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 第二卷 踏浪重飞 第二十七章 我又成了俘虏

乌马罗夫同志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size][/URL] 垂直降落一开始,我就感觉到身下的飞机抖动得更加猛烈了。如果说刚才在测试最高升限时是飞机像是被冻得发颤的话,现在就活脱脱像个帕金森症患者了。要不是我拼命地操纵襟翼和尾翼保持平衡,只怕早就和大地“亲密接触”。 不幸的是,下面那帮彻底自由党无政府分子似乎进展不错,居然压制住了机场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


垂直降落一开始,我就感觉到身下的飞机抖动得更加猛烈了。如果说刚才在测试最高升限时是飞机像是被冻得发颤的话,现在就活脱脱像个帕金森症患者了。要不是我拼命地操纵襟翼和尾翼保持平衡,只怕早就和大地“亲密接触”。

不幸的是,下面那帮彻底自由党无政府分子似乎进展不错,居然压制住了机场地勤人员与奥菲莉亚等人带来的安保人员的火力,冲上了跑道。更缺德的是,有几个家伙竟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里翻出来了几桶航空燃料,以及几个貌似是备用轮胎的玩意,一股脑地堆在了跑道上,点起了一把大篝火。滚滚浓烟影响了我的视线不说,燃烧产生的上升热气流还造成了飞机附近气流的垂直运动,差点让我的努力付之东流。

好容易降到几十米高度,我看了看空速表,嗯,很好,速度基本上已经是0了,下一步只要选择一个足以容纳下这架不大的飞机的地方降落就是了。但是下面那帮“自由斗士”们似乎很不想给我这个机会——他们突然发现头上出现了一架造型怪异,从机身下方喷火的奇怪战机,立即愤怒地喧嚷了起来,声音之大,甚至一时盖过了垂直发动机震耳欲聋的强大噪音:“该死的政府,居然狗急跳墙派出毁灭武器来屠杀民众了!”“看啊,公司用人民的血汗制造的屠杀人民的怪物!”“小心那飞机的弹仓,里面有神经毒气!”——真是令我郁闷之极的一句话,EL-1这鬼玩意哪有什么弹仓啊……

不过,更多的人选择了落实在行动上:他们举起手里的G-10半自动步枪,自制冲锋枪,“铁锤”土制步枪甚至乱七八糟的自卫手枪和火药枪,甚至还有弩箭,朝我的飞机“噼噼啪啪”一阵乱射。天啊,这飞机上可没有安防弹装甲或者防弹玻璃(动力不足,制造厂为了减轻重量顺便偷工减料的结果),还好他们平时似乎缺乏训练,大部分子弹不是根本没有碰到飞机的边就是打中了机翼,在上面开了无数若干的小洞,最危险的一发大口径机枪弹居然是从我脚下直接穿出来,然后在头顶的有机玻璃舱盖上来了个对穿。要是再偏一点,我的脑袋就要开花了。

不过他们并没有射击垂直发动机的喷口,因此我还能操作飞机勉强降落。为了防止落在愤怒的无政府主义分子群中,一下飞机就被大卸八块;我又稍稍打开了主发动机,让飞机向机场守卫控制的机库附近移动。那里的草坪还算宽阔,应该……

一阵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我再也没机会去想什么应该不应该了,飞机开始迅速下坠。开始我还以为是发动机被打坏了,不过立即就意识到不是这样——由于垂直起降过于消耗燃料,油箱里燃料已经耗尽了。

妈呀这下没命了,要是以前的苏-33我还有自信在落地之前来一个零高度弹射,可是在4891年就没这个条件了。四周的彻底自由党分子们见飞机在挨了无数子弹后终于被他们“击落”了,一个个欢声雷动,结果引来了对面政府军的一顿子弹,枪声又密集了起来。

但是我李笑云也许真的像奥菲莉亚他们说的那样,生来就是解救世界的大人物,而大人物一般都不会死得太容易。由于我燃料耗尽时离地只有几米,而且也不是完全垂直降落,仍然有十几米每秒的水平速度,所以虽然飞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但好歹没有解体散架,而且还是落在机场右侧的草坪上,茂盛的杂草起了一些缓冲作用。结果这架三角翼被打成筛子的飞机一直冲出近百米,撞上跑道才停下。

虽然侥幸捡回一条命,但是这样降落真不是闹着玩的¬¬——我虽然已经咬紧牙齿,尽量把身体缩紧,但还是被颠得牙齿都要掉了。幸亏预先已经放下了起落架,所以飞机总算是没有一开始就用机腹在地上摩擦着着陆。但是在冲上跑道之前,“后三点”式起落架中的前起落架终于承受不了强大的压力,断裂了。结果机头猛地向下一倾,撞在了地上!

我随之一头撞在面前的仪表盘上。哎呀,这下真是痛啊!我能够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面骨撞上了空速表后发出轻微但刺耳的“喀拉——”一声,而鼻子则碰上了仪表电源开关和起落架指示灯,被直接撞断了,这可真是正儿八经的彻骨的疼痛!而右臂的肘关节处传来一阵刺痛,似乎是在下意识地撑到某个物体后被折断了。我不知道自己到底伤得有多重,只知道浑身上下从脸到屁股无一不疼。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着这次千万不要破相就好,当然前提是我能够在受伤之后活下来。

不过谢天谢地,这短暂而极度痛苦的降落过程总算结束了,飞机残破的机身在撞上了跑道上停着的一辆备件车之后总算停了下来。我伸出右手去推舱盖,结果疼得差点让眼泪都流下来了。在确认右臂实在不能使用,很可能已经骨折之后,我又换左臂去推,终于掀开了有机玻璃舱盖,摇摇晃晃地翻出了机舱。

由于前起落架断裂,机舱离地面只有不足一米高了。我轻易地翻了过来,接着用左手抹了把脸,该死,一手的血!不过这至少说明我暂时活下来了,能够在安全系数如此之低的飞机坠毁后还有命在,倒也是个光荣的事迹。

不过由于飞机提前坠落,所以我现在停留的地方还是在双方对峙的中间地带,子弹甚至枪榴弹正在我身边“嗖嗖”地飞来飞去。要是继续留在这里,十有八九要被流弹打死,那也太对不起这次“精彩”的降落了。于是我用左手握着CT-45自卫手枪,开始弯下腰朝着机场守卫部队控制的机库那边跑去。

后面立即传来一阵吼骂声,我回头一看,居然有二三十个彻底自由党的家伙冒着子弹追了上来,真是勇气可嘉。不过他们应该是想活捉我,因此并没有朝我开枪。我也不敢朝他们开火,否则要是惹毛了这些无政府主义亡命徒,一梭子子弹过来就不好玩了。

虽然他们拼命追赶,但我双脚可没有受伤,因此跑得不比他们慢。不过就在我即将甩掉他们时,突然头脑里一阵刺痛,就像大脑突然变成了一团满是钢针的棉花一样——该死,那过期疫苗给我留下的头痛后遗症又发作了!

这下子我再也跑不动了,手里的CT-45手枪也掉在了被打得坑坑洼洼的跑道上。接着,我觉得后背被什么钝器猛击了两下,就再也动不了了。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