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之路 第二幕铁血联盟 第二章 盘古开天 第二十节 “共工”之怒(下)

台海争锋 收藏 15 9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7739.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


起初的几分钟,无论是冈达曼,还是其他所有在日喀则地区的印军士兵,全都感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心悸。开始,冈达曼以为自己是因为看到那些从阵地上撤回来的伤兵和尸体,才从内心深处感到下意识的恐惧和不安。然而,很快他就推翻了自己的判断,因为他还有他身边的警卫和参谋们,都的的确确地感到大地在微微地颤动。而这种颤动,不像是昨晚从亚东方向传来的、那种因为地质结构碰撞而引起的猛烈的、暴躁的地震,而是另一种连续的,甚至是略带温和的震动。

根据清晨从后方传来的战报和航拍照片,冈达曼已经十分清楚交通线已完全被切断,自己手下那数万台车辆,无论是轮式的、还是履带式的,都已不可能从亚东地区撤退了。而且更加糟糕的是,麦克马洪线南方那千万吨的油料、弹药,还有补给物资也再也无法通过亚东山口送到日喀则前线。

在冈达曼心中,摆在他面前可供选择的,似乎只有两条路,第一,在物资消耗光之前,向拉萨方向猛攻。这个战略虽然显得有些孤注一掷,但他手下的七十万大军,同驻守拉萨的三十五万中国军队相比,至少还是多出了一倍,而且,从已经攻陷的日喀则中国军队的阵地来看,从日喀则撤走的15万中国军队,已经把主要的重型装备全部销毁在了阵地上,所以未来一战,鹿死谁手还未不可知。冈达曼心想,虽然这个计划有些冒险,但也总比六十多万大军呆在日喀则坐以待毙要强得多。第二,就是全军挥师东进,向林芝一线转移,经藏东平原回国,也就是绕到不丹以东回国。

权衡着这两套方案,冈达曼似乎整理出了一些头绪,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副战略地图。他突然想到,拉萨这座城市在日喀则的东北地区,他的大军可以分出二十万重装部队佯攻拉萨,而剩下的五十万轻装部队在攻击部队的掩护下,行进至拉萨附近后再向南部迅速撤离,而那二十万重装部队,也可以为撤退的主力殿后,相信西藏的中国军队也没有能力可以吃掉殿后部队,更重要的一点是,亚东山口的交通线和防空系统被摧毁了,但印度的空军还在,至少制空权的争夺还是有的一拼的。

就当冈达曼为自己灵光一现的战略沾沾自喜时,刚才那种轻微的震感开始慢慢地变得强烈起来,另外,还捎带着隆隆的轰鸣声。冈达曼直起腰,向着声音传来的西方看去。突然,他发现沿着雅鲁藏布江的河道,出现了一根白线,渐渐地,那根白线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而隆隆的响声也开始湮灭了人群的嘈杂声……

洪水!是波涛汹涌的洪水……

整个青藏高原上游的江水,借助着地球数亿年间形成的地形落差,由西向东席卷而来,坦克、装甲车、甚至是城市,这些人类智慧的结晶,此时在大自然的暴怒下,全都显得那么无力和软弱……

的确是洪水,在昨天经过一天激战后,空降兵十六军和42集团军就占领了整个雅鲁藏布江上游地区,然而,攻击行动并不是最终的目的,却只是为了达成目的的手段而已,在控制了河道两岸之后,工兵部队忙活了大半夜,而就在电磁干扰开始后,他们便炸开了河堤,将上游各大水库积攒了一个多月的水量全部倾斜而下,而空降兵16军和42集团军的所有人,经过一个晚上的休整,此时也正在与洪水和时间赛跑,他们要赶在第一时间插入亚东山口,完全截断印军的退路……

而此时的冈达曼,非常直观地看到雅鲁藏布江上的印军浮桥,几乎只是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内,就被全部掀翻,紧接着淹没在了怒吼的江水之中。而印军沿江部署的临时营帐和各级分队指挥所,也全被洪水卷走,印度士兵们哭爹喊娘地拼命向着附近的高地跑去,然而,大多数人的双腿又怎能跑得过自然界的凶猛?洪水在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就裹挟着雅鲁藏布江两岸的一切事物,还有近万条生命继续向着下游奔腾而去。

在那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站在高地上的冈达曼的上将脑子里一片空白,等到洪水过后,整个兵营中遍地传来的哀嚎声,才将他重新拉回现实,他心里明白,他心中闭门造车般研究出来的什么佯攻拉萨、什么迂回撤退,全都是天方夜谭般的笑话……

直观地看,这人为的、突如其来的洪水虽然造成了印军一些人员和装备的损失,但对于大军来说,这还不算什么,最要命的是,此后的一两个月,广阔的雅鲁藏布江流域,将会因为洪水的浸泡而变成一个大大的沼泽,这个沼泽将会把冈达曼的七十万大军完完全全的围困在这该死的高原。

想到这一层,冈达曼不由得惊起一身冷汗。

这时候,冈达曼的脑袋有些瞢,这时候,他突然没来由地回忆起在这次战争爆发前的一周,当接到了委任状后的第二天,他特地从陆军总部驱车去那位被称为“印度基辛格”,被印度国民认为是当代印度最有智慧的学者——穆尔蒂教授家问计。

那天,当他还未走进穆尔蒂家门的时候,就远远地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熏香味。由仆人引着来到正厅后,冈达曼惊讶地发现,在他印象中已全盘西化的穆尔蒂教授,竟然在家里供起了湿婆的尊像,穆尔蒂看到冈达曼进入厅堂之后,朝他看了一眼,最后朝着湿婆鞠了个躬,才领着他走进会客厅。

“穆尔蒂教授,没有人敢怀疑您是一位虔诚的印度教徒,但您不是曾经说过,我们要破除偶像崇拜的仪式吗?”冈达曼小心翼翼地道出了他心中的疑惑。

穆尔蒂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说:“我这是在为你们,为印度人民的儿子祈祷,希望毁灭与死亡之神不要过多地眷顾你们这些即将去神秘高原的军人?”

冈达曼沉默了片刻,最后说:“难道穆尔蒂教授也认为我们这次对中国的作战不能全胜吗?”

“司令官先生,坦率地说,我没有信心!”穆尔蒂坐定之后,严肃地说。

听了这话,冈达曼心中产了了些许不快,他争辩地说:“教授先生,虽然我在心里也并不赞同我们总理先生,还有上下议院仓卒间做出的出兵决策,但是,作为一名军人,我还是有信心在战场上,至少在战役层面上,取得对华作战胜利的!您看,我们从亚东进军,交通线不仅很短,而且两翼又有中立国的庇护,您再看中国在西藏地区的军力部署……”

“冈达曼将军,请问您了解中国人?您了解您的对手吗?”穆尔蒂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想同他在关于军事细节方面进行争论。

“了解中国人?”冈达曼傲慢地笑了一下说:“他们的主力现在在台湾进退维谷,我想,现在该是中国人来了解我们印度人的时候了,哈哈哈哈!”

穆尔蒂看着眼前这个自信的中年人,叹了口气说:“将军,我承认您在印巴战争中指挥得很出色,但现在,您的对手绝对不再是散漫而懒惰的巴基斯坦人,中国人,是一个经历过数千年战争洗礼的民族!”

“穆尔蒂教授,您应该清楚吧?我们印度军人同巴基斯坦人打了这么多年仗,而北方的中国,已经几十年没打仗了啊!”冈达曼本来是来讨教战略的,但看到穆尔蒂如此的悲观,反而开始把印度军队的优势一套一套地摆在他面前。

穆尔蒂看着眼前的冈达曼,清楚自己再多说些什么也无济于事,最后,他叹了口气说:“司令官先生,小心中国人的谋略!中国人从来都不认为,人数、兵器处于弱势的一方不能取胜。而且,他们能够毫不费力地运用他们祖先们曾经运用过的谋略!”

在那天,冈达曼并没有把穆尔蒂的最后一句话放在心上,然而现在,当他看着沦为泽国的大地,看着士兵们站在齐膝的泥水中,穆尔蒂这些话的每一个音节,此时都不断地重重地撞击着他的心灵。

中国人不知用什么手段,对纵深亚东地区的电磁波实施全频段干扰——随后出动所有的空军力量毁灭印军赖以进攻和生存的补给线——利用地质炸弹改变地形地貌、进而为未来几个世纪的子孙改良整个青藏高原的气候环境——在印军合围之前,主力窜出包围圈——在雅鲁藏布江上游不惜代价歼灭印军的伞兵旅和藏独武装——破坏河堤、以水代兵,彻底截断印军主力进攻和撤退的路线……

直到这最后一刻,冈达曼才慢慢理清了头绪,他心里感觉,自己、自己的军队、甚至是整个参谋本部,就像是中国人的提线木偶一样,跟随着中国人拖动的诱饵,义无反顾地向着无底的深渊跳去。中国人仅仅用一座城市的代价,就干净利落地消灭了印度整个国家和民族,勒紧裤腰带、花费了将近一个世纪锻造出来的军队。残忍的中国人,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击碎了印度人的强国梦、崛起梦。

今后,别说是中国,就是巴基斯坦、孟加拉国,都能肆无忌惮地欺凌印度这只失去了尖牙和利爪的猛虎,而印度国内的民族矛盾、宗教矛盾也会因为政府失去军队这一强有力的支柱而凸显,冈达曼再也不敢往下想了……

“报告将军!好消息!好消息啊!”突然间,冈达曼的思绪被喊声打断,他瞅着参谋部的一位上校跑上高地,手里拿着一张战报兴奋地高喊。

冈达曼无精打采地看着小丑般的上校,不知道在这种时候,还有什么值得高兴的消息。

“将军,为了配合我们的攻势,美国人昨天晚上按照预定计划登陆了!他们不仅跨过了琼州海峡,而且还出其不意地登陆杭州湾,战报上说,在凌晨六点,他们已击退并皆灭了抗登陆部队之后三个集团军,目前,他们已建立了巩固的滩头阵地,现在一南一北两个集群,正在进攻杭州和广州的市区呢!”

冈达曼听到这个消息后,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在前天,美国人就给印度参谋本部发来照会,告知他们即将登陆的情报。冈达曼当时心里也很清楚,美国人是看到印度人的大军已进入西藏,并且在青藏高原站稳了脚跟,他们有一万分的把握,认为印度方面的七十万大军能够牵制中国大部分兵力,所以不等战争的结果,就展开了登陆。

而冈达曼望着眼前残兵败将的眼睛中又重现燃起战斗的欲望,猛然间,他竟然跳了起来,冲着天空狂笑起来,他疯狂的笑声吸引了周围所有的印度军官和士兵,他们看着自己的司令官歇斯底里地大笑,本以为上校的战报重新激起了司令官的斗志,但当他们看到冈达曼直笑得笑声沙哑,笑得从喉咙里咳出了一口口的鲜血后,才赶紧冲上去将他压倒在地。

冈达曼在失去意识前,感觉万念俱灰,直到这一刻,他才感到自己的思路是如此的清晰,他嘴上默默地喊,“可怕的中国人、魔鬼一样的中国人!”而在他的心中,此时此刻才万分清楚,无论是在古代、近代、现在,还是未来,即使是面对着气势汹汹的、在青藏高原上摩拳擦掌的70万印度军队,中国也从来没有把印度当作是自己的对手。在古代,他们是中国上国,到了现在,他们的对手是美国、是整个西方文明,而自以为是的印度,在中国人眼里,只是一个有着可笑野心的不安分邻居,或者,是一块可以利用的诱饵,一块可以引诱美国人上钩的诱饵。

最后,冈达曼不禁开始暗暗可怜起美国人来,他想,印度人不自量力,尝到了现在的恶果,而最可怜的,却还是美国,这个自诩继承了罗马和希腊文明衣钵的超级大国,最后还是上了魔鬼般中国人的当,这个仅仅维持了一百多年霸势的年轻国家,终于还是被在这个星球上存在了五千的帝国玩弄了,冈达曼停止了狂笑,轻轻地对着周围的参谋说:“孩子们,未来的亚洲、还有整个世界,将会变得非常精彩!”……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