,“胡钦!”



43


“想起来了啊!我们今天又见面了啊!哈哈,不容易啊,亮哥!”我的脸上在笑着。但是右手却摸到了放在口袋里面的枪上面,紧紧地攥着,手心都出了一层层的汗。

“你已经搞了我一刀了,你还想怎么样?过了这么几年了,你还要搞是不是?你还要搞就把老子搞死,不搞死,我绝对就要弄死你和这几个乡巴佬,我告诉你!”亮子的眼神由一开始的不解慢慢变成后来的愤恨。

“你还乡巴佬!你个狗杂种!”险儿听得不爽了,又跑了上来狠狠地对着亮子的身上敲了两棍。

等亮子的痛呼声停了下来,我说道:“莫之亮,你要搞死我?哈哈,好,我先给你说,今天搞你不是因为以前的事,是因为你闹了别人的场子,你懂吗?你再敢去闹的话,我告诉你,你死都不晓得怎么死。你以为你大哥是罩你啊,他是要你送死!”

“你是帮将军办事!好的,将军有种!我大哥怎么样,关你个屁事!你告诉将军,这个事不会完的。”

“我本来今天只是要教训你一下的,前面的几棍就可以了。但是既然遇见的是你,我现在就想再和你算算老账了。你还记不记的,你要我跪在学校门口的事?!”最后一句话,我几乎是吼出来的。因为过去的那些事,留给我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深到就像是一棵荆棘,深深地扎进了我的心里,而且还生根发芽,长出的尖刺和我的肉已经完全地纠结在一起,永远都分不开了。

在人潮熙攘的学校门口,我被他们两兄弟打得被近跪在了地上,望着来来往往的同学们,痛哭流涕。我希望可以有个人帮我,但是我除了看到怜悯、同情和讥笑,看热闹之外,没有一个出头的人。

想起这件事,我就很难受很难受!我就想杀人。所以,这时我的心底,一股埋藏了很久的火也慢慢地汹涌上来了,涌遍了我的全身,让我疯狂地燃烧起来。

“你砍了我一刀了!”

“你以为就这样算了啊!我×你全家祖宗!”我一把抢过地儿手上的铁棍,双手抓着,对着亮子的脸就猛地一下插了下去……

咔嚓一声脆响,我听见了鼻骨断裂的声音。

“啊……”

“啊!”随着又传来了亮子和他女朋友两声或痛苦或惊恐的呼叫声。

“这下是算我们以前的事。狗杂种!”

我管不了那么多,边骂边继续一棍棍地打着。我只想打死他,一瞬间,我埋藏在心底的很多痛苦都涌了上来。

当着我喜欢的女孩,扇我的耳光!当时那个女孩有点怜悯又有点好笑的眼神;当着所有人的面把我踢在厕所的墙上,对着我撒尿;上体育课的时候,几个人按着我,把我当马骑;顶撞了一句之后,把我的额头往桌角上磕,让我至今还有着一个小小的硬疱;把我家里给我的一个星期吃早饭的二十元钱拿走,还赏我两脚和一口痰……

我×你妈的!你今天居然落在我胡钦的手上了!老子要打死你!一定要打死你!你当初怎么欺负的我,我要你百倍、千倍、万倍地给老子全部偿还回来。

慢慢地,亮子被打得不怎么说话了,但是周围的一些房间却开始亮起了灯,有人听见动静了。

险儿、地儿和胡玮不由分说地把疯了一样的我拉了开来,“走走走,人要出来了!快走!”

“莫之亮狗杂种,我告诉你。只要你今后还敢去酒店里闹事、还敢欺负别人,老子捅得了你第一刀,就敢第二刀把你捅死!你等着!”

上车之前,我给莫之亮留下了一句出自内心的狠话!

“我×你们妈的×,你们给我等着,我们会找你们的,狗杂种!撞死你们!”

车外传来了那个女孩带着哭腔的大骂声,我透过车窗看见那个女孩飞快地跑了过去,把躺在地上的亮子一把抱了起来。

车子在人们出来察看动静之前飞快地开出了巷子。

“你怎么了?说了教训一下的,你反倒像要把他打死一样。他就是你说的以前欺负你的那个东西啊!”险儿在车上对我说道。

我一个人坐在司机旁的副驾驶位,剧烈的身体和心理活动之下,我感到很疲惫很疲惫,我不想和任何人说话。

痛打了莫之亮一顿之后,我内心起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我觉得空虚,很难受的空虚。我的灵魂好像一下子不在我的身体里面了,剩下的只是一个空空的躯壳,一个让我感到难受和痛苦的躯壳。

我没有回答险儿的问题,只是手有些明显发抖地颤颤巍巍地点燃了一根烟,摇下了身边的窗户,望着外面清冷的夜风。

一阵极大的酸楚涌上了心头,我用手搭在了眉毛上面,想要遮挡一下我这完全裸露的自尊。脸颊上一阵冰凉……

突然,觉得两边的肩膀上三只手分别搭了上来。

“没事的,没事的。哭个什么!”险儿说道。

“钦哥,你要是心里还不舒服。我就帮你杀了那个人?”胡玮居然也有些带着哭腔地对我说道。

我轻轻地拍了拍肩膀上面的三只手,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平静了一下情绪,有些哽咽地说道:“不要紧!不要紧!”

几只手,抓得更紧了!

过了很久,车子已经快到九镇了,我的情绪也完全地平复了下来,我扭过头对他们说道:“这个事下手重了点,只怕不会完。我自己做的事,我自己担!你们也做下准备,万一有事了也好搞!”

没有任何的回答,只有肩膀上几只温暖的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