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汉奸 正文 第二十七章 信丢了

小可有礼了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1.html[/size][/URL]  当苏乞儿小姐擦拭去脸上的灰尘后,展现给刘正平的是一张充满青春的活力的脸,灵动的大眼睛,圆润的脸庞,光泽的肌肤。这哪里是一个小乞儿的模样?活脱脱一个小美女。   “你看什么看?”从来没有人这样近距离的盯过自己,也没有人敢这样盯着自己,苏乞儿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烫。   “你很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1.html


当苏乞儿小姐擦拭去脸上的灰尘后,展现给刘正平的是一张充满青春的活力的脸,灵动的大眼睛,圆润的脸庞,光泽的肌肤。这哪里是一个小乞儿的模样?活脱脱一个小美女。

“你看什么看?”从来没有人这样近距离的盯过自己,也没有人敢这样盯着自己,苏乞儿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烫。

“你很漂亮嘛。”

“漂亮?”苏乞儿一脸的无辜,她昂起脖子装出一付孔武有力的样子,道:“我是男人,不要用漂亮好不好?你应当说‘帅’,应当说‘你很帅’!”

装吧,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刘正平自顾自个的倒在了床上。

“你……你想做什么?”

“这是我的地方,晚上不能睡床上,白天我不能先补补瞌睡?”

“真没有肚量,我到处去看看,你睡吧。记得,晚上要让我睡床上。”背着刘正平她扮了个鬼脸,跑出了船舱。

和美女同行或者说与美女共处一室,一定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刘正平也许并不这样想。白天一日三餐不但要支付高昂的伙食费用,晚上还得睡在冰冷的地上。如果是现在的人,或者说就是你我中的一个?嘿嘿,我想至少我一定会想办法收回成本。看来刘正平和我们的代沟太深了,脑袋不是进水了就是秀逗了。

“小懒虫,起床了。”远远的已经能看见上海的轮廓,要准备下船了。

推开舱门,没人?几天相处刘正平和苏乞儿已经很熟悉,刘正平对苏乞儿的戒心完全放松了。平常这个时刻她都应该在船舱中的,现在没人。刘正平首先想到的是包袱?他打开包袱,完了,大洋还有二十块,然而西装和信都不见了。

钱和衣服的事情都还是小事,可是信却不见了!刘正平此行的目的正是送信,没有了信还送什么?刘正平很后悔,为什么当初不把信放在身上?为什么要相信一个陌生的人?冷静!冷静!自责有用吗?刘正平坐了下来,一点点分析。这个苏乞儿为什么要女扮男装?她是故意来接近自己的吗?她又为什么她拿钱不拿光呢?又有谁知道自己来上海的目的呢?船还没有靠岸,还有机会找到她。他马上行动,一个个船舱找着苏乞儿的身影。

船终于靠岸了,一个头戴鸭舌帽的纤细的身影穿着一身不合体的西装混在上岸的人流中。这人正是刘正平着急寻找的苏乞儿小姐。“呵呵,没想到这个光头穿得土叽叽的,却还有这样一件名牌西服,就是大了点,怎么不小一点呢?”这小姐偷了人家的东西还在埋怨衣服不合身。“算了,看在你一路上对本小姐还算尊重,这封信就让我帮你送了吧。”当她自认自己做了一件帮人的事情的时候,却不知道刘正平正为这封信都快要暴走了。

站地高楼林立的大街上,听着软语细侬的陌生语言,刘正平却感觉不到半分的兴奋与新奇。信丢了!这可怎么办?自己对得起陈先生的信任吗?陈先生如此重视这封信,如果落在陈先生对头的手中又怎么办?

一个光头匆匆的跑了过来,撞了刘正平一下,刘正平也没有注意。

“抓住哪个光头!”几个人凶神恶煞的冲了过来,把刘正平围在了中间。

“小子,你胆子还真大,敢偷老子的东西,还敢跑?”

刘正平的心情很不爽,非常不爽!这几个人明显是地痞流氓,平常也许他根本不想惹麻烦,可此时他不介意打上一架,甚至想主动找人干上一架。

“我只说一遍,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你们认错人了。”刘正平冷冷望着这几个家伙,话锋一转:“不过,如果你们想要打架话,我不介意奉陪。”

几个家伙对望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这是哪里来的家伙竟然比自己还嚣张?“侬只神经病!”有一个骂道。在自己的地盘上还遇到想要揍自己的人,并且一个人还要揍自己几个?这个家伙除了找死外,真的就是神经病了。

既然你们不动手,那我就动手吧。刘正平动了,他一脚踢在一个家伙的肚子上。那个倒霉的家伙一屁股坐在地上,捂着肚子似乎也忘记了疼痛,他的脑袋还没完全反应过来,这人真的敢动手?

愣了几秒钟,这些人总算反应过来了,“他妈的,我们都没动手你敢动手?”几个人冲了上来。

和刀疤相处的这两个月,刘正平的拳脚功夫有了很大的长进,看这几个人的架式他都能感觉出这几个人的水平。太慢!,太乱!他甚至只要一只手一只脚就能将这几个人打倒,事实他也只用了一只脚和一只手便将这几个人打倒在地上。

刘正平的目光扫了躺在地上的这些家伙,道:“还要继续吗?”

一个家伙指着刘正平,色厉内荏道:“你小子,有本事不要走,敢打我们青帮的人,我们一定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对这句话刘正平直接过滤,说大话有用吗?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大话是什么?屁都不是。他感觉心情稍稍的舒畅了一下,挎着包袱扬长而去。

转过街角,一个光头拦住去路“大侠,请留步。”

大侠?这个称谓倒是很特别。

“你有什么事情?”

“感谢大侠出手相助。”这个光头穿着一身格子西装,一个抱拳的动作让人看了不伦不类,忍俊不住。

“呵呵,原来刚才他们追来的是你?不过你不用谢我,我救的不是你,我救的是我自己。”

“不管怎么说,你总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总是要感谢一下,不然江湖朋友会说我时小迁不仗义了。”

这家伙是个牛皮糖,不管他是什么目的不能让他粘上。“好了,没事情的话请让开路,我要走了。”

“既然大侠有要事在身,我不再打扰,以后有什么事情只要用得到我时小迁的地方你尽管说话,我一定有叫必应。”

“哦,你对上海熟悉吗?”刘正平还记得信封上的地址,也许这个家伙知道地方在哪里。

“嘿嘿,你这可是问对人了,上海大小旮旯还没有我不知道的地方。”

“你告诉我福煦路在哪里?”

“福煦路?这个可是有钱人住的地方呀。”

“我只想知道它在哪?”这小子嘴贫得很,刘正平有点不耐烦了。

“福煦路在法租界,这里是英国的租界,离得远得很。如果你要去的话最好是赶车。”

“好了,谢谢你。你可以走了。”刘正平转身欲走。

“大侠,不急嘛。我们再聊聊,你看你和一样都留了个个性十足的光头形象,都长得玉树临风,风流倜傥……”

刘正平实在不想再听这个家伙唠叨下去,再听下去他不保证会不会帮他闭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