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二师联赛)四妯娌联诗戏家公[长城军团]

毁灭妹妹 收藏 24 272
导读: 话说在很久以前,在一个小山村里有一个九牛二虎之力许的财主,生了四个儿子,长大后都在外地当官和做生意。这四兄弟虽然在外,但家中却也娶了一房妻子。说来也巧,四妯娌都是念过几年私熟的,都能吟诗作对。由于都有这一点爱好,四妯娌平时都聚在一起,绣花纳鞋,一边你一句我一句在吟诗聚句来取乐。 许财主有一宗坏毛病,就是疑心重。由于儿子长年在外,在家中的这四个儿媳妇都没有给他生个一男半女来,这让他心里就十分不舒服。他看到四个儿媳妇天天在地起谈笑风生,疑是她们是不是拿他来取笑,打算去偷听她们说什么。


话说在很久以前,在一个小山村里有一个九牛二虎之力许的财主,生了四个儿子,长大后都在外地当官和做生意。这四兄弟虽然在外,但家中却也娶了一房妻子。说来也巧,四妯娌都是念过几年私熟的,都能吟诗作对。由于都有这一点爱好,四妯娌平时都聚在一起,绣花纳鞋,一边你一句我一句在吟诗聚句来取乐。

许财主有一宗坏毛病,就是疑心重。由于儿子长年在外,在家中的这四个儿媳妇都没有给他生个一男半女来,这让他心里就十分不舒服。他看到四个儿媳妇天天在地起谈笑风生,疑是她们是不是拿他来取笑,打算去偷听她们说什么。

一天晚上吃过晚饭后,四妯娌聚在大嫂房中。许财行也悄悄在跟尾而去。他刚趴在窗户眼上望去,正好一条猫从他的脚下爬过,跳上房门右侧的猫眼洞里,钻进大嫂的房中。四妯娌看见是一只猫跳进来,即以猫为题联诗。

大嫂起句说:猫眼浸浸青,

二嫂接腔说:行路脚步轻。

三嫂紧接说:昨夜有鼠你不来,

四嫂结句说:今夜无鼠你却行!

说完四妯娌哈哈大笑起来,引得那猫也不住地“咪咪”叫。

那许财主一听,肺都气炸了。这分明是指桑骂槐,骂他这个家公是猫。这还得了,心想一定得去县衙告她们一状,看她们敢不敢不将家公放在眼中。第二天就到那县衙状告他那四儿媳妇,说她们目无族规家法,辱骂家公。

县太爷一听,岂有此理,马上就叫衙役去把那四妯娌传到县衙门来。四妯娌什么回事都不知道就来到了县衙门。

县太爷起堂,惊堂木重重一拍说:“你等贼婢们,竟敢将家公当猫来骂,无视族规和家法,快如实招来,否则一人重打四十大板。”四妯娌一听忙连声说:“老爷,天大的冤枉呀!”

县太爷再拍桌案上的惊堂木说:“冤枉?这是你们的家公告你们四个的,还能有假!”

四妯娌到现在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难怪好好的怎么传到这县衙门里来,原来都是家公作怪,但再怎么样告状的都是家公,没别的办法她们只好分辩,并把昨晚四妯娌在房间里联诗说笑的事一一说给县太爷听。幸好那县官也不是糊涂虫,听了四妯娌的分辩后,觉得并不是在辱骂她们的家公,只是妯娌之间平常相互寻乐逗趣消磨时间而已。不过县太爷觉得四妯娌会吟诗作对,还是有点不信。这时他的师爷说:“老爷,你何不就现场考一下她们,就以你门前的那一蔸竹为题,命她们四个联一首诗来听下,要是能联出就放了她们,赫她们无罪,该她们挨的每人那四十大板就都由她们家公来承担,谁叫他乱告状。要是联不出就打她们一人四十大板,回去得好好孝敬家公。”县太爷一听师爷的说话,觉得十分有理,马上同意。便把师爷的话转告给那四妯娌,四妯娌都点头表示同意。

随即大家来到衙门口,四妯娌一看,只见那蔸竹茂盛婆娑,随风摇曳。

大嫂即起句:老爷门前一蔸竹,

二嫂接着起:风吹尾曲曲。

三嫂续上去:今年老爷当知县,

四嫂结句说:明年当总督。

那衙役和师爷一听,连声叫好。县太爷听到四妯娌联的诗句更是飘飘然,暗自高兴起来,觉得心里被捧的非常舒服,当即就宣布四妯娌无罪,反而把许财主责打了一百六十大板,谁叫你疑心重乱告状的,还好许财主的四个儿子在都有点名望,那些衙役打起许财主来也都手下留情,没有尽力打,要不一百六十下打下去,那么一把年纪的许财让恐怕早就一命呜呼哀哉了。那一百六十下打完了,天已傍晚,许财主才捂着屁股一瘸一拐,哼哼哈哈地回家。四妯娌看到家公的狼狈相,情不自禁,诗兴又上来了。

还是往常惯例由大嫂起句:家公今晚回得夜,

二嫂接着说:疑心作怪去告状。

三嫂继上说:无端招来一顿打,

四嫂又说:整整一百六十下。

大嫂二嫂说:试问家公痛不痛?

三嫂四嫂答:痛——也不敢话。

许财主听了,气得七窍生烟,但又无处发作。


本文内容于 2009-11-7 22:06:59 被毁灭妹妹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